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一百八十三章 楚无影筑基
    二阶中品【烈炎草】,种下一年之后,已经长到半尺来高,而且由抽芽时的绿色,整株开始转变成淡淡的红色。

    这种火属性灵草有很强的侵略性,大部分品种的灵草,都无法在它旁边生存,楚秦门索性将二阶灵地,全部种植这种灵草。漆黑的夜里,它还会发出淡红色的微光,随风轻摆,如血海浮动,算是楚秦新景。

    齐休静静坐在藏经阁顶,看着红波流淌,心中分外复杂。

    之前刚把楚无影送走,他筑基机缘已到,和其他所有人一样,独自踏上了追寻之途。

    对这个亲传弟子,老实说,齐休无法说清楚自己对他的感情,是对他的愧疚多一点呢?还是喜爱多一点?

    甚至是,惧怕……

    楚无影长大后,越来越像楚夺在某些时候的状态,阴冷……沉鹫。甚至楚夺比他还好些,楚夺有时候会变得很好说话,甚至……很爱开玩笑,虽然楚夺开的玩笑,大多数时候齐休都不喜欢。

    楚夺都比他更像个活生生的人,楚无影就如同他的本命一般,永远是个影子,时刻站在阴影里,不知何时会出现在别人面前,也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哎!”

    齐休重重叹了一口气,一门一派,走下去的路途无穷无尽,刚在这里安定下来,又有新的风暴或危险,堆积在面前。这时候门中如果新增一个筑基,正是时候啊!

    白天的时候,【罗山坊】的罗家嫡支修士突然造访,虽然表面上是来看罗小小这个亲戚的,但想也知道,不过是借口罢了。

    罗家修士的真正意思,还是想重新统领罗家旧地,来探探各家的口风。虽然以他家现在的实力,用武力是肯定没戏,但正因为如此,罗家会变得更谨慎,更讲谋略,也更危险。

    齐休知道,在整个罗家旧地,一个属于阴谋家的舞台,已经搭建完毕,随后而来的分化,瓦解,笼络,立威,孤立等等等等,可以说,好戏开锣了。

    而要应付这一切,楚秦诸人就失之幼稚了,齐休虽然自觉不弱,但自家知自家事,自己太被动了,不够……怎么说,不够侵略,不够嗜血……

    而眼下的情形,别人不怕你,你就会被排除在阴谋之外,这,非常危险。

    “似乎门中急缺一位谋主……”

    齐休想到,“唔,对了,还缺一位灵植修士……”

    从【博木城】聘来的向姓灵植修士,拒绝了齐休的挽留,过段时间就要离开,眼下什么阴谋,谋主的放一边,第一要务,就是再找一位灵植修士。

    其实现在的情形,楚秦门作为周边最强宗门,是的,那次驱赶走一群乌合之众后,周边最强,这个帽子,已经被附近修士戴在了楚秦头上。

    所谓最强宗门,一个是最强,另一个是宗门。

    在宗法制下,有宗门的名号,代表着可以随意招揽修士,这在山都和罗氏旧地这两块地方,随着许多宗门断绝,后继势力大多是散修或者修真家族的情况下,反衬得珍稀了。

    对那些有意找个主家的散修来说,加入一个宗门,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其实从落脚到现在的一年间,楚秦山,已有许多散修来访过了。

    有像沈良一样,毫无人格,来找靠山,抱粗腿的。

    有卖弄本事,所求不小的。

    最多的是来探探口风,耍矜持的。

    还有故意找茬,想玩出不打不相识的。

    齐休的【见人性】天赋,把他们看得一清二楚,于是,到现在除了沈良,没一个人进得了门……

    “自家这个天赋,也有不好的地方啊!”

    齐休心里暗暗苦笑,是人就有缺点,是人就有秘密,看得太清楚,有时候还真不是件好事。

    “掌门师叔,可是有什么难处?有什么小的,哦不,弟子可以为您分忧的?”

    沈良从迷阵的阴影里窜了出来,恬着脸,讨好道。

    齐休早感应到他了,躲在那里鬼鬼祟祟地观察着自己,许是观察到自家的脸色不很开心,就跳出来献媚来了。

    这一年沈良经常这么干,他现在只能算半个楚秦弟子,就连俸禄,都比相同修为的罗小小等人少一半,更别提沈昌这种独当一面的奉行了。

    齐休也只故作不知,时刻有这么个佞臣关心,奉承,的确是件舒心的事。反正对方所有小心思,逃不过自家本命天赋的五指山去。

    “老向快走了,你能找个靠得住的灵植修士来么?”

