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三百零五章 砸个稀巴烂
    齐云山,姜云峰内,一年一度的内门弟子大比正在进行。

    擂台设在室外,一处风景如画的半山平地上,两名小童正一板一眼,御使着飞剑互相缠斗。

    今天进行的是练气期的初赛,并不很激烈,大多数来看的,都是孩子们的家长。齐云派向来不着紧争斗之术,哪家孩子赢了,哪家的输了,父母们都是一笑而过,随意站在擂台四周谈天,气氛十分轻松和谐。

    一位瘦得像根竹竿,下巴上胡须拉碴,颓废忧郁的青年男子,正侧身躲在远处树后,目光复杂地看着场中。

    “哟?这不是咱家姜炎,姜大少爷吗?”

    一个轻浮中透着揶揄的讨厌声音出现在身后,被唤作姜炎的男子听到,并不搭理对方,马上低下头,疾步往来路回返。

    “别急着走呀!”后方来人并不肯放过,跨步挡在了姜炎身前,他三十来岁模样,做外门弟子打扮,不过修为比姜炎高些,练气五层。“噢!对了!”像是想起了什么,手指着姜炎,挤眉弄眼,做出个假得要死的惊讶表情,“你不就是内门弟子吗?怎不去参加初选?!”

    姜炎依旧不答,像绕木头桩子一样地绕过对方,默默离开。

    “呸!”

    外门弟子冲他背影啐了一口,大声骂道:“什嘛东西,在稷下城念这么多年学宫,回来还是个练气二层,给老子那许多灵石,只怕都已筑基了!还,还什么【红莲火】单本命,妈的,废物!你老子也是废物!你老娘还是个偷野汉的表子,当这姜云峰上上下下,有谁不知道呐!?”

    一字一句,清晰地传入姜炎耳中,他虽然气得发抖,目光里透出浓重的杀意,但只是一闪,便很快隐去,双手因为死命握拳忍耐,捏得指节发白,青筋都快爆开。

    一路逃离,走到住处,看见屋门口等着一老一少,穿着和齐云本山稍有不同的齐南城道袍。这两人自己都认得,老头子是齐南城筑基修士南宫利,他旁边的明媚少女,便是自己的未婚妻子,南宫嫣然。

    南宫嫣然看到姜炎,神色十分冷漠,下意识移开目光,瞳孔深处透露出一抹嫌恶之意。

    姜炎痴痴看着眼前的美人儿,毫无所觉,心中想起小时候在稷下城的往事,她那时候还是个小女孩,只知道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到处惹是生非。

    如今的她,已是少女初长成,又是筑基修士,道袍宽大,难掩玲珑有致的身材,面如皎月,脸带红霞,大大的眼睛凝望别处,怎么看怎么美。柳眉轻蹙,有种筑基修士特别的高贵和淡然,几年之后,等到自己三十岁,她就会嫁过门来,成为自家妻子,相伴一生。

    “你来啦……”姜炎心头一暖,微笑道。只有面对她,才不用去想这两年从天而降的各种冷嘲热讽,明暗欺压,如地狱般难熬的生活。“怎不先告诉我一声,我好到门口去接你。”

    “不用了,这次来是有事。”南宫嫣然给南宫利打了个眼色,便迈步躲到远处。

    “咳!”南宫利可就不会那么客气了,从怀中掏出一张纸卷,在姜炎眼前抖开,老气横秋地说道:“看好了,这是你写给嫣然的悔婚约书,快签上名字罢!”

    “悔婚!?”

    姜炎如遭雷震,一下子呆住,看看一脸冷峻的南宫利,又看向南宫嫣然,她正装作赏景,根本不看自己。

    姜炎虽然修为不够,又在稷下城过了多年纨绔生活,但并不傻,一下子就全明白了。看着约书里,长辈一栏上,姜家元婴老祖和父亲姜明荣的大名赫然在列,知道无可挽回,忍住心中剧痛,接过南宫利手中毛笔,颤颤巍巍,在约书上签上自家姓名。

    “算是识相!”南宫利冷哼一声,收起约书,回头招呼南宫嫣然离开。

    “等等!”姜炎还想和南宫嫣然说几句话,南宫利那肯给他这个机会,袖袍一挥,便将他击飞在地上,连滚数圈,十分狼狈。

    “一个废物!还在肖想我南宫家女子,告诉你……”

    南宫利指着地上跌得七晕八素的姜炎,“以后再不许纠缠嫣然,否则,就叫你生不如死!”

    姜炎躺在地上,死死盯着南宫嫣然,从对方的眼里,看不出一丝关心和同情,心中又气又恨,不知哪来的一股狠戾念头,豁出去了,大声喝道:“莫欺少年穷!”

    “你们今日如何对我,我发誓,来日定会通通报答!”

    “你们南宫家无信无义,行此悔婚之举,算什么正道君子!”

    ……

    “你们褚家无凭无据,赶自家媳妇出门,算什么正道君子!”

