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亲?
    “不行!”

    虽然语出惊人的北野柚子现在看起来有点没头没脑的、再配上那总是会冒出傻气的一张脸让人只觉得像是在开玩笑一样,但感官敏锐的步川小姐可不会被欺骗过去,毕竟只要看着一个人的一双眼睛就能分辨出这个人是不是抱着认真态度不是么?反正这一刹那她心中本来就已经存在的不祥预感直接膨胀到了极点,步川小姐当然直截了当地表示拒绝,然后便毫不留情地收回视线。

    大概是生怕这个笨蛋会厚颜无耻地继续凑上来为所欲为吧?

    她觉得仅仅只是拒绝还不够,随即又冷着一张脸十分生硬地补充上一句,毫无疑问就是在**裸地威胁。

    “如果你真的敢这么做就死定了!”

    神特么亲一口!

    不要步川小姐明明在魑魅早就被客人们用各式各样的理由亲过脸了、现在直接给北野柚子亲一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算神经已经有些麻木,但她也不是那种让人随便亲的无节操好嘛?

    最重要的是北野柚子之前可是喝了很多的酒!

    之前被她蹭来蹭去的时候步川小姐就已经能若有若无地闻到一股酒气,现在要是被亲上一口绝对会染上一脸酒气不是么?

    这种待遇还是免了吧!

    而且这个笨蛋现在的状态十分有问题(最起码在步川小姐看来的确是这样的),鬼知道她嘴上说着“亲一口”但真的凑上来之后是想要干什么呢?毕竟步川小姐以前也不是没有经历过类似的事情……比如某位醉得一塌糊涂的客人口口声声地说着“只要亲一口”、“亲了就乖乖回家”之类的,但实际上对方一凑上来就直接狂糊口水,要不是步川小姐当时反应及时怕不是自己的整张脸都要被“亲”个遍!

    你说一个醉鬼说出来的话可以相信吗?

    不能!

    反正患有被害妄想症的步川小姐绝对不信北野柚子只是单纯的亲一口!说不定就在偷偷酝酿大招准备坑人!

    她要是上当就不叫步川依芙!

    然而可惜步川小姐猜到有所阴谋但却猜不到接下来的发展,她想当然地认为自己的一通威胁肯定十分有威慑力,但其实根本毫无卵用,脑袋全是一片浆糊的北野柚子又哪里能听得进去呢?

    而且事实证明这个笨蛋此时显然正在走神之中。

    像是出了神一样……

    不知为何她的眼睛一眨不眨,愣愣傻傻地看着原来看着的地方,根本充耳不闻步川小姐到底在说什么。

    眼神因为毫无焦距而显得有些朦胧迷茫,但嘴角却是在不经意之间扬起笑容,看起来似乎仍然沉浸在刚才忽然与步川小姐相互对视在一起的场景,毕竟那一瞬间步川小姐漂亮的湛蓝色眼眸终于还是清晰无比地倒映出了属于她的身影不是么?于是即便仅仅只是刹那间的惊鸿一瞥、下一刻步川小姐便将脑袋转了回去,但北野柚子依旧沉迷其中,一直在脑海里不断回味刚才的那一幕。

    啊?

    你说步川小姐威胁她不要轻举妄动?

    可是她明明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听见不是么?

    没听见就等于不存在!

    顺便一提,就算北野柚子有听到威胁其实也不会改变情况的,毕竟她难道还会乖乖听话不成?如果这个笨蛋真的可以让人如此省心的话,那么步川小姐从一开始就不会被她惹得接二连三地怒气冲冲了。

    所以即便步川小姐明显冷着一张脸、将拒绝态度直接展现得淋漓尽致,但北野柚子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当然

    看肯定能看到的。

    只是她颇为无所畏惧地挑起眉头。

    毕竟这个笨蛋可是一直觉得自己就是在做梦,那么毫无疑问,她当然就会觉得现在经历的这些其实都是自己臆想出来的……即便处于眼前的步川小姐完栩栩如生、性格也恶劣得就像是真的一样,但再怎么“真实”也是自己一手虚构出来的不是么?所以北野柚子肯定会理所当然地断定根本不需要在意步川小姐有多么不情愿,毕竟出现在梦里的步川小姐难道还能反抗身为梦境主人的自己不成?

