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巨款之事
    幸亏魑魅今天十分热闹。

    毕竟已经是这个月的最后一天了,其呈现出来的热闹程度自然是前所未有的,比昨天还要更加激烈。

    而且处于这种氛围之下其实绝大多数的客人都喝了不少酒,看起来显然已经被上头的酒精弄得有点迷迷糊糊,就算是平日里十分精明的客人此时也喝得兴致高涨,根本不复往常的冷静状态……然后大家点酒的点酒、聊天的聊天、看热闹的看热闹,一个个都在专心致志地享受这种“与人斗其乐无穷”的乐趣,所以又怎么可能会忽然将注意力转移到北野柚子这个尚未拥有经济能力的学生身上?

    察觉到店内根本没人看过来的步川小姐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悲观,说不定谁都不知道这个笨蛋上演了这么一出好戏呢!

    也就是说

    就算她真的厚脸皮诱惑北野柚子花光储蓄罐里面所有的钱也没人知道!

    没有看到就等于不存在!

    再者说了,步川小姐本来就故意诱惑人家这么做,是这个笨蛋自己心高气傲、不愿意将自己的一时气话顺势当成玩笑揭过,所以她仍然还是占理的一方,到时候如果真的被有心人当成黑点痛斥也不是完全没有解释的余地。

    而且自尊心超强的北野柚子估计也不会允许自己成为“被某某过气公关骗光家产的智障女子高中生”吧?

    光是想象一下就感觉她会爆炸。

    肯定会直接站出来表示自己就是钱多想砸、根本不是傻乎乎地被骗!

    靠着以上的这些想法顺利将自己的忧心忡忡安抚下来之后,步川小姐当然不复之前绞尽脑汁想要让北野柚子收回储钱罐的模样,而是心安理得地看着一脸跃跃欲试的北野柚子准备将手中粉红色陶瓷小猪打开……而这个时候就不要再试图让步川小姐感觉接受一位女子高中生用零花钱给自己增加业绩到底有多么丢面子,毕竟人家大小姐“人傻钱多”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过步川小姐的愉悦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她很快就想到北野柚子现在奉献出来的零花钱只会转成自己的业绩而已。

    真拓麻糟心!

    毕竟从根本意义上来说这笔钱仍然还是跟她毫无关系!

    她在傻开心些什么啊

    想必到了这个时候一定会有人纳闷地表示明明业绩和步川小姐每个月的工资挂钩,多了北野柚子的这份业绩那么工资自然也会跟着水涨船高,利益显然正联系在一起,又怎么可能是没关系?

    但殊不知正因为是“工资”所以才“没关系”。

    对于负债累累、一直被系统无情压榨着的步川小姐来说,数额再庞大的工资也只是过眼云烟罢了。

    拿不到手的工资跟一坨空气有何区别?

    她特么连一分钱都花不到!

    哎,其实较真说起来也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明明一边兼职夜店女公关一边为wco打工只差过劳死的步川小姐每个月能领到的工资简直多到让人不敢置信,而且这种工资无论搁到什么人身上肯定都能一下子直接变成人生赢家但不曾想偏偏步川小姐身上就有一个正在虎视眈眈的系统!只要是通过打工途径获得的合法资产,便毫无例外统统都是系统盯上的目标!

    每次打入银行卡的工资还没来得及看上几眼就会被系统吞个一干二净,甚至都不给步川小姐留下小小的一分钱。

    你说这种“工资”对于她来说有何意义?

    还不如去抢劫!

    好歹抢来多少就有多少的饭钱!

    因此想到自己就算创造再多的业绩也改变不了贫穷的生活,本来还有一点小兴奋的步川小姐瞬间变成了一脸便秘色,看起来简直就像是正开心的时候忽然被人当场浇了一桶冷水到头上一样。

    再怎么火热的心脏也会在这一刹那间直接冷却下来。

    不知为何步川小姐突然间竟是有了一种这个存钱罐无论怎样都好的悲凉感,整个人心静祥和得仿佛陷入了贤者模样。

    毕竟真的跟她没有关系不是么?

    不过这还不是重点,步川小姐随后又想起wco组织发工资的速度一向快得离谱、每个月的一号就会将结算好的工资打入每一位员工绑定好的银行卡里,而所谓的“一号”正好就是明天不是么?没想到一个月之中令自己最为痛苦的时间竟如此之快……想到恐怖之处的步川小姐忍不住万事皆休般地扶住额头,表情沉重,暗自郁闷自己到了明天又要不得不品尝一遍“大变工资”的滋味!

    真会折寿的!

    而北野柚子当然不可能知道步川小姐此时此刻到底有多么痛苦,仍然还拿着储钱罐摸来摸去、看来看去。

    似乎正在找开口一样。

    接着摸到位置之后便直接将上面的橡皮塞猛然拔下。

    顺势将这个粉红色的陶瓷小猪举起来,兴致勃勃的北野柚子拿着它朝玻璃茶几用力地晃荡几下,于是便眼睁睁地看到一沓又一沓的软妹币从开口之中哗啦呼啦地落出,甚至根本无法从中看到任何一枚硬币!

