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七十五章 真五虎拍门
    “看样子无论如何,你是不肯善了了……”斯温光无路可走之下,彻底撕破脸皮,须发怒张,状若疯虎“魏同!你个老不死的,我和你无冤无仇,就算夺了我山都土地,你又能有几天好活!来来来,今天我就和你做过一场,敢吗?”

    “有何不敢!”魏老祖毫不示弱,一跃而出。

    两大金丹眼看就要对上,巨兽之上各家修士大为兴奋,这种百年难遇之战,对于这些低阶修士来说,可谓是可遇不可求。

    “杀鸡焉用牛刀!”一名年轻修士越众而出,躬身对魏老祖一礼,“魏前辈何等身份,不必亲自出手,请稍坐观战,看霍虎诛杀此獠。”年轻修士才筑基后期,长相甚为粗豪,浑身上下肌肉虬结,腰部围着御兽门修士经典的斑斓裤裙,身后跟一只全身烈焰环绕的二阶猛虎,一人一虎立于云端,悍勇无匹的气势冲天而起,威势惊人。

    “好好!”斯温光没想到竟然被筑基修士小瞧,怒极反笑,“我便先拿你这不知死活的祭旗罢!”

    魏老祖嘴角掠过一抹讥讽之色,“既然霍家贤侄出手,那老夫就帮你掠阵。”竟然对霍虎的实力十分有信心,看斯温光,如看死人一般。

    “听说你山都门五位筑基修士,大言不惭,竟敢号称山都五虎,今天我便先杀了你,再去将这些虚名欺人之辈剥皮抽筋,看看谁是真虎。”霍虎话一说完,不待对方答话,一拍猛虎,揉身欺上,竟然是走的近战路数。

    “好胆!”对方虽然只是筑基后期,但御兽门功法怪异,与灵兽之间有合击之法,实在不可小觑,斯温光不敢托大,抬手便是道有若实质的光幕横亘身周防御,一声怒吼,身后本命虚影大现,乃是件环状法宝,蕴含恐怖灵力的光芒从中大放,以自身为圆心,无上灵压向四面八方射出。军阵中的巨兽被灵压逼迫,纷纷面露怯色,不管不顾驭兽修士的百般呵斥,一个劲地向后退缩。

    好恐怖的灵压!斯温光全力一击,齐休身置【银背驮鳐】大殿内的法阵之中都感到发自灵魂深处的畏惧之意,殿外的修士更是不堪,震倒了一大片,修为高点的赶紧盘膝坐下,打坐抵抗,像黄和、潘荣这些练气底层修士,更是全身渗出点点鲜血,受了内伤。

    霍虎离斯温光距离最近,全身被光芒洗过一遍,一人一虎,被鲜血浸透,眼看经受不住,他一身大吼“五虎拍门!”身后本命虚影显现,幻化做一只巨大烈焰猛虎,左手打出一张符篆,右手打出一柄虎头夺法器,都非凡品。

    人得虎意,虎势更增,本命虎影,虎灵符篆,法器化虎,一人一虎一影一符一夺,五种不同的形态幻化成五只焚天巨虎,瞬间将速度提到极致,切豆腐一般,穿过斯温光的本命天赋光芒和那道防御光罩,如五道天降火陨,同时命中斯温光本体,发出冲天的巨响和爆炸,当场炸出一朵火红的巨大蘑菇云,冲击波四处逸散,将周遭修士和巨兽撞得东倒西歪,狼狈不已。

    “这是!”那位满脸横肉的筑基修士终于色变,“斯温光呢!?我感应不到他的存在了!”

