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霸皇纪 >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搭配
    “冲你妹。”

    高正阳落的海面,看着那蹦跳的金色胖头鱼说:“别的鱼都饿成鱼干了,你怎么如此肥美?”

    金色胖头鱼两个小眼珠乱转,悄悄摇着尾巴向后退开一些距离,小心翼翼的说:“我不是肥美,只是天生强壮。”

    高正阳有些好笑,这金色胖头鱼智慧还真不低。他说:“我来问你,你们为什么不自己出去捕食?”

    “法阵禁制啊,法阵不开,我们就只能吞食地煞之气为食。久而久之,我族就愈发衰败。”

    金色胖头鱼那鱼脸上,居然露出了委屈的神情,“眼看着族群衰败,我是寝食难安,都瘦了不知有多少……”

    金色胖头鱼所以能做出表情,主要是它小眼睛太灵动,把所有情绪都明白表达出来。

    高正阳看了眼金色胖头鱼,这货不过一尺多长,已经胖成了的球状。他实在想不出来,这货要是胖起来会是什么样子。

    “你们如此多数量,跑出去不是把周围鱼虾都吃光了……”高正阳问。

    “不会不会,我们不吃普通鱼虾,我们可是金灵鱼啊!”

    金色胖头鱼骄傲的说:“我们是鱼中修者,天生就能吸收灵气,智慧不凡!”

    高正阳好笑的说:“智慧不凡,那我有个问题,不知你能答上么?”

    “大老爷只管问。”金色胖头鱼颇为自信,甚至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表现。

    高正阳问:“金灵鱼是炸着好吃,还是清蒸好吃?”

    金色胖头鱼大惊,摇头晃着尾巴紧张的说:“大老爷,开不得玩笑,我们是怎么都不好吃的。肉是又苦又涩,身体各部位还有毒。”

    “我觉得你没说实话。”

    高正阳拂尘一摆,把金色胖头鱼卷了起来,“你这货肥头肥脑,肯定味道不错。吃了还能补气强身……”

    “使不得使不得……”

    金色胖头鱼也摸不清高正阳脾气,这样新来的修者,一高兴把它吃掉也很正常。

    它摇晃着肥大身子,一面哀求说:“大老爷,你想要什么就直说,别捉弄小的了。”

    高正阳点点头:“你还算有点小聪明,但你不该在我面前耍聪明。”

    金色胖头鱼一冒出来就说要出去捕食,其他什么都不说。这股子奸猾劲头,高正阳就要治理治理它。

    这种圆滑的东西,就是要给它一点厉害,它才知道敬畏。

    高正阳说:“你们金灵鱼到底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放牧,把事情说清楚。否则就把你炖汤。”

    “是,是,大老爷您别急。”

    金色胖头鱼乖巧的说:“容小的慢慢禀来。”

    金色胖头鱼偷偷瞄了眼高正阳,见他神色不喜不怒深沉难测,也不敢再抖机灵,急忙把金灵鱼情况说了一遍。

    金灵鱼是一种很特殊的鱼,专门吞噬地煞之气为生。

    所以,围着绝剑峰的地煞穴口就有大批金灵鱼。

    不过,金灵鱼还需要吸收各种元力灵气作为补充。绝剑峰因为法阵禁制,周围海域内被法阵封闭,金灵鱼只能待在这片海域无法离开。

    整天吸收地煞之气的金灵鱼,虽然饿不死,却也难以成长。所以,金灵鱼就都变成了鱼干模样。

    金灵鱼只要离开这片法阵禁制海域,就能吸纳到其他的元力和灵气,滋养血肉。这样不断循环,金灵鱼才会越长越大。

    通过这样的循环,金灵鱼体内才能凝结出金灵砂。

    金灵砂吸纳地煞之气和诸多元力灵气而成,是炼制飞剑的极品材料。

    不过这种飞剑煞气极大,专门对应绝剑峰的炼剑法门。

    绝剑峰势微,就剩下几个干巴巴的长老,这几个人也就没心思弄这些了。宗门也不需要金灵砂,所以,这些金灵鱼就被圈养在绝剑峰,哪都去不了。

    高正阳听金色胖头鱼说完,才弄清楚情况。

    应该是元灵觉得来了新人,需要重新炼制飞剑,就让高正阳去放鱼。

    “你们饿了几百年,体内的金灵砂一定更精纯。”

    高正阳突发奇想说:“你们现在都吐出来。”

    金色胖头鱼急忙阻止:“大老爷,万万不可。金灵砂没有其他灵气元力滋养,煞气太盛,对人神魂身体都有着巨大伤害。”

    一般来说,就算是追求金灵砂的纯粹和煞气,也至多是困养二十年。就能把金灵砂纯化到很高的品质。

    这群金灵鱼,却至少是五百年都没能离开这片水域,一个个饿成鱼干。体内的金灵砂早就磨炼的无比纯粹。

    这样的金灵砂拿出来炼剑,还没等伤人,煞气就先把剑主血肉和神魂灭掉。

    高正阳却更有兴趣了,他有血神旗,只要不当场死掉,什么煞气都不怕。只要威力够强就行。

    不过,事关重大,也不能就听一条鱼比比就当真了。

    高正阳收起竹笛,对金色胖头鱼说:“你等的稍安勿躁,先在这待着。”

    说着他一摆拂尘,直接回了绝剑峰。

    绝剑峰上没几个人,高正阳却只和元灵还算熟悉,只能找元灵请教。

    “师叔,我听金色胖头鱼说了金灵砂能炼剑,不知是真是假?”

