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楚秦门演武
    “这两人悟性不错,算是可堪造就之才。”

    魏敏娘坐在齐休身侧,和他讨论着场中比斗,这是低年龄组的最后一场,秦思过与赵瑶之战,两人之前都是全胜,此战将决定优胜的人选。两小如今都是练气一层,赵瑶认字较晚,灵根也驳杂些,所以灵力没有秦思过充足,目前正处于下风,不过小姑娘算是苦过来的,意志力犹为坚韧,还在苦苦支撑。

    “嗯……”

    齐休也笑着点头,门中的人才,他自然是不嫌多的。不过看着在场中左支右绌的赵瑶,眉头一皱,说道:“她已有十岁了,身量渐渐长开,怎么还是一副假小子的模样,你是楚秦的女主人,别光顾着打扮自己和玥儿,也该教她些女孩子该学的技巧了。”

    魏敏娘被他说得脸一红,刚想反驳,场中却起了变化,赵瑶用古吉所创的灵猴身法,滚过秦思过一连串的攻击,冲到近前,仗着年纪大,又比男孩早发育的优势,用蛮力一脚将他踢倒,白晓生随即宣布比斗结束,赵瑶获得优胜。

    “不对,不对,她耍赖!”

    秦思过一骨碌爬起来,大声嚷嚷抗议,观战众人见他眼泪汪汪的,认真的小模样十分招人,都爆发出一阵大笑。魏玥儿年纪渐大,不再像早前那般喜欢腻在母亲怀中,而是规规矩矩坐在魏敏娘身侧的小几子后,慢慢地细品美食,已有些大家闺秀的风范,不过乍见闺中密友获胜,立刻高兴地蹦起来欢呼,原形毕露,把小手都拍红了。

    “赢了就是赢了,没违反规则,就该她获胜。”

    白晓生笑着给秦思过解释,“瑶儿这套身法乃我门中一位古师兄所创,当年他就是靠着这套身法,以练气二层的修为,击败了练气后期修士,威震黑河。但是呢,他也在白山林中被一位老猎户所趁,死于一介凡人的暗器之手,所以争斗之道,在于取胜,并非一定要完全依靠道术法器,修为高低也不是根本因素,明白了吗?”

    秦思过想了想,终于受教认输,规规矩矩地对诸人行礼,退了下去。

    齐休听到白晓生说古吉之事,多年隐埋的那道伤疤又被揭了出来,面露悲容,忽觉手背被人按住,原来是魏敏娘见他神情有异,知道是怀念古吉所致,特意表示安慰。于是回了爱妻一个让他放心的眼神,站起身来宣布赵瑶获胜,又当场奖励给她一件一阶的小飞剑,赵瑶兴奋地接过,和魏玥儿打声招呼,行礼退下不提。

    接下来就是重头戏,成年组的比斗了,这次用的是抽签淘汰赛的方式,有一定的不确定因素。齐休先说了些规则和场面话,就开始拈阄,当他看到对阵的结果,自己先笑了,大声宣布道:“第一场,展元,对阵,白慕菡!”

    一上来就是夫妻内战,众人都大笑起哄,特别是和展元关系最好的潘荣,沈昌两人,最是起劲。展元红了脸,当先下场,大声说道:“比就比,老爷们儿的事,哪怕妇道人家。”不过明显色厉内荏,底气不足,又引来一串笑声。

    白慕菡笑吟吟地下了场,对夫君福了一福,说道:“妇道人家,还请您这位大老爷们儿,相让一二。”

    “好说!”展元刚答应下来,就露了怯,抽冷子一道银针符篆打出,马上给自己加持上元素护罩,成年修士比斗,符篆法器什么就都可以动用了,一切按照黑河坊擂台赛的规矩来。

    白慕菡修为远在他之上,闪过银针,祭出惯用的八面小锤,一锤一锤地敲他的防御罩。展元成心一震家风,攻击手段连珠打出,将符篆流演绎得淋漓尽致,不过总是被白慕菡的二阶【磁光点翠步摇】挡住,如闲庭信步一般,轻松化解。

    终于慢慢将元素防御罩敲到近于消失,展元刚掏出一张符篆想补充,白慕菡觑准机会,抖手射出一支金镖符篆,破了防御,小锤落下,在展元脸上轻轻拍了一记。白晓生便笑着宣布比斗结束,白慕菡获胜。

    “不是我不想让着夫君,而是看夫君这样用符篆,心疼家里的钱财,不得已而为之,请夫君见谅。”

    白慕菡又是浅浅一福,还揶揄了展元一句,展元脸皮这些年越发厚了,大有超过齐休之势,也不生气,面向众人说道:“让让老婆,没啥丢人的,你们说是吧?”

    “是!”

