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一百九十二章 识海争夺战
    识海之中,一直酣睡的【赤尻马猴】终于醒了,噢不对,当年齐休使用【命演术】时,这只令自己又爱又恨的猴子曾经眨了眨眼皮,也不知那是不是他第一次苏醒。

    但这一次,这惫懒货是彻彻底底地醒了,一只黑色炎凤,竟然侵入了自家识海,将躲懒熟睡的它,浑身上下的猴毛烧得清洁光溜。

    也不知道它是被痛醒的,还是被气醒的,反正这只全身皮肤密密麻麻,长满【齐休密纹】里的基础法纹,左胸隐隐透出七彩光芒的红屁股猴子,现在上蹿下跳,大发脾气,出离愤怒。

    那炎凤在识海中撒欢地乱飞,不时俯冲下来,啄一下猴子的脑门,然后还得意地长鸣一声,又升上高空。猴子气极了,在地下一蹦老高,就是够不着。

    炎凤也不急,慢慢盘旋,还会做些假的俯冲动作,制造破绽,一猴一凤斗了许久,炎凤啄了上百下,自己羽毛都没掉一根。

    猴子最后没了脾气,冲天上吱吱乱叫,龇牙咧嘴,双手十分有人性地比划着,似乎在对炎凤说,‘有本事你下来’。

    “这只没用的货!你不是天地灵物吗?”

    齐休气得骂道,但是嘴巴直动,根本没有声音传出。又不知自己现在身在何处,只能静静看着这一切,大概在自家识海中的某个位置吧。

    自从被黑炎吞没之后,灵力、神识什么的统统不能用,自然帮不上手,只能替自家这只本命灵物干着急,也不知道要是它斗输了,会是怎样的结果。

    一猴一凤,在濛濛识海中斗个没完没了,齐休在旁观看,似乎失去了对时间的感觉,像是过了一瞬,又像是过了一万年。

    猴子脑门被啄出许多血淋淋的口子,那黑凤还是完好无损,愈发得意起来,在天空之中,穿花蝴蝶一般飞着,看准机会,冲下来就是一下。

    “呜呜……”

    猴子被欺负得狠了,嘴里呜咽着,蹲在地上,双手死死护住流血的额头,一副放弃抵抗,任人宰割的模样。

    “这只怂货!”

    齐休又是一阵乱骂,自家的本命灵物这般没用,做主人的脸上也是黯淡无光。

    炎凤飞在天空,骄傲地梳理梳理自家的羽毛,然后好整以暇地俯冲而下,又在猴子护脑门的手背上划出一大道口子。这只和吞没齐休的那只黑色炎凤凰长得一样,不过似乎年岁上小了很多,不是那么的大,灵性举止更多像个顽皮的孩子。

    被小炎凤东一口,西一口咬得遍体鳞伤,还在闷头防御的猴子气息逐渐微弱起来,最后终于支持不住,倒在了地上。

    “不要啊!起来啊!”

    齐休再顾不得骂他,又是急,又是心疼,毕竟是自家的本命猴子,要是有三长两短,自家是从此失了本命,还是失了性命呢?哪一种,齐休都接受不了啊!

    齐休正不停替【赤尻马猴】加油祈愿,那只炎凤可不管这些,见猴子倒地,兴奋得清鸣连连,然后笔直冲下,那张黑炎包裹着的坚硬长喙,挑准猴子柔软的肚脐处,一口啄破,叼起血红的肠子,往上直拖。

    齐休刚心说完了,猴子突然双手一搂,抓住了黑凤的双脚,黑凤急忙丢开肠子高飞,但不管双翅怎么扑腾,双脚被猴死死抓住,怎能脱身。终于着急起来,一口黑炎喷出,又往猴子眼睛啄去,双脚被猴子往两边掰开,痛得连声哀鸣。

    闭着眼睛,硬抗那无比炙热的黑炎,猴头不停摇晃,躲闪对方的铁喙。也不管头上脸上受创多重,双手紧紧攥住黑凤双脚,然后自家双脚猛地朝炎凤下腹一跺,手脚并用,终于将生死大敌,一撕两半。

    黑凤的哀鸣戛然而止,撕开的身体,化作几道黑色炙炎,在识海中飘动几下,最后纷纷消散。

    【赤尻马猴】将自家肠子,一点一点塞回肚子里,痛得猴嘴直咧,做好这一切,往齐休所在一瞥,翻个身,又昏睡过去。

    “这惫懒货,刚才那样看我一眼,是在怪我把那只凤凰放进来了吗?”

    齐休被猴子那一瞥,看得有点心虚,对方的眼神中,满满都是责怪之意,似乎在说这具身体的主人,如何如何无用,连识海中的清静,都不能保护。

    想想,还真觉得有些对不起它,看它熟睡的样子,竟无法像往常那般,生起气来。不过这【赤尻马猴】当真有些厉害,还会使招欲擒故纵,让那只炎凤放松警惕,一击毙命。

    想着想着,忽然觉得十分干渴,身体各处剧痛无比,灵魂和**一阵阵的虚弱感,袭上心头,就在这识海之中,昏昏睡去。

    ……

    再醒来时,第一眼看见自家静室里的天花板,一只手感觉被人轻轻握着。用尽力气,偏头去看,原来是敏娘,陪在自家身边,头伏在榻沿,睡得正香,眼角犹有泪痕。

    也不知道她守了多久,想对她道声辛苦,喉咙里只能发出“嗬嗬”的声音,敏娘惊醒过来,两人四目相对,都是爱意满怀。

    敏娘爱怜地看了许久,才轻轻说道:“你醒啦?”

