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二章 急赴清河坊
    齐休和秦业从开始高声的争辩,到后来低声的谈论,最后竟变成了齐休被动的目视着秦业这个九十岁的老人在自己面前像孩子般低声的抽泣着诉说.

    “我继承家业时,二祖还在,那时家中虽已不复传说中开山老祖时的风光,但怎么说还被称作男爵,那些男爵甚至子爵们在我面前都是客客气气,不敢稍有怠慢,在那齐云城中,都有一分薄面.可如今,年岁越大,却愈被人看轻,就连那些的最低等的士,什么东西!都敢给我气受……”

    秦业声泪俱下,喋喋不休。从当年的风光,到如今的“落魄”,没错,现在的情况在他眼中就是落魄。最多的还是对未来的恐惧和担忧,“如果齐掌门没能筑基怎么办?如果不是我老秦家人做掌门怎么办?”

    “只要家中还有练气修士,跑不了你老秦家一个士,士是什么?还是贵族!”

    齐休心中暗自腹诽,他知道秦业肯定不会爱听这个,秦业说这些话也不会指望从自己这得到什么答案,只是找个人说说罢了。齐休只有温言劝慰着,将秦业送出房门,才发现自己布的隔音罩,早已消耗掉符篆的灵力,看不到一丝踪影了。

    看着老者逐渐远去的背影,齐休发现这个老人比来时的精气神都差了很多,蹒跚着挪动脚步,就和现在风雨飘摇中的楚秦门一样……

    齐休将目光收回,落在那木箱之上,心中思虑万千。

    其实自己并没向秦业透露实情,如今的楚秦门可以说是大厦将倾。齐掌门虽是授业恩师,而且待自己如若亲生,就是得知自己无法在大道上更进一步,也是多方呵护,免受那些势利同门的白眼和欺凌。更别提齐家对自己也有救命和养育之恩。

    但是凭心而论,师父实在不是掌门之才,师父年轻时被认为是门内最有可能筑基成功的天才,所以当时能击败众多对手,以一个外姓执掌楚秦门。但是连续冲击筑基失败后,师父的性格越来越古怪和自私,搞得门内众叛亲离,人心尽失。

    齐掌门七十有四,理论上还有三四十年好活,只要他不死,楚秦门就还在那三代规则的保护之下,谁也不敢动楚秦门的主意,周边门派的吞并动作也不会那么早发动。

    可他做为门主,几十年痴迷于修炼,门派一应事务全部丢开,最后门内山头林立,互相为利益意气争斗不休,那几个练气后期的长老,竟然引外人来为己助阵。结果门派隐秘尽为人所知。

    前段时间,传闻齐云派元婴修士楚长老对他人说,他与楚秦门的缘分,早已在其弟子秦烈儿死后就尽了,这言下之意清楚无疑,楚秦门就此失去最大的依仗。

    不但如此,齐掌门多次借助丹药冲击筑基失败,寿元大减,时日无多,如此隐秘的事不知怎么成了众人皆知的秘密。这下周边宗门彻底没了忌讳,现在楚秦门是外敌环伺,人人都想着分一杯羹。

    听说山门之外,各派修士公然游荡巡视,封路堵人,就等着齐掌门一死,好在楚秦门这美味上咬一大口。楚秦门乃金丹老祖创下的基业,比如山门所在,灵气就有三阶之高,放在现在门中只有练气修士,真如小儿手执黄金行于闹市,其下场可想而知。

    而这些,虽然有各种原因,但是师父这个掌门,肯定是难辞其咎的。

    自己被师父派到此处,就是因为作为师父的亲信,绝对信任的人之一,做一个避开门内反对掌门势力的暗桩,专门将楚秦门多年积攒下来的物资暗地里拿出去贩卖,换成师父冲击筑基需要的灵丹和师父亲信培养之人的各种花费。

    这种事……又怎么能和秦业说呢,毕竟楚秦门怎么说也是人家老秦家的家传。而且这些东西,还是用的明修栈道之策,特意交给秦业手上让其运送,以释众人之疑。

    “秦业要知道真相,大概会气死吧……不管怎样,与我而言,掌门与齐氏之恩最重,至于老秦家,只有对不起了。”

    齐休心道,吩咐好门子在外面看守,不要让人进来打扰,然后关上房门,走到木箱之前。念了和师父约定好的解封咒,那封住箱子的两张符篆便无声无息的脱落下来。

    上前揭开箱子,室内顿时被宝光笼罩,法器,符篆,灵石,灵草应有尽有,把木箱塞得满满当当。他与师父早有约定,这箱子一来,箱中之物需尽快拿去坊市换成【筑基丹】,做为掌门冲击筑基所用丹药中最重要的主药。

    齐休将各色宝物分拣辨别,这么多年私下里这种贩卖之事做多了,什么东西值什么价格,他也清楚一二。心中一番计较,“这些东西换【筑基丹】虽然可以,但是有些物事却不太好出手,只怕时间要拖得长些,既然如此,自己这边早行动一刻,能帮上师父的可能就多上一分!”

