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二百四十一章 第六次擂台
    “十年一度的黑河坊擂台这么大个热闹,怎门中许多人都不去?”

    卢玄青飞上楚秦门自家的兽船,对上面的毛茂林问道。

    “不知道,不该打听的,就别乱打听!”毛茂林训了他一句。

    三十年前,趁着第三次十年擂台赛,魏家和山都周边宗门全去了黑河坊的机会,卢家突然发动散修召集令,召来区豹那些人,把自己毛家家门给灭了。再说,也就因为那次,给掌门留下了心理阴影,导致从此以后,门中再也不会所有人全跑去黑河坊看擂台赛。

    有这两点,毛茂林怎么会给卢玄青这个卢家遗族好脸色看,反正一百岁了,快活到头了,也懒得和他虚作笑脸。

    卢玄青撇撇嘴,看着帕吉桐一大家子最后上来,装作去帮他家拿东西,化解自家的尴尬。

    ……

    兽船视野最好的一间客房里,笼罩在红色面纱中的熊黛儿探出窗外,朝驮鳐头部的赵丰举手示意,赵丰点点头,御使驮鳐缓缓升空。

    熊黛儿回过头来,和房内的敏娘,玥儿,阚芹一起,把五岁大的小思瑶围在当中,生怕她磕着碰着。秦思瑶被养得极胖,走几步就懒得动,干脆往地上一坐,抱着只头部密密麻麻长满了复眼,全身毛茸茸的二阶中品【千目蜘蛛】,一抛一抛,当毛球玩。

    玩累了,就吵着要熊黛儿把【太极熊】唤过来,当肉垫子好睡。

    齐休无所出,四位妻妾现在年纪也大了,把所有的心思,都倾注在以为父母双亡的秦思瑶身上,宠溺得不行,自然无有不应。

    这次门中比斗,练气弟子里,决出张胜男,阚缺,古铁生三人,一个练气八层,两个练气七层,基本没可能拿到好成绩。齐休本想不去,专心在家修行,一应全让熊黛儿出面。

    可姚青非要去看热闹,还报名参加筑基级别的比斗,黑河坊,白晓生肯定是不去的。齐休只有陪姚青一路,照看着他,怕他不识白山险恶,惹出祸患。

    楚秦门除了参赛的几个人,就是进门不久的罗汉犇,宁小岑,帕吉桐夫妇等人,一并去看看新鲜热闹。

    ……

    兽船跑起来虽比飞梭省钱,但海量的灵草等食物供给也不是小数,带自家这么点人,太划不来,所以这次要先去思过坊,载满客人再走。

    不过这是权宜之计,以后,要是门中无事,这只兽船只会专跑思过坊至黑河坊一条航线。

    一来这只驮鳐年轻力壮,可以不用走山都山中转,二来楚秦门两处都有势力,也放心些。

    由于临近擂台赛,房间早已被预定一空,楚秦兽船一到,下面等在那里的修士们就鱼贯登船。

    ……

    帕吉桐妻子偷偷从门缝里,观察着外面登船的白山散修,一个个鹰视狼顾,杀气浓重,她脸上愁容更盛。把儿女打发到另一间房里,关起门埋怨丈夫,“这里虽生活好些,但太危险了,我想……我们还是回去的好。”

    “哪里回得去,那墟市主人被杀,虽是他自作,但难保他家后人不恨上我。”帕吉桐浑不在意,“这里赚得可比家里多多了,而且灵地也好,我还能跟在鲁阁后面,学一门灵植的手艺。”

    “你知道什么!有命赚,没命花罢了!”帕吉桐妻子拿出本【万事知楚秦门传】,递给他看,“这家宗门,五十多年里,换了五处山门,连年交战,甚至是成百上千名修士的大战,不知死了多少弟子。这些,老家哪会有!还有那些散修,一看就是些亡命之徒,我连出门都不敢!”

    “切!”

    帕吉桐随手把书丢在一边,“妇人之见,你怎不说,这家宗门五十年多年里,出了多少位筑基修士?我在鬼市里摆了十几年小摊,老家的那种生活,我是不再想过了!”

    一个要回去,一个乐不思蜀,两人关起门来拌嘴,他家隔壁一间舱室内,同样在争吵不休。

    ……

    “罗汉犇!我真是瞎了眼,嫁给了你,你把我宁家说卖了就卖了,现在还想把我女儿送给仇家掌门做小妾!你有没有点良心!”一名五十岁左右的凡俗妇人,指着罗汉犇鼻子大骂不休,宁小岑坐在一旁,只顾着流泪。

    “你小点声!人在屋檐下,还什么仇家不仇家的!”罗汉犇回骂道:“谁要把她送去当小妾了!我只是说她也快三十,再迟疑就不好嫁了,齐掌门几个妻妾都年老,又无所出,这是一条路,问她愿不愿意而已!她要不愿,我又不会逼她,你这女子,怎话都没听清楚,就跟我闹。”

    妇人停住嘴,回头问宁小岑愿不愿意,宁小岑止住哭,说道:“我虽然早被宁家放弃,家仇可以不报,但给楠笼山,元和山杀我族人的齐休为妾,是肯定不愿的。听说那个奈文霖,被关在楠笼山多少年了,还是一心求死,我虽不如她,但总归要点骨气。”

    罗汉犇听她这么说,也叹口气,“既然这样,你可有外面宗门里,中意的?”