    高正阳也没兜圈子,在元灵这样修道强者面前兜圈子也没意义。

    “这到是真的。”

    元灵淡然说:“金灵砂炼制的飞剑可是我们绝剑峰招牌。这等煞气最阴毒,只要被飞剑所伤,就算是元婴都要头大如斗。和同阶斗剑,更是无往不利。”

    绝剑峰当初为什么那么强,就是因为有这等法门,又有金灵砂这等异物能炼剑。

    高正阳请教说:“按照这个道理,金灵砂不是越纯粹越好。这些金灵鱼几百年没能放养,体内金灵砂品质非常好。”

    “鱼游水而活,所以鱼这种东西最有生气。地煞之气霸道又阴毒,专杀一切生命。唯有经过金灵鱼转化,金灵砂炼成的飞剑才能给人驾驭。”

    元灵说:“你这个想法并不稀奇,很多前辈都试过。那些炼成飞剑的确威力超绝,但对神魂和身体伤害太大。要知道,宗门炼制飞剑都是以心御剑。心神相通,剑和人如同一体。这的个煞气的侵害,却是怎么都无法隔绝……”

    说起绝剑峰的往事,元灵眼中也露出几分悲悯。

    心剑宗才立宗的时候,周围都是强敌。迫于无奈,宗门的前辈们都选择了各种极端炼剑之法。

    这些前辈们,没有一个长寿的。不是在战场上战死,就是走火入魔而死。每个人的结局都还悲凉。

    也正是前辈们的英勇牺牲,心剑宗才能在东海立足,传承不绝。

    到了如今,已经有愈发兴盛之势。

    元灵虽然对门主和其他各峰多有不满,但她也觉得,绝剑峰的炼剑之法过于凶厉阴毒,的确不适合现在的宗门。

    不过,绝剑峰作为心剑宗一柄毒剑,却也不能就这么断绝传承。

    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

    世事难测,谁也不知道宗门什么时候会遇到危险,这柄毒剑还是要留下传承。危急关头,宗门才有应变的手段。

    对于元灵的想法,门主和其他各峰当然都有不同看法。很多人都觉得,绝剑峰炼剑之法太古老野蛮,远不及现在宗门炼剑之法精妙。也失去了传承的意义。

    所以,这些年不断打压绝剑峰,想让绝剑峰这样自然消亡。

    元灵也明白宗门其他长老的想法,但她也改变不了什么,只能静静守护绝剑峰传承。

    高正阳的出现,让元灵颇为高兴。元光师兄后继有人,绝剑峰有了新鲜血液。高正阳看起来也颇有天赋,年纪轻轻就是七阶武者和七阶法师。

    其阳神坚凝,更是远胜同辈。

    对于高正阳,元灵也算是寄予厚望。这才给他竹笛,让他去放牧金灵鱼。以便尽快中和煞气,炼制飞剑。

    等元灵说完,高正阳说:“金灵鱼几百年养成金灵砂如此纯粹,这么浪费太可惜了。”

    他诚恳对元灵说:“我想试试。有师叔看着,也不会出什么大事。“

    元灵认真盯着高正阳眼眸,高正阳也不避让,眼神深邃而坚定。以元灵的修为,都不禁暗自惊叹,高正阳神魂心灵之坚定,似乎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动摇。

    这应该是他是天赋,绝不是后天修炼出来的!

    元灵沉吟了一会说:“也罢,这是《七绝剑》,你先拿回去研习。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来找我请教。”

    元灵觉得高正阳天赋超绝,至少有资格尝试一下。

    要知道炼剑是最重天赋的,有些人天生能御剑,有些人就怎么都入不了门。绝剑峰的剑法也是,有些人就适合修炼七绝剑,不怕煞气缠身。

    譬如她自己,其实在剑道上的天赋远不及师兄元光。但她神魂和体质特殊,就是能轻易转化剑中煞气。

    如此日积月累,就自然成就元婴。她的同辈和晚辈,却早成了飞灰。

    七绝剑恶毒凶厉之极,决心意志在七绝剑下不值一提。但是,天赋却可以降服七绝剑。

    高正阳说服了元灵,从她那得到了一块小小玉牌。

    玉牌雕刻比较粗糙,只有正面刻着“七绝”两个字。但玉牌质地温润,上面甚至有一层近乎包浆的油光。也不知被多少人反复把玩过。

    高正阳收起玉牌,和元灵告别后,直接回了自己房间。

    他住的地方靠近海边,是一座白木搭建的房子。白木可是一种特殊灵木,不但能抵挡煞气,还能温养神魂身体,颇为不凡。

    这也是长老的福利,换做普通弟子,绝对享受不到这种待遇。

    木屋共有五间,极为宽敞。只是几百年没主人了,家具却早都锈蚀掉。

    高正阳回来的时候,白灵正在哼着歌打扫房间。

    白灵虽然喜欢热闹,但初来海边没几天,又能跟着高正阳学习秘法,心情特别好。干起家务活也都特别有活力。

    看到高正阳回来,白灵颇为意外,“你不是说要出去几天?”

