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制作人 > 第03章 亦师亦友
    都说出家人不打诳语,但这句话对胖师父来说,有如狗屁一般。小时候,胖师父说的每一句话,阿九都是信以为真的,甚至直到下山之前,他还是相信,但是下山之后,他渐渐开始怀疑。

    比如说,小时候胖师父说过,乌龙院是他和瘦师父打架,最后他打赢了,才成了寺庙而不是道观,但下山之后,他得知,事情的真相似乎并不是这样。

    虽然胖师父没承认过,但通过这些年这儿一句那儿一句的了解,阿九大致推断出了一些事情。

    比如说,胖师父至少有一百五十岁;他不止教了一批徒弟,他参加过同盟会,他的徒弟中至少有一个参加了抗战,成长为著名将军,等等诸如此类。

    至于他有多少个徒弟,阿九并不知道,但他知道至少有三批。他这一批,他父亲那一批,还有之前参加了抗战那一批,这中间好像应该还有一批,但这一批他一个也没见过,所以并不能确定。

    在他上面这批,也就是他父亲那一批,并不像他这批一样,叫龙一、龙二。他父亲这一批,是以八卦命名,龙乾,龙坤一直往下。但他父亲是第九个,八卦的名字用完了,所以胖师父告诉过他,你爸也叫龙九,但这其中有什么过往,胖师父从来没有提起过,阿九也没问过。

    阿九下山来,第一个见到的人,是上一代的老七,龙艮。不过他下山之后已经恢复了俗家的名字,并且他也不是孤儿。

    他姓安,传说中龙组的负责人。

    阿九就是在他那里接受了将近一年的训练,虽是师兄弟的名分,但也算是半个师父。龙艮教了阿九很多东西。这些东西无数次救过他的命。阿九曾想以师礼待之,但龙艮执意不肯接受。问原因他也不说,只说以后他就会明白了。

    训练结束离开那天,也是龙艮告诉他,他的母亲可能还活着。因此阿九一直对龙艮心存感激,在他心里。龙艮是仅排在胖瘦二位师父之下,第三号的人物,一个值得尊敬的长辈。

    刚刚回国也没地方去,直接回乌龙院阿九又不太想,在飞机上发呆的时候,他想起了这位师兄,就决定去探望他一下,算起来自09年之后就没有见过了,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

    龙艮的家在京郊。玉泉山,据他说,他是因为喜欢喝茶,玉泉山的水好,所以才会住在这里。

    阿九心里是不信的,但他选择相信。

    ……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还在关机?!”韩昌旭差点把手机摔出去,给阿九打了几十通电话。一直都是关机状态,这都要火烧眉毛了。人跑哪儿去了?!

    “处长,消息真的捂不住了,您快点拿个主意,我不是催您,您要明白,要是舆论不受控制。影响可不是我们兜得住的啊!”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干嘛吃的,你是我的助理,你倒是给我想办法啊!”韩昌旭挠头,挠也白挠,想不出办法。忽然门口又进来一个人。是他找来统计接收过来的各大区黑社会帮派组织财务的会计:“韩处长,账目对不上,有很大的缺口。”

    “我、我知道对不上!”韩昌旭从办公桌后面绕出来,闹心似的左右来回走:“不是告诉你们了吗?暗账对不上的不用管,明账对的上就行,明账也对不上?”

    “就是明账对不上。”

    “多大缺口?”

    “二百七十亿左右……”

    韩昌旭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二百七十亿韩元,这么大一个窟窿?这叫什么事儿,还没收入呢,先搭上了?

    “妈的!龙九你个混蛋,我就知道你没这么好心帮我,坑我,坑我是不是?”

    韩昌旭念叨着,大步往外走,助理和会计赶忙跟上。

    “处长,舆论关天啊,您得像个办法……”

    “韩处长,这个缺口怎么算,入账不入账……”

    韩昌旭倏地转过身,大吼:“都给我老实呆着!”

    助理和会计都吓傻了,韩昌旭深吸了口气,道:“等我回来再说,行吗?各位祖宗?”

    ……

    五年未见,龙艮的样子没怎么大变,只是头发花白了许多,他也没染,看起来比五年前好像老了十岁。

    对于阿九的到来,龙艮非常开心,亲自下厨炒了几个菜,还拿出了自酿泥封的陈年好酒。

    “来,酒杯拿起来,师兄给你倒上。”

    阿九赶忙双手端起酒杯,师兄弟俩人,年龄差超过三十岁,称呼上可以随意,但礼数上却不能随便。

    阿九打量了一下这个和五年前没什么变化的小院儿,葡萄藤,竹椅,红木茶几……都没什么变化,一如昨日。只是感觉有些空旷了,阿九左右看了看,问道:“师兄,嫂子不在家啊?”

    “唉,你嫂子她……跟我离婚了。”

    “去了?”阿九愣了一下,道:“怎么可能?”

    “谁规定五十五就不能离婚了?”龙艮笑了笑,看起来还是那么儒雅,但却多了两分苦涩:“小九儿,你也明白,咱们这行,很多事情不能说,也没法说,更不能解释。你嫂子受不了这个,结婚三十多年,聚少离多,在一起一半多的时间又在吵架……年轻的时候我以为过几年就得离呢,能挺三十多年,还给我生了个女儿,我已经满足了。看我,说这干嘛,来,走一个!”

    阿九赶忙和他碰了一下,师兄弟俩一饮而尽。

    “那现在嫂子一个人生活?”

    “嗯、”龙艮也没隐瞒,道:“其实我跟你嫂子,不是没有感情,就是过不了日子。现在你可能听不懂这句话,等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明白了。”

    阿九叹了口气,自斟了一杯,仰头喝了:“师兄,我现在好像已经明白了。”

    龙艮夹起一颗花生米往嘴里送,听到这话动作一停,道:“小九儿,听这话,你有喜欢的人了?”

    阿九点了点头。

    “真的?”老男人的眼睛里迸发出了奇异的光芒,一把抓住阿九的手腕:“快说说,啥样的姑娘啊?多大了?做什么职业?家庭条件呢?”

    阿九没吭声,只是喝酒。

    龙艮急了,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千来斤的青石板桌被拍得颤了一下:“瞅瞅瞅瞅,费劲劲儿的,说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