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大典藏暗流
    楚秦一路南迁,从齐云到黑河,从黑河到仙林,再从仙林到这新楚秦山,已经离自己的根,越来越远了。甚至道门的气息,也越来越不纯正。

    护山大阵是佛家的,掌门齐休半路转了佛家功法,新晋筑基楚无影,修的是外道,魏敏娘一样是外道,更别提毛茂林等白山出身的修士了。

    做下的偷盗婴儿,杀人放火之类一桩桩,一件件的无道事体,虽都非齐休本愿,但怎么洗,也是洗不清了。

    齐休第一次,在楚无影下首,看着他高坐当中,接受领民首领和门中弟子俗家亲属的朝拜,回忆往昔,五味杂陈。

    有时候,齐休在想,不如谨守在这楚秦山,过上和在齐云早年间那种,闭门自守,闲诵‘黄庭’,不问外物的生活。但是也只能是想想,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恩怨,更别提在这白山。

    就拿场中跪了一地的这些凡人来说吧,相互矛盾就不小。主要是跟着楚秦门南迁的诸家族,看不起这些本地家族,认为他们曾慑于区豹淫威,改过姓氏。

    “两姓家奴。”

    一年来,这是外来人骂本地人的常用语之一,对于宗法制笼罩下的人民来说,其中意味,比骂人猪狗更恶毒,大概与指控对方母亲偷汉等同。双方气血方刚的年轻人,就曾为此械斗过数次,把秦长安和虞景,搞得焦头烂额。

    当然,在筑基大典这种场合,这些凡人不敢表现出分毫对立,俱都恭恭敬敬,礼毕退去。

    随后致礼的是门中弟子,上次登仙,楚秦门再添一男,出于本地刀氏。

    众弟子礼毕,齐休让秦思过,赵瑶,齐妆,秦唯喻,莫剑心这五位练气八层弟子上前,说道:“你们几个这些年我看下来,都是不错的,但进入练气后期,特别是成家之后,似乎都有松懈,这样不行。”

    说了些训诫的话,让他们以楚无影为楷模,最后宣布:“你们五个,谁能第一个突破练气第三槛,进入练气九层,我便提其为内门弟子,好好把握吧。”

    五人被齐休软硬兼施,各自暗暗警醒,回去加倍努力不提。

    随后便是散修赴会,眼下各处刚趋稳定,散修独自还不敢深入远行,来的人极少,不过既然敢来,都是些有本事,而且有意无意,想和楚秦攀上关系的那种。

    沈良狐假虎威,人模人样地立在楚无影身后,为他一一介绍来人,楚无影木偶一般,点个头就算见过,连半点笑容都欠奉。

    毛茂林,罗小小,沈昌三个负责搜集情报的人,则聚在齐休身边,遥遥指点。

    “练气后期,罗汉犇,六十岁有了,罗家庶支出身,后来失了山门,便做了散修,依旧不与罗山坊中的罗家嫡支往来。”

    “练气后期,姓戚,三四十岁吧,独来独往,曾独战杀死过一名练气圆满修士。”

    “练气后期,姓乌,九十几岁了,运道不好,侍奉一家亡一家,被视为灾星,眼下无一家敢收。”

    “练气后期,高善言,年五十余,人如其名,能说会道,其他不知。”

    “还有……”

    ……

    三人拣认识的,逐一点明根脚,齐休挑中这四个,准备大典之后分别见一见,再决定是否接纳。

    练气修士进完,沈良将楚无影这个木偶领到山门之前,接待到来的各方筑基。

    齐休知道肉戏来了,眼下罗家旧地尘埃落定,各家势力基本稳定下来,后面的发展,需要自家悉心观察。

    罗山坊修士第一个进,来的是位筑基初期老年女修,女修各方礼毕,就招手让罗小小过去,分外亲切,专挑些家人亲属之间的话说。既然依旧是笼络为主,罗家暂时的矛头,就不会对准自家,齐休心里微微定了些。

    随后就是筑基中期,鲁家家主,曾碰了一鼻子灰回去的鲁平,他脸皮实在够厚,依旧说笑无碍,也是个人才。

    “鲁平身后,那位黑脸中年男人,是鲁平的侄子,叫做鲁阁,眼下在【博木城】中做散修,是挂影留名的中阶灵植修士,练气八层,他一贯看不上鲁平,两人关系并不很好。”

    沈昌介绍完,齐休暗暗留心,那个鲁阁和鲁平完全不同,看上去忠厚纯良,略有些木讷。想必先前沈良说的,也是这人。

    去年攻打山门另两位筑基初期修士也来了,他们俩和鲁平,算是楚秦山周边,唯一值得一提的势力。由于自身弱小,所以都抱成团,眼下见赶不走楚秦门,转而讨好拉拢,算是这乱世生存之道,不能光以人品论之。

    齐休和他们三家在这次大典之后,会口头立个约定,日后四家抱成团,守望相助,排除周边新晋势力。楚秦山尽够楚秦门用了,不如保存这三家小势力在旁,省得来只过江猛龙,更不好处理。

