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制作人 > 第23章 后宫酒吧
    恍惚间,巴图耳边仿佛又响起来枪林弹雨的爆炸声了……他叹了口气,对依旧茫然的副官说道:“总之,你们不要惹他,也不要让任何人去惹他,这就是一尊瘟神,反正他也在泰国待不了多久,哄着捧着过了这几天……让我清静一下吧、”

    副官诧异地看着巴图,恍惚觉得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这还是那个‘泰国霸王’巴图将军吗?连泰国大使馆都甩都不甩一眼的人,怎么在这个看起来是中国人的年轻人面前如此谦卑?他到底是什么人?“

    顺着副官的视线看过去,越过阿九的背影,再笔直往前,一座海滨别墅的二楼阳台上,两个澳大利亚白人,正举着望远镜看过来,他们的目光,不曾在少女时代身上停留过一秒,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对着大海放空的阿九身上。

    这两个人,是澳大利亚曾经着名的杀手家族‘文莱斯特’家族的成员。文莱斯特家族,在维多利亚一世女皇时期,曾是横行地中海的海盗家族,后来受到了伟大的女皇的招安,变成了得到皇家支持的远征队的先遣军,在一次航海中,本来目的地是美洲的他们,意外登录了澳大利亚,成为了澳洲的第一批外来者。

    几百年的经营,让海盗家族变成了杀手家族。在七十年前,他们还是与意大利黑手党家族齐名的,但近些年来,因为近亲结婚的恶果,后代产生了遗传性的白化软骨病,导致家族后代存活率锐减,逐渐开始没落,但依然是非常有实力的杀手家族之一,因为文莱斯特家族引以为傲的眼睛,让他们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狙击手,世界上‘硬狙击’的世界纪录,一千八百米以上,全部被文莱斯特家族所垄断着。

    但,五年前,文莱斯特家族走到了末路。

    一夜之间,家族城堡被人攻陷,家族主要战力死伤殆尽,现在两个人,当时在欧洲,逃过了一截,他们也是文莱斯特家族,最后的两个战力了。

    造成这个恶果的原因,就是因为文莱斯特家族当时接了一个任务,这个任务造成了一名国际刑警的死亡。这对文莱斯特家族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别说国际刑警了,就算国家首脑,副总统等,都死在过他们的手里,没有人在意这种事情,以至于事情发生两年之后,排除了所有可能性之后,才把目光集中在这件事上。

    能做到这件事的人,只有龙九和杀手排行榜第三名的死神。但文莱斯特家族毕竟不是阿猫阿狗,他们有自己的消息渠道,别人不知道其中的猫腻,他们清楚。死神早就死了,现在的死神,其实就是龙九本人。他用两个身份,游走在黑暗与白日之间。

    就在确认了仇人,两兄弟即将展开报复之际,龙九莫名人间蒸发了,一点消息也找不到。两兄弟的仇恨也就持续了三年,直到暗网再次出现死神的名字,他们才重新找到龙九的线索。

    今天,就是龙九的死期。

    “距离一千八百米……”

    “风速……准备……”

    两兄弟配合默契,一个望手,一个负责执行。距离一千八百米,人已经只有手指节大小,子弹的路径肯定会偏离,这种情况想要击中,几乎已经不可能,但对文莱斯特家族的成员来说,他们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击中,但要做到一击必杀,只有最优秀的家族成员,也才百分之五十的信心。

    杀掉龙九的机会不多,或许对他们来说,有且仅有这一次机会,他们不能不谨慎。

    调整唿吸,是一个杀手必备的技能。唿吸与心跳同频率的时候,是手最稳定的时刻。

    接近了……

    大文莱斯特最后在瞄准镜确认一下目标,然后他闭上了眼睛。这么远的距离,眼睛瞪成鸡眼,其实也无济于事,最终开枪的时候,都是凭借感觉做到的,所以很奇怪的事情是,真正的狙击高手,在开枪的瞬间,都是闭着眼睛的,这也就是‘盲狙’的由来。

    手指搭在扳机上,零点零一秒之后,子弹就会离膛。一点五秒钟后,不出意外,目标的脑袋就会炸开,粉碎,脑浆迸裂。

    唿吸与心跳同步……开枪!

    忽然大文莱斯特睁开了眼睛,因为他感觉到,他的手指已经脱臼了。他的眼前,是一张面色不善的脸,他不认得,但手指的痛苦告诉他,并不是朋友。

    文莱斯特家族,以前杀人用匕首,毒药,弩箭,现在杀人用枪,狙击枪……从祖先到现代,没有一个人是擅长近距离搏杀的。近身肉搏,俩人还不如普通人。

    “你是龙九的人?”

    “老子叫龙十一,你说呢?!”龙十一没好气骂道,运气于掌,他的功夫得到了胖师父的真传,外功金刚掌,内功般若伏虎劲,双臂一晃八百斤的力气,铁指摧石不在话下,何况是脆弱的喉骨,只听嘎巴一声,文莱斯特俩兄弟脑袋耷拉了下去。

    “真让师兄猜对了,妈的……”龙十一骂了一句,把俩人拖回屋子里,两分钟后,别墅燃起了火光。

    ……

    “真是太可怕了,听说距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有人死了,房子都烧掉了。”

    “是啊,去了好多消防车……”

    拍摄完回到酒店,就听到酒店的客人还有服务员们,都在议论刚刚发生的事情。虽然大部分人说的都是泰语,但也有好奇的老外打听,所以sm一行人也都听到了个七七八八。听到距离酒店这么近,发生了如此不安全的事情,大家想要在附近逛逛的心情也都没有了,各组找到崔室长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回归原计划,今晚的航班回国。

