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围杀高广盛
    蒯通,金丹后期,器符盟盟主。

    当年被高广盛以黑河坊之乱为借口,逼着器符盟六位金丹去白山深处,搜捕血影邪修,致使强大的器符盟,一直拿山都魏家没有办法。

    眼看魏家一口吞下南方罗氏,魏元和伴兽又双双结丹,强弱之势即将扭转,蒯通以器符盟所有卖往死亡沼泽以北的货物,全部交由广汇阁专营的绝大代价,终于买通高广盛,放自己等人回到器符城。

    天引山之战,他反其道而行之,主动前出天引山,和山都魏家血战一场,最终取胜,使魏家灰飞烟灭。

    惨胜的器符盟实力大损,他又果断引入灵木盟,连水盟,离火盟三家,平分了器符城,断绝了觊觎之辈的心思。

    种种手段,算得上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一方枭雄。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谁会想到,楚震一定要在自己陨落之前,把如日中天的高广盛除掉呢?谁会想到,广汇阁内部,矛盾已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了呢?谁会想到,高广盛根本不放在眼中的黑河坊周边势力,会被楚震聚拢成一个必杀陷阱呢?

    齐休看着空中状若天神,当面和高广盛硬憾本源的楚震,看着万丈火云,将器符城周遭天空,照得血红一片的楚红裳,想起了高广崧遗宝的事,隐隐觉得,其中还有内情,不过,就不是自己这个层面,可以打探的了。

    如今的蒯通,被三位金丹盟友施计,诱使他亲自出面,招来高广盛。利用价值一消失,马上陨落于楚震轻轻一掌,孤零零地倒在血泊之中,无人过问。至死,估计都没想清楚这些亲密盟友,为何要勾连外人,取自家性命。

    齐休自从伙同多罗诺,申崮杀了蒯量书,就一直惧怕蒯通查出真相报复。后来又让楚无影暗杀蒯量文后,再次提心吊胆过了许多年。

    蒯通的制裁一直未到,如今齐休却跟着楚震等人,反取了他的性命。

    想到这点,齐休说不上来心中是什么滋味,是好事吗?可笑不出来,是坏事吗?却有如释重负的轻松感。

    只能说是时也,命也,世事弄人罢了。

    也许有一天,也有人会像对付高广盛那样,对付自己,也许有一天,自己会像蒯通那样,被卷向某个大人物的风暴扫到,死得不明不白。

    这就是修真世界,一方势力不得不背负的原罪吧……

    听说太古时候,所有修真境的始祖,盘古境混沌初分不久,道家的截教,阐教,人教便开始内斗不休,最后截教大败,通天教主一脉几近断绝。无数万年之后,争斗依旧在各个修真境,各家大小宗门里,重演不休。

    那在空间秘宝里,为一己之利益争执不休的元婴,金丹,和当年的通天教主、元始天尊,和现世的魏玄、蒯通,齐休、奈文落、宁熙,甚至市井里争抢地盘的无赖泼皮,本质上无任何不同。

    修真并不是修善,‘真’,从人之初便已注定,一窝小猪从生下来便会求生,拼命争抢母亲的哺乳,不知谦让。修真之人,与天道争命,万千世界,灵气、宝物、机缘就那么多,争斗也就是命里注定的了。

    高广盛毫无知觉,掉入陷阱,刚想用秘技遁走,便被知根知底,斗了几百年的楚震一掌击出本体,然后被缠得寸步不能动,只好定下心硬抗。总算他是一方顶级存在,初时喝骂之声后,便沉下心来,一言不发,力抗众人。

    楚红裳还是那个爆裂,愤怒,仿佛要焚尽天下万物的野蛮女人,根本不顾元婴初期和后期之间,难以逾越的鸿沟,带着万丈天火,一次一次向高广盛猛扑。高广盛想杀她几次,不过总是被她用一件大红宫装虚影替身,轻松骗过。

    另外几个元婴修士,根本承受不起被高广盛逃走后的报复,纷纷各使绝招,毫不留手。

    三位五行盟金丹,盘膝坐在地上诵念不休,身前,放着三盏密宗供奉用的酥油灯,燃起的青烟之中,渐渐凝成三位拥有元婴气息的虚影,加入战团,想必是被拘在白山上,不得下山的后台元婴以秘法驾临了。

    当然,任天上打得是如何激烈,器符城的护山大阵被余波震得如何嗡嗡作响,齐休左右是帮不上忙,只得干看,还好有了【破幻之眼】后,眼力大有长进,已能看出些微端倪。

    这元婴之间的争斗,已然不在灵力威能,而在于大道真意之间的搏斗,激烈而又凶险,一举一动,都必须力随意动。楚红裳和那位齐南元婴,动静虽然最大,反倒落了下乘。

    不过,楚红裳漫天火云的存在感实在太强,她的本命,应该是件不知名的火红宫装,难怪她叫红裳。虽然被高广盛一抓一个准,但次次只被抓到宫装虚影,本体早已抽身逃离。以初期修为,面对元婴后期,都是不死的存在,端得厉害无比。

