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一百零三章 最后的关头
    没人回答,山门外一片死寂……

    老六的人头被他随手丢弃,血糊糊地在地上滚了几滚,再也不动。

    筑基修士刚想用灵觉扫视,莫剑心突然满身血污地在山门出现,凄厉叫道:“魏家人来了,快跑啊!”说完祭出一把飞剑,人向远处没命逃去,还不停向后张望,活像见了鬼一般。

    “什么!?魏家人来了?在哪?”

    几名黑衣人立刻慌了神,纷纷停下手四处张望。

    “要不……我们扯呼吧?”

    老三怕得浑身发抖,看向筑基修士,“我可是有家有业的,大不了算我倒霉,白跑这一趟。”

    “糊涂!”

    黄韶能急了,“你们没露出根脚,说走就走了,我这有名有姓的,能跑多远……”

    老三跳着脚对他叫喊道:“这次真被你带沟里去了,我说不来不来,你们非要拉我来,难道还想拉我陪葬还是怎地?”

    “都闭嘴!那个莫剑心有问题,他们爷俩儿和我们的关系,可没到拼死来报信的份上。”

    眼看人心要乱,筑基修士一声大吼,他常年刀口里舔血,稍作思考,就明白莫剑心举动的蹊跷处,伸手一捞,将老六的头颅隔空摄回手中,“老六的人头,和他过来的方向一致,说不定就是他杀的!”

    “他这样有什么好处?”

    老三还是不信,一心想走,其他黑衣修士也失了主意,一致看向筑基修士。

    “好处,嘿嘿,他们说不定眼看我们快要得手,想将我们惊走,好渔翁得利!”

    筑基修士这个解释倒说得通,而且这么些时间,根本没啥魏家修士的影子,“别犹豫了,继续动手!贼不走空,把人杀光,才最安全,不然以后他们顺着老黄这条线,一个个把你们都翻找出来,你们信不信?这次事了,我们上天入地,也要把莫家这两个混蛋找出来,立即灭口,不能再留了!”

    众人被他说得动了心,继续回头猛攻不止,而且更多了些决绝,爆裂的意味,莫家爷俩如果反水,这件事可就不再隐秘了,听说这家小宗门的掌门是魏家金丹修士的姻亲,如果真的事泄,在白山想活下去,可就难了!

    【水月分光阵】顿时被轰得如巨浪之中的一叶扁舟,飘摇不止,特别是老三,再不说舍不得用【破阵符】的话,一张张【破阵符】接连打出,每张符篆击中法阵,阵法光芒就黯淡一分。

    “莫剑心算是不错了,能帮我们争取了这么些时间,但这个魏家!半个时辰已到,怎么还不来!?”

    【莽山沉】轰然爆开,这是张世石用坏的第三面盾牌了,他顾不得自己真气受损,又一头扑上阵法中枢,用最后的灵力催动,此时的沈、潘、虞三人已都口鼻流血,快油尽灯枯了。他目光看向齐休,对方正斜靠在墙角,嘴角一丝血痕,正埋头苦苦思索着什么,对自己的话恍若未闻。

    “我明白了!你们立即停手,不要再消耗本源了!让他们攻进来,我们死不了的!”

    齐休忽然像想起来了什么,猛然抬头,对着弟子们吼道。末尾还加了句:“这是命令!”

    “为何?”

    张世石等人虽然不知齐休为什么如此笃定,但多年积威之下,真的纷纷住手。

    “哼哼,如果我猜得不错,魏家人早来了……”

    齐休意味深长地一笑,自己都派沈昌事先报信了,魏家举手之劳,根本没任何理由置之不理。现在还不出手的缘由只有一个,而且应该和莫名其妙把魏敏娘嫁过来的动机相同,就是魏玄看不透自己,想用各种方法,看清自己的根脚。而生死之间,自己不可能不使出全力,不正是个最好的机会么?目前不知道魏玄知道自己多少事,又为什么这么做,说起来只要楚家那事不泄露,自己没什么不好让人知道的。

    不过有一点能肯定,魏家试归试,但是决不会让自己就这么死了!

    “轰!”

    没人催动,法阵终于扛不住对方疯狂的攻击,一枚二阶灵石一块的砖石被炸得四处飞散,齐休微笑着坐在地上,都能看清飞扑进来的黄韶能,那张扭曲狰狞的老脸。

    “叮!”

    千钧一发之际,一声轻轻的铃铛声响起,在场的所有人,不论是筑基还是练气,全都一头栽倒,昏了过去,只有齐休还清醒着,一名绛色衣袍的魏家修士,手提一个小铃铛,从远处高空缓缓现出身形。

    “赌对了!”

    齐休心中森森一笑,这次要不是自己把魏家的动机想通透了,只怕藏经阁内所有人都要拼得本源耗尽,活活被吸成人干!

    “呵呵,还好还好,我来得不算晚!齐掌门,你没事吧?”

    魏家修士装腔作势,上来对齐休满脸关怀地问道。

    “咳咳,多谢您出手相助,不然我楚秦数口人命,都要交代在这里了……咳咳。”

    齐休心中一阵鄙夷,【明己心】天赋暗暗流转,装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对魏家千恩万谢。

    “应该的,应该的。”

    魏家修士往齐休嘴里丢进一颗丸药,又走过去对张世石等人一一施手救治。

    “只是,我这铃铛,乃老祖赐下之物,金丹以下,听音夺魂,极少失手,齐掌门竟然还能如此清醒,真是令我十分意外。”

    魏家修士说得似乎轻描淡写,但齐休怎会如此认为,呵呵一笑,回道:“我的本命乃【赤尻马猴】,虽然对修炼无甚助益,但天生不惧这种夺魂之术,到让魏前辈见笑了。”

    “呵呵,原来如此……”

    那魏家修士再不多话,他丹药灵验,看着楚秦众人都悠悠醒转,便伸手打出一道焰火,又是数位魏家修士前来,将躺在地上还昏迷着的黑衣修士并黄韶能都捆好带走,齐休见莫家祖孙不知何时也被他们抓住,连忙上前表明关系,将两人保了下来。

    此战楚秦门光是法阵就坏了两个,加上刚建好的藏经阁被轰塌了一面墙,除了李探,在场的人人带伤,可以说是亏到姥姥家去了。

    “呵呵,这次多亏你祖孙二人了,不是你们告警在前,智拖时间在后,只怕我楚秦门逃不过这一劫。”

    大殿中,齐休歪歪坐在主位,一边说着感谢的话,一边拿着个小储物袋向莫归农递了过去。

    莫归农接过去,道了声谢,那块【连水盟水炼术精解】玉简,静静地放在储物袋中,而且还有五枚三阶灵石,一粒【筑基丹】。不由动容,只取出玉简,就要将储物袋还给齐休。

    “齐掌门不必如此,这玉简是事前说好的,我便收下了,其余物事,太贵重了,不该我们拿的,我们一概不要,还请齐掌门收回。”

    齐休本来觉得这祖孙俩人品不错,而且危难时刻有情有义,又有些急智,想说另加些感谢之物,现在看到莫归农竟然还能不贪图财货,不由起了爱才之心,想着把他们招揽进来。

    干脆笼着双手,不接莫归农手中的储物袋,而是问道:“齐某敢问一句,你们一心求这水炼之法,却是为何?”

    http://www.qidian.com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