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结丹和结盟
    趁着清晨时候,热气还未升腾,楚秦门大大小小穿得五颜六色,缓缓步行回转山门,只有李探御着【风蜥鹤】,载上玥儿阚芹等几个凡俗家人,在天上跟随。

    这是空问和尚的主意,说修士虽然有灵气,法袍,阵法等等物事护体,但是也不能完全压制天性,隔绝自然,所以这次出来游玩,大家都不用任何功法物事护体,穿起爱穿的衣物饰品,过起了完全和凡人一样的生活。

    齐休也抛却了筑基修士的架子,和他们边聊边走,沈昌,李探,余赏这些年到处在外做人情,跑经济,早已没了当年的老实木讷,更别提还有两位老人精余德诺和毛茂林在,一行人说说笑笑,洒下欢声一路。

    清凉瀑位于仙林领地一只触角的脚尖上,风餐露宿足足走了两天,在漫天晚霞的伴随中,终于远远看到了仙林山门。

    过门却不急着入,转到后面,在一处背山面水的所在停步,这里整整齐齐地立着上千座新坟,前人拜祭时留下的纸钱,魂幡等物随着夏日微风飘飞摇摆,伴着红云夕照,令人分外眷怀悲怆。

    齐休亲扶秦思过的肩头,带着众人无声祭拜一番,和这些无辜亡魂依依作别,各自翻开自己新的人生。

    山门中早已修葺一新,全新的布局,全新的殿阁,全新的草堂,不过灵地散发出淡淡的黑河臭味,还不能使用,如一块黑色的疮疤,颇煞风景。小展仇这游戏中体会的一招,日后要是用在别家灵地身上,能生生把人恶心死。

    齐休将敏娘母女和阚芹送到灵地外的精舍,这也是全新的,绕过照壁,院子里有池人工开出来的潭水,清可见底,下方有小法阵可随时开启,将之变成一泉热汤。旁边矗立着座精致红楼,是玥儿和阚芹的住处,也是几人大被同眠,胡天胡地的场所。

    齐休拥着三美,在红楼之上凭栏远眺,一边看景,一边聊着家常,眼见天色渐黑,三美便开始蠢蠢欲动,挑逗求欢,正被撩拨起劲,齐休心中一动,只好将三人稍作安顿,整整衣裳,飞出院门。

    门外齐妆正迈着碎步,急匆匆地走来,迎上去,“何事找我?”齐休问道。

    “咯咯。”

    齐妆未语先笑,将手中花帕一甩,看得齐休直皱眉,这个干女儿如今已练气二层,却怎也改不掉一些做仆役时的习惯。

    “我是来求您给做个媒人……”

    平常风火干练的齐妆此时却显出不寻常的小女儿态,“我看上唯喻了,求您给说合说合呗。”

    “唯喻?”

    齐休奇道:“我还以为你看上剑心了呢,你不是和他亲近么?”

    “哎呀,又不是那种亲近,这过日子,还是挑唯喻这种实诚的好摆弄……啊不是,好生活。”

    “我以前呀,就是没得自主,嫁给个小心小眼的,老受罪了,隔壁老王,平常闷头葫芦一样的人,对他老婆却是一心一意地讨好,那晚上,床吱呀呀的响,哪像我家原来那口子……”

    “我寻思着吧,再找,就得找老王……啊不,唯喻那样的实诚汉子……”

    齐妆是个碎嘴,又说得粗鄙,但齐休还是把意思弄明白了,想想唯喻也不小了,要照他那呆样,根本想不到找老婆的事,黑河秦家的人又不敢过问自家仙师的大事,最后总归还得自己帮拿主意。齐妆精明干练,又是单本命资质,嫁人的话,不如肉烂在自家锅里,嫁给唯喻……性格还能互补,真是个不错的选择。

    打定主意,回道:“行!我去和唯喻说。”

    齐妆得了准信,乐呵呵地走了,齐休刚想找唯喻去说这事,立下汗马功劳的【混元重土大阵】忽然不稳,灵力护罩时暗时明。哪还不知道要出大事,连忙飞上大殿屋顶,远远看去,从山都山方向一阵阵灵力波动,由远及近如层层巨浪奔涌,凡经过处,树木倒伏,生灵颤抖,淡淡的威压随后而至,令齐休这筑基修士心中憋闷不已,更别提门中其他练气修士,更是不堪,灵力都无法使用了。

    “天地异象!”

    山都山上方天空中升起道巨大的灵力气旋,里面还有个白色虚影,看不清是什么物事,不住咆哮嘶吼,将天地间的灵气都吸取过去,眼看护山大阵快黯淡湮灭,齐休也顾不得探究原因,连忙冲进藏经阁,流水般导入灵石灵力,才堪堪稳住。

    “结丹,这是结丹!”

