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一百九十八章 逐走罗氏民
    “【万事知白山风物志,罗家旧地卷,四山决斗外传】……”

    楚秦山大殿,沈良手拿本墨迹新新,书名奇长的书,眉飞色舞地对着齐休,用浮夸的腔调念道:“前有梨山元和山九战,后有楚秦山北烈山八战,四家练气弟子各施绝学,以死相拼……”

    一路念下来,竟然和当时情况分毫不差。

    这个‘万事知’,一定是当时在场其中一人,只是不知道是哪一个……

    齐休皱眉,当时在场不到三百人,加上这位作者的眼光见识,有嫌疑的也就那么二、三十人,会是谁呢?

    挥手止住沈良,拿过书本细读,这个‘万事知’,是继‘全知老人’‘百晓生’之后,新一位在白山出名的闲书作者。

    与‘全知老人’见闻广博,‘百晓生’猎奇有趣不同,‘万事知’以消息可靠,擅于细节闻名。比如这本外传,不光战斗情形,场内场外,各人的表情动作他都描写得细致入微,眼光也十分独到精准。

    赵瑶胜熊家筑基一战,前后洋洋洒洒,写了有十来万字,作者将赵瑶整个比斗的谋略,配合比斗进程一一道明,而且穿插勾勒出熊家,楚秦门,其他观众的种种反应。

    特别是不知不觉,就能让读者代入赵瑶的视角,全篇读完,仿佛强挑筑基修士的就是读者自己一般,笔力不可谓不深厚。

    齐休读书时,沈良不敢打扰,等看到齐休读完,察言观色,上前凑趣,“如今坊间,纷纷传说北烈山熊家东施效颦,想学梨山敢家对付元和山宁家那样,对付我们,结果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赔了夫人又折兵……”

    “还说我楚秦门威武,日后都要高看一眼。”

    齐休正烦这事呢,不耐烦地挥手令沈良自退。沈良马屁拍到马腿上,只得灰溜溜地退下去不提。

    这件事之后,楚秦门一下子站到了争霸众家的眼前,虽然齐休继续维持以宁家马首是瞻的态度,但罗家,奈文家,明显加大了自己这边的投入。

    不再是派派使者,或者找罗小小联络感情之类的了。

    两家不约而同派了内应,装作求门路的散修,前来请求加入楚秦门,虽然都没过齐休这一关,但是现在门内弟子,也开始受到他们的关注、拉拢,这个最为危险。

    而且领地内,刚发生了一起密探案,有一名罗姓领民,勾连毛茂林外面宅子里的仆役,收买毛茂林说过的话,还有作息行止,被当场抓获。

    想到这,正好虞景就匆匆进来,禀道:“查清楚了,领民罗氏一族中,有七户人家,都是做弟子外面庄园中,凡人亲族和仆役生意的,暗地里在帮罗山坊搜集消息。”

    “混蛋!”

    齐休大怒,凡人窥探仙师隐秘,可是大逆死罪,“这些人也敢!?”

    “他们因为被新迁家族看不起,心怀怨恨,所以……走了这条路。”虞景说道,“要怎么处理,还请掌门示下。”

    “不要杀人……”

    齐休想了想,命道:“将罗家领民,统统驱赶出去,他们当年被区豹逼迫改姓,是我们救了他们,虽然后来遭受些言语侮辱,而且犯案的不是大部分,但还是十分恶劣。如今非常时期,实在是不能一一甄别,信任了。”

    “通通赶出去?”

    虞景有些犯难,“赶去哪?可是有一千多人啊!”

    “赶出境外就行了,你把事实对外公布,说他们受了罗山坊罗氏的蛊惑,窥探仙师隐秘,大逆不道。”

    齐休冷冷说道:“罗山坊应该会管他们的,否则这罗家旧地所有罗氏领民,都不会再相信罗山坊。这件事,正好如今我们正在风头,一起做了。以后凡事低调,争取脱离各家关注的视线。”

    虞景退下自去办理,一千六百余名罗氏领民,被楚秦门粗暴地驱赶出自己家园,扶老携幼,呆在楚秦境外,哭声震天。

    他家族长还想找罗小小说情,罗小小也避而不见。

    罗山坊得知消息,立刻派人前来讨公道,楚秦人证物证俱全,将事实一摆,威胁说要找大周书院出面处理。仙俗有别,擅自联络别家领民,为自己所用,可是宗法制所禁止,他们也没了脾气,只得想尽办法,将这些领民往罗山坊长途迁徙,防止背上利用完就丢的名声。