    斯温光,连半个字都来不及说,面对霍虎恐怖的五虎拍门,堂堂金丹,纵横白山数百年,一招,连御兽门筑基后期修士的一招都没挡下,当场陨落!等爆炸的火云散去,霍虎已变成一个血人,矗立当场狂笑不止,身边灵虎全无声息,生机已然断绝,而斯温光……被炸得连齑粉都不见,只有随身携带的几件法宝,化作废铁,静静地躺在地上,宣示着曾经的主人曾存在过这个世上。

    无数修士灵兽,死寂一片,从这巨大的震惊中久久回不过神来,整座山都山上空,只有霍虎一人如疯如颠的狂笑声回荡,其威若此,其怖如斯。“五虎拍门!好一个五虎拍门!金丹修士竟然挡不下他这一招!瞬间殒命!”齐休【明己心】天赋自动运转,第一个清醒,如果说古吉练气二层拼得重伤击败练气后期修士算是奇迹,那今天一位筑基后期一招击杀金丹中期修士,根本要算是神迹了。

    “师父!我们为你报仇!”这时从山中法阵中冲出五位筑基修士,一齐哭喊着朝霍虎站立之处扑上,斯温泰赫然就在其中,魏老祖哪能让他们如愿,伸手一捞,将已全无抵抗能力的霍虎救了回来。斯温光已死,山都门再无幸理,斯温泰等人见报仇不成,只能躲回护山大阵之内,准备依托法阵,做困兽之斗。

    “众位听令!”魏老祖将霍虎交给门人照顾,然后单手高举,引来在场数千修士的目光齐聚,“攻打山门,即刻开始,大家尽力出手,只待山门一破,只要是山都门的物事,任由尔等自取!”

    金丹老祖下令,还能有何话说,又有绝大利益当前,无数修士祭出各种各样的法器法术,上千道光芒打在护山大阵的光罩之上,立刻就将护罩轰得颤动不已,摇摇欲坠。齐休出殿和张世石等人汇合,也站到巨鳐一侧,黑风幡的黑风,何玉的寒冰刺,等等手段齐出,也算是尽一点微薄绵力。

    “大家不用留手!阵破之后,少不了列位的好处!”赵良德一边出手,一边深深地瞥了满脸横肉的筑基修士一眼,对方正装腔作势,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付着差事。

    “呵呵……”横肉修士尴尬一笑,加快了出手的频率,但是仍然只出三分力气,其他修士看他这样,心念暗转,明白这是在为等会进山抢夺物事留力,纷纷有样学样,不再傻傻的全力攻击,法不责众,赵良德生气归生气,但也没得奈何,只好装作不知,反正数千修士同时出手,也不缺他们这点攻击力。

    山都门底蕴并不深厚,护山大阵还不如当年楚秦山上的【十方风火归元大阵】强大,这种程度的攻击根本无法承受多久,虽然五位号称山都五虎的筑基修士不断催动,高阶灵石流水般的投入控制中枢,但是半柱香之后,还是被击得千疮百孔,眼看就要支持不住了。

    军阵中已经有胆大的修士冲到护罩近前,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赵良德这只【银背驮鳐】上的修士也是一样,紧紧盯着护罩快暗至不见的光芒,只等阵破,进去发一笔横财,至于山都门修士的抵抗,在自家这边的阵容面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危险也已降至最低,根本不需考虑了。

    正在此时,一只传讯灵兽飞临巨鳐头部,上方一位御兽门修士大声喊道:“魏老祖有令,赵良德麾下所部,转至山都门东南方,守卫边境,阻挡逃散修士!”

    “什么!”满脸横肉的修士听这话马上跳起脚来,“事到临头,把我们一脚踢走,是何道理!?”

    那传讯修士根本不把他看在眼中,不屑地瞥了一眼,回道:“有什么意见,到时候亲自和我家老祖去说!”一句话把横肉修士噎得无话可说,金丹老祖面前,他可没那个胆子像对付赵良德一般装傻充横。

    赵良德脸色也十分难看,不明白这种脏活怎么会轮到自家身上,但座师之命不敢违,一声令下,巨鳐朝东南方掉头飞去,正当众人视线即将远离山都山时,护山大阵发出最后的悲鸣,护罩如泡沫般破裂,无数灵兽和修士一拥而入,开始品尝这血腥的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