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二百一十八章 黑河有遗迹
    楚秦山,密室。

    齐休,楚无影,展仇三位筑基修士,加上乌道本,四人围坐在一个小圆桌前,头往前凑到一起,一道透明隔音罩,将四人正好罩在当中。

    展仇二十九岁筑基,比楚无影要晚了整整五年,眉目间依稀带有展元的影子,却比展元长得要文秀不少,显出和外公白晓生相类的儒雅之气。这次救援元和山,齐休对鲁平泄了展仇已经筑基的消息,按那老小子的性子,保不了多久的秘。干脆,便将展仇招了回来。

    “你说?这次你去死亡沼泽寻找筑基机缘,还有意外发现?”

    齐休听完展仇的叙述,眉毛紧紧扭在一起,低声问道。

    “是的,我到齐南城中,看了些书籍,又回来翻阅了藏经阁中,外公和全知老人的全套风物志,基本可以确定……”

    展仇一边说,一边掏出两本书,一本【全知老人白山风物志卷一】,一本【白晓生死亡沼泽风物志】,翻开做了记号的书页,递给众人查阅。

    ‘白山之北,以死亡沼泽为界,早年沼泽之中,有一相当于化神修为的墨蛟,等阶不明,周身遍布死气,弥散于沼泽之中。……后经各超级宗门出手,制服墨蛟,日后只余些许遗迹,不过沼泽之中,依然死气弥漫,寻常修士,沾之则死,无有幸理。’

    ‘墨蛟性淫,常有后代为祸,(省略为祸万字)。齐云、白山等宗门,于三千余年前,集结许多化神修士出手,一场惊天大战(省略战况万字)……将死亡沼泽清扫一空,墨蛟亦再未现身。如今还有些许遗迹仍在,可供凭吊……’

    两本书中,全知老人写得简练严谨,白晓生则多引传闻,辞藻浮夸,如若亲见。

    不过都提到有些遗迹,应该假不了。

    “我这次入死亡沼泽寻找筑基机缘,是在这里……”

    展仇指向一处,竟离楚秦门的黑河不远。“多亏了【黑河珠】,对死亡沼泽里的死气也有一点抵御作用,我才能活着出来。不过有意思的是……”

    展仇手往黑河南段某处一指,“我入了死亡沼泽,出来的时候,却是在这里……”

    两处在地图上相隔不远,但实际上自然不近,“传送阵法?”乌道本疑道。

    “不是。”展仇摇摇头,“我也说不清楚,不像是人为的阵法,更像是一条空间通道。而且我走的通道,不过是前后进出的路,似乎为的,是通往沼泽地底里一处门户……”

    “遗迹!”

    另外三人明白了展仇给他们看这些风物志的意思,齐声惊呼。

    展仇终于点头。

    “这种化神等级的大战,其遗迹,恐怕不是我们可以肖想的啊……”乌道本从震惊中醒觉,摇头叹道。

    展仇望向齐休,齐休知他刚刚筑基,心气很高,是想去闯一闯的。想了又想,还是不放心,又不愿令他失望,想出个折中之计,说道:“当年大战,齐云派既有参与,楚震楚老祖在齐云居高位上千年,肯定知道些内情,我们把消息透给楚家,一来还当年一个人情,二来,也把稳一些,能分一杯羹就很好了。”

    展仇皱眉,“若是找了别家,只怕重蹈当年黑河坊故事。”

    齐休知他从小受白慕菡耳濡目染,有些商人脾气,严厉训斥道:“有舍才有得,切忌见利而忘身!你母亲一直怪我当年送出家里那两处产业,可要没拿那两处买刘家出手,只怕我们都已葬身于清凉瀑,哪还有命谈什么产业!”

    “而且我家黑河底下,还有一帮白山顶级凶人开设的黑市藏于其中,这里面,水很深,不是我们能够趟得起的!”

    展仇受教,低头认错。

    齐休见他不因筑基而张狂,心中也是十分宽慰。说起来,楚秦四位筑基,进阶后最为张狂的反而是自己,不禁暗暗汗颜。

    将他们送走,独留楚无影下来。

    “等展仇的大典之后,你去跑一趟齐云楚家,拜见楚震,把这事跟他说了罢。南楚楚家那边……别漏半点,一切看楚震楚老祖意思办……”

    “另外……”齐休双目中寒光一闪,“敢家内部的争议,你怎么看?”

    楚无影面无表情,想了想,回道:“掌门师兄看得清楚就行了,要叫我做何事?”