    余德诺在里面被压制得趴伏在地上,一边奋力抵抗,一边喘气道:“魏家有人结丹!”

    空问和尚也冲了进来,不知为何,他是练气弟子里面最不受天地异象影响的,大声嚷道:“不光是结丹,这天地异象有些不对!”

    齐休问他如何不对,他又说不上来,只坐在地上,不停喃喃:“不对就是不对……”

    恐怖的天地异象持续了三天三夜,齐休终于没能抗住,只好将弟子们都救到藏经阁中,靠小法阵保护起来,那二阶下品的【混元重土大阵】,生生被吸干了灵力,连阵法中枢一道,都化成了飞灰。还好一切对凡人动物除了威压之外,没甚影响,不然不知要死多少生灵。

    “魏家来人了,说是家中一位修士和伴兽双双结丹成功,马上让您去金丹大典观礼!”

    沈昌刚出门打探,又马上匆匆跑回来,身后跟着一位魏家筑基修士,齐休忙迎上去,空问和尚也巴巴得跟着,口中喋喋不休道:“竟然是伴兽,同时结丹……好强……”,空问自己也是走的伴兽的路子,事关自家大道,早没了高僧的淡定模样,不过他连筑基都不是,也不知道操那么远的心干嘛。

    魏家修士自然一脸喜色,把参加金丹大典的规矩略说了说,就又往下一家报信去了。

    魏家给了楚秦门五人观礼的名额,齐休带上沈昌,余德诺,毛茂林,魏敏娘四人刚准备出发,空问和尚立马凑上来,像小儿撒赖一般,说是一定要去,无法,毛茂林只好将名额让给了他。

    李探将五人送到,山都山已是张灯结彩,一派喜气,自从魏同攻下这山都山后,三次天引山大战,魏家都是惨胜,此处已许久没这么热闹了。

    魏家这次结丹的修士,单名一个元字,出身御兽门魏同一系,也是七名族老其中之一,但齐休等人竟然从未见过,可见其之低调。

    魏家不知如何,把金丹大典办得十分仓促,连远方各家来贺的修士都不等,繁琐的礼节做完,魏元便开坛论道,讲述自家修行的领悟和结丹的体会,把空问和尚听得是如痴如狂,甚至魏元要走,他还想上前请教,自然是被魏家人给拦下。

    礼毕,魏敏明找到齐休,说道:“老祖召各家掌门觐见,其他人等先回。”

    齐休不敢怠慢,连忙遣回敏娘等人,那空问和失心疯了一样,还不想走,齐休再不能由他了,命余德诺和沈昌连拉带拽,才把他弄上李探的兽船。

    进入议事大殿,自家的位置被排在外姓宗门的后段。魏玄高坐其上,下首便是新晋金丹魏元,他怀中抱着一只纯白的灵兽,似猫似虎,比豹子小,比猫又大些,闭目静听,不发一言。

    等人到齐,魏玄便说起了正事,魏家突逢大喜,他的语调也是难得的欢快了起来。

    先说了些门中多了两个金丹,未来前景如何如何的场面话,然后话锋一转,问道:“你们可知南边罗家现在的情形?”

    魏永出言答道:“自然知道,听说罗凤早已陨落,现下罗家子弟各自为政,又有诸多外姓宗门趁机割据,昔日南方大族,已然分裂成数十个大小势力,互相征伐不休了。”

    “嗯。”

    魏玄点点头,又问道:“你们可知三家合议之事?”

    这种事哪有人不知道的,不过还是魏永和他一唱一和,说相声般的答道:“我们与器符盟,罗家议和,三家不得互相攻伐,不过眼下……”

    “对!”

    魏玄不等魏永说完,站起身来,走到议事大殿中心,手中摸出一张高阶契约皮卷,略作展示,“眼下罗家分裂,又被外姓宗门侵占地方,在我的主持下,诸罗宣布相互停战,又和我补签了合议,魏罗两家不但休兵,日后还将结盟!”

    魏罗结盟!堂中诸家掌门面面相觑,甚至魏家自己人都一脸震惊,可见魏玄这事的保密程度。魏罗正式结盟,日后不但魏家免除了南方边患,而且……

    “而且,我与罗家商定,共同扫清罗氏土地中的外姓宗门,平分所得!”

    魏玄这话一说,议事堂中立刻热闹起来,魏罗结盟,面对那些外姓宗门,根本是以大欺小,哪还有不胜的道理,到时候领地人口,灵山灵田,又是许多战利好得,众人一脸喜色,连声奉承魏玄好手段,好外交!只有穆荀,齐休等外姓掌门偷偷对视一眼,心生兔死狐悲之感。

    “嘿嘿!”

    魏玄难得的笑了两声,似乎对自己这步棋也十分得意,朗声宣道:“我宣布!兵发南方,即日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