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九十五章 生死一线间
    齐休灵舟速度慢,一直飞到半夜,才隐隐看到前方地下发出道道法术光芒,飞低了一看,不是阚林是谁,他已受了重伤,半躺在地上,全力御使件防御法器,苦苦支撑。

    “谁!?”

    对方筑基修士虽然背对着齐休,但老远就感应到了来人,沉声问道。

    “咳……”

    齐休心念电转,无声无息换上楚秦赤袍,上前装模作样,长鞠到地,禀道:“晚辈乃楚秦门掌门,齐休,刚刚拿到了楚震,楚老祖的手信,命我来调解此事。”

    “楚老祖!?他一向不管我齐南的事,怎么这次……他怎么说?”

    齐休报出楚震的名号,一来赌对方毕竟领地离黑河不远,肯定听说过自己和楚家的关系,二来为了麻痹对方,好趁机……

    齐休用眼神和阚林打了个细微的暗号,阚林会意,装作不认识,沉下心来全力抵御。

    “呵呵,我和王涫有旧,所以这次求上了楚老祖,他看在我楚秦的面子上,命你两家退出兵站坊,从此相安,不许再生事端。”

    齐休这瞎话编的有鼻子有眼,而且不是不可能发生之事,对方顿时就信了一半。

    “可恶!你楚秦小小宗门,也敢为这事出头!?楚老祖对你们好得太过分了!等我诛杀此獠,再和你掰扯。”

    “赌对了!”对方果然听说过楚秦门和楚家的关系。但齐休听到他话的后半句,心中再次大急,只能装出气愤的模样。

    “楚老祖命尔等停手,难道你敢抗命?”

    “哼!这人是白山散修,杀了就杀了,楚老祖不会在意的!”

    他加紧攻击,一时间阚林就有些支持不住,不过总算对齐休去除了戒心,不再留神防备。

    齐休不能眼睁睁看着阚林死在这,心里狠下心来,眼中厉色一闪,挤出些许笑声。

    “呵呵,原来是白山修士,那我来帮帮前辈吧!”

    说完打出数道火球符篆,向阚林攻去。

    “你什么东西!也配说帮我的忙!”

    那筑基修士以为【兵站坊】到手的鸭子,真的被齐休给搅了,哪还会有什么好话,刚喝骂两句,突然脚底窜出一根地刺,毕竟筑基修为,反应极快,纵身刚刚跃起,却不防一道剑光闪过,大好头颅,冲天飞起。生死一线之间,阚林和齐休初次配合,就是秒到巅毫。

    “往哪边走!?”

    齐休来不及处理这倒霉的筑基修士尸体,一把背起气息微弱的阚林。

    “我本打算去【齐南城】,那边人流众多,便于隐藏,而且是齐云腹地,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不容易被人想到。但是如今我这样了,你又修为不足,只能向东折进御兽门领地!那边山林茂密,便于隐藏,等我伤势好些,再做区处。”

    阚林气息微弱,但神智清楚,齐休最是相信他的判断,不再犹豫,背着阚林,一路向东,整整飞了一天工夫,要换成以前练气二层的齐休,早累死在路上了。

    穿进御兽门的领地,不敢深入太远,怕被里面餋养的灵兽发现,两个外人在这种遮天蔽日的森林里被灵兽咬死,那可真没地说理去。

    齐休找到个土质松软的小土丘,拼命挖出一口地穴,两人藏身进去,阚林立刻服食丹药,打坐疗伤,齐休在一旁帮他护法。

    半月之后,齐休已将储物袋中的干粮吃得差不多了,阚林才悠悠醒转。

    “这次倒了大霉了……”

    阚林看着萤石发出的微弱光芒,沉声说道:“我在齐云,有人认得,他们死了一个筑基,又是一路追我出来的,终究要算到我的头上,齐云势大,这白山……我是呆不下去了。”

    齐休也心中一冷:“只怕我也……”

    阚林抬手止住他说话:“你不同,你虽应王清之邀参战,终究是瞒不过,但那是还人情,只要手上没人命,就不能说是大错。你帮我杀了他时,应该没人看见,所以回去最多是被小惩大诫!”

    “那你怎么办!?”

    齐休舍不得阚林,听他话里的意思,是铁了心要远走高飞了。

    “我……”

    阚林眼圈一红,语气有些哽咽:“我只能走了……白山的家人那边,还有何玉……都要托你照顾了。”

    齐休也没更好的解决办法,只得一一答应下来。

    “没想到王家的事会闹得这么大,真是把人害惨了……”

    两人对坐无言,王涫一死,这王清也太不着调,齐云内宗门内斗,比如以前流花宗围攻楚秦山,一般没人管,死上个把人也是小事。但王清雇佣白山散修,性质就变了,不光是坏了齐云规矩,而且那帮白山散修在齐云杀人,齐云还有个面子问题,这事情就大了。他自己却临阵脱逃,搞得自己这帮给他帮忙的人反而惨不胜惨。

    “不说这么多了,你快点回去,你早回一天,嫌疑就减小一分,我从这里,绕去【齐东城】,想办法从那里出海,以后有缘再见了……”

    阚林狠下心来,将齐休赶上了回黑河的路,自己则架着遁光,顺着齐云和御兽门的边界,往东北方飞去。

    “珍重……”

    齐休看着他的背影,噙着泪水,缓缓说道。

    阚林似乎听见了他的话,回头拿手摆了摆,算作告别,远飞越远,终于消失在齐休的视线之中。

    赵良德走后,御兽门修士根本不放齐休进去,这条路不通,又不敢去齐南城,那筑基修士死在去齐南的路上,这时候到齐南城,根本是找死。齐休左思右想,没的奈何,索性就照阚林的主意,大大咧咧往兵站坊飞去,反正人家不知道自己参与杀死了筑基修士,他又放了刘易一条性命,自己和齐云,南楚,魏家都有些瓜葛,如阚林所说,最多被小惩大诫,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刚飞到兵站坊,就被人一把揪住,一位筑基修士提溜着齐休的领子,将他一把掼在了兵站坊中心。

    “有没有他?”

    那位筑基修士对着一人问道,那人拿出齐云特制的通缉玉简,对着齐休一照,然后连声高喊。

    “有他!有他!”

    “好哇,还敢回来!”

    筑基修士把齐休提溜到一排人头面前,“这就是你的下场!”说完比着脖子,手一抬,就要挥下去。

    和想的完全不一样啊!齐休吓得尿都快出来了,那排人头有王家修士,有白山散修,还有一位当日来帮忙的筑基修士,一个个睁着眼睛,死不瞑目,此时似乎都活了过来,对他不停地说:

    “这就是你的下场!”

    “这就是你的下场!”

    “这就是你的下场!”

    “等等!”齐休发疯似的大喊:“我是南楚门麾下,楚秦门掌门,家祖是齐云楚震楚老祖的弟子,是山都魏家,魏玄的姻亲!你们不能这么就把我杀了!”堪称他自出生以来,语速最快的一次。

    他这番喊话果然有效,筑基修士的手刀在他颈脖上已划开半寸深的血痕,生生停住了手。

    “你参与兵站坊这件事,就是个死,说什么都没用。”

    筑基修士虽然这么说,但还是打消了立即处死齐休的意思,把他交给手下修士,看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