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白晓生辞去
    兽船中的一间上房内,齐休站在床边,双手把住玥儿还没彻底成熟的美臀,在她身体内不停冲刺,眼前的大床之上,两具娇躯面对面相拥着叠在一起,玥儿的小脸埋在妈妈的腮边,口中发出难堪的欢吟之声,两人四颗肉球随着齐休的挺动,不停碰撞摩擦,敏娘一边将女儿的耳垂含在嘴里吸允,一边用自家的勾魂凤目定定看着齐休,露出饥渴,迷醉的神色。

    终于等玥儿挨了百来抽,丢了身子,敏娘手不自觉地抓向小齐休,将它从女儿身体里狠心夺走,塞入自家湿漉漉的霾草深处,嘴里发出一声满足的长叹,随后便更放浪地高声叫唤起来……

    魏家的山都到连水航线,用的是二阶兽船,速度比器符盟的三阶飞梭慢不说,路上还要落地歇息两次,旅行时间长了许多,不过齐休正乐得如此,和敏娘玥儿一直腻在房中,大被同眠,每天基本都在床上度过。

    三人一路玩到仙林,白慕菡看见已换了妇人发型,走路时扭动姿势都大不相同,顾盼之间艳光四射的玥儿,哪还猜不到发生了什么事,意味深长地瞪了齐休一眼,将他拦住,回起了正事。

    “父亲一定明年要走,我怎么劝也没有用,您看怎么办?”

    “这事之前是我和他约定好的,我怎么好反悔劝他,我看他最喜欢小展仇,多在这上面下功夫罢……”

    齐休听了白晓生的事,倒不想像慕菡那般,一味痴留,他能理解白晓生的心思,在这白山,他是个‘名人’,要么只有一辈子像在楚秦门中这些年那样,闭不见外人,要么就要有脸皮巨厚,唾面自干的觉悟。

    白晓生虽然脸皮真心不薄,但在黑河坊中示众的十年,给他带来了一生都难以面对的剧痛,既然洗不脱,远走高飞,未免不是一个回归正常人的办法。

    慕菡当局者迷,只知道不停催促,齐休被她逼得没办法,只好缓步走入藏经阁,找白晓生谈上一谈。

    “你来了?”

    藏经阁深处,白晓生站在一张巨大的红木书桌旁边,正一招一式地比划着,看见齐休来,停下动作,转身去取了一套精致的茶具,慢条斯理地泡起了灵茶。

    “慕菡找我说了,一定要走吗?你知道,我这肯定是巴不得你留下的……”齐休问道。

    “这件事,不用谈了,你说多了,我只会看不起你。”

    白晓生随手递过茶杯,神色怅然地说道:“真正心灵强大的人,也许会选择留下,但我不是,所以,我必须走……”

    齐休默然,白晓生又从桌上捡起一本没有封皮的书,丢到齐休手里,说道:“赵瑶曾经找到我,她根据古吉的半本【灵猴身法】,又开发出了一些新的路数,我看着很有意思,帮她略改了改,今天正好完本,估摸着能够上一阶下品,你给拿个主意,该取个什么新名字才好?”

    齐休自己就练过灵猴身法,打开细看,白晓生继续说道:“那个空问和尚,学贯三家,眼光见识也不凡,教导练气弟子,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把你楚秦这帮前程远大的孩子们交到他手上,我也放心。他虽并不长于因材施教,但论到沉下心来打基础,却比我强,听说他还会灵植驯兽,你可是赚大了。”

    齐休一边看书,一边回道:“他也只待十年多,终不是长久之计,而且来得蹊跷,我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

    “也是,你楚秦门缺什么,他就会什么,也太巧了点……听说你用人家十年,连俸禄都不付,只给他一只一阶猴子?”

    白晓生稍作沉吟,出口问道。

    “嘿嘿,那只猴子我是随便在齐南城鬼市中买的,当时不过花了十几枚二阶灵石,现在想想,【异瞳金丝猴】虽然不值钱,但当年这只猴子在擂台赛上双目一闪,斯温煜的防御护罩就生生湮灭,书本中可没说【异瞳金丝猴】有这个能力,估摸着这只是个变异品种,被我捡了个漏。”

    齐休合上书本,说道:“这本身法书比【灵猴身法】更简练使用,更利于争斗,而且丰富了近身的手段,的确很不错。既然是赵瑶增改古吉原著,我取他们名字谐音,遥亦可及之意,叫【遥及身法】如何?”

    “嗯,甚好,甚好!”

    白晓生抚掌大赞,取出张书本封皮,写了遥及身法四个字,将整本书细细装裱好,收进藏经阁中安放楚秦传承的书架中。自从抢了青溪山,流花宗又归还了部分楚秦传承,这个书架终于丰富起来,不过因为秦斯言带走了顶级传承,剩下的大都是中低阶货色,食之无味,弃之可惜,难怪流花宗那么痛快地归还了回来。

    和白晓生谈了许久,齐休终于告辞出来,看见白慕菡还等在门外面,冲她摇了摇头,便回转自家草堂。接下来一年,楚秦门过得平淡安详,虽然敏娘母女,有时还有阚芹,常陪齐休玩车**战,四人大战,但终究还是修行优先,而且筑基之后,一次打坐个三五日也是常事,床笫之欢反不及原先频繁。

    ……

    山都以北,死亡沼泽南岸,白晓生回头止住相送的白慕菡,展仇,白光义和齐休四人,忍着热泪,说道:“就送到这里吧,以后说不定还会有相见之日。”

    “父亲!”

