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开启新篇章
    飞梭一路西归,正当天引山消失在视线之外时,冲天巨响,混杂着恐怖的灵力风暴,在那里嘶吼,肆掠开来。

    沈昌和空问和尚突然冲上来,抱住齐休,一人一边,在他脸颊上亲了数口,语无伦次地哭笑道:“齐掌门,好掌门,谢谢,谢谢……”

    能从如此大战中逃离,弟子们又是欣喜,又是后怕,纷纷围在齐休身边,赞颂掌门的手段,智慧,马屁不绝。齐休一概受了,只拿眼睛看着魏敏娘,她毕竟是魏家人,这次自家丢下魏家逃跑,怕她心里不好受。

    敏娘自然能明白齐休的心事,也走上前,翻着白眼将沈昌和空问从齐休身边赶走,自己依在齐休怀中,轻轻说道:“我嫁给了你,就一辈子跟定你了。”

    “好老婆。”齐休满意地搂着爱妻,心中想道。

    楚慎将众人送回仙林,等到楚家的三阶飞梭来接,便当先离去,齐休一边指挥弟子们搬运物事,一边调度移民事务。

    “左山秦氏,赵家,邝氏,冯氏,这几家都决定留在仙林,不跟我们走。”

    虞景神色尴尬,向齐休报告道。左山秦氏乃楚秦门开山老祖秦烈儿嫡支,人口一千余,是楚秦领民中,仅次于右山秦氏的大家族。自从秦思赵死后,失了门中仙师的靠山,秦继为此又自杀身亡,他家素来遭齐休和张世石等人的猜忌打压,凡人领主之位也被右山秦氏拿走,终于离心离德,不愿跟楚秦门过了。

    赵家是秦继妻子的妻族,赵良德的亲族,和左山秦氏同气连枝,一样要留下。

    邝氏,冯氏都是散修之乱后,并入仙林的大族,总人口也有近千人,都没有仙师在门中,走的意愿不强烈。

    “我虽能做毛家的主,但族中是有不少人是在灵药山,和灵矿井采药做工的,这些人都不愿走,我也不好强迫。其他务农的约五百人,愿意随我远迁。”

    毛茂林这么一说,毛家又有几百人要留下,这么着,齐休能带走的只有剩下的五千人不到。

    “我说了,随各家意愿,你们去安排吧,愿走的走,不愿走的也不要勉强。”

    齐休调度停当,一位楚家修士便将他带到飞梭之中,【乙木御风梭】,就是这条飞梭将楚秦门十人带离齐云,眼下又是它,要将楚秦满门上下,带离仙林。

    齐休止住心中的唏嘘,在飞梭内一间大殿里,见到了楚夺。

    楚夺手中把玩着一个小小的三色玉石,见齐休来,挥手屏退他人,说道:“这个【幻命三灵玉】,乃是我高价买来,卖的人说佩戴此物者,可以隔绝一切探查,伪装成三灵根的杂牌修士……”

    “可是,我家青玉戴着,只在你面前露了一面,便被你看穿了真正的根脚,真是快把我气死。”

    楚夺说着,手轻轻一捏,那块不凡宝物便化作一团烟雾,无影无踪了,“我把卖我这物事的人找出来,抽魂夺魄,让他受尽痛苦,慢慢折磨至死……”

    楚夺这话说完,殿中顿时气温骤降,寒气透骨,齐休天赋无法阻挡这种元素之力,差点被冻僵了,牙关直打颤,又不知楚夺是何意思,不敢贸然答话。

    “哈哈哈。”

    楚夺忽然又神经病似的大笑起来,冰封世界,随着他的笑声逐渐消融,“不过,你送的那些物事,对我家青玉的【青玉】本命着实有用,所以这次救你满门上下于水火之中,你再告诉我为何能窥见青玉真正的本命,我们就算是扯平了,可好?”

    齐休当日在楚夺殿中,看见他十分宠爱一个小男孩,神色不似作伪,便暗暗留了心,用【见人性】天赋对那小孩探查一番,竟然发现他是【青玉】单本命,而自家在青溪山上抢来的那一套传承,应该正好合他用。所以这次就以之为代价,求楚夺出手,强压魏家,从天引山外,捞回了楚秦满门。

    “是。”

    楚夺喜怒无常,又十分毒辣,虽然一直对自家不错,而且回报算是公平,但齐休可不敢蹬鼻子上脸,连忙将【见人性】天赋的功能,老老实实地告知楚夺,这可是他第一次,对别人提起自家的本命天赋。

    “这么说,我倒是冤枉了卖我这玉石的人了……”

    楚夺听完,脸色一时十分难看,那【幻命三灵玉】刚刚被自家捏碎了,卖家也被自己杀了,当真冤枉得紧。殿中气温再次下降,显是心情又不好了。

    “呃……”

    齐休只有无言以对,‘杀人杀得太快,终不是件好事。’这话也只能在心里暗暗吐槽了。

    “这趟我虽然帮了你,但是你怯战而逃,总归不是什么好名声,你今日能丢下魏家,哪知道你他日,会不会丢下我楚家呢?”