    然后大概是觉得只是这样晃悠的效率并不高,于是她忽然又停下动作,将自己的右手伸进开口用力地搅动。

    不一会儿便从里面径直掏出了一堆无法被晃悠出来的软妹币。

    #储钱罐:感觉身体被掏空.jpg#

    不过重点当然不是北野柚子的储钱罐没有一枚硬币,而是桌面上倾倒出来的软妹币竟然清一色全都是漂亮的粉红色在橙红色的灯光之下闪烁着一种土豪光芒,闪得步川小姐那双贫穷的眼睛生疼,差点没有直接流下更加贫穷的两行眼泪!毕竟从未想过这个粉红色陶瓷小猪的肚子里面竟然藏有如此庞大的金额,步川小姐现在只觉得猝不及防,一双眼睛瞬间看直了。

    难道这就是有钱人的储钱罐?

    愣愣地看着玻璃茶几之上粉红色的软妹币被堆叠得越来越多,被甜蜜的金钱气息所围绕着的步川小姐顿时之间竟是有些呼吸困难。

    而这个时候眼睛只有软妹币的她哪里还想得到什么高冷什么禁欲的?

    没直接流下口水已经算很好了!

    其实会有这种夸张化反应也是步川小姐她自己无药可救的穷人思维正在作怪,最初一看到这种储钱罐的第一想法就是可以用来存放一块两块的零钱,要么顶多再存一些五块十块之类的纸币。

    哪里想得到里面竟然全是整百的钞票呢?

    好吧

    其实想想也觉得正常,毕竟一位在私立学校上学的千金大小姐怎么能和一贫如洗的步川小姐相比呢?

    步川小姐看到一块钱都会视若珍宝般地将其存进自己的小金库,但对于不愁钱的大小而言,估计一块钱根本算不上什么“钱”吧?要是再夸张一点说不定人家这辈子根本就没见过零钱是长什么样的……总而言之,步川小姐虽然在成为女公关之后遇到过很多为自己疯狂砸钱的土豪客人、当时所花费的数额肯定比眼前的这堆软妹币要多很多,但人家都是事后刷卡付账,根本不会像暴发户一样地把现金直接拿出来的!

    所以北野柚子这番举动无异于直接戳中步川小姐毫无保留的软肋,让步川小姐根本无法保持自己的理智。

    救命!

    怎么全是粉红色的软妹币!

    本来步川小姐的控制力在面对储钱罐之时就有点岌岌可危,只是用“里面装的不过就是一堆不多不少的零钱而已”、“不值得自己太惦记”来保障自己不要想太多,但却万万没到现在却来了这么一份突如其来的刺激。

    这当然直接导致步川小姐无法控制自己,罪恶的双手因为遏制不住而在不断地颤抖,眼见着就要朝软妹币伸过去。

    不……

    不能这么做!

    已经伸到半路的手果然还是被步川小姐猛然收回。

    狠狠地将两只手攥紧,一边控制自己不要将贫穷本性暴露得太明显、一边靠深呼吸来逐渐恢复理智,随后步川小姐尽可能让视线从软妹币上移开,告诫自己千万要忍住毕竟高冷而又完美的月川才不是见钱眼开的穷鬼不是么?如果此时此刻的她仅仅只是“步川依芙”的话,那么她当然可以直接放纵自我直沉醉于眼前由粉红色软妹币所组成的金山,甚至一不做二不休全部抢走也没有关系。

    但身为“月川”却绝对不行!

    得益于公关模式拥有一定程度的限制功能,所以内心正在天人交战的步川小姐其实表面上并未有太大的情感波动。

    否则北野柚子再怎么天然呆也会看出诡异之处吧?

    虽然刚才颤抖着双手伸向软妹币、但最后却忽然收回的动作无法被无视,但幸亏脑袋一根筋的北野柚子根本没有将心思放在步川小姐身上,此时正在专心致志地想要知道自己到底存了多少钱。

    一边拿起软妹币计算数额、一边算好的软妹币重新放回储钱罐,根本没有发现步川小姐刚才一下子伸手一下子收手的智障举动。

    不过就算真的看到了也没关系。

    毕竟按照北野柚子那感人的智商肯定不会想太多,顶多觉得步川小姐手抽筋了,然后嗔怪似得吐槽一句之后就马上忘在脑后,甚至都没有察觉到步川小姐会有这么会异常是因为看到这么多钱的缘故。

    #北野柚子:我怀疑你在说我笨?#

    这特么还需要怀疑嘛!

    顺便一提,身体僵直的步川小姐仍然还在偷偷瞄着玻璃茶几上面的软妹币,甚至还跟着北野柚子一起在心里估算它们到底有多少钱。

    因为身为学霸心算能力肯定比那个笨蛋不知道高到哪里去,所以在北野柚子大费周章地拿起一沓数完再去数另一沓的时候,步川小姐则是早已大致估算出这些软妹币的数额应该起码有一万才对……所以说现在的储钱罐这么可怕的吗?要知道步川小姐就算存一辈子的小金库都不一定能突破一千元的大关,但北野柚子随手拿出来的粉红色陶瓷小猪就能有如此恐怖的规模!

    不可不谓是人比人气死人!

    等到计算能力感人的北野柚子终于将桌子上的软妹币全部老老实实地点完之后,她便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显然知道自己的存款大概能承担什么价位的酒了。

    因为才一万出头的数额并不是巨款,所以肯定不能点“人头马”亦或者“轩尼诗”这样一瓶就价值好几万的土豪之酒,但毕竟还是一万,仍然还是十分可观的数额,显然能点到非常不错的酒不是么?

    跃跃欲试的北野柚子将储钱罐随手搁到玻璃茶几的一边,引得步川小姐的两只眼睛忍不住就跟了过去。

    于是“贫穷病”再一次爆发。

    装有一万巨款的储钱罐就这么随随便便地放在一旁不管真的好嘛?

    这就是有钱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