    于是毫无后顾之忧的北野柚子当然不会注意步川小姐一张脸冷得跟冰雕一样,二话不说直接将脑袋探了过去。

    “吧唧”

    而软软的嘴唇当然随之重重地贴在脸颊之上。

    步川小姐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前一秒才刚刚发表出威胁言论、下一秒吃了雄心豹子胆的北野柚子就马上“亲”了一口,猝不及防之下微微一愣,然后不知为何只见她原本平静淡然的面部猛然一阵狰狞。

    嗷嗷嗷嗷嗷

    要不是她处于“公关模式”能够轻而易举地控制住自己的一举一动,否则步川小姐真的要直接毫无形象地低吼出来了!

    卧槽!

    好拓麻疼!

    想必大家已经猜出到底发生了什么,本来对亲脸已经有点神经麻木的步川小姐又怎么可能因为自己的脸颊忽然被某种软软滑滑的东西碰到而大惊失色、甚至让整张脸直接毫无美感地扭曲在一起?没有错……真正让她觉得猝不及防的是紧随其后传过来的痛觉!这特么哪里是亲?只是亲一口会让她这么痛吗?还是说步川小姐孤陋寡闻不知道某个地方地习俗是用“牙齿”来亲人的?

    北野柚子明显就是冲着她的脸颊啃了一口!

    果然和她想得一样!

    说是“亲”却趁机想要谋害她!

    气得都快要原地爆炸的步川小姐听到北野柚子还美滋滋地咂巴着嘴、似乎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好不容易将扭曲的面部变回正常,然后面无表情地松开抱着大腿的双手,让这个为所欲为的笨蛋再一次掉在水泥地上。

    嗨呀!

    好气哦!

    她为什么要那么天真?为什么要抱着侥幸心理觉得北野柚子听到自己表示拒绝之后老老实实地安分下来?

    一个认为自己正在做梦的醉鬼根本不会按常理出牌的!

    之前听到北野柚子语出惊人的那一刻步川小姐就应该直接把人丢在地上的!要不然现在就不至于被咬上一口!然后在后悔之余她当然也能百分百地进行断定,这个笨蛋果然就是把她当成一只香喷喷的烤鸡了又是舔耳朵又是闻味道,现在还干脆一口咬上来!步川小姐越想就越觉得生气,看都不看一眼地上诚然被摔得够呛地北野柚子,毕竟她难道还要为了让自己解气直接咬一口回去不成?

    反正气到极点之后就连身体都在不断地颤抖着,步川小姐一边怒气满满地磨着牙槽,一边伸手用力擦去脸上的口水。

    法克!

    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在擦完脸之后步川小姐还咬牙切齿地摸了一下刚才被人家一口咬住的地方,而手指碰到的肌肤只能摸到一点点的零星咬痕、而且还不怎么明显的样子,显然灭有像她所想的那样直接被咬出伤口。

    幸亏这个笨蛋再怎么为所欲为也没有用力去咬不是么?

    否则就算是破了一层皮她也要原地爆炸!

    总而言之,虽然步川小姐一鼓作气在脸上狠狠地连番擦拭好几次、那种有些尖锐的痛觉显然已经渐渐消失,但无奈终究还是对此心有余悸,她仍然无法摆脱心理阴影,总觉得脸上那种忽然被牙齿啃了一口的诡异感觉依旧还在阴魂不散……纵使理智告知自己北野柚子有可能仅仅只是无心之过罢了,但步川小姐的情绪却完全不得安宁,心中积累下来的怒气诚然越涨越厉害。

    不是夸张!

    步川小姐真的感觉似乎有一股火气要从鼻子里面冒出来了!

    毕竟这绝对称得上“人生第一次”不是么?

    在夜店当公关的时间也不算短、而且她几乎什么奇葩的事情都已经或多或少地遭遇过几次了,但唯独只有今天这一次让步川小姐如此失态!毕竟谁能想得到喝醉酒的北野柚子会暴露出这种恶习?

