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笨蛋不会缺席①
    啧。

    虽然苦罗巴挂坠发挥意外的效果很让人惊喜没有错,但接受下死对头的礼物对于步川小姐而言果然是一件非常耻辱的事情!

    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枫桦知道苦罗巴挂坠此时正被她吊在手机上!

    权当真的扔进垃圾桶了吧!

    不过等一等……

    要论现在步川小姐的反应为何会如此之大,其实原因还是担心枫桦在看到她绑有苦罗巴挂坠的手机之后,说不定会脑洞大开地诞生出其他的想法来毕竟枫桦今天在旅游大巴上已经看到学校里的“步川依芙”手机是一个好似黑色板砖一样的手机、也注意到了上面挂着的小玩意和自己昨晚送给月川的礼物完全一模一样,所以步川小姐这个时候哪里能她看到夜店列的“月川”手机也是一个吊着苦罗巴挂坠的黑色板砖啊?

    难保人家不会忽然冒出什么大胆的想法来!

    想得再糟糕一点,说不定枫桦还会敏锐地察觉到什么,然后就直接将夜店的“月川”跟学校的“步川依芙”挂钩在一起

    这拓麻才是最致命的!

    步川小姐不得不庆幸这一点尚未暴露,枫桦那边顶多就是知道她一边口是心非一边又将苦罗巴挂坠收下、但却并不知道她的手机是什么样子的,总归还是在安全的范围之内,只是在面子上有一点过不去罢了。

    毕竟昨晚她看到苦罗巴的时候还那么得嫌弃……

    但现在却直接把它绑在了手机上……

    也许在不知道中途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枫桦看来她毫无疑问就是一个智障吧?

    表面一套私下一套的大智障,而且还喜欢贪图小便宜,就连死对头送的一个小礼物都能心安理得地收下来。

    虽然想到这里只觉得自己的尊严正在隐隐作痛、恨不得直接把手机上的苦罗巴拽下来扔进垃圾桶为敬,但是随后又马上想到苦罗巴昨晚带来的强大金钱运(阿贞:呸!把你捡到的钱全都给老娘吐出来),步川小姐果然还是有一点舍不得……再者说了,枫桦是枫桦,苦罗巴是苦罗巴,枫桦是她的死对头跟这个能够赚钱的苦罗巴又有什么关系呢?跟谁过不去都不能跟钱过不去不是么?

    总之,反应迅速的步川小姐还是十分及时地让情绪安定下来,暗暗催眠自己没有被枫桦看到手机就已经算是最好的结局了。

    否则真的变成那种情况她连哭都会来不及的!

    至于所谓的“面子”嘛……

    那是什么玩意?

    能被当成饭来吃吗?

    顺便一提,在客人面前步川小姐当然需要时时刻刻地保持美好形象、不留任何会被抹黑的地方,但如果对方只是枫桦一人的话,那么步川小姐果断还是觉得自己就算明目张胆地出尔反尔一次也没关系,不会出现什么太大的问题。

    况且“没被看到”就等于“不存在”啊!

    什么挂坠不挂坠的?

    没有!

    统统没有!

    而且咱们再退一万步说,就不能是她在提到挂坠的话题之后不禁产生了一点兴趣,然后第二天直接买来一个全新的挂坠绑在手机上吗?为什么非得是枫桦送的不可?顺着这个思路再往下想她甚至还可以反过来吐槽枫桦的脸怎么会这么大……好吧,其实步川小姐也明白这些说法还是有一些强词夺理的,毕竟“拒绝礼物的第二天立马买了其他的挂坠”在别人听来确实缺乏说服力。

    说不定枫桦会觉得本来就有些睿智的步川小姐会变得更加睿智……

    毕竟真相明明已经摆在眼前但就是打死不承认……

    不过她们之间的关系压根好不到哪里去,所以无论被怎么误解都不是问题,和冷酷无情的所以步川小姐又有什么关系呢?

    顺便一提,要知道步川小姐从一开始就没有在魑魅的同事面前刻意保持完美的形象,虽然不至于直接暴露出自己在学校时无恶不作的粗暴一面,但一旦没有面对着客人她整个人就会顺势变得冷淡许多。

    毫无疑问已经隐隐约约地透露出一点“性格恶劣”的苗头了。

    只是大家被假象蒙蔽了双眼而已。

    #魑魅的公关们:是什么蒙蔽了我们的双眼.jpg#

    而当中枫桦应该是体会最深的,毕竟步川小姐对于想要和自己抢夺no.1位置的劲敌一向是不假颜色的。

    不仅表现得冷冷淡淡,而且还总是对枫桦摆出一副完全不想多说一句话的样子,甚至有时候还会保持一本正经的清冷姿态直接吐出让人意想不到的毒舌之言(步川小姐:明明是枫桦先动的口)……反正在她们两人之间各种各样的摩擦都有,恩怨也就比秋山美奈与吹石萱的稍微弱了一点而已,所以想也知道在枫桦的心中步川小姐肯定不是真真正正的“完美无瑕”不是么?

