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八十七章 建设仙林坳
    楚秦移民南来之后经过繁衍生息,虽地小人稠,日子过得十分困苦,但人口这几年来还是略有增长,加上赵良德送来的百来人,未来白晓生,白慕菡家的三百来人,余德诺表示也会将五十来位亲族迁入,那么总人口将达到两千五百左右,楚秦门的首要大事就是解决这些人的穿衣吃饭问题。

    “世石啊……展元要和慕菡去白家迁移人丁,余德诺也是一样,你去山都魏家跑一趟,还是老样子,或是借,或是买,一定要弄到足够的米粮衣帛。”

    齐休想了想,觉得张世石性格耿直,这种求人的事怕被他做砸了,沈昌多年和展元在坊市里经营,人变得机灵不少,分派两人一道前去。

    “这以后靠上魏家,和南楚那边只怕是有些妨碍吧?听说魏老祖在御兽门这么些年,和楚家的关系算不上好。”

    余德诺轻轻质疑道,众弟子都不清楚其中内情,纷纷点头,看向齐休。

    “这你们就别管了,我们在这山都山周边过活,不靠魏家靠谁?如今魏同和魏玄跟御兽门断绝了关系,又是在这白山,他们不会脑子不好,去招惹南楚的。”

    齐休摆摆手,楚夺那边正巴不得自己和魏家走近些呢,不过这话无法明说出来。

    “可是魏家也是新近迁入,听说魏玄的宗门远在数万里之外,长途往来迁徙,不断有移民到来,消耗只怕不会低,不一定会给我们这些紧要物资……”展元皱眉说道。

    齐休笑笑,回道:“这你们就不懂了,那些居高位者,不怕你有求于他,就怕你无欲无求。以前我听过一个故事,说有一位土财主,一个青年救过他的命,另一个青年得过他的帮助。两人都追求他的女儿,结果你猜他把女儿嫁给了谁?不是救过他性命的大恩人,而是受过他帮助的感恩者。按理说这样不对,但他就是这样做了,因为人性是复杂的,他如果天天与自己的恩人一起生活,那样他会快乐吗?不会,他和恩人朝夕相处,老是被自己的良心提醒自己欠人家的,要报答人家,哪能快乐得起来?而另一位呢?天天感念他的恩德,时刻提醒他是多么的高尚,他生活在这种氛围之下,自然要快乐的多。我们和魏家和南楚也是一样,我们欠人家的,人家就不会防你,疏远你,忌惮你。我们还要不时去提醒一下他们,我们欠你们的啊,我们一直记着呢!他们自然愿意和我们亲近了。如果我们凡事从不请求他们的帮助,每样困难都靠自己的努力解决,他们反而会觉得你跟他见外,可怕,有异心。虽然有些无耻,但我们这种小宗门,只有靠这些手段生存下去。”

    齐休这番话听得众人是豁然开朗,张世石虽觉得这理有些歪,但目前也没别的办法,取了灵石领命带着沈昌往山都山飞去。余德诺和展元夫妇也分别出发去迁移亲族,他们的路程都较远,齐休又拿出灵石支援了部分路费,灵石自然从紫衣女修那三样物事发卖得来,这么一花,又是一干二净。

    剩余诸人,何玉和秦唯喻还是回黑河峰,一来看守本山,二来黑河峰山下的灵地对何玉来说,还是比较契合,三来,把秦唯喻和秦继分开,人为的制造秦家的分裂,算是未雨绸缪,暂时切断秦继的私心念想。虞景、潘荣轮流负责移民的安置,平时就看守仙林坳,顺便带着李探。而自己则再次出发,前往阚林的洞府,如今身在白山,按理是要去拜访一番的,而且赵良德远走,王涫深居简出,齐休顿时失去了两个绝好的导师,门中的灵地灵田如何打理,还是要问问阚林这种阅历丰富之人的意见。

    阚林是散修,他的洞府不过是一处拥有二阶灵地的小山峰,位于器符盟东侧,而山都山位于器符盟西侧,仙林坳则更西,路程十分遥远。齐休倒了三趟兽船,才终于到达目的地。

    器符盟本就是很多宗门的联盟,又比较重商,行事算是平和,所以他的周边,散落着无数小宗门和散修的仙山洞府,阚林也是其中之一,齐休御使灵舟,飞到一处山峰之下,看见数位妇人正在山溪旁浆洗衣物,一问,原来都是阚姓的族人,知道到了地头,按下灵舟,恭恭敬敬地步行上山,直到碰到法阵光罩的阻挡,打入一张拜帖,然后肃立一旁,静静等待。

    未等多长时间,法阵自动显出一个门洞,放齐休进入,阚林正等在洞府之前,笑眯眯地看着他。

    “见过前辈,多年来往,都是前辈到我们那去,得前辈无数教诲,齐某从未曾登门回访,一直引为憾事,如今我楚秦在白山新得了一处根基,刚安顿下来,我这就来看看您。”

    齐休上前要行大礼,被阚林扶住。

    “你们的事,我也听说了,本来想去道声恭喜的,但一听你们那的名字,我就不敢去了。”

    阚林半开玩笑的说道,齐休转念一想,‘阚林’,‘陷林’,意头的确不太好,修真之人不少人信这个,对方说不敢来,真有这个忌讳也未可知,也陪着笑了几声,再不提邀请对方的话头。

    阚林这只有一个童子服侍,十分的清静,童子上过灵茶,便退了出去,两人坐下先打趣寒暄了几句,齐休便把自己的难处说了出来。

    “……如今灵地灵田,都被魏家铲光了,而且连根都不留,我们虽是道门出身,但多年不靠这些过活,早已荒废了艺业。又对白山的地理风物不熟,阚师见多识广,还请您指点一二,楚秦上下,就受用不尽了。”

    阚林笑道:“这个不难,我白山和你们北疆不同。”

    白山修士都称死亡沼泽以北为北疆,和楚秦这种南迁的宗门正好相反。

    “由于散修极多,所以很多庶务,都可以雇佣他人帮忙完成,像种植之类的庶务,有专门的灵植修士,你在器符城,就可以雇佣到,价格上贵些,但只要是在器符盟那里留影挂名的,信誉方面都很有保障。”

    “还有这种人?”

    齐休是第一次听到有修士靠这种营生过活,这不和凡人那些到处打工的泥瓦匠,木匠差不多么?

    “当然了,不光是种植,你要想开宗建府,有营造修士,你备齐了炼丹材料,又不想受那些大商铺的盘剥,有炼丹修士,就是像我这种人,在器符盟也挂着一个观命修士的名号,偶尔也能接到些帮人观看本命的事务,算是白山散修,养家糊口的一条门路。”

    齐休大喜,问道:“不知雇佣一位灵植修士,价钱几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