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二百八十一章 百岁寿筵上
    因为来客众多,楚秦山殿前广场都不够用,百岁寿筵,只好转而安排到思过坊合议大殿之前。

    回忆人生百年,不过弹指一挥,往事种种,只收获了‘甘苦自知’四字。

    遍览眼前繁荣盛景,心中得意自豪之情,难以自抑。

    楚秦门,此地之主,白山西北一方小霸,掌门的百岁大寿,竟引来上千修士道贺,以至于第一次,不得不主动拒绝为数众多的低阶散修入内。

    朝自家主位看去,那里满满当当坐着近百人,维系门派的,终归要靠这些活生生的人,大库之内那近二十万枚三阶灵石,相对于他们,只是身外浮财而已。

    不过……

    主位第一排,两个打头空位,十分扎眼,齐休看在眼里,心情陡然低落,无奈一叹。

    楚秦长老楚无影,不日就将回归南楚楚家,数十年同甘共苦,又曾是齐休亲传,分离在即,齐休心中哪能不苦。这次楚夺要来,楚无影心里还有些刺,索性避而不见,留在了楚秦山看家。

    楚秦长老齐妆,这几年渐渐从秦唯喻之死的阴影中走出,但这次姜明荣带着秦思瑶以拜寿为名,突然回门,她对姜明荣,心里还是十分介意,临时变了主意,带着秦小锤躲了出去。

    两个空位,两桩烦心事,齐休努力不去想它,目光从展仇、莫剑心等得意子弟身上扫过,白晓生这次也公开露面,他这些年和万事知打笔战,尽占上风,终于走出了黑河坊十年耻辱的阴影,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他虽然在和姚青轻松谈笑,但不时偷偷瞄向身侧的白慕菡,目光深处,悲哀难掩。白慕菡已九十四了,佝偻白发,老态龙钟,比自家父亲气色差许多。练气筑基,只隔一个境界,阳寿却差距百八十年,往往造成白家父女现在这般情况。

    白慕菡当年在无名谷之战、黑河坊之乱、第一次天引山之战、清凉瀑之战中都受过重伤,活到一百二十岁根本是奢望,只怕到最后,父亲眼睁睁看着女儿撒手人寰,这种人间剧痛,就要白晓生独自承受了。

    白晓生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所以小心地将心中眷念悲哀之情,掩饰得很好,却没逃脱齐休的眼睛。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齐休同样面临着四位妻妾年华老去,分别之日,越来越近的情况,或者说,对每一位大道得展的修士来说,这些都是迟早的事。

    所以很多修士筑基之后,往往就和凡俗家人分开居住,即便骨肉至亲,也不互相探望,就是怕被这与生俱来的人间亲情,乱了自家道心。

    目光落到秦思瑶身上,她已为人妇,清丽之色消减,变得艳光照人,眉目虽有秦思过的影子,但一颦一笑,又像极了赵瑶的神态。嫁过去第一胎,就生了个单本命资质的儿子,听说在姜家,十分得宠。

    这次贺寿,也把不到一岁的宝贝儿子抱了过来,本来敏娘等人对她十分失望,但一看到她怀中讨喜的孩儿,心立刻又软了,四个老婆子围在一起逗弄,早把当年之事丢到脑后,忘得一干二净。

    齐休暗暗摇头,忽然外面响起一通鼓号,阚林远远冲自己示意,知道有贵客到了,赶紧收摄心神,站起迎接。

    “不用,不用……”沈昌从阚林身边一溜烟跑回来,又把齐休摁住,只让继续坐着。

    “你多年礼典,怎出这种纰漏!”自家这边前后矛盾的做派,被天棚中,早早赶到的数百练气修士看在眼中,齐休觉得有些失了面子,迁怒问道。

    “咳……这人情况特殊……”沈昌老脸微红,凑在齐休耳边刚说了半句,外面便响起阚林唱号之声,“丹盟韩平到!”

    韩平是谁?天棚中几百修士立刻互相私下打探,等到韩平进来,发现只是个练气修士,立时屏不住,嗡嗡谈论起来。

    丹盟只派来个练气修士!

    齐休心中大怒,难怪阚林和沈昌两人把不准应对礼节,导致前后矛盾。按丹盟如今在白山的地位,齐休是该迎出去的,可是他家偏偏只派一位练气来,齐休好歹是筑基后期,迎出去就显得过于巴结了。

    本来这种会造成主人家困扰的情况,是客人应该尽量避免的,丹盟要不派位筑基前来,要不干脆不来,派位练气,算怎么一回事!?其实两边不但没仇没恨,反而有生意上的往来,站在丹盟的角度考虑,平白无故跑一趟还得罪人,真是何苦来哉。

    韩平那副嘴脸也特别招人厌,进门后行到齐休面前,心不在焉地道句贺,就转身入席。他的座次也不好安排,阚林和沈昌两人做番商量,在筑基修士席面最末,给他加了一座,值当是看丹盟的面子。

    “大周书院姬闻竹到!”