    齐休想到这里,再不迟疑,从怀里取出一个小袋子,非皮非锦,上面花纹玄奥异常,乃是价格不菲的【储物袋】,袋子一面刻着“齐云”二字,表示此物乃齐云派所制,一面刻着“两方”二字,则是表示袋子的容量,两方大概正好能装下一个这种大木箱,也是齐掌门为了齐休偷运方便,所赐之物。

    拿袋口凑近,口中念念有词,木箱便凭空不见,被装入这【储物袋】中。然后齐休又备了些路上应用之物,外头太阳正好已经落下,忙唤门子来,将【指猴】交给他照顾,又吩咐门子守好门庭,若有外人问起,只说自己出去访友,不知何时能回来。见门子一样样都记住了,便匆匆上路。

    出得门来,齐休反而不急,如同散步一般缓缓而行,还不时停下来欣赏景色。这么晃了几里路,齐休没感觉到有人跟踪的迹象,再看天色也快黑了,便往路边树林里一钻,取出备好的短衣短褂换上,又用些易容之物在脸上身上涂抹一番,把头发重挽了髻,便从一个白白净净的赤袍道士,变成皮肤黑黑的老农,只是齐休只是粗通易容之术,面容倒是没变,但也不虞被人认出他,幼年时长居楚秦门内门,后来又出来隐居十余年,认识他的人本就不多。

    捯饬好这些,从袋中取出一张【轻身符】做法化了,换了个方向在林中发足狂奔了起来。

    齐休的目的地是不远处的修真坊市-清河坊,离清河坊不远,也是齐休隐居此地的主要原因。因为楚秦门及其附近的地域,其实全都是修真大派齐云派间接控制之内,就连楚秦门及觊觎楚秦门的宗派,真算起来都是齐云派门下的分支而已。所以楚秦门和其附近敌对宗门修士,除了一些临时而聚的墟市,大多都是去齐云派直接控制下的修真城市-齐云城中互通有无。

    而清河坊则是在齐云派影响力之外,散修往来居多,自然而然形成的一处以散修和修真家族势力控制下的坊市,在此交易,能最大程度避过那些觊觎楚秦门的宗派耳目。

    齐休尽捡偏僻无人处赶路,飞快的掠过沿途的树木和山丘,符篆之力失效之后马上再补一张,一路飞奔而过。到天色将亮未亮之时,才赶到清河坊外,虽说不远,却也跑了一夜,用掉数张【轻身符】。坊外无人处,齐休再换一套行头,打坐调息,平复了长时间奔跑散乱的气息后,看着坊市人流渐多,才施施然没入人群里,走了进去。

    易容的痕迹在入坊前已用【清洁符】洗去,对于修真世界的坊市来说,是很多势力的利益所在,守护的力量十分强大,用这种易容之术反而会招来不必要的注意。

    齐休此时冒充的身份是远方一个修真中等宗门的弟子,身上的道袍也是一次对方修士来访,遗落在楚秦门中,非是伪造之物,齐休用这个身份来过多次,一次都没出过意外。

    这次掌门送来换【筑基丹】的货物十分杂乱,上至二阶下品法器下至一阶灵石都有,这也反映了门中积蓄已然不多,否则拿出件二阶中品的法器或者一块三阶的灵石这种等级的物品,一来就能直接交换到,哪用如此麻烦。

    一路目不斜视,直接进了坊市中心最高最华丽的一栋建筑,现在时辰尚早,里面客人只寥寥数位。一位知客见齐休进来,赶忙上前招呼,齐休不等知客说完迎客的客套话,直接问道:“今天是哪位奉行在?”那知客一听,便知是熟客来了,赶忙回道“是张老。”

    “带我去见罢!”齐休说完,掏出件小玉佩在知客面前晃了晃,知客见齐休拿着本店的信物,二话不说,在前引着把齐休带上了二楼,走到在一间房门口立住脚步,先敲了几下房门,然后对齐休恭声说道“客官里面请,张老在里面。”

    齐休便推门入内。

    http://www.qidian.com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