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 第九百九十三章、钱包之事④
    虽然这充满穷酸味的钱包的确没什么值得下手的,但步川小姐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将它直接原封不动地还回去。

    那样根本对不起她之前的煞费苦心好嘛?

    而且步川小姐横行霸道这么久,还从来没有哪个家伙在被她抢走钱包之后仍然可以毫发无损地全身而退!就算对方是一个出乎意料的大穷鬼、就算对方还是自己的同事,步川小姐也能冷酷无情地痛下狠手!

    好吧

    即便心里如此信誓旦旦地想着,但实际上她还是手下留情了。

    猜到这个钱包的钱极有可能是樱田诗织的全身家当(否则她也不至于要沦落到偷偷采山珍卖钱的地步),再加上步川小姐也不想让自己未来的一员“苦力”此时因为没钱吃饭而直接饿死街头,所以她并没有残忍地选择将钱全都拿走,毕竟她也不是什么恶魔不是么?随手将钱包里面唯一一张、同时也是面值最大的二十元纸币给一下子抽走,而剩下来的那一大叠一元纸币则是原封不动地继续在那边放着。

    她可真是太善良了!

    轻轻掂量着看起来完全没有缩水多少的粉红色钱包,步川小姐显然已经被自己大无私的行为彻底感动到。

    你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她这样富有“同事情”的人呢?

    #↑写作“富有”读作“缺乏”#

    步川小姐在抢劫界担当霸主位置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给被抢劫者的钱包留下了一大半的钱好嘛?换成是另外一个人的话,根本不可能像现在的樱田诗织这样只是抢了一张不痛不痒的二十元纸币就收手好嘛?

    哎……

    如此善良的她怎么就没有人过来给她颁发奖金?

    没有错,在厚颜无耻的步川小姐看来,没被抢劫干净的樱田诗织不仅不会有丝毫怨言,反而还要对自己感恩戴德才是!

    #樱田诗织:我生前也是一个体面人#

    好吧,知道自己完全在一派胡言的步川小姐也不再夏姬八乱说话了,她承认自己之所以会有所留情只是因为本身就十分嫌弃那些一元钱纸币罢了……虽然本身是个贫穷鬼,但贫穷鬼难道就不要面子的吗?即便这么一沓纸币叠加在一起应该也有十几元才对,但请恕步川小姐实在不想动这些一元钱纸币光是放在钱包里面看着就让人只觉得一阵浓郁的穷酸味扑面而来,仿佛只要从其中拿走一张整个人就会因此而遭到永恒的“贫穷诅咒”一样,所以步川小姐这边当然也不得不“手下留情”了。

    反正就算少了那些一元钱纸币她的最终收获也有二十元,毫无疑问比之前脑袋里预想的数额要多上一倍了。

    又哪里谈得上什么亏不亏的?

    空手套白狼啊这是!

    而且二十元在步川小姐那双贫穷之眼看来显然已经算是一笔小小的巨款了呀!

    将自己的“劳动成果”美滋滋地放进裙兜里面,步川小姐这边倒是心情颇好地将钱包拉链重新复位,然后曼斯条理地低下头,便直接看到自己手底下的粉红团子正一脸翘首企盼、仿佛盼星星盼月亮一眼地等待她在心满意足之后能有所行动。

    不禁扬起眉头明显地笑了一下。

    虽然感觉按照樱田诗织的智商应该还需要在里面多呆一会儿才一点教训,但现在钱都已经到手了,她还有什么理由不去满足人家的愿望呢?

    她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人吗?

    #↑是的,而且肯定会趁机收过路费#

    于是步川小姐抓着粉红团子的手在下一刻便稍微用了一点力气,顿时之间直接将悬挂在半空中的樱田诗织猛然拔高了许多,而且从她的脸上毫无疑问看不到任何费力的感觉,与之前口口声声说“八百斤捞不动”的模样形成了无比鲜明的对比……即便步川小姐不像洛小倾那样是一个怪力女猩猩,但肯定不会和普通女子高中生一样手无缚鸡之力,反而还比成年男性更加有力气。

    所以现在把樱田诗织这个身高不足一米五的矮墩子提上来又哪里会是什么难事?

    不是她在自夸。

    但讲真根本不废吹飞之力啊!

    #樱田诗织:呵呵#

    感觉到自己所处的高度似乎正在上升,樱田诗织当然第一时间就直接忘却自己的钱包已经被大魔王压榨干净的痛苦,脸上情不自禁地就变得喜出望外特别是发现小短腿能够踹得到坑壁、另一只空闲的小短手也能碰得到大坑边缘时,樱田诗织内心的兴奋情绪诚然明显得更加一览无遗了,届时当然不再需要指望步川小姐大发慈悲将自己拽上来,直接作出几个高难度动作、靠着自己便骨碌骨碌地爬了上来。

    不过毕竟在半空中被悬挂了那么久还是一件十分累人的事情,所以也许在别人看来她现在的这些动作有可能不怎么美观。

    但现在除了步川小姐以外显然不存在其他的人类,还是不要在意这种小细节了!