    “御兽门郎鹰到!”

    “齐南城南宫利到!”

    韩平带来的些许波澜还未平息,场中修士的注意力,很快便被接连三位入场的大来头筑基宾客吸引过去。

    “大周书院!御兽门!齐南城!”

    “齐南城主的南宫家族!?”

    “楚秦门参与大周书院的开辟战争,御兽门和楚秦门有生意往来,两家来人捧场很正常,怎楚秦门和齐南城也有关系?”

    “这楚秦门果然交游广阔!”

    天棚里热热闹闹,所有谈论猜测,都逃不过齐休【听真之耳】,相信这消息传得越玄乎,自家在开辟战争之后,便会越安全。

    “万宝阁于唐镜到!”

    亲自将三位贵客迎进门,随后万宝阁来人是七十年前,有一面之缘的于唐镜,当年他给齐休的红玉阵盘鉴定时,已是一个老头,没想到竟筑基成功,再有相见之日!

    于唐镜同样也记得当年小事,亲热地把臂开着齐休的玩笑:“道友如今发达了,不会忘了我罢!?”

    “怎么可能!于兄当年风采,齐某七十年不曾忘怀,常思拜望,又恐叨扰……”

    齐休瞎话张嘴就来,当年不过是最普通的生意往来,鬼的风采,鬼的拜望,不要脸一番吹捧,把于唐镜逗得大乐,一边笑,一边摇头,迈步入席。

    “灵药阁甘不平到!”

    灵药阁第一次派蒋家以外的修士来参与楚秦门事务,意义重大,自从蒋少卿因罪伏法,楚秦之地的灵草出产,通通被丹盟拿去,灵药阁应该是回过味来了。

    甘不平一来就表明愿意再和楚秦门做生意的态度,目光却在席面四处搜寻,很快看到了韩平,冷哼一声,入席之后便抬头望天,悠悠说道:“怎我筑基席面,钻进来一个练气修士,果然是暴发户,忒不懂规矩。”

    他这句话敌意十足,韩平再不晓事,也明白自己被针对了,丹盟元婴新晋,最忌讳被人称为暴发户,不过齐云灵药阁,可不是一个走不下白山的元婴初期门派能惹得起的,只好埋头不响,果断当没听到,忍了这一遭。

    “这韩平竟能忍下这口气?看样子先前对自己无礼,是故作姿态……”

    齐休心中暗禀,想了想,还是忍住用【见人性】查探的心思,场中人数太多,怕有变数。

    灵药阁之后,广汇阁、连水盟等宗门也都派筑基修士过来捧场,气氛十分融洽,只有灵木盟一位叫柴卓清的修士,没给齐休好脸色看。

    “我家在前面打生打死,你这倒是歌舞升平,好一个……咦!?”

    柴卓清话未说完,也发现了身穿丹盟青袍的韩平,面色愈发阴沉,狠狠瞪了齐休一眼,入席之时,少不了也要讥笑韩平几声。

    韩平自从上次得姬信隆帮忙,一口吞下楚秦之地所有灵草买卖的惊天大单,不由有些飘飘然,自视极高,没想到来到思过坊,却接二连三吃瘪,气又没地方出,干脆自斟自饮,谁也不搭理了。

    “齐云姜家姜明玲到!”

    这是给姜明荣撑腰的到了,姜明玲进来之后,冲无人搭理,尴尬坐在秦思瑶身边的姜明荣眨了眨眼,翩然入席。她面容和姜明荣有几分肖似,自然也是极美,香风吹散筑基席面一帮大老爷们的酒臭之气,令人眼前一亮。

    楚秦门故意放出消息,天棚中各路修士得知楚秦门和姜家是联姻关系,愈发感觉楚秦门深不可测,而这,正是齐休大肆操办自家寿筵,要达到的效果。

    “空曲山敢毅到!”

    “元和山佘一山到!”

    “鲁平到!”

    最后,沦为楚秦门附庸的几十位筑基修士,依次全数到场,更壮声威。

    等筑基席面坐得满满当当,秦芷焚起上好香料,楚秦门众人同时停止交谈,正襟危坐,一脸肃然。

    场中各家修士知道大人物要到了,纷纷屏息静气,翘首以待。

    阚林声蕴灵力,如炸雷一般的唱诺声响彻全场,“南楚门楚夺前辈到!”

    http://www.qidian.com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