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一百八十九章 罗凤的遗物
    黑河坊,楚秦小店,白慕菡和秦芷懒懒坐在里屋,一边斗棋,一边隔着帘子,打量着店中顾客。

    小店开张已有些时日,卖的物事,多是损坏的法器阵盘等废品,这些东西都被齐休用【察宝光】天赋过滤过,值多少钱白慕菡自然门清,不过她心思精明,往往在顾客挑选许久之后,拿出件好物事,故意把价格开得低些。

    顾客以为淘到了便宜宝贝,自然高兴,如此一传十,十传百,楚秦小店的名声渐渐在黑河坊的炼器修士圈子里,传播了开来。许多炼器修士都成了小店中的常客,若是有闲,便会到店里一坐半天,慢慢从海量废品中,挑选着自家能用得上的材料,回去提取,往往都能小有收获。

    “那个徐老头,呆了多久了?”白慕菡问。

    秦芷正苦着脸,手里黑子不知往哪摆好,听言往外看看,笑道:“快四个时辰了……”

    “扑哧。”两人掩着嘴,相视一笑。

    白慕菡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小木盒子,递给秦芷,未来婆媳合作无间,秦芷会意,将小木盒子里的半截飞剑拿出去,偷偷塞到供徐老头挑选的废品堆里。

    果然过不多时,徐老头轻咦一声,拿着那半截飞剑左看右看,爱不释手,乐得白胡子一翘一翘的,站起身,会了账,喜滋滋地冲出了门,好像生怕这家主人反悔。

    徐老头刚走,店里又进来一个老头,却是灵药阁筑基修士,蒋鸿苦。看他来了,白慕菡不敢怠慢,亲自笑迎上前。

    “嘿嘿,你家在白山,这是捡了多少废品,慢慢发卖,何时是个头?”

    蒋鸿苦踢踢徐老头挑剩下的一堆物事,笑着说道,这些他自然看不上,来楚秦小店,是另有事体。

    “我们小门小户,哪入得了您灵药阁的法眼……”白慕菡奉承蒋鸿苦几句,便拿出一个大储物袋,递了过去。

    “嗯……果然是上好【烈炎草】,难得有这许多,不错不错。”

    蒋鸿苦取出一株血红的灵草,凑在眼前细看,又轻轻掰下一点,丢到嘴中尝了尝,终于满意点头。“我家的价格,你是知道的,比外面单价要低上半成,不过收的量大。”

    楚秦山出产的【烈炎草】是二阶中品灵草,做一阶上品【烈炎丹】的主料,一粒只需要用到一点,楚秦门种得又多,自然还有许多剩余。白慕菡笑道:“这我都懂的,我家掌门特意交代,出产的灵草,都只认您一家。”

    “哈哈哈。”蒋鸿苦得意大笑,“算小齐识做,不枉我敲打一番。”

    再不多话,点清数目,取出灵石交割,临出门前,回头说道:“我刚看见你家小子,似乎要出坊与人决斗,你别光顾着生意,看紧些罢。”

    白慕菡和秦芷一听大急,连忙对店里白家凡人知客交代几声,急匆匆出门去找。

    ……

    黑河坊外,某处。

    展仇已长成个高大俊朗的青年,正盘膝坐在一片【乌心荷花】的荷叶之上,头顶【黑曜玉净瓶】高悬,臭乎乎的黑河水不断喷涌而出,化成一道黑色龙卷,将对方修士死死困在正中。

    对方修士也不过十**岁,虽被压制死死,但年轻人就是为了一口气,自然不肯服输。一边用【土元素防御罩】苦撑,一边嘴里不干不净地骂道:“你也别装!谁不知道你家外公,就是被吊在坊市里,吃了十年屎的白晓生!妈的果然一家人,外公吃屎,外孙也是个臭熏熏的货色!”

    展仇气得五官都变了型,愈发加紧输出灵力,眼看那修士快支撑不住,在防御罩里摇摇欲倒,“你在干什么!”白慕菡及时赶到,一把将展仇拽回了坊市。

    “娘!”

    展仇素来孝顺母亲,见白慕菡一脸怒色,大声争辩道:“他侮辱外公还有父亲。他说……”

    “够了!”

    白慕菡眼含泪花,看着自家和展元唯一的血脉,又是心疼,又是哀其不争,“你自从呆在黑河峰,离了掌门的管教,我又不够格教你,一天到晚,不是围着芷儿打转,就是在坊市里和人争强斗狠。你难道忘了你父亲的仇吗?”

    取出一张书信,丢到展仇脸上,“你看看掌门师叔的来信,说齐妆都练气九层了,问你现在如何。他是个为你们操碎了心的人,我都没脸回信,难道告诉他,你还在练气八层打转!?”

    展仇拿起信细看,齐休和蔼关爱的眼神似乎就从信纸中透出来,凝视着自己,终于认识到错了,跪下哭道:“是儿不争气!”

    “罢了,我也没法管你,没法教你,我也不要你陪我,明日你就出发,回南边山门里,好好修行罢!”