    总而言之,步川小姐虽然想了这么多但脸上却没有太多的情绪,迎着枫桦那边笑而不语的深意眼神直接清清淡淡地收回视线。

    没有特殊的眼神示意。

    也没有在行动上做出些什么。

    权当自己愚钝根本届不到枫桦想要表达的意思,让枫桦一个人自讨没趣算了。

    如此一来一往下来时间当然过得飞快,步川小姐觉得自己在秋山美奈这一桌呆的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正好秋山美奈也和另一桌的吹石萱处于短暂的休战期之中,所以随即便告辞起身,她打算去往下一位已经久等自己多时的客人那边。

    顺便一提,其实这位客人不需要步川小姐的陪伴也没关系,可以说是所有客人之中最容易被解决掉的那一位了。

    是的

    想必大家都能猜出对方正是北野柚子。

    这个笨蛋一如既往拿着一大摞的习题本大张旗鼓地过来这里学习。

    会说北野柚子比其他客人容易解决当然也是有理由的,毕竟人家可是直接把一家本该寻欢作乐的夜店当成了突破成绩桎梏的补习班,一坐下来便一直绞尽脑汁地奋笔疾书,根本不需要步川小姐太过操心……不仅完全不用担心北野柚子会因久等而生气,而且步川小姐也不用担心自己坐在这里会被不怀好意地动手动脚,毕竟你见过哪个过来补习的学生会去吃补习老师的豆腐?

    #北野柚子:可是这个世界既然存在偷偷吃学生豆腐的补习老师,那么为什么就不会有反过来的情况呢?(三好学生式举手.jpg)#

    当然。

    步川小姐这并不是在说接待北野柚子时就没有困扰的地方了。

    只是苦恼的点不一样罢了。

    要知道北野柚子这个笨蛋大概是脑回路的构造本身比平常人要奇怪一点的原因,所以在一些事物上所深入的角度也比平常人要刁钻许多,反正已经让步川小姐不止一次地表示叹为观止了。

    特别是上一次因为背不出古诗词而靠“才华”硬是瞎编乱造地拼上一句的事情仍然还记忆犹新……

    真的。

    那是步川小姐最服气的一次。

    能在短时间之内编出那些不伦不类的古诗词其实也算是一种才能了吧?

    总而言之,应该是北野柚子身为学生空闲时间总是很多的原因,于是她今天一如既往还是第一批光顾魑魅的客人之一,也就导致了即便今天如此热闹她也仍然还有一席之地可以光明正大地写作业而这一幕被其他坐不上位置的客人看到了当然会有点生无可恋,甚至还有极为脾气比较暴躁的客人直接公然吐槽为什么北野柚子不去补习班学习而是坐在这里浪费位置!

    不过北野柚子的脸皮意外还是挺厚的。

    面对如此指责根本没有觉得自己这么做到底有多么浪费资源,毕竟她也没有浪费步川小姐的精心招待不是么?

    怎么了?

    难道她为了学习而来就不行吗?

    而且这些坐不上位置的客人只不过失去了一次有可能与步川小姐共度**的机会!可北野柚子失去的却是她的分数!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代表着她即将步入及格线边缘的脚步直接倒退了好几步!距离她考试及格又远了好一大截!

    呵呵。

    她们花钱把步川小姐当成自己的契约恋人,难道就不允许她花钱把步川小姐当成自己的补习老师吗?

    一样都是客人啊!

    甚至比较起来她还更加得高尚!

    不过事后不久北野柚子就有点后悔了,想着自己为什么被那些暴脾气的客人针对之时没有直接把位置让出去算了,毕竟今天的魑魅实在不适合莘莘学子学习不是么(明明只有你一个而已)?从一开始店内就一直是人满为患的状态,然后因为客人很多发出来的声音当然也会顺势变大许多,再加上在步入高峰期之后就完全没有断过的点酒声,无形之间映衬出周围的气氛那叫一个人声鼎沸!

    反正北野柚子处于这种环境之下真的很难把注意力集中起来,动不动就被周围发生的动静给吸引走。

    而这一点她之前就已经向步川小姐吐槽过了。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

    最近两天可是一个月里面最为热闹,要是不热闹的话那无异于魑魅就要倒闭了!

    就在一边抵抗外界影响一边努力写作业之时察觉到有人直接坐在了对面,北野柚子这个时候就算没有抬起头观察也知道来者肯定就是步川小姐,毕竟其他客人可不会那么无聊地走到别人的位置坐下来不是么?

    正好她强行让自己认真写作业写了这么久也的确有一点累了。

    于是顺势放下笔,北野柚子毫无预兆的抬起脑袋,直接不出意外地撞上步川小姐那张端正绮丽却缺少生动表情的脸。

    “明明平时到了这个点人应该会变少的,怎么今天还是这么热闹?”

    “你们这家店是不是有毒?”

    最后一句话说得倒是有些阴阳怪气,仿佛在抱怨自己不能好好写作的同时又在质疑步川小姐是不是用了什么不入流的手段才招来了这么多的客人,毕竟哪里会有客人忽然变多的事情呢?一定有猫腻不过听出这份意思的步川小姐却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深究,满不在乎地挑了一下眉头,也没有故意卖关子不说话,直接言简意赅地解释道:“所以说今天和明天都是比较特殊的日子,每个月到了月底都是这样的。”

    啧啧。

    这个笨蛋虽然一直摆着一副“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的三好学生模样,但真的热爱学习的人又怎么回来夜店写作业呢?

    也真不知道她到底抱着什么心态才能毫无违和感地在这里写作业。

    不过算了。

    反正在她的面前步川小姐还能稍微休息一下。

    毕竟北野柚子从一开始就已经知道步川小姐的性格十分恶劣,所以步川小姐干脆也没有在她面前刻意保持温文有礼的模样顶多就是保持表面的完美无瑕罢了,但说起话来却是十分随意。

    “你的作业还没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