    阿九给的奖金,崔室长本来想‘贪’一点儿,但是心里挣扎了一天,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按照大家的职务,努力的程度,把钱相对公平的分了。一共来了二十七个工作人员,奖金平均到每个人身上,差不多是一个半月的薪水,每个人都非常开心。分钱取了整数,剩下的钱,加在了晚餐的费用里面,皆大欢喜。

    阿九一个人,坐在最角落的地方。秀英本来是想过去陪他,但是看到sunny的样子,想了想还是没动弹,毕竟还是要讲点义气的……秀英冲泰妍使眼色,想让她过去,但是泰妍也没去,气氛有点尴尬,徐贤忽然战了起来,被yuri一把拉了回来……这就看出人缘了,sunny的人气还是很不错的。

    和这边的各怀心思不同,阿九根本没有想这件事。他坐在角落里吃饭,其实并不是赌气,在少女时代这边看不到的另一边耳朵上,他戴着蓝牙耳机,正在跟龙十一通话。龙十一是乌龙组织在东南亚地区的负责人,瘦师父去世之后,他不再负责台湾了。本来他在菲律宾,但听说阿九过来了,就来了泰国……在与阿九见面之前,邮件联系过了。阿九告诉他,他发现了文莱斯特家族的痕迹,龙十一还不太信,直到抓住了这两条漏网之鱼,他才明白阿九所言非虚。

    和上一代的八名入室弟子相同,阿九这一代,也有八名入室弟子,龙九到龙十七。每一个都是独当一面的人,龙十一负责东南亚之后,龙十二从日本赶过去接替他的工作,而日本方面,则有王思明暂为代管,因为他已经接替了阿九的职务,加入了国际刑警组织,而国际刑警的亚洲总部在日本。

    韩国这边,因为近些年来比较友好,所以没有派入室弟子坐镇,而是由龙三八,龙三三,这些中流砥柱轮换,但自从有阿九在之后,这边也就没有投入太多的人力了。

    龙十一很担心阿九的安危,今天的事情,让他很后怕。他知道龙九的内功恢复了,但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文莱斯特兄弟今天是被发现了,如果没有发现呢?狙击枪的威力,可不是肉做的身体能抗住的,阿九的武功再好,他也不是机器人,他也有死亡的可能性。

    龙十一的意思,是让阿九带几个保镖……简单的意思就是,至少带几个挡枪子儿的,这不是开玩笑,对于上位者来说,这样的‘炮灰’保镖是必备的,每一个领导人身边都有,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挡枪子,而且这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做的,这些挡枪子的人,都是经过专业培训的,至少对于狙击手来说,他们的存在,可以让再厉害的狙击手,都必须开两枪,这就给安保带来了一个巨大的缓冲空间。

    以阿九现在的权势,他自然可以这样做。但是他拒绝了,龙十一嘴皮都说破了也没办法,最后无奈放弃了,阿九又嘱咐了几句,并没有问他任何工作上的事情,已经退役了,他就要遵守准则,不再过问任何事情。

    不知不觉,晚餐结束了,阿九面前的意大利面,还剩下一半还多,聊天忘记了吃。全部都已经凉掉了,牛奶凝固在一起,看起来一点食欲也没有了,阿九把叉子放下,起身离开了座位。

    看着阿九的背影,正要过来说话的sunny差点眼泪掉下来。这是俩人在一起之后,第一次闹别扭。sunny不知道阿九的反应会这么大,如果知道,她肯定会用更温和的方式跟他说,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看他的样子,显然还是在气头上,不想沟通……泰妍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轻轻把sunny揽进了怀里,轻声安慰着她。

    晚餐结束就要回房间收拾行李了,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乘坐阿九的私人飞机回去,派tiffany去跟阿九说。tiffany高高兴兴地去了,但很快垂头丧气地回来了……阿九已经退房走了,sunny的心情更加低落,眼泪已经在眼眶打转,差一点就要掉下来了。

    “确实是有点过分了!”泰妍本来不想太参与到这件事里面,所以一直没有说话,但是现在的情况,就算她在旁边看着,心里都受不了了。她给阿九打电话,但是电话已经关机了,泰妍抱过已经掉下眼泪的sunny,道:“不能由着他的性子胡来,这次我们要团结起来,我改变我的立场了,不再中立了,回头就立规矩,然后我去跟他说,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能做到一直别理我们!”

    ……

    少女时代在泰国芭提雅的航班刚刚起飞的时候,阿九驾驶着飞机已经掠过了日本海,到达了济州岛的上空。半个小时后,飞机在金浦机场的商务机跑道降落了,阿九从飞机上下来,走出机场,随便打了个车,来到了后宫酒吧。

    他的心很乱,不想回家。不想回家,并不是不想见到谁,而是他在想为什么会这样……绕来绕去,找了一群不愿意花自己赚的钱的老婆,这算是失败还是成功?

    酒一杯接着一杯,心情有些郁闷,他也没有用内功控制,渐渐有点上头了。忽然太阳穴多了一双手,阿九抬头看了眼,有些熟悉又有一点陌生,他闭了一下眼睛,瞳孔再次聚焦,才认出是谁来。他把这双手从额头挡开,示意了一下沙发旁边的位置,道:“你怎么在这……”阿九打量了一下这个人的装扮:“和朋友一起来玩?”

    “我来表演的。”说话的人是泫雅,看着阿九的目光有些紧张,语气也有点发抖。她到现在也不确定,她和阿九的关系是什么……送了车,给了房子,算是包养吗?如果算的话,他一次也没来过,更是什么也没发生,但如果不算……这又是什么呢?

    “你们公司让你来的?”阿九的眉毛皱了起来,道:“谁做的决定?”

    “是我自己要来的,”泫雅赶紧说道,说完声音又小了下去,头也低了下去:“我想见你……就偶尔过来碰碰运气,没有理由,所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