    楚秦门此举,立刻在整个罗家旧地传开发酵,各家宗门,都开始清查领地内的罗姓领民,有抓到小辫子,有毫无证据的,无一例外,全都学着楚秦门往外赶人。

    宁家见楚秦门这么坚决和罗家划清界限,自然大喜。

    奈文家也乐见其成,罗家自然是得罪狠了,但齐休手里有交通领民的证据,他们投鼠忌器,不敢大闹。

    无论如何,三家都不再来烦齐休了。

    ……

    等这些事慢慢平息,又快到一年年关了。

    楚秦领地,阚家村扬谷场。

    黑黑瘦瘦的阚缺和四五个小伙伴排成人墙,拿着木剑,玩着仙人打仗的游戏。

    对面草垛上站着阚家族长的宝贝孙子,长得又胖又白,高高一剑丢出,嘴里还‘哔吡’地配音。

    木剑打中人墙里的谁,谁就大叫一声,倒下去装死,把草垛上的胖小子乐得不行。

    “换人,换人,轮到我了!”装死的小伙伴一骨碌从地上爬起,将胖小子赶了下去,自己拿起木剑,指挥大家再度排好,然后学着胖小子的样子,高高丢出。

    这回正好砸到胖小子的额头,他吃痛,也忘了装死,坐地下哇哇哭了起来。

    小伙伴们见势不妙,一哄而散,往各自家里跑。

    衣裳上沾满灰的阚缺跑到自家门口,就闻见家里厨房传出的阵阵肉香。

    “噢!吃肉咯!”高兴地跑进厨房,用手夹起灶台上一块红烧肉,也不怕烫就往嘴里塞,吃得满嘴是油。

    “这孩子!”母亲假作嗔怪地瞪了他一眼,又把一碗蒸鱼从蒸屉里拿出来,递给他吃。

    “今天是什么日子,那么多好吃的?”

    一手红烧肉,一手蒸鱼,阚缺眼睛还死死盯着母亲手里,正一个个往锅里下的鹿肉丸子。

    “你今年五岁啦。”

    母亲说道,“明天一早,就跟老族长去仙山,要是天可怜见,一举登仙,可就是我家天大的福分。”

    “噢!我要去做仙人咯!”

    阚缺高兴得好东西也不吃了,冲到院子里拿着木剑乱舞起来。

    兴奋地一晚上都没睡好,天还没亮,老族长就进了家门,嚷道:“到时辰了,咱族里这次有十个适龄的,套了两辆车,要早点走,不然赶不上。”

    阚缺穿上了这辈子最好的衣裳,一家人又冲着家里香案上,仙师阚林的画像恭恭敬敬地磕了头,焚香祝祷一番,才送阚缺上了族里的马车。

    上了车,昨天的胖小子也在里面,额头上还有好大一个包,不过毕竟小孩心性,早忘了昨天的事,故作神秘地说着自己知道的秘闻。

    “知道么?村东头的二愣子,他娘被从仙山上赶下来了,说是乱嚼舌头。”

    阚缺心说难怪,许久都不见二愣子了,以前他仗着老娘在仙山里当差,一直有些看不起自己这些同辈,感情现在是没脸出门了。

    “那还算好了……”

    车里另一个小姑娘说道:“听说几个罗家村子的人,全都被赶走了,现在要说把他家原来的地,分给别家呢!”

    几个小伙伴聊着从大人嘴里听来的八卦,马车缓缓开动,阚缺才想起和外面的父母挥手告别。

    两辆大车足足走了一天,才停在楚秦山前,刚在车里睡醒的阚缺第一次看见这么高的山,还有山中漂浮的祥云,佛光,真正的仙家景象。

    马上就要进仙山里去了!兴奋地无法自抑,小身体微微发抖,再看身边的小伙伴,也是同样,族长家的胖小子,白痴一样看着仙山笑着,嘴边甚至留下了哈喇子。

    族长带着十个小的,一路走到仙门底下,高高的牌坊,上面‘楚秦’两个大字,都是众小启蒙时,头两个学的,怎会不认识。

    牌坊底下站着位中年赤袍男子,族长看见他,连忙带着众小跪下磕头,带头颂道:“阚家领民,见过虞仙师。”

    “喔,起来回话。”那虞仙师说话十分威严,“你家随我们也几十年了,一直没半个人冒头,希望这次走运些罢。”

    阚家族长自然也是说着吉祥话,命阚缺等人跟着这位虞仙师进山。

    一进山门,扑面的好闻气息,夹杂着隐隐劝善之意,吹得阚缺熏熏欲醉。跟着虞仙师往上走,行到半山腰,道路两旁满满生长着叫不出名字的仙草仙花,一眼望不到头,十分好看。

    等到山顶一处广场,那里已占满了许多和自己一般大的小孩,互相紧张好奇地打量着,不过没有人敢说话。

    等吉时一到,一个中年赤袍仙师飞到主位上高高坐下,虞仙师便让大家跪下,齐呼:“拜见掌门仙师。”

    “怎掌门仙师这般年轻……”

    阚缺听家里人说,掌门仙师快七十岁了,怎会是这般样子,压下心头疑惑,跪拜祷祝完,那齐掌门便说了几句文绉绉的话,起身离开了。

    一帮孩童正听得半懂不懂,满头雾水,又有位老年仙师拿着玉镜玉板,挨个测试大家的灵根。

    阚缺心一下子就提起来了,听说能不能登仙,就是靠这两样物事了。

    排在自己前面的孩童许是没通过测试,有的一下子瘫坐,有的直接嚎啕大哭,特别是族长家的小胖子,哭得是稀里哗啦的。

    这时有些认得的阚家亲戚,在山里做仆役的,都聚在偏殿的屋檐下,冲他指指点点,嘻嘻的笑。

    静静等着轮到自己,按那位慈祥老仙师说的话做,手刚按上玉板,那玉板便亮起一黄一绿,两道毫光。

    “好,好哇!”

    老仙师大喜,指着阚缺喊道,“这……这是个两灵根资质的!”

    场中一片喧哗,立刻就有阚家亲族凑过来恭喜,甚至在家族里,比老族长地位还高的阚大爷也来了,泪流满面地抱起阚缺,往天上一丢三尺高。

    http://www.qidian.com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