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夺丹试炼下
    阴暗,潮湿的溶洞底部,一处奇臭泉水边。

    刚刚结束的厮杀使这里一片狼藉,地上散落无数乌黑肉块,或被烧得焦黑,或被冻成了冰雕。

    肉块一侧部分,长有如同肉瘤一般的丑怪吸盘。臭泉边,一只巨大的墨黑章鱼妖兽,触手已通通被砍去,只剩被削得光溜溜的上身主体,形状像极了人类的头颅。

    章鱼才咽下最后一口气,臭泉空中,立时凭空现出一间小小的七彩阁笼。

    阁笼发出的七彩光华,照得这压抑血腥之地彩光流转,别有一番朦胧诡谲意味。

    “五十七天,我们成绩算是不错了!”楚夺全身是血,摇摇晃晃飞到阁笼之前,打入法诀后,手上便多了瓶丹药。随手丢给楚青玉,大声教育:“这次老祖和我们为你结丹,可是费了大心思,大代价,你以后可一定要出息点啊!”。

    楚青玉一直被保护着,筑基修为又插不上手,所以反而毫发无伤。因为内疚和激动,脸憋得通红,接了丹药后,含泪跪下,向众人表达感激之意。

    楚红裳伤似乎更重,面容苍白得可怕,连打坐都没力气,只斜斜靠在歇脚的临时法阵防御罩上,看着场中一切。

    “不要给他太多压力……”

    楚红裳受伤后,似乎脾气也好转不少,一改往日冷漠威严的做派,温惜柔弱地劝住楚夺。“我心中不定,隐隐觉得有事要发生,还是早点离开此地……”

    “也好!”

    楚夺环视四周,同样不想久留。令楚青玉负起重伤昏迷的楚无影,自己转头朝章鱼尸体处喊道:“找不到就算了!我们要早点离开此地!”

    “找到了,找到了!”

    从章鱼尸体内部窜出个全身挂满腐臭黑糊的人,双手捧着一枚比成年人脑袋还大的黑色圆球,兴冲冲跑回来献宝。

    “五阶妖丹!”

    楚红裳眼前一亮,摄过黑色圆球细看,兴奋大喜。

    五阶妖丹内含极纯净的妖兽精魂,是制作法宝的核心材料之一,即便是和这章鱼一样,相当于元婴存在的妖兽、灵兽,也只有极少数才会结成。蛮荒古兽和凶兽只有兽晶,是不会结成这种灵物的,所以他们即便拥有相当于化神的修为,灵智都远不如低阶得多的妖兽、灵兽。

    献宝之人打出数道清洁符篆,才将全身黏糊糊,散发着恶心臭味的章鱼脑浆洗去,露出本身仙风道骨,正是齐休。

    楚秦掌门,金丹修士,一地之主,在楚家人面前,也只有干脏活累活的命。

    “你还真是我楚家的福将呢!”

    楚夺没想到齐休真能找到这种宝贝,由衷赞叹,连习惯性打击几句都忘了。

    其实这章鱼妖兽一身是宝,还有许多不错的身体部位,可以取下来作为制符炼器材料,但楚红裳一心要出去,齐休只好停手,单取回这枚妖丹。

    楚夺再度打出一道法诀,天空阁笼彩光一闪,迅疾隐没,众人只觉眼前一黑,等再能视物时,已是先前的小山之上了。

    近六十天几不停歇的战斗,乍见天日,五人欣慰一觑,都有恍如隔世之感。

    就连小山四周,那漫山遍野的丑恶腐尸,看起来都分外亲切。

    方才最后一战,极为凶险,那章鱼不但触角威力惊人,还有一种怪异的念力之术。元婴后期高广盛都没法抓住的楚红裳,面对这只章鱼反而屡屡被制,受伤不轻。

    楚无影更惨,有影身天赋的他再度吃瘪,章鱼念力根本无视种种虚影幻象,直接作用本体,他影刀影阁通通被破,还被章鱼触角差点困死。眼下重伤昏迷,还不知几时能够醒转。

    幸亏楚夺寒毒,楚红裳烈火都对章鱼有效,身家宝物倾尽而出,以命换命打下来,终于将其耗死。

    齐休也一身是伤,不过南楚楚家人虽然一个个面冷,但其实心肠软得很,争斗之间,都会刻意关照他这个纯来帮手的外人,所以伤而不重,还能蹦跶。

    齐云楚家和无名老者都不见踪迹,应该是还未出来,五人只好一边疗伤,一边等待。

    “此次你结丹之后,未来有什么打算?”

    左右无事,楚红裳把齐休叫到身前,轻声问道。

    “什么打算?”

    齐休有点没明白对方意思,继续修行,看护门派,还能有什么打算。“我楚秦门一定唯老祖马首是……”

    他想得岔了,被楚红裳不悦打断,“别说这个了,嘴上说得太多,只表示你心里有鬼。”

    马屁拍到马腿上,齐休讪讪无言。

    “听闻你妻妾已全部故去,可有续弦的想法?”

    楚红裳其实不是想问齐休意见,不等回答,随后说道:“我们这次来,主要是为希璟和青玉寻觅辅助结丹的圣药,他俩都已尝试过一次结丹,但都在本该轻松度过的假丹状态下忽然散功,所以……”

    “若是这次希璟没有像青玉一般的机缘,拿到丹药,只怕日后结丹无望。齐云楚家可能会将希璟嫁给你。”

    “嫁给我?”