    潘荣,沈昌两人大声回应,帮他把场子硬是圆了回来。众人又是一番大笑,余德诺连连摇头,“无耻,无耻。”也不知道是说展元,还是说潘荣,沈昌二人。

    齐休再次拈阄,结果又令他失笑,大声宣布道:“第二场,潘荣,对阵,沈昌!”

    刚还在同声为展元打气的二人瞬间蔫了,对视一眼,只好乖乖下场。两人这些年在仙林总算是获得了修行的灵气,但仍旧停留在练气二层,一来是天赋不佳,二来道心也不是很坚定,一到三十岁就张罗着娶了亲,过起了小日子。

    说是比斗,但一直在这种欢乐祥和的气氛中进行着,终于决出四位修士,要进行事关擂台赛参赛资格之战。

    其中练气二层的莫剑心意外地击败了魏敏娘,又加赛击败了潘荣和沈昌之间的胜者,可以说是这次门中演武的最大黑马,把莫归农在台上乐得胡须都翘起来了。

    齐休也由衷为他高兴,魏敏娘虽然练气五层,但当年是魏家用灵丹妙药,强行提升出来的,为的是嫁给她前夫家族时,面子上好看些。而且她实在是对修行有些兴趣乏乏,平日里除了陪伴宝贝女儿,就是和齐休为传宗接代而努力,于争斗之道,是十窍通了九窍,还有一窍不通,打输也是正常。

    “下一轮,张世石,对阵,白慕菡!”

    随着齐休的大声宣布,对阵双方跃入场中,见礼过后,张世石抖手打出一面一阶重盾护在身前,【玄黄塔盾】,是他第四面盾牌,之前的三面,分别在黑河蜥之战,无名谷之战,藏经阁之战中碎裂,可以说是阅遍了楚秦的诸多坎坷。

    白慕菡脸色有些沉重,她虽然比张世石机变些,但对方那股数次搏命战斗中凝练出的气势,不得不让人小心应付。两人稍作试探,张世石见对方击不破自家盾牌防御,轻喝一声,祭出二阶【道土广生塔】砸下去,白慕菡一连变幻数种应对之法,但正所谓一力降十会,到第三击时终于抵抗不住,败下阵来。

    白晓生宣布张世石获胜,又对他说道:“这个重盾重塔,使的是越发精纯,只是盾防一面,空当太大,还需早做准备才好。”

    张世石早知自己的弊端,连忙请教,白晓生想了想,回道:“你这两样物事,颇耗灵力,要是还用法器弥补不足,恐怕更难以长久。我看门中古吉所著的灵猴身法,偶有所得,以这种身法,结合一门舞器之术,独创出一套盾舞身法,不过还没完善。等完善之后,便传与你罢。”

    张世石大喜,连声称谢。白晓生虽然动手不行,但是眼光阅历,在筑基修士中堪称翘楚,短短时间内融会贯通,独创一门技艺,真可称得上是天才。

    接下来是秦唯喻对阵莫剑心,秦唯喻虽然愚笨,但贵在专心,即使前途黯弱,仍长年把精力花在打坐修炼之上,白晓生结合他的本命,为他在黑河峰上的聚灵阵中布置了一个【乌茎泽兰】的花阵,果然比使用单独一枝【乌茎泽兰】作为同参有效,如今已是练气三层修为,反而超过了潘荣,沈昌,虞景等远比他机灵的同门。还觉醒了一种本命天赋【乌茎泽兰阵】,前一战又碰到刚入门不久的明九,取胜也是理所当然。

    莫剑心之前取胜两场,靠的是他自己用水炼之法制作的一阶【幻月灵剑】,此剑和他本命完全契合,又在白晓生的指导下觉醒了自身【幻月灵剑】本命的一种天赋技能【明月高悬】。但是碰到秦唯喻,问题来了,幻月,说白了是月亮的一种泛光现象,增益幻术,惑人心智。而【明月高悬】天赋在于破幻,和使本心通明,碰到秦唯喻这种痴痴呆呆,硬桥硬马的对手,反而都失去了效果。

    两人对阵,秦唯喻使出【乌茎泽兰阵】,无数黑色茎干的植物铺满比武台,向莫剑心缠去。莫剑心用飞剑环绕周身,不停斩切,但乌茎泽兰生生不息,不多时就又缠了上来,烦不胜烦,渐渐落在了下风,不过水炼之术,最锻炼人的水磨性子,他也不慌,还能勉力维持住。

    两人这么一僵持,就演变成纯拼灵力的战斗,三炷香过后,秦唯喻虽然修为高那么一层,但毕竟【乌茎泽兰阵】这种铺场的本命技能消耗甚大,反而先坚持不住,败下阵来。

    如此一来,张世石和莫剑心,便获得了参加黑河坊擂台赛的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