    “你这小子……”真省心啊……齐休暗喜失笑,说道:“如今我家起来了,敢家就不能再起,否则三足之势不成。他家敢毅萎了,敢珑一心闭关自守,只有敢棋,还存了争霸的心思。”

    “所以……你趁这趟去齐云,顺路把他……”

    齐休单掌下切,做了个下刀的手势,“敢棋最近十分活跃,到处拜访串联,你下手干净点,在半路上做成杀人夺宝的痕迹。”

    楚无影点点头,答道:“掌门师兄借一件未露根脚的法器与我。”

    齐休知他听懂了,取出一对【同心锁魂锤】,这件二阶下品法器因为需要二人同心共御,攻击力也不高,一直没拿出来用过。又是得自当年,围攻仙林的散修凶人,当时散修大乱,都不知名姓,很难查到楚秦头上。交给楚无影,他身形一闪,便消失在阴影之中。

    看他走了,齐休心中一叹,暗杀之事,自己虽也做过,但不过是花些灵石,雇‘黑手’,杀穆荀,为的又是自家性命安危。和如今叫门内长老,去行暗杀之事,为的是争夺霸权,杀的还是名义上的盟友,真是有天壤之别。行的也不是善事。

    不过,这个敢棋也不是善茬,虽然在救援宁家一路上,多有示好,但好意来得莫名其妙,怎不叫齐休心中暗禀。【见人性】一番查探,发现他并不甘心居于楚秦之下,已打定回去之后,要合纵连横,扑灭自家的主意。

    敢家是现在楚秦门,最为强大的盟友。敢棋是敢家目前三筑基中,唯一对自家有觊觎之心的人,暗杀掉之后,敢家只剩一心求安稳的敢珑,和丧失斗志的敢毅,摆弄起来,只会更得心应手。

    而且必须在他和楚秦门作对的行为表现出来之前,早早杀掉,省得引来嫌疑上身。

    ……

    为了给楚无影打掩护,正好展仇今年整三十岁,筑基大典,大婚,晋升长老,三件大喜事一道办,楚秦山热热闹闹,把场面搞得极为盛大。

    楚秦如今一门四筑基,又在齐休主导之下,强行介入奈文家和宁家的战争,成功逼退奈文落。整个罗家旧地,都明白楚秦的地位,已然超过了敢家,除了和奈文家相厚的一些宗门,大多都派人来庆贺讨好。

    就连宁家,也派了宁鹏过来。

    白慕菡已快七十岁了,人也比早年老胖许多,被安排在齐休下首,紧紧盯着高坐当中,接受各家修士恭贺的展仇,还有他身后站着的秦芷,一脸慈祥。

    “展元他的在天之灵,一定会觉得欣慰吧……”

    齐休想起展元,对白慕菡说道。

    “是啊,不过……”白慕菡语调一黯,“我已渐渐老了,也不知能不能看到,他为父亲报仇雪恨的那一天。”

    白慕菡一直想找当年主导黑河坊之乱,杀了展元的血影金丹修士报仇,可是要知道,广汇阁加上驱使的器符盟六位金丹,找了许多年,都没抓到那位血影金丹,仇哪是这么好报的。

    自己和楚无影筑基之后,进阶一层要花五到七年,这还是初期境界,展仇如今才刚刚筑基,就算五年一层,结丹也要花五十年,那时候白慕菡就……

    甩掉心中这些令人伤感的思绪,“会的,一定会的。”齐休说。

    这次各家筑基修士,齐休安排蒋鸿苦排在第一,宁鹏排在最后,不太想显得比宁家低一头。敢家是敢珑来,齐休暗暗示意,楚无影装作来和齐休说话,在敢珑面前转了一圈。

    鲁平,虢寿,南巧蝶也都来了,还有那几家高善言拉拢的宗门。虽然这些人都没在上次救援元和山中,得到什么好处,但这些人,是楚秦势力的内圈,不能让他们寒了心。齐休从门中积蓄中,取出一些来,分送各家,算是买一份忠心罢。

    宁鹏送来的礼最厚,一把二阶上品【慈悲普度剑】,【破魔】【斩鬼】【普度】【坚固】四属性,还带个【佛光罩体】技能。不过这些属性都是稀烂,样子货罢了,好的二阶上品飞剑,在哪一家都是宝贝,怎可能拿来送人。

    齐休把剑收起,准备自家拿着用,将得自宁均的【元和沉山剑】作为回礼,送还给宁家,算是揭过往日之仇。

    再没有龙宁远这种人来捣乱,一场盛大的典礼,以展仇讲道完结之后,送入洞房作为结束,十分圆满。

    第二天秦芷就换了妇人发髻,照常出来打理山门庶务,正立在山门外,教导一位外门少年接引客人的规矩时,一只小小飞梭,从远方越飞越近。

    “【幻木灵梭】!古教习他们回来了!”

    秦芷看清飞梭样式,兴奋喊道,连忙迎上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