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制作人 > 第15章 悔恨
    韩国政坛大地震!

    三月十七日一大早,不知道有多少议员被这个消息震惊了,被誉为朴槿惠政府的重要支柱之一,朴氏政府‘厂卫’的直接领导人,韩国国家情报局局长李允真,辞职,**!

    一切都发生得太过突兀,各方势力还来不及反应,事情已经变成了既定的事实。李允真竟然真的就这样毫无征兆地,突兀地退出了执政党。

    青瓦台,总统书房。

    朴槿惠大发雷霆,饶是以她的涵养,也控制不住情绪了,她没有想到,这次李允真竟是铁了心的跟她做对,这份屈辱的感觉,好多年没有过了。

    金炳世站在门口,低眉顺目,一副耳不闻,目不视的样子,他刚刚躲开了一盏水晶台灯,心里正在腹诽,果然女人生气就是要砸东西的,就算是总统,也绕不过这条规律。朴槿惠发泄够了,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深吸了口气,问道:“财阀方面询问过了么?他们什么态度?”

    金炳世清了下嗓子,仿佛刚刚活过来一般,道:“我已经与各大财阀家族沟通过了,他们表示不清楚李允真在做什么,也不会参与和帮助,同时……”金炳世顿了一下,道:“他们像是商量好了一样,不约而同地表示‘代理人’制度已经不适合现有的状况,不再设立代理人了。”

    “看来他们是真的不清楚……”朴槿惠稍稍放心,她最怕的情况就是李允真背后的财阀势力倒向反对党。但现在看来,似乎错有错着了,原来李允真做代理人的时候,财阀势力拧成一股绳,可以左右政局,现在李允真放弃了代理人的身份,财阀势力也表示不会再设立代理人,虽然不能像以前那样,把财阀的支持彻底掌握,但这件事本来就做不到百分之一百,一个不团结的财阀势力,远比拧成一股绳的财阀势力好控制得多。

    “密切关注反对党与李允真之间的来往,另外,安排发言人,对这件事做一个淡化处理,我不希望看到媒体对这件事大肆宣扬。”

    “您放心,舆论牢牢掌握在我们这边。”

    “有什么情况,立刻报告给我……行了,去吧。”朴槿惠摆摆手,金炳世欠身告辞。

    朴槿惠拿起桌上的红色电话,按动了几个号码,想了想又挂断了,她想给李允真打电话,但她忽然想起了自己的身份,作为总统,绝不能做这种‘折节下交’举动。

    总统的尊严不允许!

    ……

    李允真办理完**手续,谢绝了一切约见的请求,一个人来到了位于钟路区的住宅。

    作为政府高官,财阀势力的代理人,她自然有不菲的身家。而且凭她的身份,在钟路区有一套住宅,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只不过这二三十年间,她在这里住的时间屈指可数,甚至邻居都不知道这里住着什么人。

    李允真回到这里,她的副手,陪着她一起。作为年少时的学妹,工作时的伙伴,绝对的心腹,她没有在李允真辞职之后,还留在情报局工作,而是选择了同她一起离开。

    连续三个晚上的噩梦,终于成为了现实。李允真心痛无法言说,回到家里,整个人就处在了垮掉的边缘,副手也不知怎么安慰,只好陪着她。做了晚饭,也不敢叫她吃,一直到晚上,李允真一直坐在庭院里,几乎没有动过。

    忽然,副手的手机振动了一下,副手看了一眼,凑到李允真身边耳语了几句。李允真抬头看了看副手,道:“崔中将真的这么说?”

    “是的,崔中将说,他现在走不开,明天中午想约您见面,详谈这件事。”

    “替我回复,谢谢崔中将。”李允真强打精神,想了想,又道:“帮我联系龙艮,告诉他,如果我的儿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跟他们不死不休。就算斗不过,也让他扒层皮!”

    副手有些犹豫,支吾了一下,道:“原话么?”

    “对,原话!”李允真说着,眼眶又红了:“我真恨自己,想得太多,让我儿子冒这种险,我这一辈子,活到现在才算是明白一点,什么都不重要,家人最重要。我的儿子就是我的全部,他要是死了,我就没什么好失去的了,这些人,都该给他陪葬,作为妈妈,我即便做不到,但我可以跟他们同归于尽……至少这样,我对得起他……”

    “唉……”副手叹了口气,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她知道,她说什么也没有用,对于一个失去孩子的母亲来说,没有什么是她做不出来的。

    ……

    中国这边,龙艮收到消息的速度,不比韩国那边晚。崔中将一行在土耳其刚刚登机,消息基本就传过来了,稍稍汇总一下,昨夜发生了什么事情,大致梗概就出来了。

    龙九设计了整个解救计划,与美军兵分两路,美军成功将崔中将一行人解救,而他则失踪了。一个奇怪的点在于那场爆炸,美军给出的解释是销毁武器,但对‘销毁’的时候,龙九于王思明是否已经脱离了威胁,却没有给出解释。

    事情已经过了十二个小时,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他们是遭了美军的道儿。

    龙艮悔恨不已,早知道是这个结局,他说什么也不会让阿九去。他之所以同意,是因为他觉得,就算解救任务失败,以阿九的能力,脱身绝对没问题。但他千算万算,万想不到美军会来这么一手……身手再好,能抗住导弹么?两发地狱火导弹,加上被引爆的那两辆车上的导弹,别说是人了,就算是铁,也化成铁水了!

    龙艮越想越后悔,抬手甩了自己一个嘴巴,半边脸颊登时肿了起来。他觉得对不起这个小师弟,也对不起他死去的父亲,更对不起两位师父的嘱托。

    这时响起了敲门声,秘书走进来,尴尬地清了下嗓子,道:“韩国那边传话过来,原话是:如果我的儿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跟他们不死不休。就算斗不过,也让他扒层皮!,局长,您看咱们怎么回复一下?”

    “回复个屁!”龙艮叹气道:“要不是没人替我,我都想死……这他妈叫什么事儿!!”龙艮捶了下桌子,咬牙道:“发动中东所有的明线暗线,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二十四小时之内我要一个准信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