    齐休乐得和他闲扯几句,调剂心情。

    “这个……”沈良犯了愁,能够侍弄【烈炎草】的,起码要练气后期,积年的灵植修士,他可不认识半个。“我不认识,但是我知道有人认识。”

    “哦?谁?”齐休问道。

    沈良露出少见的尴尬的表情,“就是……我之前的主家,鲁家的鲁平,他认识。”

    齐休一翻白眼,这有什么用,鲁平的熟人,自己也不敢用啊。而且鲁平自从上次被打跑之后,后来又屁颠颠地跑来赔礼道歉,毫无节操可言,好歹还是个筑基中期修士呢,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和沈良倒是一个性子。

    挥手将一脸沮丧的沈良打发走,刚想去玥儿的精舍里玩会儿,寒泉那边忽然爆出一阵青光,似乎是有二阶剑炼成,却又不像是【月影玄冰剑】炼成的景象,连忙去看,莫剑心正拿着一柄青色长剑发呆,似乎并不高兴。

    “怎么了?”

    第一次看到莫剑心炼剑有成是这种表情,齐休问道。

    “呃……我也说不好,我炼制【青玉剑】时,加入了一点【青玉灵树】做材料,结果这柄剑过了一年才水炼完成,您看。”

    莫剑心将手中剑递过来,齐休接过,【察宝光】笼罩下去。

    二阶下品【青木玉灵剑】,中下,自疗。各个属性十分平庸,几乎比一些一阶上品剑还差。

    但是这个自疗,就很难讲了,若是上好飞剑,自疗可以缓缓恢复飞剑的损伤,算是个不错的属性。但放到属性这么差,还要炼上一年的【青木玉灵剑】上,根本毫无用处啊。

    “呃……以后,还是老老实实用【青玉】当材料好了,炼剑配方乱换,的确是容易产生这种尴尬的情况,是我思虑不周了。”

    这主意是齐休出的,只得对莫剑心表示歉意,毕竟一年的时间浪费在这柄破剑上面,的确不值。

    安慰完莫剑心,齐休代门中收了这柄剑,每炼一把剑,按照价值,门中要付给莫剑心一定比例的灵石费用,这小子,现下只怕比齐休这个掌门还富有。

    告别莫剑心,将剑丢给敏娘收入大库,想着以后有机会,送给楚夺,这剑好歹比【青玉剑】要好些,他家那个单【青玉】本命的楚青玉,以后或许能用上。

    不过眼下从楚秦山到黑河沼泽以北,天高地远,两边一年都很难来往一次。

    “要是有条二阶兽船就好了……”

    齐休马上打消这个念头,二阶兽船不仅十分贵重,还是重要的战略物资,自家即便真的拥有,也只会招祸。

    胡思乱想一通,结果一事无成,就这么浑浑噩噩过了三个多月,向姓灵植修士走后,只得再去博木城,聘请了一位灵植修士先顶着。

    楚无影终于回来了,而且是以筑基修士之身,他不光筑了基,而且诡代本命【幽影万幻刀】,筑基功法【幽影幻道书】,同参之物【幽暗影刀】全都一次搞定,比齐休的运气不知强到哪里去了。

    这家伙筑基机缘竟然在天引山,那里大战之后,山头灵地尽毁,战场原址也被各路想发横财的修士挖地三尺,搜刮干净。

    他按照筑基机缘的指引,毫无阻碍地找到一具深埋地下的魏家修士遗骨,得了这套传承,随后直接在天引山这毫无防护,灵气混乱之地筑基成功。

    楚无影一五一十说完,齐休只叹他胆子够大,福缘够深。

    说起来,他得到的二阶上品【幽暗影刀】,就是当年黄韶能招来围攻仙林藏经阁时,那名筑基修士所有,和楚秦早有缘分,只是后来落入魏家手中。谁知道多年以后,成全了楚无影呢!

    楚无影既然筑基,齐休和他也没了师徒名分,而且两人修行之路从此分道扬镳,谁也教不了谁了。

    还有楚无影是内门弟子出身,按照当年白晓生定下的规矩,筑基之后,自动升为门中长老。

    不过以他的性格,估计这长老之位,也只是个摆设。

    齐休马上招来毛茂林,沈昌等人,开始预备楚无影的筑基大典,同时还是门中长老的即位大典。不过眼下各处凋零,恐怕没法办得和齐休那次一般热闹。

    “二十四岁的筑基修士,啧啧,在老朽的记忆里,算得上是有数的天才了。”

    明云翳摸着长须,又是惊叹,又是羡慕的说道。

    “是啊,我二十四岁,在干嘛呢?”

    一群中老年人,本来商量筑基大典的事,聊着聊着就泛起酸来,楚无影这种顺遂的大道之路,他们也只能在梦里想想了。

    “你们说,门中下一位是谁呢?”沈昌问道。

    众人对视无语,眼下门中,许多弟子都锁在了练气八层,练气第三槛之难过,看毛茂林,明云翳还有去世的余德诺就知道了,要么不过,要么就可能直到白头,还是个练气后期修士。

    “齐妆?展仇?秦思过?赵瑶?还是秦唯喻?”

    齐休陷入了沉吟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