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一指成仙 > 第一一四二章 天地有因果
    一念可成佛,一念可成魔,不论容赫助建百灵是为身名所累,还是其他原因,百灵战场的存在,受惠的都是这方天地的所有生灵。

    这所有生灵里,自然包括了卢悦自己。

    天地有因果,它们什么时候来,谁也不知道。

    五水明明怀疑他还生在绝地,却要等到现在才出来。当年的神仙居大能,同样只是打不曾杀,或许……

    卢悦在灯焰明灭加剧的时候,严重怀疑走到没路的一代枭雄,要以死来阴她,不由分说,便把容赫从天残灯里甩了出来。

    “咳咳……”

    魂神的麻痛终于消失了,容赫本来绝决的心,迅速复活。

    “菩萨畏因,众生畏果,这位卢小友,你畏的是什么?”

    踉跄着站起来时,他接着向卢悦挑衅,“怎么?不敢杀我了?也不想知道黄泉客栈,不想知道,神仙居诸仙自相残杀的本质?”

    卢悦拢了拢眉头,破规符的时效过去了,否则真想甩他一道闪电,“我想知道,你便会告诉我吗?容赫,虽然我不知道你的过去,可是望天城发生的一切,你对容家所做的一切,从头到尾,都说明你是一个伪君子。

    你连自己的子孙,都能明着慈爱,让他们对你爱敬不已,可事实上,暗地里,你天天磨刀霍霍,想着怎么更好地阴杀他们。

    你这样的人……

    嗬!会跟我说实话吗?

    我越是用刑,你越是要把我往沟里带吧?”

    “……呵呵!”

    容赫一怔之后,倒是笑了,“果然聪明!”神仙居的人,都聪明,“不过,你不敢再杀我了吧?”他微有得意,“前面是谁说,敢胡言乱语,或是顾左右言他,死是奢望?”

    卢悦拂拂衣袖,好整以闲,“你现在,还要我杀吗?”

    什么?

    本来就在暗中观察卢悦的五水,忍不住又把她好好打量了一遍。

    “容死了,现在的容家,还有一个叫容源的,你是不是准备再回去夺舍他啊?”卢悦冷笑,“那就请吧!”

    容源身体早就空了,好好养着,还有三五年好活。

    但夺舍……,那就随着他的身体,马上步入死地吧!

    “……你也配叫功德修士?”

    容赫自然知道容源的情况,对她这恶毒的建议,气恨的咬牙切齿。

    “配不配,得问老天爷。”

    卢悦朝他笑笑,“你这样的人渣,都能得紫光灵脉,我得功德,就更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容赫脸上一阵扭曲,“本君对天地有大德,你如此侮辱于我,不怕天地因果吗?”

    “怕!”

    卢悦不讳言自己怕,“不过口舌上的因果……,接接正好能多训练脑子。”

    “……噗!”

    管妮在旁没忍住,一下子笑喷了。

    自家师妹的嘴巴,有时候,比刀剑还厉害。

    “你,你们……”

    容赫短短时间吃了管妮两次亏。

    凤凰火啊!

    这手段,只能是天焰当年布下的暗手,“这里的灵气未复,”他恨恨瞪着他们,“可你们却在这里用灵符转换灵力。五水,这意味着什么,你比我清楚吧?”

    意味着什么?

    五水闭了闭眼。

    绝域绝地,之所以恐怖,是因为天地在这里的禁制。

    天地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禁制,是因为,它在某些地方,需要像人一样,有个安静的休息地。

    所以,绝域绝地,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天地的某种平衡。

    这样的平衡不能随意打破,否则……

    “我们为何要灭世?”

    容赫明白,凭自己现在的样子,是杀不了这四个人的,但有些事,不做,太不甘心。

    “因为天地的各种禁忌,被我们一而再,再而三地打破了,可是哪怕如此,当年,绝域绝地里,我们也无法动用灵力。

    五水,你现在要看着他们,把这种打破禁忌的东西,再带出去吗?”

    他死,那他们也别想活。

    回来了又如何?

    他照样能借五水之手,再灭了他们。

    “阿弥陀佛!”

    五水深深宣了一声佛号,“卢小友,请问你们的灵符从何而来?”

