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天引宗之战
    张世石,莫归农,莫剑心,秦唯喻,明九,虞景,潘荣,沈昌,魏敏娘,加上齐休自己,正好又是十人,真如宿命一般。

    齐休肃容环顾,看着形貌各异的弟子们,高声说道:“多年前,我们楚秦随魏家进攻山都山,一战死了两位同门,损失不可谓不惨重,但是仙林坳的基业,也是那一战打下来的!你们如今家家吃的,用的,都可以说是那一战的战利品。这些年,我也看透了,在这白山,自己不去拼命争取,就没有天上掉下来的好事,最终只有一事无成。此番战端又启,我也不想说什么鼓动人心的空话,大家奋力拼杀,为我楚秦,为你们各家的后世子孙,拼出份未来就是了!”

    “是!楚秦万岁!楚秦必胜!”

    张世石带头高呼,将上次赵良德发下来的绛色楚秦大旗舞得虎虎生风,众位弟子也是齐声应和,声震云霄。如今他们从门里等不到一点补充,只有平时当差的俸禄,人人都有一大帮家族后辈要养,此次出征,个个都抱了发笔横财的心思,反而更有动力,不知不觉中,和白山修士的性格更像了。

    “好!出发!”

    齐休见人心可用,深感欣慰,率先登上魏家来接的兽船,另外九人随后鱼贯而上,兽船上的魏家修士看到十人整齐浓烈的赤袍,随风招展的旗帜,个个身上一股子锐气,心里不禁暗赞一声。

    “等等!”

    白慕菡从远方飞来,也跃到兽船之上,笑着说道:“如此大事,怎么不叫我?”

    魏敏娘上前挽住她的手,问道:“你怎么来了?小展仇怎么办?”

    除了岁月在眼角留下的淡淡鱼尾纹,一袭白衣的白慕菡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的无名小谷中,还是那般飒爽干练,回道:“我把他交给父亲带了,我和展元在黑河坊照顾了他十年,也让他帮我们带几天外孙,省得老是和老鼠一样缩在藏经阁,连阳光都不出来照照。”

    展元去世,白慕菡新寡,又有个遗腹子,本来没叫她,没想到她自己来了,齐休对她点点头:“你来啦。”

    “嗯。”

    白慕菡轻轻一福,“门中大事,我来出一份力,算是和展元两个人的。他生前一直对自己没去无名谷耿耿于怀,我……”

    说着说着,她不禁哽咽,魏敏娘在旁怜惜地看着,轻声抚慰。

    “来了也好,那这次还是老样子,你负责指挥调度,包括我,皆需听你号令行事。”

    齐休喉头一哽,想到展元,心情也黯淡下来,白慕菡镇定机变,是指挥战斗的好人才,自然还是负责此事。随着魏家的兽船飞速到达山都山,和大部队汇合,这次少了御兽门的助力,魏家出征的气势大不如前,只有二十来只各色二阶大兽船,魏同的那只二阶飞蛟打头,呼拥着向东方飞去。

    “这次的目标天引宗,乃是依附于器符盟的小宗门,只有四位筑基修士,和当年剿灭山都门一样,定是手到擒来,你们无需紧张。”

    眼看二十多只兽船将一处山门牢牢围住,楚秦门所在的兽船上,一位魏家筑基冷冷在众人脸上扫了一眼,将此战目标道出。果然和齐休所料不差,魏家杀鸡儆猴,挑中的就是自顾不暇的器符盟,天引宗还只是依附,并不是器符盟正式成员,这次只能算他们倒霉。

    “魏同!你好大的胆子,我器符盟的势力范围也敢擅自讨伐!”

    一名年老的金丹修士飞在空中,对着巨蛟高声叫骂,器符盟的几个金丹,都被广汇阁元婴老祖赶去白山深处,搜捕血影邪修去了,只有他一人看家,魏家正是觑准了空子,借此立威。

    魏玄也当先跃出,遥遥相对,气势不弱一分,回骂道:“天引宗自有取死之道,无关人等速速闪开,否则休怪刀枪无眼!你器符盟放纵手下,欺凌弱小,前次竟然污蔑我魏家,强行搜山,此一奇耻大辱,若是你今日一定要出这个头,我便和你做个了断!”

    “呸呸呸!前次要不是我们手软,哪会给你魏家活命的机会,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家诸位金丹远行是没错,但是他们不回来的吗?等到那时,有你们好看!你魏玄什么东西,一条逃到我白山的丧家之犬罢了,也敢狂充大气,犬吠震天!?”

    器符盟金丹怡然不惧,两家左右是揭破面皮,言辞上不落一丝下风。

    “哼哼!一群乱咬人的狗,来来来,我玉鹤来会会你!”

    巨蛟之上飞出来一人,道袍高冠,仙风凛然,不是那玉鹤是谁。

    “诶,你……”

    玉鹤一出现,器符盟金丹气势陡然一落,支支吾吾,甚至有些讨好的回道:“玉鹤道友,前次是我们搞错了,这错也认了,歉也道了,你何必还和魏家搅和在一起,与我们为难?”

    他这一前倨后恭,魏家二十几只兽船上的修士全都放声大笑,而天引宗山门里肃立守备的修士则脸色大变,纷纷心道不好。

    “哼!上次我不过是赴了次宴,你们就传我偷盗婴儿,这次索性帮魏家上一次阵,看你们又能编排出什么!你是打不打?不打就滚!”

    玉鹤不依不饶,他无缘无故挨上嫌疑,被传讯到这白山,憋了一肚子火,魏玄再一拱,顺水人情,索性出来给白山金丹一些颜色看看。

    “这个……”

    器符盟金丹四下里看看,打他肯定是不想和玉鹤打的,一来打不过,二来人家有元婴老祖笼罩,三来上次的事的确是这边理亏。只恨没有梯子下,愣在天空中,尴尬无比。

    “哼!这次我们魏家只问天引宗的罪,和你器符盟本就无关,道友何必要强出头,天引宗毕竟不是你器符盟一份子罢?我魏玄保证,这次之后,再不与你器符盟为难,请道友明辨是非,大家都在白山讨生活,低头不见抬头见,何必刀兵相向?”

    魏玄何等样人,立刻把握住局势,他只是想杀鸡儆猴,也没想着与器符盟硬拼,把话又说活了,顺手递一架梯子过去。

    “好吧!这次的事,我们器符盟不管了,也劝你们不要有下次!”

    器符盟金丹强撑着说了几句场面话,掉头灰溜溜地走了,天引宗山门内一大帮前来助战的修士眼看金丹老祖都跑了,全都紧跟着落荒而逃,魏家也不拦他们,只留下山门内面若死灰的天引宗修士,还有散落一地的旌旗阵鼓。

    “你们降是不降?降,首恶问罪,其余无怪。不降……”

    魏玄对着山门里做了个劈砍的手势,“格杀勿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