    呵呵……

    步川小姐觉得北野柚子可以骄傲一下,毕竟有谁会像她一样把步川小姐这张如花似玉的脸蛋当成香喷喷的烤鸡呢?

    真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顺便一提,步川小姐当然并不是在生气自己又一次被别人吧唧吧唧地吃了豆腐,毕竟将她看成“补习老师”的北野柚子也不是那种不怀好意的客人不是么?她特么是在生气北野柚子不可理喻说要亲一口就马上吧唧一下亲上来!根本没有理会她的意见!明明步川小姐不仅直截了当地表示拒绝而且还恶狠狠地对她威胁了一顿,但北野柚子就像是根本没有听见一样,硬是凑不要脸地凑了上来!

    啧。

    之前这个笨蛋还口口声声吐槽步川小姐竟然如此凑不要脸闯入别人的美梦之中,但其实她才是最凑不要脸的人吧?

    仗着自己是梦境的主人就可以明目张胆地为所欲为!

    顺便一提,如果北野柚子只是被亲一口的话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根本称不上让她绝对无法容忍的事情,而步川小姐也只会权当自己又被醉酒的客人袭击一次罢了,不仅不会觉得生气,说不定心里还会毫无波动。

    为什么要朝着她的脸咬?

    难道北野柚子不知道这张脸十分金贵的吗?如果真的咬出什么伤口就完蛋了!这个笨蛋赔得起吗?

    步川小姐可是一名靠脸吃饭的公关!

    虽然能够成为no.1靠的是“公关模式”带来的完美职业素养,但她这一章盛世美颜诚然也起到了关键性作用!有多少土豪就是为她的脸而来!有多少土豪为了见她一面就千里迢迢地赶到魑魅!要是破相了起码得损失一个亿想到自己刚才差一点就要和一个亿失之交臂,步川小姐俨然无法克制此时正在腾腾冒上来的火气,看着北野柚子的眼神更是几乎要蹿出两柄锐利的刀子来!

    行了。

    暂且先不提亲爱的步川小姐到底有多么怒不可遏,我们再将视角转回这个被砸在地上的始作俑者身上。

    “唔!好痛!”

    北野柚子当然不可能像上一次那样、明明一屁股直接摔在地上却只是闷哼一下,毕竟现在还算是清醒状态(只是先入为主地认为自己正在做梦罢了),所以因为跌落而产生的痛觉瞬间就让她皱起整张脸来。

    “呜呜……”

    大概是强大的冲击力撞得她有点七荤八素的,北野柚子本来就不怎么灵光的脑袋显然更加迷糊得不得了。

    呜呜咽咽的痛呼声不绝于耳。

    “真的好痛哦……”

    睁开眼眸迷迷糊糊地望了一眼四周、又看了一眼在视野之中不知为何忽然变得高大许多的步川小姐(毕竟一个站着一个躺着),后知后觉的北野柚子过了一会儿才总算意识到自己好像摔在了地上她到底是怎么做梦的啊?为什么要梦到自己摔成这样?迟钝的脑袋没有想到自己其实是被步川小姐丢了下来,还以为自己现在经历的这些只是一个梦境经常会出现的光怪陆离,于是一边哼哼唧唧一边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但无奈软软绵绵的身体根本使不上力气。

    在尝试几次皆是无果之后,北野柚子倒是十分干脆地选择放弃挣扎,像一条咸鱼一样安静地瘫在地上

    反正她正在做梦

    所以就这么躺在大街上又有什么问题呢?

    继续毫无节操地抱着“自己的梦当然由自己做主”、“我创造了整个世界就算赖在大马路上不起来也没人管得了我”的“创世主”想法,这个笨蛋有点傻傻呆呆地看着头顶上因为忽明忽暗而显得有点虚无缥缈的昏暗路灯……默默感受着身上不知为何仍然没有减轻多少的痛觉,她那迟钝的脑袋似乎总算回复了一点灵光,显然就像是终于意识到现在其实有一个十分重要的疑问摆在自己面前不是么?

    于是端正表情,北野柚子忽然一本正经地开始自言自语起来。

    “为什么连痛觉都这么真实……”

    “这个梦太奇怪了……”

    噗!

    都已经事到如今了竟然还觉得自己在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