    又来了些稍远的势力,不值一提。等到最后一位,齐休不自觉眯起了眼,空曲山奈文雪,山门和名号之前从未听说过。但这个奈文雪,见楚秦门将罗家排在第一,主动要求将自己排在最后,别苗头的心思,昭然若揭。

    一袭白衣的奈文雪,看上去不到三十,长相虽然极艳美,但举手投足间,又有种饱经世事的超然气质。大大方方礼毕之后,立刻四处和各家修士认识,长袖善舞,谈笑风生,独独对罗家女修不闻不问,两女目光交闪,空气中多了丝挑战的意味。

    齐休见状,将身体微微后仰,身后的沈昌会意,凑到耳边介绍道:“空曲山奈文氏,大战之后远迁而来的大家族,一门六位筑基,和罗山坊中七位筑基的实力相差仿佛。”

    毛茂林补充道:“不过,罗家不能纯以七位筑基论,战后罗家修士虽然大多数身死,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仍有零星散落。罗家嫡支现在又极力修补与诸庶的关系,四处联络招揽罗姓修士,而且毕竟各家领民中的罗家人口,依旧不少。”

    把目光转向罗小小身上,罗家女修贵为筑基,正在亲热地挽着她一个练气底层修士的手,说笑闲聊,“这就是罗家想重夺旧地控制权的手段之一么?姿态不可谓不低……”齐休心里想到。

    场中舞乐渐起,这次夺得山门之后,有许多被区豹手下那群畜生玷污的女子,不愿下山,齐休便统统收留,让阚大和阚芹调教妥当,眼下已有些知规矩,懂礼乐了。

    楚无影对齐休说的话,可能比他一辈子对其他人说得都多,有这么个阴郁的闷葫芦主人在,筑基大典自然是索然无味。他甚至拒绝了随后的论道会,礼毕之后,就起身走人,奈文雪还想凑上前对他说什么,他只略一点头,人便消失在了阴影之中。

    奈文雪似乎很少吃这种闭门羹,微露怒色,转身回席。那罗家女修见状,反而主动出言,揶揄几句。奈文雪冷冷一笑,几句闲言,尽挑罗家被魏玄玩弄于鼓掌的黑历史说,终于占了上风,满意住口。

    楚无影离席,场中便冷了下来,齐休早有准备,安排明云翳上去,把什么仁者爱人,体恤生灵之类的道理大讲一通,生生把论道会搞成了劝善布道会。而自己则退入后堂,将那四位自己挑中,也有意加入楚秦门的散修,一一招来见过。

    最后独留下九十多岁的乌姓修士,延揽入了门。

    看着乌老头乐颠颠跟在齐妆身后,去取门中发放给弟子个人物品的背影,沈昌急问何故,齐休回道:“罗汉犇对罗家嫡支怨气太重,戚姓修士忠心有疑,高善言夸夸其谈之辈。只有这乌老头,有几分本事,也愿意安心呆在门中。”

    沈昌露出无奈的表情,“他当然能安心,有人愿意收他,就要烧高香了……”

    齐休一笑:“不要相信什么灾星之类的闲话,那个鲁阁,你想想办法,安排他与我单独见一面。”

    ……

    乌老头名叫乌道本,加入楚秦门时,已足足九十三岁,眼下还孑然一身,四处碰壁。

    他这一生,算是见尽了人间冷暖,自然心思通透。跟在走路将手帕一甩一甩的齐妆身后,一边小心奉承,一边探问新主家的消息。

    齐妆虽然最好说些闲言八卦,家长里短,但她并不傻,这些年修为突飞猛进,心里也渐渐清明。哪会搭理一个刚入门的糟老头子,只言片语带过,将他带到魏敏娘身前,敏娘开了大库,取出东西,齐妆便转交过来。

    一把一阶中品【青玉剑】,两件一阶中品【清洁】【风罩】【温阳】三属性赤红道袍,一个小储物袋,一百张【清洁术】等低阶常用符篆,十瓶【疗伤】【回气】【回血】之类的常用丹药,还有许多日常用品。

    乌道本抱着分到手的一大堆物事,暗暗咂舌,心说这家宗门好大的手笔。齐妆又将他带到二阶上品灵地中的围屋,打开一间静室,带了进去。

    “这间静室便是归你所有,令牌你拿着,日后可用来自由出入。”

    齐妆说完,转身要走,乌道本连忙把她叫住,嘴努努怀中物事,问道:“这些物事,都归我个人所有?”

    “啊那不然咧?”

    齐妆笑道,心说这老头怎么这么没见识,“不光这个,你作为外门弟子,年年还有笔灵石俸禄拿。门中各种任务,只要完成,都会有相应的贡献点,凭这贡献点,你是换灵石也好,还是换藏经阁中的经文道法也好,都随你。”

    “这我自然知道……”

    乌道本听出对方轻视的意思,便住了口,将齐妆送出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