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制作人 > 第34章 结婚
    “九少爷,这是您需要的东西。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日本人叫做森也,是一个典型的日本人,刻板的令人发指,这都没什么,工作么,刻板一些也好,最让阿九接受不了的是他对自己的称呼,要么你就叫少爷,要么叫名字也行,九少爷算什么,前面还有八个哥哥?

    但无论怎么纠正,这日本人就是改不了,阿九也不能因为这个就揍人家一顿,只好放弃了,好不容易交代完了事情,赶紧打发他走。

    森也临走前,交给阿九一个文件袋,这才是阿九真正起大早也要来接他的原因。朴灿荣代表阿九送森也上车,回来看到阿九手里拿着个证件在看,好奇问道:“老大,这什么啊?”

    “身份证。”阿九随手递给朴灿荣,然后平淡宣布道:“下周我结婚,日子还没定,先回去安排时间吧,具体哪天我会通知你们。”

    “哦……”朴灿荣习惯性的应答,忽然抬起头,震惊地看向阿九,也同样发现了震惊的阿鲁和东值,三人齐刷刷看向阿九,东值忍不住问道:“老大你说啥,你要结婚?跟谁?”

    “当然是愿意跟我结婚的了。”阿九把朴灿荣手里的证件拿回来给俩人看,道:“知道这玩意是什么么?这个叫做联合国身份证件卡,它的主要作用,是让持有此证的人,在任意一个联合国缔约国的国土上,都享有基本公民的权益。所以,明白了?”

    “并不明白啊。”朴灿荣懵道:“这不就是一个大范围绿卡么,作用是什么?跟你结婚有什么关系啊?老大,你可想好了,你那一群……看我这嘴、”朴灿荣给了自己一个小嘴巴,道:“老大,我的意思是,你那么多女朋友,跟谁结婚不跟谁结婚,你定好了么?别再打起来。”

    “笨啊、”阿九把证件本拿在手里,道:“有了这个,我就等于有了二百多个身份证,我可以娶二百多个老婆,全都是合法的,阿九说着,摩挲着证件本的外皮,”表情美滋滋:“设计这个东西的人估计也想不到能拿到它的人会用来结婚吧,真是机智啊,我怎么这么聪明。”

    朴灿荣羡慕的直流口水,道:“老大,怎么申请的,你帮我也申请一个……”

    “这个啊、”阿九笑了笑,道:“首先,你要加入一个维和组织,拿到八种勋章,完成一百次以上任务,而且这些任务要覆盖二百个缔约国中的一半,如果你做到了,还没死,你就可以尝试申请了,通过率是百分之七。”

    “那还是算了吧,我还要命呢。”朴灿荣讪讪地说道。

    东值没在想这些八卦,他更关心的是阿九的婚礼。他之前完全没有想到阿九会突然宣布结婚,一时还有点接受不来。缓了一会儿,问道:“老大,你不是开玩笑,是真的要结婚吗?”

    “对啊、怎么了?”阿九见东值好像有话要说似的,问道:“想到什么就说出来,又没外人,都是自家的兄弟。”

    “这个……”东值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开口,道:“老大,按说这是你的私事,但你是我们的老大,这事儿我还是得说,怎么做你自己决定……是这么个事儿,如果你这样结婚了,嫂子肯定不止一个。那个……其实之前,嫂子们一直都有打电话询问你的行踪的习惯,这个事儿我们很为难,由此我联想到,如果这样到了以后,嫂子们会不会插手咱们飞车党内部的事情,当然我不是说嫂子们没有资格,我的意思是,家无二主么,嫂子这么多,我觉得还是要确立一个大嫂,要不兄弟们也理解不上去。”

    阿鲁也点头,道:“老大,东值说的有道理,你和嫂子们的事情,咱们兄弟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下面的兄弟不明白,你也不能跟他们说这个细情,就不如确定一个人选,她就是我们飞车党承认的大嫂,这样更好一点。”

    “这么说……”阿九想了想,点头道:“也有一定的道理,你们觉得谁合适?”