    明阳山势力内,褚家山门外,齐休对着褚家诸位修士,还有些参与褚文道丧礼后,并未离开的周边修士,大声喝骂。

    褚文道的丧事,看上去才结束不久,许多凡人仆役正在拆除山门外高大的灵棚,还有些吊唁的修士正三三两两步出山门,准备各自归家,被带着秦思瑶来讨说法的齐休给堵在了门口。

    褚家是儒门一脉,极重礼典和血缘,丧事想必办得极为隆重,不光有许多修士在,大量的凡人亲属也还呆在灵棚四周,总数足有千余人。

    数十位身着儒衫的褚家修士,呼啦一下,把齐休和秦思瑶围在当中,一名金丹老者越众而出,想必就是褚家家主了。

    “这门亲事,我本就不同意!”褚家家主刚死了家中天才后辈,哪会给齐休好脸色看,“要不是文道坚持,我怎会让你家这种刀口舔血的白山土匪家世,先前还做下不贞丑事的再嫁女子进门!”

    “听说她前夫,她儿子,明明都天资绝佳,家世显赫,却连筑基都不成!我家文道,金丹有望,前途多么远大,娶她没两年,就被克死了!这种母蜘蛛,我褚家难道还养着她,等着上天再降灾祸吗!?”

    褚家家主指着秦思瑶乱骂,目光中熊熊怒火,简直就像要把她烧死。

    母蜘蛛?齐休看看秦思瑶,半天才反应过来,因为母蜘蛛在生育后代时,会吃掉公蜘蛛,所以在某些地方,的确是不祥之物。而秦思瑶的本命,正是【千目蜘蛛】……

    “你家褚文道死于探宝时的意外,和我家思瑶有个屁的关系,怎么迁怒到她克夫头上了!”

    想明白,就更生气,齐休也指着褚家家主,大声喝骂,“子不语怪力乱神!不管思瑶过去如何,她嫁给了文道,就是你褚家媳妇,为了这种无稽之事,赶她出你褚家的门,你学儒学到狗肚子了去了!?”

    有许多客人还在,都是儒门修士,这事说白了,是有点没理,可褚家家主实在是不愿再留秦思瑶,干脆硬来,“我是一家之主,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今天不和你扯圣贤大道理,我这个一家之主一言可决,这个媳妇是赶定了!滚!”

    “滚!”“滚!”“滚!”

    所有褚家修士纷纷拿出飞剑法器,同声大吼,就连那些褚家凡人和仆役,都一同参与进来,声震如雷,越来越大。

    秦思瑶脸色煞白,扯扯身前齐休的道袍,齐休也知道,这理是没法讲了,打肯定是不行的,铁青着脸,忍下这遭,准备把秦思瑶带回白山老家算了。

    俩人刚一转身,褚家凡人堆里有个熊孩子,见自家得势,不懂事地啪起了小手,嘴里乐道:“噢!滚啰!真的滚啰!”

    童言无忌,听在齐休耳里却分外刺耳,

    忍个屁!不忍了!

    取出三阶大棒,闷头回转,也不飞行,直接徒步往那拆到一半的灵棚走去。

    “你!你想干嘛!”

    褚家家主没成想对方还真敢亮兵器,一时有些慌了,别看他贵为金丹,明阳山儒门修士,这辈子还真没杀人见血过,指着齐休迭声怒骂,又叫弟子们去拦住。

    众弟子家人把齐休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挥舞着手中法器飞剑,摄于对方金丹威压,步步后退,没一个敢祭出的。

    齐休根本不理他们,一步一步,闷头前行,直接走到灵棚左近都没遇到真正的阻拦。

    二话不说,用炼体大成后的肌肉之力,众目睽睽之下,直接挥舞大棒,一棒一棒,向那灵棚砸去。

    见他不是要动手杀人,褚家人和那些客人们纷纷松了口气。齐休身上血腥气极重,场中也无人敢打头阻止,只是连声喝骂,不痛不痒。眼睁睁看着齐休以无比原始暴戾的方式,木屑横飞,生生将老大棚子砸得稀巴烂。

    砸到无物可砸,觉得自己气也出得差不多了,飞回秦思瑶身边拉上她的手,“我们滚!”这一声用了真言之力,震得精神力不够的褚家修士们纷纷栽倒,这还是齐休刻意控制,否则那些凡人只怕会被当场震毙。

    两人飞到空中,秦思瑶忽然挣脱齐休的手,将身上麻布丧服扯去,对褚家人叫道:“还给你们!”白色丧服从天上飘飘荡荡落下,还未触地,已不见两人踪影。

    正专心裹着秦思瑶往稷下城飞,不防胳膊被她一把揽住,像个小孩一般吊在身上,软得跟水一样的硕大酥胸不住磨蹭。

    “掌门,你真帅!”秦思瑶睁着大大的星星眼,定定看着齐休赞道。

    刚还哭得跟什么一样,这么快就变了脸色,女人的心真是捉摸不透,齐休无奈,只能翻个白眼。

    http://www.qidian.com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