    宁小岑摇头,“我哪接触得到呢……”

    罗汉犇忽然想起了什么,“那个新来的赵丰,你可愿意?他可没参与当年的事,不是你宁家的仇家吧?而且二阶兽船的御兽修士,赚得比我还多。”

    宁小岑想了想,脸红了,声音低低地道:“也不知他有没有婚配……”

    罗汉犇夫妻俩欣喜对视一眼,罗汉犇立刻出门,找赵丰去了。

    ……

    赵丰是赵良德的后辈,当年赵良德走时,把小部分和当地沾亲带故的后辈亲族,留了下来。

    比如秦继妻族的那一支,就跟着楚秦门到了仙林坳。

    后来,秦思赵,秦继先后死去,楚秦门北逃,他们和左山秦氏都没选择跟随,而是留在了仙林坳。虢家走后,老秦家又来,左山秦氏里有些人选择留下,也有许多人跟着慈祥宽厚的虢寿跑了,赵家见不是事,干脆就又回来投楚秦山,算是和左山秦氏分道扬镳了。

    赵丰的那一支,投了一家当时比楚秦门还强大的宗门,而且在御兽门势力范围中,没许多生杀大事要烦恼。可惜因为原属魏同,赵良德一系,被新来的金丹掌门排挤,许多好处都沾不上,一年年地就败落下来。门主迁怒于赵家,赵丰日子过得十分艰难,索性投了楚秦门,并将自己那一支赵家搬来,和秦继妻族那一支赵家,合并为一。

    宁小岑长得极美,否则也不会被奈文家那个未来之星看中,还不惜用强。赵丰一听罗汉犇的说媒,心里便有几分同意。虽然罗汉犇没有隐瞒宁小岑的往事,但赵丰自己年纪也不小了,大道估计也无望,便答应了下来。

    自然皆大欢喜,约定回去后,就禀告掌门,开始准备婚事。

    ……

    赵丰没料到天上掉下来一个美娇娘,还是修士之身,心情自然舒畅,御使驮鳐不自觉就大力了一些,从思过坊起飞时,颠簸了一下。

    兽船尾部,还有个小货仓,齐休,姚青两人,正监督着几位明家书生,将一本本精美的书籍,装入发往各个书店的货箱中。

    明家说起来,是对楚秦门付出第二多的一个家族,仅次于秦家之下。先后有明九,明文虎,明云翳三名修士为楚秦而死,而且全部死在厮杀场上。

    这次白晓生回来,他又和明家向来交好,知道明家以耕读传家,门中子弟大都能写会算,就向齐休要了个特权,接十名毛笔字写得好的明家子弟,到山门里来,帮他誊书。

    誊什么书,自然与白晓生、姚青两人回来的目的有关了。

    姚青见兽船颠簸,对齐休笑道:“南来之后,什么都新鲜,就这兽船,坐不习惯。”

    又从怀中摸出两本书,一本封面朴实无华,上有‘黑河坊第六次擂台赛,各家修士实力榜’两行大字,下面落款是‘万事知’。另一本就是楚秦门出品,白晓生编写,明家子弟誊抄装订的‘黑河擂台兵器谱’,是万事知那本的三倍厚。

    “我们内容比他多,文笔比他好,卖价一样,而且‘兵器谱’这个创意,更吸引眼球!”

    姚青又开始习惯性地摇头晃脑,“这次看我们一举打垮那劳什子‘万事知’,让他卖不出一本!”

    反正刊书不是多花灵石的事,只要把门中弟子教育好,其他由着这两人去闹。

    ……

    一到黑河坊,放弟子们去随便玩,齐休和姚青便在白慕菡带领下,一家杂书店一家杂书店跑,将【百晓生黑河擂台兵器谱】,放过去寄售。然后在最大的一家杂书店对门,找了家灵茶铺子,远远观察情况。

    “有新书到了!看看!”

    一名白山散修很快看到了新书,一边翻看,一边说道:“还以为这兵器谱是什么新鲜概念,还是和实力榜一样,没什么区别嘛?!”

    另一人把他手中书打掉,一副内行人的模样,说道:“你懂什么?这百晓生,是我白山最有名的大嘴巴,他的排名怎么可能准!你要是想下注,最好还是参考万事知的实力榜。”

    两人琢磨半天,还是选了薄许多的万事知实力榜,一道离开。

    齐休和白慕菡对望一眼,都流露出早知如此的表情,只有姚青神色灰败,喃喃自语,不停说:怎么会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