    白慕菡是个素来有决断的人,狠下心肠,不管展仇如何依依不舍,秦芷那如何幽怨的小眼神,将自家儿子送上了器符城南下的货船。

    ……

    好一番辗转,展仇终于到达楚秦山门,行到正殿,正好听到齐休和从秀山回来的罗小小等人说话。

    “这次去秀山,我们击杀一阶飞行灵兽一只,击杀练气修士五人,伤三人……”

    罗小小笑着汇报自家战绩,齐休自然是心怀大慰:“好,好,听说你们去那边,为我楚秦大大的涨了脸面,那些战利拿回去,自己分了吧。另外我叫敏娘给你们多算些贡献点……”

    等罗小小他们出去,展仇上前递过白慕菡的书信,又跪下来自承错误,齐休抚慰一番,安排下去,令他日后在门中好好修行不提。

    展仇刚走,殿内抱柱的阴影中,走出楚无影,在齐休下首坐下。

    “这次跟着他们,没什么危险事吧?”齐休问道。

    “没有。”楚无影还是回答得言简意赅,不过顿了顿,又道:“不过他们还是太老实,罗家不是让他们出去狙杀对方巡逻修士,就是充为前哨,都是卖命的活。”

    齐休看了楚无影一眼,失笑道:“第一次听你说别人老实……”

    “怎么了?”楚无影奇怪地看向齐休,“我话不多,但我又不傻。”

    “没……没怎么……只是有些意外。”齐休笑着摆摆手,转掉话题,“有什么别的发现么?”

    楚无影想了想,回道:“听奈文家修士说,他家要和北烈山联姻,奈文雪嫁过去,熊家嫁一个十九岁就已练气圆满的女儿过来。”

    “奈文家加北烈山熊家……”

    齐休陷入沉吟,眼下罗家虽刚在秀山胜了一阵,但秀山家主这个筑基战力也没了。奈文氏和熊氏两家如果强强联手,只怕日后形势又有变化,自家要早作打算了。

    “还有……”楚无影又道:“罗家修士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依稀是和罗凤遗物有关。”

    “罗凤遗物!”

    齐休猛地站起“罗凤遗物?”

    对啊!自家怎么没想到,当年齐妆被罗凤夺舍,身边的老妪尸体,应该就是罗凤。说不定罗家要找的所谓罗凤遗物,就是罗凤的遗体!

    她出来夺舍,自然东西都带在身上,自家离金丹遗宝这么近,竟然从来没往那方面想!现在既然罗家还在找,说不定楚秦也有机会,毕竟齐妆这个当事人在自家手上……

    想到这,齐休连忙告别楚无影,将莫剑心和齐妆招进密室,仔细追问。

    “我只记得从山洞中出来,走了两天,看到户农家,就进去偷了些衣服吃食,然后就顺着大路走,大概四天,或者五天后,遇到了剑心。”

    齐妆闭目回忆,慢慢将自家记得起的经过慢慢道出。

    “你往哪个方向走的,还记得么?”

    齐休一边细细数着罗家旧地和山都交界处的地图,一边问道。

    “我那时候很害怕,不记得了,我从山洞里出来,是看着北极星走的,但上了大路之后,就沿道乱走,失了方向了。”

    齐妆说完,莫剑心指着地图,补充道:“我是在罗家的一个小坊市外,遇到齐妆的,就是这……”

    齐休顺着莫剑心手指,比着坊市外的各条大路,又估算了凡人女子徒步四五天的距离,然后笔直往南,再划出徒步两天的距离。

    估算出个几个大概范围后,“原来如此……”

    划出的区域,竟然就处在北烈山势力的边缘,奈文家这时候要亏着和北烈山联姻,送出一位筑基,只得一个练气天才,难道仅仅是巧合?

    怎么可能!

    自己都得知了罗家的行动,时刻紧盯着罗家的奈文氏,可能早就知道,暗中盯着了。

    既然联姻还未成,说明不管是罗家,还是奈文家,都还没有找到那处山洞的所在。

    齐休又问山洞的外形布置,齐妆一应不记得了,只是她当时毫无修为,能够顺利脱身,那处山洞只怕普通的很,也没有什么阵法防护。

    又想到罗凤在离家夺舍前的布置,将三家后来局势的发展算得死死,就能看出她也是个精明透顶的人。出去夺舍,不取什么密境,或者防护严密的山门,而是出外找一个谁都想不到的普通所在,是她这种人能想出的主意。

    齐妆走了两天,就能看到农家,离凡人聚居地一定不远,中隐隐于市,罗凤这一招不能不说令人意想不到。

    但她肯定会给自家子孙一些暗示,如果她失败身死,罗家一定知道去哪找她。但是真正的罗家嫡支全死在了天引山,那么现在罗山坊的人,只知道个大概位置,应该是极有可能的。

    “若是带你再回去一次,能想起来么?”齐休把其中关窍想明白,回头对齐妆问道。

    齐妆点点头,又摇摇头,回道:“我不敢保证。”

    http://www.qidian.com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