    齐休挣扎着点头,敏娘双唇轻轻划过他的额头,说道:“我去叫人。”

    ……

    门中弟子等人一一过来探望,齐休才从楚无影口中,得知自己重伤之后,竟昏睡了大半年。

    楚无影等人将齐休救出,便原路返回,再次从南楚城飞回了楚秦山,楚家还帮了个小忙,他家到博木城的飞梭,在半路把四人放下,省却再到博木城绕趟远路,和行迹或遭暴露的可能。

    而当时堵住楚秦四人去路的修士,正是那个当年得到齐妆肉身的申崮。他将肉身卖与罗凤之后,得知罗凤有可能身陨,竟贪心又起,在罗家旧地,辗转寻找罗凤可能的夺舍之地。

    也不知是他得了什么线索,竟能一路找到那处山洞,将楚秦四人正好堵到,而齐休此时又突然重伤。

    幸亏他当时乍一见齐妆,以为是罗凤夺舍成功,吓得逃了,不然真的有可能被他吃到现成的便宜,而且事后还全身而退。

    申崮这人运气之好,令齐休只能苦笑摇头。

    不过申崮也在熊家和奈文家面前露了行迹,两家又在山洞里找到罗凤的那一堆碎骨,和身边的诡异法阵。

    有精于阵法之道的修士认出,那诡异法阵是用来增加夺舍的成功率,奈文家现在四处宣传,罗家的金丹老祖罗凤,因为行夺舍之事,早已陨落。

    此举不光给罗家的名声造成巨大伤害,还使大家都以为罗凤遗物,全被从洞里逃出的申崮所得,他成了全白山金丹以下修士,杀人夺宝的最大目标,眼下被追得上天入地,四处躲藏,最新消息说,他一路逃到白山深处去了。

    因为罗凤死讯确定,有些往常谨慎的宗门,生怕罗凤有回来的那一天,一直不敢招惹罗家。如今心头枷锁一去,罗家的声望气势,再次大跌。

    奈文家死了奈文雪,失去一位筑基,和熊家联姻之事不但黄了,听说还彼此交恶,同样实力大损。

    如此一来,倒是给宁家以可趁之机,此消彼长,他们声势渐起,又不知用何方法,与梨山敢家交上了好,宁熙如今隐隐是这罗家旧地里,各小宗门和散修事务的仲裁者,名副其实的一方霸主了。

    ……

    齐休醒觉之后,**上的伤很快就好了,灵魂和修为上的损伤,也随着识海中【赤尻马猴】的伤势好转,慢慢修复。

    而且不知是吸取了那只黑色炎凤的能量还是怎样,齐休的精神力翻了一倍,这对以后修炼六识中最难的‘意识’,有很大的帮助。

    而那只黑色炎凤,应该就是金丹罗凤的本命灵物,不知用何方法,竟然在主人死后,还能保持灵性,用最后的威能,帮助自己侵入齐休的身体,抢夺本命灵物赖以生存的修士识海。

    可惜它碰到了只天地灵物,【赤尻马猴】,功亏一篑。

    ……

    又是一年年关,久不出现的齐休,亲自主持了今年的登仙大典,使自他重伤之后,周边一些蠢蠢欲动之辈,熄了心思。

    今年又有两名杂灵根孩童登仙,门中一共已有二十九人,楚秦门南迁以来,多次反复,在这楚秦山落脚之后,却一年比一年强大。

    不光楚无影筑基,门中练气后期弟子更是数量众多,个个都是能战之辈。而且莫剑心上次回来之后,也已越过练气第三槛,达到练气九层。

    展仇终于不负他内门弟子的名号,同样达到练气九层。

    ……

    密室之中,伤势还未痊愈的齐休,和罗道本,沈昌,罗小小三人商量起在新形势下,门中接下来的打算。

    “没什么好说的,奈文家少了一名筑基不说,还和熊家成了死敌,五位筑基,已然是三家最弱。”

    “罗家嫡支七位筑基不变,但是秀山罗家家主前次陨落,铁杆盟友少了一位筑基,眼下因为罗凤夺舍之举暴露,名声又臭了,许多先前交好的宗门又有离心的趋向。”

    “宁家与梨山敢家虽未同盟,但敢家现在很给他家面子,而且听说两家会有练气修士联姻,现在宁熙一呼百应,声势大涨。”

    罗小小将三家形势一摆,齐休看得连连皱眉,这三足鼎立之策,才进行了两年多,其中一足眼看就要跛了,另一只却越长越高,平衡之势又将打破。

    “这奈文雪也太乖僻了,不管是她羞辱熊家女修成功,还是被楚无影一剑斩死,两种下场都对奈文家有致命伤害。果然女人在婚姻之事上,无法理智吧?”

    齐休心中暗想,不过眼前三人都不知其中关窍,这次金丹遗宝之行,齐休,齐妆,楚无影,莫剑心都死死保守秘密,连夫妻之间都没有告诉。

    乌道本脸黑黑地,他怎么想也想不通,为何奈文家和熊家忽然就不对付了,导致自己的三分之策,成了个大笑话。

    感觉到齐休的目光投向自己,更是如芒在背,清清嗓子,上前将梨山上敢家的小旗,插到奈文家的山头上,断然道:“为今之计,只有断了敢家和宁家的联盟趋势,使敢家投向奈文氏,重新达到平衡!”

    http://www.qidian.com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