    “……”

    “……”

    飞渊正要上前,被苏淡水一把位住,她朝师弟轻轻摇了摇头。

    “……前辈说的是破规符?”

    卢悦突然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容赫的无耻,更低估了心有大愿的大能执着。

    “我记得家师弟,曾经跟您说过,三千界域有个叫木府的地方,那里的天道未演化完全,被域外馋风绝影利用,成了他安置手下和杀人的后花园。”

    “……”

    容赫心中一跳,域外馋风,就是当初某些人执意要引到这方世界,回复灵脉的超级仙石吧?

    他紧紧盯着五水,“不管是什么理由,灭世毁去一切时,我们最主要的目的,是把所有能突破禁忌的东西全都抹去!”

    “阁下说错了,这可不是突破禁忌!”

    卢悦朝他冷脸,“破规符,只有身有功德的修士才能绘出。什么叫禁忌?助天道演化完全的灵符,如果也叫禁忌,那你又是什么东西?”

    “你……”容赫大怒,自紫光脉觉醒,谁敢在他面前如此说话?

    “闭嘴!”卢悦目露杀意,“没有人伦的东西,你知道什么叫做献祭吗?如果破规符都是禁忌,那你……,更是天地最应该禁忌的东西。”

    东西东西东西……

    身为一代天君,哪怕神仙居的人,也不能这般左一个东西,右一个东西地乱叫他。

    容赫大怒喝叫,“五水,你还在等什么?杀!”

    “阿弥陀佛!”

    五水目露悲悯,“圣女离梦,就是飞渊道友所说的巫族十二圣女之一?”

    “……是!”

    卢悦在戒备中,慢慢回了他一个字。

    “阿弥陀佛!”

    五水再次大宣佛号。

    轮回万劫,果然有故人在轮回中,彻底消散于天地了吗?

    容赫心念电转,在五水和卢悦身上转了又转,终于笑了,“哈哈!哈哈哈……!”他笑的越来越畅快,“五水,你可别告诉我,那什么巫族十二圣女,就是对应神仙居十二仙子的。”

    要不然,不可能这么巧。

    五水这一会的神色都不对了。

    在没了后辈精气相助,他只能轮回。但在转世之前,能知道某些大仇人,早他一步完玩,永远也回不来,总是一件大喜事。

    “啪!”

    一直很隐忍的五水,突地上前,狠狠甩了容赫一巴掌。

    两人的身体,在星月的柔和光芒下,明明灭灭中,已经无法往实处转化了。

    “你……”

    “你再放一个屁,老衲现在就抽死你。”

    五水冷冷道:“天地因果,对老衲……不管用。”

    斩分魂的时候,他发过宏愿,不论什么境地,他都是佛门子弟。

    既然身在佛门,心在佛门,有些许因果,些许劫难,倒是更能证身证心。

    “正是因为有卢小友的破规符,才让你这么个东西,落到如此狼狈的境地。”

    五水很清楚,如果不是卢悦四人出手,凭他的性子,凭容赫的三寸不烂臭舌,他最有可能,杀他之后,还以最后的力量,送他入轮回。

    “容赫,你该走了。属于我们的时代已经过去,我要走了,你……也得走。”

    走?

    容赫在五水冰冷的眼中,查觉到本来最坏的轮回,恐怕都要远去,不由害怕了,“不!我对天地有功,五水,你不能……”

    “老衲有什么不能?”

    五水逼视着他,“你舍下东西,扪心自问,有老衲多吗?”

    “……”

    容赫呐呐不能言。

    一代佛门高僧,本该受万众敬仰,结果却当了偷儿,装疯卖傻五万年,被人妖两族追杀。

    正是因为他的未雨绸缪,才成就了这方绝域里的诸多神兽。

    百灵战场的祭献,也因为有这样的后手,妖族才会那般无条件地配合。

    “永恒才是世间最恐怖的东西。”按下容赫,五水回头望向卢悦,“你很聪明。”

    无数世的轮回,虽然眉眼里,已经见不到任何熟悉的痕迹,虽然之前对她非常无感,可是现在,他却有种面对故人的错觉。

    “破规符……”

    “轻易绝不再制!”卢悦在五水似空似悲的眼中,查觉到什么,连忙保证,“如果不是发觉到容赫的不善,破规符,我们也不会在这里用。”

    “阿弥陀佛!”