    白慕菡已然哭得和个泪人一般,“你怎么这么绝情?!”

    白晓生不答话,扭过脸去,背对着众人摆摆手,终于狠下心来,御起【月影玄冰剑】,飘然远走。

    送走白晓生,齐休心里空荡荡的,不过眼下楚秦门有几件不大不小的事情要办,不容得他伤春悲秋了。

    第一件便是冰盏花的收获,一枚三阶灵石一朵的冰盏花,是楚秦门每七年一次的盛事,也是楚秦门除其他横财之外,最大的一笔稳定收入,冰盏花只开一晚,而且必须修士才能收获,门中老老小小,个个严阵以待,一到冰盏花开花之际,全都守在灵地之中,所幸灵地不大,门中人手又增加不少,收获下来,一共得了六十九朵,莫归农走后,灵地空缺了段时间的侍弄,少了一些,也是难以避免之事。

    第二件便是门内职务的调整,白晓生走后,空问和尚正式接任了客卿之位,还有传功奉行和灵植奉行,不过齐休一分俸禄也不给他,十余年辛苦,到最后只能带只猴子走人。

    白晓生的藏经阁奉行,齐休转给了余德诺,余老头子年岁渐大,再也不能老是到处跑了,这职位正好让他在家里养老,他的礼典奉行,由沈昌接任,沈昌的礼典执事,则转给了余赏,李探担任新增的御兽奉行,将黑河坊的所有职务撤销,只留一个黑河坊奉行,一个黑河坊执事之位,奉行自然是白慕菡的,而执事则由几个小的轮流去学习时担任。

    齐休再将自己的其他职务,尽数交出,仙林坳领地奉行之职,虞景升任,黑河领地奉行之职,由秦唯喻升任,大库奉行,魏敏娘接任,自己只剩个掌门还有秘库奉行的职务。魏敏娘的仙林坳山门庶务奉行,则由齐妆接任。

    赵瑶和秦思过虽然年纪也大了,但眼下都卡在练气第二槛,不宜分心,其他弟子年纪都小,暂不考虑。

    第三件事就是要预备明年的黑河坊擂台赛,门中弟子几乎都在练气六层以下,特别是秦唯喻,莫剑心,赵瑶,秦思过,张世石,魏敏娘,白慕菡七人统统卡在了练气第二槛之前,不能前进半步,堪称楚秦门心头的痛。齐休便决定再搞一场门中大比,决出参加黑河擂台的三位练气弟子。

    首先便是幼年组别的比斗,展仇没有敌手,全胜获得第一,得了把一阶中品的【青玉剑】,这也是莫剑心制成的第一柄【青玉剑】,此剑中正平和,比【幻月灵剑】速度略慢一点,但其他方面都是大胜,又适合自家道门功法,等莫剑心制得多了,齐休准备以后将【青玉剑】作为门中弟子的制式飞剑,人手一把,将他们手中的【幻月灵剑】全数替换。

    而正式的比斗虽然实力相近,但以魏敏娘为首的一帮人毫无斗志,打得乱七八糟笑料百出,令齐休看得大为皱眉。

    几个小的反而是全力以赴,特别是楚无影胜张世石一战,楚无影在自家【多影阁】里走进走出,虚实转换,令张世石这种重塔重盾,硬桥硬马的打法都击在了空处,只得无奈认输。最后,莫剑心的幻月天赋全克赵瑶近身缠斗,和秦思过在决赛中相遇。

    秦思过自从换到赵瑶在青溪山得到的那把一阶上品【缠丝剑】之后,再结合藏经阁中几本剑诀,终于脱离纯拼灵力斗法的窠臼,走出了自己的路子,御使飞剑不再单纯直冲直击,而是攻守随心,法度森然,隐隐有些大家风范了。

    莫剑心虽然灵根驳杂,但天赋非同小可,【明月高悬】使本心通明,【幻月盖体】使对方动作迟滞,【幻月灵剑】更是完全契合自家本命,和秦思过斗起来只见场中剑气纵横,两柄飞剑攻来守去,竟久久不曾交击,打出了极高的水平。秦思过一有危险,身后一只巨大白色蜘蛛虚影浮现,【缠丝剑】射出道道蛛丝,将莫剑心飞剑缠住,莫剑心也是同样,【幻月盖体】频出,令秦思过也是徒唤奈何。

    空问和尚边看边点头道:“此二人于剑法一道上,都有大大的前途,秦思过长于天赋配合剑技,而莫剑心则以天赋压人,本命飞剑更是契合度极高!”

    两人打了许久,终究修士之间的比斗,不光比天赋,修为,技艺,还要比本钱,莫剑心每炼成一器,交与门中使用和发卖,都有笔辛苦费入账,又拿着炼器奉行的收入,比只是个外门弟子的秦思过身家雄厚太多,见打下去没个了局,丢出几张符篆,瞬间结束战斗,夺得头名。

    http://www.qidian.com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