    齐休一愣,楚希璟虽年轻时极为漂亮,但如今也已近百岁中年,要是无望结丹,能陪自己多久呢?而且自家对其毫无感情,虽然敏娘也是被魏玄指婚嫁给自己的,婚后过得极为和谐,但一来自家结丹之后,心境圆融,不太再想纠葛于男女之事。二来隐约有些抗拒,毕竟如今已是金丹修士,婚配还和当年练气时候一样无法自主,实在是过于憋屈。

    “我无此心思,还望老祖,噢不,前辈帮我推托一二。”

    拿话拒绝,楚红裳赞同点头,暗含深意道:“齐云那边,总归是远了一层……”

    齐休连忙应是。

    “不过……”

    她冲楚夺打了个眼色,楚夺会意,抱着楚无影,和楚青玉一起走得远远。“我南楚家里,有位新晋筑基的后辈,是楚慎一脉,性格模样,都是上品……”

    说来说去,还是要给齐休塞个老婆。

    双楚同时有联姻的心思,齐休结丹一事,居功至伟,算是已够资格入他们眼中了。

    楚红裳伤还未痊愈,脸色依旧苍白,绝美娇颜显出病怏怏的柔弱神态,与以往气质大不相同,分外惹人怜惜。齐休看着她嘴巴一动一动,结丹前做的那个有关于她和楚庄媛的梦,忽然跳入脑海,吓了自家一跳。后面说的什么,都听不清了。

    “……你看如何?”

    楚红裳说完,发现齐休正看着自己发呆,目光深处,分明有丝肖想之意,和上次他陪在楚震身后,看自己的目光一般无二。虽然这辈子遇到这种事太多了,仍不由大怒,冷哼一声,将其震醒。

    “呃……”

    齐休老脸一红,很快平复,出口道歉,只会更尴尬,两人值当没事揭过。“我是这么想的,我这辈子,妻妾娶了四位,陪自己走了近百年人生,一个‘情’字上,把能品的滋味都品了,往后一心大道,不想再有什么纠葛,令自己分心……”

    “哼!不识抬举!你还当真当我在问你意见?!”

    楚红裳杏眉倒竖,当场变脸,这是要强势压服了。

    “我……”

    齐休人习惯性的一怂,刚想就这么吞下,但微一转念,主从生死大事就算了,这种自家家事,为何不能争一争?

    跪下慨然回道:“我无意娶妻,请前辈收回成命!”

    “噢?”楚红裳银牙微咬,全没料到齐休敢跟自己对着干,“你以为你翅膀长硬了,就想拒绝我的意志?别忘了,你从一介蝼蚁,是如何一步步上来的!如今不过一只小小金丹,还真以为是什么大人物?”

    “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忘,此恩此情,不管娶不娶楚家女子,我一定都以死相报!”齐休也有点激动,“只是如今我已结丹,再娶位陪伴我过个几十年休戚时光的年轻女子,然后看着她日渐容颜凋谢,垂垂老死,其中折磨,我再不想经历一遍了!”

    想到敏娘等人,齐休心中微痛,语带悲声。

    楚红裳见状,冷笑道:“那你是一辈子不娶罗?若你转身去娶了别家人,你可知道我会怎么对你?”

    齐休坚定回道:“若不能找个两情相悦,能携手大道之途的真正道侣,我是宁愿不娶!”

    “两情相悦?携手大道?!哈哈哈……”

    楚红裳屏不住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神色忽然变得一片落寞,喃喃道:“那就祝你能找到那么一个既两情相悦,又能携手大道的人儿吧!”

    说完,不耐烦地一挥手,把齐休赶得远远,再不提起联姻之事。

    等了十来天,楚神通一行人才出现,同样的伤痕累累,关键人物楚希璟全程低头不语,失望之情难掩,得知楚青玉已然得到那不知名的结丹圣药之后,眼中满是羡慕和自艾。

    看样子他们没拿到……

    不出楚红裳所料,楚希璟结不了丹,楚神通果然起了联姻的心思,将齐休招到身边,楚希璟作陪,表面上扯些家常琐事,其实是让两人互相了解,培养感情。

    齐休自然装做不懂,尽力敷衍。

    楚希璟不知是认命了,还是对齐休本就有好感,强打精神和齐休说笑,一来二去,反倒是她主动些。

    感应到背后楚红裳的森冷目光,齐休额头滴下一行冷汗,若是自家反应给楚神通以错觉,只怕齐云楚家一旦主动提出联姻,可不会像楚红裳那样好推脱了。

    借楚神通问楚秦门近期生活的由头,齐休故作感叹,“我这辈子,妻妾娶了四位,却没一个能陪我走下来的,我也看透了,这男女之情,分别时的痛苦永留心底,而相聚不过片刻回忆,以后,是不想再沾了。”

    他这话一说,楚神通只得叹气,打消心思。

    楚希璟则别过脸去,再不和齐休说话。

    又等了三日,无名老者安然出现,双楚众人纷纷起身见礼,同时准备归程。

    而齐休心中,警兆忽现。

    http://www.qidian.com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