    呼!

    她总算是回到地面了不是么?

    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这个粉红团子顶着一张灰溜溜的脸蛋从下面爬上来,身上穿着的学生制服明显沾染上了不少泥土,看起来样子格外脏兮兮不说,而且还像是刚从灾害区里面逃难回来一样,要多惨就有多惨。

    看得步川小姐差点没有直接噗嗤一声地笑出来。

    这也太搞笑了吧?

    真不知道这种可怜吧唧的模样被别人看到之后会误会成什么样呢……

    而樱田诗织虽然还在因为终于逃出生天而持续性地发呆着,但毕竟她再怎么天然呆那也是从wco组织里走出的优秀扫除者,所以纵使本人完全没有注意到周遭存在危险,但身体果然还是能第一时间就察觉到有什么东西显然正往自己脸上砸过来,于是右手下意识地直接举起将其接住愣愣地朝抓住东西的手心望了一眼,那熟悉的颜色以及熟悉的手感明明白白地告诉樱田诗织,这是自己之前惨遭大魔王毒手的可怜钱包啊!

    怕不是已经被榨干了吧?

    不对!

    摸起来感觉分量好像没有多大的改变?

    但樱田诗织可不相信步川小姐在把她钱包抢走之后只是看了一眼却什么都不做,其中肯定有什么猫腻存在!

    于是一双粉红色的漂亮眼眸就这么充满狐疑地朝着步川小姐望了过去,一边仔仔细细地观察步川小姐是否有什么不一样的举动,一边小心翼翼地开始试探性问道:“你是不是把我的钱全都拿走了?”

    现在就别和她讨论如果步川小姐真的全拿走了那么钱包肯定就会大大地缩水一圈,谁知道这个大魔王都干了些什么啊?

    樱田诗织就不觉得自己能幸免于难!

    说不定为了戏弄她步川小姐故意弄一堆杂草进去就为了看她的笑话!

    #步川小姐:那我可真是无聊#

    被如此显而易见并且完全没有信任感的眼神所注视着,步川小姐当然一点愧疚之心都不会存在的,毕竟她的确没有把钱全部拿走不是么?要知道这可是在上一个城市因为天天拦路抢劫而弄出一段可怕都市传说的步川小姐来完全为数不多的“善心之举”呢……就这么无所畏惧地歪着脑袋看着人家,步川小姐不在意地扯起嘴角淡淡笑着,这种姿态看起来就别提有多么得傲慢自在了,显然根本没有将樱田诗织对自己的防备放在心上。

    “毕竟我也不是什么恶魔,还给你留了大半在里面。”

    哦?

    真的吗?

    她怎么就不相信呢?

    在步川小姐如此笑眯眯的注视之下,樱田诗织总觉得自己的钱包已经空无一物了,说不定真的只剩了一堆杂草在里面!于是慎重地咽了一下喉咙,她这才微微颤抖着双手准备扯开钱包上面的拉链一探究竟。

    呵呵……

    她算是给说出“大实话”的步川小姐直接跪下了!这拓麻的确可是说是“留了大半”的状态不是么?

    真的是好一个“大半”啊!

    第一时间发现钱包里面最为值钱的那张二十元纸币已经不见踪影,樱田诗织抬起头再次对上步川小姐那犹如自己不小心做了一件大善事一样的笑容,顿时间只觉得一口陈年老血猛然梗在喉咙里,差点没有仰天直接全部喷出来有本事把二十块留下来啊!只留下一叠一元钱纸币算什么英雄好汉!就算这些一元纸币没被动过是一件好事情,但毫无疑问远远比不上二十元的价值好嘛?

    感觉自己被步川小姐抢走了整整一个亿啊!

    还不如全部抢走算了!

    反正对于樱田诗织而言丢了最大面值的二十元不亚于整个钱包已经被洗劫了!

    而且唯独留下这么一堆的一元钱纸币别说难看到了极点,怕不是这个大魔王正变着法子嘲讽她!比如“我可不像你这样将一元钱视作珍宝”、“也只有你这个穷鬼才会穷不拉几地留下这么多地一元钱在自己钱包里”之类的!

    好气哦

    明明很想冲着步川小姐的脸就直接劈头盖脸地把各种脏话骂出来,但想到自己打不过人家的樱田诗织也只能悻悻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