    “iu”,“知恩”,“知恩。”

    三人异口同声,阿九笑道:“你们三个还真是看好她,有什么特别的理由么?”

    “也没什么特别理由。”朴灿荣道:“就是之前不是有两次,你都托付给她了么,兄弟们也都知道这事情,而且知恩懂事可爱,我们也都把她当妹妹看待,如果这个位置上是她,我想兄弟们也都不会反对。”

    “她……”阿九想了想,道:“我考虑一下,这样吧,如果是在三个人里面选,你们各自给我一个结果,短信发给我,不要互相聊……我还有别的事情,有事电话联系。”

    说着,阿九把证件揣兜里,起身走了。朴灿荣喊道:“老大,你还没说谁当伴郎呢,我觉得我不错,选我啊,我是不是得去定制礼服了啊?”

    阿九没理他,朴灿荣讪讪咧嘴笑,转身问道:“老大说三个人选,你们俩选谁?”

    “老大说不要互相聊这事儿,你没听见啊。”东值对阿九的话,从来都是不打折扣的,冷冷说完,起身也离开了。

    “唉,你……木头脑袋啊,这又不是什么机密的事情,喂,阿鲁,阿鲁,你也走?商量一下嘛!”

    朴灿荣追着跑上去,门口的小弟们跟着,一行人离开了机场。

    这个身份证件,其实真正的用途是为了一个‘老特工’,在退休之后,可以在全世界享受余年准备的。通常这样的人,都是为了联合国奉献了一生,真可谓是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了全人类了。全功劳来说,这样的待遇也完全不夸张。但说起来,这都只是一个噱头而已,因为一般情况下,有资格得到这个证件的人,基本上都死光了,活下来的,仇家满地,哪有时间给他去满世界旅游,仇恨这东西,又不是说你退休了就没有了的。

    阿九是一个奇葩,他年纪轻轻立下功勋,又年纪轻轻全身而退,这个证件对他来说,简直是量身定做一样,而且他现在在韩国范围内,飞车党势力庞大,在世界范围,老九的黑金组织也不是摆设,敢对黑金组织太子爷动手的人,他自己也得掂量掂量,毕竟老九在江湖上的名头,就是残忍报复护短著称的,谁动了他的人,他真的是没完没了。对于这种行为,外界褒贬不一,有人觉得作为一个老大,能对自己手底下的人这么好,是非常值得敬佩的一件事。但也有声音说,他这种行为,完全就是闲的没事,而且太有钱了,黑金组织二十年的积攒,是多么庞大的一笔钱,他花还花不出去,拿来做悬赏,干掉几个人,就等于是消遣了。

    做仇人,最怕就是这种有钱又有闲而且还有行动力的人了。他们游戏人生,而你只是他们人生游戏的一个npc。

    阿九的这个决定,是一个月前就开始想了的。他决定来一场突袭婚礼,地点也不是说好的什么巴厘岛,而是迪拜的‘世界群岛’,他已经找到了父母,结婚当然也得有他们见证,再者,在迪拜,几乎没有老九做不到的事情,筹备一场婚礼,当然是不在话下,但这事儿,他还没说,等人到了之后,再给他们一个惊喜吧。

    明天就要出发了,阿九还有很多工作没做,在去找iu的路上,他给雪芙打了个电话,雪芙正在看剧本,她把工作的重心转移到大陆之后,发展非常不错,她还不知道,这里面是有阿九让龙十打了招呼的因素。阿九多年不在国内,国内的人脉几乎没有,但龙十作为京城的大律师,结交的都是身家百亿的大佬,这都是小事情。而且也不需要多么强大的资源,对于雪芙来说,有戏拍,工作不间断,也别累着,其实就可以了。

    雪芙听说要去迪拜,想了想也答应了。她还没去过迪拜,权当是一场旅游了。她在阿九的女人中,算是一个例外,她不参与到任何一派的争执中,所以也不是很在意谁去没去。倒是对可能见到阿九的父母,她有点紧张了,不管怎么说,第一次见公婆,而且阿九的父亲,也是外曾祖的徒弟,这里面的关系有点乱,她整理也半天也没整理清楚了。