    其他元婴,全力出手时,都带一丝大道真意,齐休看得久了,受益颇多。正好自己六识外道,已练到倒数第二的‘身识’,【身随意动】,和他们身随道动,有几分相似和可借鉴处。

    不过整个战斗的中心,还是楚震和高广盛两人,楚震一双肉掌,每掌击出,高广盛都必须凝神以对,一枚金钱法宝,被楚震击得如铜锣一般,哐哐作响。

    天空中,灵力震荡带起的声波,透入被阵法保护的器符城中,将许多练气修士,甚至筑基修士,都给震晕在地。剩下的人,若是修为不济,或者眼力不高,只能看出一片红云,还有各色光点,互相冲击碰撞,发出比雷霆还要猛烈的声响。

    七位元婴,三道元婴附身,将高广盛围在核心,狂攻不止,特别是楚震一心以命换命,又接连破解他脱身秘法。任他再怎么强势,过不多久,也渐渐委顿下来,只剩苦苦死守一途。

    “你们今日加诸我身种种,日后一定通通报答!”

    高广盛眼见不敌,干脆将自家法宝自爆,震退众人,天灵盖忽然裂开,一个长相和本体一模一样,赤条条的婴儿窜了出来,怀中抱着本命金钱,面容狰狞怨毒,一闪便已不见。

    “让他元婴离体,跑了!”

    “快追!”

    高广盛本体失了元婴,当场软倒,场中所有元婴大急,纷纷向他元婴远遁方向追去。

    “不用了!”

    楚震长时间硬憾本源,也已快油尽灯枯,印堂已然开始发黑了,喝住众人,“元婴修士之间争斗,想胜容易,想杀却难,我怎会不早做准备。”

    说完,神情无比凝重,从怀中慢慢掏出一把黑色飞刀。

    飞刀刚一取出,冲天魔气便笼罩整个天空,竟是一把魔刀!

    “魔器!你!”齐南城、万宝阁等等元婴手指楚震,脸色剧变。齐休也悚然动容,楚震这一个正道超级宗门的长老,为了杀高广盛,不惜动用魔器!这可是大周书院宗法制下的死罪!

    “去!”

    楚震将魔刀祭出,那魔刀现世,饥不择食,先将高广盛本体吸成人干,然后魔光一闪,便不见踪影。

    数息之后,魔刀再现,将一个抱着金钱的婴儿刺得对穿,正是高广盛刚逃走的元婴。

    “此间事了,我们后会有期罢!”

    三名五行盟元婴虚影,似乎十分害怕那柄魔刀,留下句话,便消散于无形。其他人看向楚震,都换了一副又惧又畏的面孔,纷纷稍作交代,便四散飞走。

    祁无霜和五行盟三位金丹,也已退入大阵之中躲藏。

    “哈哈哈!”仇敌神魂俱灭,楚震独立高空,开怀大笑,将魔刀收回,刀上高广盛的元婴遗体,已然化作黑色飞灰湮灭,魂魄自然无存。

    “你们也回罢!”

    笑完,楚震转头看向楚红裳和齐休,满目关怀和慈爱,又丢给楚红裳两个储物袋,一个是蒯通的,一个是高广盛的。

    “老祖……”

    楚红裳难得地语带悲声,“你……”

    楚震一叹,“我这次主导门内恶斗,杀死元婴后期同门。而且还使用了魔器,无论是齐云派,还是大周书院,都不会放过我。”

    说到一半,他容颜一展,忽然神情无比轻松,笑道:“不过我本就寿元无多,怕个锤子,这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命不久矣,反更疯狂,左右我赔他一命,齐云派和大周书院能奈我何?”

    又对楚红裳嘱咐道:“我死后,你和神通就是我楚家的顶梁柱了,两个元婴初期修士,可在齐云派中说不上话,日后凡事低调,总归以自身修行为主。”

    楚红裳哭着跪拜领命,楚震又看向齐休,“你这小小【赤尻马猴】,是我楚家的福将,那柄魔刀,就是得自你发现的高广崧遗宝,我才有了取高广盛一命的心思,他高家人自作自受,也怪不得我心狠了。听说黑河坊一开始也是你的主意?很好,很好……不过日后……”

    楚震眼神转厉:“你若起了背叛我楚家的心思,下场如何,你自家心里有数罢!?”

    齐休心神一颤,赶忙跪下,宣誓效忠,永不背叛。

    楚震袖袍一挥,令两人自去,身形变淡消失,作歌曰:“两千年如烟往事,回首尽是无妄笑谈,善恶福祸,绵延子子孙孙。一朝间道德俱丧,挥刀了却仇雠性命,恩怨利禄,同归魑魅魍魉。大道苦海,浮游不得超脱,人世悲凉,唯有许多眷恋……”

    http://www.qidian.com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