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六十七章 擂台赛上篇
    楚秦门一行人浩浩荡荡,赶到【黑河坊】时,坊市内已经人山人海,热闹非凡,白山散修这个群体在内里最为活跃,有贩卖各家修士的资料的,有开赌坐庄的,有前来支持相熟的修士的,甚至还有挑着担子,贩售各类吃喝玩物的,单纯为了来看场热闹,游玩的人更多。把展元看得眼睛都直了,啧啧称奇“原来生意还可以这么做!”

    “哼,都是一些旁门左道之术,入不了台面的!”张世石鄙夷地看着这些人说道。

    “也不尽然。”展元悠悠然回嘴,“这商利即灵石,灵石即实力,别看这旁门左道,供自家修炼,养活一大家子,全从这里边来。”

    “是啊,是啊,我当年……”余德诺也在一旁帮腔,唠唠叨叨说起自家当年跑单帮的故事,张世石的脸色更加差了。

    古吉不知从何处跳了出来,手里挥舞着一本连封面都没有的小册子,献宝般的高声说道:“大家看,这是什么!?”小册子里写着一长串的人名、修为和所属宗门,原来是参加这次擂台赛修士的实力榜,也不知是哪个好事者编出来的。

    齐休接过粗略翻过,只有余德诺被排在榜末,最后不入榜的一长串人名里,何玉的名字后面被打了个问号,楚秦门也只有这两人出现在这本册子上。“哼,无稽之谈。”心中不喜,将小册子丢还给古吉,离开始还早,索性回自家的旅店里先歇着。

    楚佑光正在路中心给白晓生动刑,引动不少人围观,这个老头每天都变幻花样折磨人,白晓生早已不成个人样了,身上的污垢结成一层层的硬块,蓬头垢面,浑身臭气熏天,看不清是醒着还是怎样,一动不动地任由对方施为。

    楚秦门一行人刚到,正好看到楚佑光将一些黄黄的物事往白晓生嘴里塞,一阵反胃,放弃了回自家旅店的打算,原路又退了出来。“这楚老头,忒恶毒了!”虞景看不过去,低声说道。

    “哼哼,不光如此,如今他接管了楚佑闵原先的领地,正春风得意着呢!也不知道他在楚佑闵和广汇阁产生冲突这件事里,扮演了个什么角色!”展元也一脸不忿,愤然说道。

    齐休叹道:“哎,这走了一只猪,来了一头狼啊!”众弟子心有戚戚,纷纷点头。

    路上遇见王涫等人,正好汇合成一处,到台下给参赛宗门预留的位置站定,这次王涫只带了三位后辈前来,都是练气后期实力,看上去都不太自信,板着脸,不苟言笑的样子。等时辰一到,上次抓获白晓生的那位南楚门金丹修士上台,说了些场面上的话,然后拈阄排好对阵,交给一位广汇阁的奉行,那名奉行便开始唱号,被叫到名字的修士一跃上台,擂台赛就此正式开始。

    第一场比斗,一方是齐南一家中等商号的修士,另一方来自白山一家小宗门,都没有名气,互相之间更谈不上了解,各自先布好防御法术,然后你一记火球,我一记冰箭地互相试探起来,打得十分乏味,台下观众围得满满当当,起码有上千人,看得十分不耐,也不知谁带头,发出阵阵嘘声。

    “这次如果想要在新增建地中拿到一份,起码要排进五十名内,也就是说,最少要胜出两轮。”王涫看着场中,眉头紧皱。齐休事到如今,不承认也得承认,自家人是没啥希望的,倒反而想开了,不怎么犯愁,提起了另一件事,“今天赵良德没来,他只出了十人,怎么御兽门来参加比斗的不止十人?”

    王涫高深莫测地一笑,伸出两根手指比了一比,齐休会意,知道是和御兽门内斗有关,也不再多问。

    台上那位白山修士修为稍不如对手,但是临敌经验明显占优,前期周旋过后,卖一个破绽,引人中计,然后使出一招火系法术,直接将对方轰下了台,观众占压倒多数的白山修士顿时沸腾,大声呼喊这位素不相识的修士名字,就和是自己打赢了一般。

    又经过几轮,广汇阁奉行高声唱道:“楚秦门,展元!对阵,连水盟,吴长赐!”没想到会是展元第一阵,齐休朝展元投了一个鼓励的眼神,目送他跃上擂台。

    展元久在坊市做生意,人面上颇广,台下很多白山修士都认得他,他一上台,台下知道他根脚的修士们爆发出一阵哄笑。

    “这不是?展掌柜么!?”一名散修装模作样地惊道。

    “展掌柜,你不要来闹啊,你练气二层来学人家打什么擂台啊!?”

    “展老板,回去好好做生意,我们还是好朋友!”

    “小展,别打擂台了,去给我来壶灵花茶,再煎份香猪鱼肉排,要煎单面的不要双面的。”

    “……”

    你一言我一语,各种揶揄的话从台下传出,展元即使养气功夫练得不错,也给闹了个大红脸。王涫带来的三个晚辈也屏不住跟着笑了起来,齐休气得发抖,又不好给王家人脸色看,只得狠狠地瞪了跟着笑的张世石一眼。

    不管如何,这场比斗是要打完的,展元收敛心神,先打出一张【土元素防御罩】护住周身,然后摸出数张攻击符篆,蓄势待发,他做生意久了,存下了些积蓄,这次暗暗做了比较充足的准备,想着以本伤人,用符篆海战术,说不定能出个风头,好歹要将张世石比下去。

    他在这边如临大敌,对手却还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负手微笑看着他,“哼!装腔作势!”展元心中微怒,就要将扣着的攻击符篆打出,刚抬起手,眼前一花,对方突然欺进身前,使出一记手刀,不知为何能穿过布好的防御罩,打在自家拿着符篆的手肘之上。

    “哼!”一阵剧痛传来,手臂就软软地耷拉了下去,失去了知觉,那几张符篆再拿不住,从手中飘落,掉到了地上,再看场中,对方还是站在原地从容微笑,仿佛从未挪过地方。

    “哈哈哈!”台下再次爆出冲天的哄笑,展元又羞又恼,这败得太快,太莫名其妙了,再留在场上也是丢人,只好认输下台,连掉在地上的几张符篆也没脸再拣。

    “这连水盟的修士是练气后期,他那记手刀带一丝锋锐真意,配合不俗的身法和修为强破你防御,如果你用金系防御罩会好一些,但修为差距太大,是没有胜算的,你输的不算冤。”王涫毕竟是筑基修为,眼力过人,安慰了羞愤欲哭的展元几句,旁边余德诺上前,把他被卸下的胳膊接好上药。

    “掌门师兄,我丢人了!”展元扶着胳膊,沉声禀道。

    “没事,没事,你尽力了就好……”齐休看他那副样子,心疼地都快哭了,一个劲的安慰他。

    “山门没人看守,我先回去了。”展元不愿再呆在这里,一个人祭出灵舟,往黑河峰飞去。

    齐休看着他落魄寂寥的背影,心中一叹,这擂台赛要是都这么打,把门中弟子们的信心都打没了,以后如何去和人性命相搏?自己这决定,难道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