    五水闭上眼睛,佛号的深沉,哪怕容赫都觉出不对。

    大悲无泪,大悟无言,千言万语,在这位佛门大能口中,只变成了四个字。

    “不!”

    在五水就要伸掌前,容赫突然大叫,“不要杀我,我可以告诉你,影响曦和转世的东西,你不想推断,她还能不能回来吗?”

    五水突睁双目,进阶圣者,与天地同寿,永恒的意义,他在当偷儿被四处追杀的五万年里,一直没感受过。

    但绝域永无止境的日子,他的心,却多流浪在曾经的灯火阑珊处。

    只是,此生永远也去不了终点,也回不到原点了。

    推断出来,又能如何?

    还不如就让它永横心头。

    五水轻轻一叹,“天地以万物为逆旅,日月为百代之过客。容赫,曦和的洒脱,你永远也不懂!”

    说话间,他一掌按在万般不甘,踉跄想跑的容赫身上。

    星月之光,莫名地亮了亮,世间却再也没有那个影子了。

    “阿弥陀佛!”

    五水转过身,朝卢悦四人深施一礼,“忆埋绝域,麻烦诸位道友了。”

    属于他的时代早就结束,该交给现世的,他也完成了,故人的脚步可能追不上,但天地有因果,总有相交之处。

    “听说婆娑无量苦,如今业债前来负!”

    如果酒馆里的那个人,真像容赫说的那样,曾经恨过他,五水朝卢悦微微一笑,他很欣喜。

    星星点点的光芒缓缓飘散,它们在卢悦和苏淡水三人身上绕一圈,在一阵风来时,飘于远方。

    ……

    还在翻看玉简的谷令则,突然心有所感,急忙奔出禁制重重的藏。

    月华如水,她终于感应到卢悦在找她,可是……

    “怎么啦?”也在藏里过日子的唐舒随后而来,“有……什么不对吗?”

    “卢悦在找我。”

    谷令则在半空中努力感应方向,可是错过的就是错过,藏的禁制,隔断了她们之间,能联系的最好时段,现在天地渺渺,只有特别的感慨在心中流淌。

    忆埋绝地发生了什么事?

    她摸出如意红锦,上面,却没有一言片语。

    “你问她。”

    谷令则轻轻摇了摇头,体会心中那莫名感慨,好一会后,才轻轻叹了一口气,“她说过,如果有危险,会先用如意红锦联系。”

    忆域绝域不是普通的地方,有关神兽的事,更不能暴出一丝一毫。

    所以,她们约定,如果她不主动联系她,她不能主动联系她。

    “那你……,”唐舒很不解,“又怎么会感觉卢悦在找你?”

    谷令则朝她笑了笑,“现在是什么时间断?天黑了呀!苏淡水是丹师,一定早早逼她休息了。”

    唐舒眨了眨眼,“你是说,她在做梦?”

    “应该是的。”

    谷令则摸着鼻子,觉得,这可能就是事实。

    她们早前用如意红锦联系过多次,想用彼此的双胎感应,查出忆埋绝地在仙界的大概方位,可是不论她怎么冥想,也无法代入到卢悦那里。

    同样,妹妹也是。

    现在突然感觉呼唤,而如意红锦又没动静,只能是她做梦了,梦到了以前。

    谷令则叹口气,少时她们伴随了太多的苦难,长大后性格成熟了的妹妹,现在感慨倒是很正常。

    “或许……,我该休息休息了。”

    虽然妹妹已经说了,忆埋绝地里有回来的路,可如果,她能早一步,在路口等她,更是人生一喜。

    “呵呵!想休息就直说,不用找理由。”

    “我是想休息,不过这里我也舍不得。”谷令则望着唐舒笑,“所以,唐仙子,今天就带我到你家挤挤吧!”

    观澜仙子是仙盟长老,据说离这里不远的地方,她给唐舒留了一个小院。

    “那就走吧!”

    唐舒笑了,“我还以为,被那个洛天意怼了之后,你再不会这般舒心的笑了呢。”

    “别跟我提他。”

    谷令则的好心情,不想因某人而坏,“回头夕儿出关,一定会把他拎回去的。”

    “哈哈!”

    唐舒大笑,“如果真能拎回去,赌档的雷胖子,一定会给夕儿回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