    楚夺生了会闷气,又冷冷看向齐休,一字一句地问道。

    齐休这些年交往下来,也快把楚夺脾气摸透了,他可是能为了楚家,去白山做偷婴儿的贼的人,他可是愿意为了楚家,自戕保全家族的人。一旦被它疑心,自己的日子可好不了,连忙【明己心】运转,答道:“魏家这次底牌出尽,一翻两瞪眼,没啥好说的。我终归是记得您叫我监视他家的任务,此战之后,魏家就算能胜,也应该不能入咱楚家的眼了。”

    “嗯。”

    楚夺沉吟许久,终于认同了齐休的话,挥挥手,放他自去,最后说道:“我南楚虽地多人少,但你楚秦表面上对于楚家是无功之辈,所以这次只能给你个地方,借住些时日,以后的路,还是要你自己去趟。”

    “小子省得。”

    齐休躬身一礼,告退出门,把人员都迁进飞梭之中,便随着一路往东北方飞去,迁移领民,花了六、七日功夫,直到越过死亡沼泽时,还能看见天引山方向的冲天火光。

    楚夺这次做主,将楚秦门迁移的目的地,说来好笑,就是楚佑闵,楚佑光先后占据,紧挨黑河的【九三坊】周边。自从黑河坊大兴之后,【九三坊】就彻底没落了,现下驻守的,不过是个练气中期的楚家修士,楚夺升为金丹后期之后,隐隐在楚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点小事,做起来是毫不费力。

    那驻守的楚家修士被换到南楚城中一个肥缺,乐得卷铺盖走人,毫不留恋。

    “十几年辛苦,一朝成空,我这一步棋,要是走错了,你们别怪我……”

    齐休负手看着虞景,毛茂林等人安排移民下船搬迁,对身边的弟子们说道。

    “战争之事,死生存亡,莫可预测,我们怎会怪掌门您。我估计隔不久,黑河坊市里就有南边的消息了。”

    白慕菡话还没说完,莫剑心就从黑河峰赶来,连见礼都顾不上,直接禀道:“确切消息,天引山大战,魏家输了!”

    “咚!”得知这个消息,魏敏娘支持不住,一头栽倒,齐休急忙上前救治,还好只是气迷了心,将她送进房内,稍事休息,应无大碍。

    “魏玄,魏元,绿袍老人,魏永,魏皋等人尽皆身死,霍虎被擒,只有一位叫魏狂的族老,带着百余残部逃回了山都山!我……我爷爷他……也没见消息,多半是……。”

    莫剑心哭着说完,众人面面相觑,这魏家败得也太快,太惨了。齐休耐心劝住他哭,问道:“怎会败得如此之惨!”

    “都很惨,器符盟方面,战死四位金丹,筑基练气,死伤无算。现在只剩下蒯通和一名叫做祁无霜的金丹女修重伤存活。”

    “此战之后,山都,器符盟,乃至罗家境内,万里不见修士踪影,许多山门空无一人,现在黑河坊的那些白山散修,正商量着去那里抢夺山门,寻一处立身之基呢!”

    听完莫剑心这话,众人又是大哗,毛茂林一拍脑门,喊道:“既然如此!我们杀个回马枪,不是正好么!”

    白慕菡皱皱眉,说道:“岂会如此简单……”

    齐休也说,“等等再看吧,眼下这么大的风暴刚过,我们回去太快,难免被扫到尾巴,再议,再议吧……”

    这一再议,楚秦门就得认真打算在【九三坊】安心过日子的事了。楚家地多人少,所以家中许多土地还是原始森林,没有开发,熟地并不多,将各个家族安排下去,正好够用,若是人口再增,就得烧林开荒了。

    因为左山秦氏不愿意跟从,仙林秦氏在散修之乱中受害又最重,门里第一次,秦姓人口落在了一半以下,倒是一件好事情。

    诸事草草定下,齐休便带着众人,到黑河峰,操办起众位战死弟子的丧事。

    这次战死的,除了秦思赵,其他人都是杂灵根低阶弟子,一来年纪小,二来都没啥争斗经验,李探年纪大些,但这年都是专心御兽,所以一到战时,就都慌了手脚,不知自保之道。

    但是这些杂灵根的外门弟子,又是门派的根基,赵瑶,秦唯喻也是杂灵根,这些年,都到了练气六层,等到了练气八层,练气后期修士,也算是出头了。

    这次丧事没有请外人,只有桢阳刘家来了人,如今他们吞并了桢林门,又强迫桢林门的遗族将宗门名号让渡给自己,现在改叫桢林门了,派刘易过来,假惺惺地哭了一场。

    当年夺【兵站坊】,他们见桢林门死了一位筑基,立刻踢开盟友,独占坊市。齐休以黑河坊中自家两处永久产业为代价,买他们出手,他们回头就贪掉了该分给楚秦门的战利。虽然当时没他们不能成事,但以后,齐休是不想再和他家多来往了。

    将余德诺和他们葬下,楚秦门好好的哭了一场,终于收拾心情,揭开自家全新的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