    挂断电话,阿九也快到刘仁娜家了。iu的虽然买了那么多的房子,但她的家,对她来说,就是一个摆设。一个月也回不了一次,不是在刘仁娜这儿,就是在阿九那儿,就连换洗的衣服,家里都没有,全都堆在刘仁娜这里。阿九也常来刘仁娜这儿,刘仁娜为他也加了一个衣柜,导致衣柜家里都要放不下了,后来考虑到哪怕是三人一起睡,也是睡在一个房间,就把另一个房间改成了衣帽间,书架一样排列着四个衣柜,打开门蔚然壮观。

    阿九要带的行李,也是iu在收拾。相比krystal,iu还算是听话的,但是这不是给阿九面子,而是阿九说了,这次李允真也会在,想让她带父母见个面,iu对双方父母见面这件事非常的重视,所以才紧张起来,但她最后还是没告诉爸妈,或许是担心他们还没准备好吧,具体理由阿九也没问,iu也没有说的意思。

    自打阿九说了要去旅行,刘仁娜就有点躲着他。刘仁娜对阿九要做什么事情,是猜到一点的,俩人聊天的时候,阿九曾经旁敲侧击询问过类似的问题,比如如果突袭求婚女生会不会答应什么的,刘仁娜的阅历要比iu多很多,最近蛛丝马迹也察觉到了。她知道,自己是没有机会的,但是看着iu和阿九结婚,她想了一下那个画面,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吃醋,所以她想逃避,不想去这次旅行。但iu在她这儿,她躲也没地方躲,看到阿九又怕暴露了心思,才这样尴尬的。

    “哥,我要不要回奶奶家拿一些泡菜啊,婆婆最喜欢奶奶做的泡菜了。”iu听到脚步声,没有抬头看就知道是阿九,手里的活不停,头也没回的问道。

    “来得及就拿,太重了就算了,吃什么不是吃啊,拿多了再坏了。”阿九回着,把刘仁娜的手拉过来,刘仁娜想要挣,但被阿九有力地握住了手,道:“你一定要去。”

    刘仁娜心里暖暖的,但更添了一丝埋怨,道:“我去做什么啊,你又不是要跟我结婚……”

    “你怎么知……”阿九差点说漏了嘴,小心地瞄了iu一眼,见她似乎没听到,赶紧拉着刘仁娜躲进了隔壁卧室:“你怎么猜到了?”

    “本来还不确认,现在确认了。”刘仁娜盯着阿九,像是生气,又好似不是,好一会儿,长出了口气,道:“好好对知恩,她是真的爱你,我就不去了,虽然知道结果,但是我也是女人啊,看到那一幕,我不知道自己是会为了知恩欣慰,还是会吃她的醋,既然不能以百分之一百祝福的心去,那还不如就不去了,你不要逼我了,行吗?”

    “我就是要逼呢?”阿九神秘的笑了,道:“先不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反正你如果不去,你、你一定会后悔的!”阿九像个吵架的小朋友似的说道,刘仁娜还想说什么,被阿九封住了嘴,叩开了牙关,竟要**。刘仁娜百般抵抗,但最后都化成了绕指柔,也来了感觉,紧紧地搂着阿九的臂膀,把全身都交给了他。俩人正吻的如胶似漆,忽然卧室的门被推开了,iu咋呼道:“呀,你们俩在干嘛!”

    阿九把iu抓过来丢在床上扑了上去,刘仁娜红着脸站在门口,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最后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扭扭捏捏的走到窗边把窗帘拉上了,脱下裙子爬上床,加入了进来。

    刘仁娜是会伺候人的,在阿九宠iu的时候,她从来不会去争抢,但是她会做其他的事情,比如在身后抱着他,这样阿九的后背也可以感受到她的身子,感觉绝对是双倍的,偶尔iu体力不支了,她也会帮忙‘扶腰’,辅助的花样来说,她懂得是最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