    “有点事情先回来了。”

    高正阳吩咐说:“我要闭关修炼,你不用管我,也不要靠近,小心受伤。”

    “知道了。”

    白灵不耐的摆摆手,转又忍不住问:“那本御剑诀我能练吧?”

    “你能练,但不要乱练。”高正阳说:“那是给人练的,你一个狐狸精,会有很多问题。”

    “哼,这就不用你管了。”

    白灵却自信十足,御剑诀这等入门的简单法诀,她肯定能学会。

    高正阳笑了笑,御剑诀的确没什么危险,就随白灵高兴吧。等他学会整套体系,再从高而下解析秘法,可以专门为白灵量身订做一套修炼法诀。

    回到房间,高正阳关闭房门,启动了房间内的法阵。

    地面下沉,露出一个深深的地道入口。

    作为长老的住宅,当然要有修炼密室。这座密室就修建在地下数丈,极其的稳固安全。

    高正阳启动法阵封闭房间,检查了一遍,这才坐在万载冰玉床上,拿出玉牌。

    七绝玉牌轻轻贴着眉心,高正阳神识一沉,探入七绝玉牌。

    七绝玉牌内是用神识刻下的整套七绝剑法。而且,这里面一共有七道强大神识。

    这七道神识都是七绝剑,却是七种不同风格。有的霸烈,有的阴狠,有的飘渺,有的决绝……

    很明显,这是绝剑峰七位强者留下的七道神识。修炼者可以从中选择一门最适合自己的剑法。

    对于高正阳来说,当然没有什么适应不适应。这七位都是元婴级别,比起他原本力量差的太远了。

    七位元婴阐述理解的虽然精妙,却都各有侧重。

    高正阳先选了一个风格最为中正大气的剑诀,沉浸神识去体验。

    七道神识烙印留下的剑诀,并没有任何智慧。只是被神识触动后,就会自发演绎七绝剑。

    七绝剑并不是一套单纯剑诀,而是包括了炼剑、炼心、炼神等众多法诀,极其的精妙繁复。

    高正阳把这一路剑诀看完,也花费了很久的时间。

    因为他现在神识有限,看完一套剑诀后,神魂和心神都已经被七绝剑意侵蚀,身心俱疲。甚至修炼的根基,都被剑意所伤。

    正常来说,以高正阳的修为,只能激发出和他同阶层次的剑诀,无法看到全部剑诀。

    只是高正阳心神无比坚凝,这才能解开神识烙印上的限制,把这一路七绝剑都看完。

    这种强行解读,也远远超过了高正阳现在能承受的极限。所以,哪怕只是看了一遍,他身体和心灵神魂都同时受创。

    这种强烈的痛苦,从多个层面一起刺激着高正阳。要不是他意志超绝,这会早就放声嚎叫起来。

    “七绝剑果然不凡……”

    高正阳也要承认,建立在此界法则根基上的七绝剑,虽然远不及神月剑高明,却别有巧妙。

    尤其是在杀伐战斗上,真可谓凶厉阴狠。

    高正阳心神一动,识海中血神旗流出一点点先天本源,摧残他身体神魂的七绝剑意立即被清扫一空。

    最精纯的先天血河本源,滋养着高正阳身心内外。

    弹指之间,高正阳不但痊愈,而且身体神魂更加强盛了一分。

    先天血河本源就是如此神妙,只要高正阳不死,就能让他立即恢复最佳状态。因为先天血河本源的滋补,高正阳每次受伤后还能有所增益。

    高正阳如果不怕麻烦,就是不断让自己受伤,通过吸收先天血河本源也能一直进步。当然,这是一种效率异常低下的修炼。

    对于七绝剑诀来说,血神旗这种本事就太好用了。

    七绝剑诀:绝情,绝欲,绝己,绝人,绝世,绝地,绝天。

    七绝剑诀非常极端,也正是这种极端,才让七绝剑有了超强杀伤力。

    高正阳很清楚,所谓七绝不过是一种意境,一种神魂和元力共鸣状态。并不是修炼了七绝剑就变成敌视一切的疯子。

    不过这种极端剑诀,对人的身心伤害是非常大。但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这些东西无法动摇他的心灵。

    只是借着这个修炼体系,掌握更强力量。这门七绝剑诀,完美搭配血神旗,可以说再好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