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 第九百九十一章、钱包之事②
    然而实际上步川小姐真没什么恶意,只是有点在意樱田诗织这样子的胸○部怎么能藏得住东西罢了

    等一下!

    好像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在歧视贫○乳吧?

    不过忽然间被人家反过来吐槽“也是平胸”的步川小姐当然不可能会有丝毫的动摇,毕竟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原汁原味的女孩子,而且经过系统折磨只剩下了一身铜臭味,所以又怎么可能会和那些少女心满载的普通女生一样在意自己胸○部如何呢?即便这个时候被樱田诗织指着鼻子接连吐槽着“平胸何苦伤害平胸”、“而且和你的胸○部比较起来明显是我的胸○部更胜一筹”之类的,她也毫无反应。

    毕竟总不可能因为胸○部的问题直接开始掐架吧?

    那得多智障啊?

    而且和这个粉红团子一起粗着脖子争论到底谁的平胸更加贫瘠一点什么的,步川小姐光是想象一下就觉得非常恶星。

    还不如严肃讨论到底谁才是最穷的那个呢!

    于是对于樱田诗织因为戳到“永远的痛”而气急败坏的模样当然完全没有放在心上,步川小姐还直接刻意忽略掉那一连串对于普通女生来说颇为挑衅的话,侧着脑袋直截了当地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我只是有些好奇你平时一直都把钱包藏在这种地方的吗?”

    果然还是十分在意这点啊。

    毕竟贫瘠的胸○部要怎么样才能藏住东西?

    顺便一提,其实步川小姐本来想直接说出胸○部两字的,但看着樱田诗织此时犹如猫儿被踩着尾巴一样的激动模样,想必对方应该非常在意自己的胸○部问题对吧?毕竟步川小姐也不是什么缺心眼,再加上以前还是川亦复先生时还看过不少女性角色蜂拥而出的动漫,知道许多贫○乳角色还是十分在意自己的胸○部是大是小,所以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她干脆了当地直接用“这种地方”来代替。

    免得樱田诗织这个笨蛋再次气急败坏起来什么话都敢对她骂出口。

    现在只是纠结胸○部还好,没有真正戳到步川小姐的痛楚,但到时候对方直接扯着“她明明也是个大穷鬼”这点不放怎么办?

    呵呵!

    步川小姐可不确定自己真的被这么骂了之后会不会直接扔下人家不管呢!

    反正此时此刻最为重要的钱包已经到手,而且过河拆桥这种良心被狗吃了的事情步川大魔王以前也不是没有干过、甚至次数还多到完全数不胜数,当然不会害怕受害者又多了这么一个粉红倒霉鬼。

    #樱田诗织:你拓麻是恶魔吧!#

    “我……”

    应该是终于意识到自己觉得习以为常的事情在其他人看来十分奇怪,樱田诗织顿时有些张口结舌,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我也不想啊……”

    但没想到下一刻步川小姐投过来的眼神明显更加直白了,仿佛正在无声地吐槽“你特么睁着眼睛在说什么瞎话呢”、“难道这种事情不是由你自己俩控制的吗”一样,惹得樱田诗织当下只觉得一股空前绝后的怒意油然而生,控制不住地满脑子想着为什么她现在要被步川小姐这样嫌弃?于是不顾之前渐渐在心中弥漫的羞赧之情,她自我催眠地暗暗念叨自己之所以会这么做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然后理直气壮地冲着步川小姐高声叫嚷起来。

    “我也很绝望啊!”

    “但只有这里才是最安全的嘛!”

    她相信换成另外一个人处于她的境地肯定也会这么做的!

    虽然声音十分响亮透彻,但可惜那对渐渐泛起粉红色的耳朵却是在无形之间直接暴露了她内心的情绪,证明这个粉红团子还是有一点羞耻之心的,知道在大庭广众之下解开衣服的扣子然后把手直接伸进领口里面到底有多么不堪入目。

    “哦。”

    却是步川小姐却是明明白白的一脸冷漠。

    毕竟虽然她和樱田诗织一样格外重视自身财产安放位置的安危问题,但不至于会变○态到把钱包藏在胸○部里。

    好吧。

    根本没有钱包这种玩意。

    而且她那比樱田诗织完全好不到哪里去的胸○部应该也藏不住什么东西才对。

    “哎呀!你好烦啊!不要再说这些了!”

    被步川小姐漠然到几乎看不出任何情绪的视线冷飕飕地一扫,本来就已经觉得浑身不舒服的樱田诗织这个时候当然只觉得更加难受了,耳朵上的粉红色倏地一下直接弥漫到了脸颊上面,不一会儿的功夫就直接把整个脸颊都染得红彤彤的,乍一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一只彻底熟透的苹果不是么?然后大概是因为恼羞成怒,樱田诗织压抑着脸上蒸腾出来的热气,说话的方式显然更加咄咄逼人起来。

    “你管我到底把钱包放在哪里啦!你直接拿走就是了嘛!”

    “真是讨厌!”

    啧啧,这不由分说的语气就别提有多么不耐烦。

    听上去就好像是樱田诗织巴不得步川小姐赶紧把她的钱全部抢走不是么?估计是被满腔的羞耻感给深度侵袭,她一时之间倒是忘记自己现在本该悲痛欲绝,满脑子只想保留住身为平胸的最后尊严。

    #洛小倾:我常常因为自己不是平胸而感到和你们格格不入#

    ???

    而步川小姐则是不可置否地撇了撇嘴巴,纵使樱田诗织因为恼怒导致口气明显已经不友善到了极点,但她意外没反嘴回去,想必应该也觉得樱田诗织说的话十分在理对吧?毕竟在意这种小细节也没有钱拿,所以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赶紧收割钱包吧!不过在视线即将收回之前,步川小姐果然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再次着重看了一眼粉红团子那完全“平平无奇”(各种意义上)的胸○部。

    应该不是看花眼产生的错觉,步川小姐明显感觉这个粉红团子的胸○部前后根本没有发生变化不是么?

    明明这么一团的钱包才刚从里面拿出来呢!

    怎么还是老样子!

    煞有其事地晃了一下脑袋,心中感慨万分的步川小姐忍不住暗道女孩子的胸○部果然就是四次元空间,否则樱田诗织怎么可能毫无痕迹地在里面藏住东西?然后把东西拿出也不会让胸○部直接凹下去一块?

    真是可惜

    她这个半路出身的假女生显然并没有get到这个技能。

    不过领悟不到也罢。

    毕竟步川小姐可不觉得一言不合就加伸手到领口里面拿东西到底有多么美观,反而还认为十分智障。

    最起码刚才做出那番行径的樱田诗织就非常智障,如果旁边有其他人,想必这个粉红团子的形象早就要彻底摧毁殆尽了,哪里还会是什么人形自走吉祥物?怕不是要直接变成一个隐性痴○女被如此断定的樱田诗织若是知道步川小姐现在心里到底在想什么的话,肯定会被气得直接吐血三尺的!毕竟她根本没想到这个大魔王竟然会误解成这样!而且她也没有把自己的钱包藏在胸○部里面好嘛!

    她又不是某位绯弹同学要往自己内衣里面垫好多pad才能出门!也不是某位人称pad长的完美女仆!

    干吗要堕落到用钱包来冒充本来就没多少的胸部?

    是不是傻?

    往里面塞东西就能改变平胸的现实吗?

    况且自从步入初中发现自己的身高好像再也没有长过哪怕只有一厘米之后,樱田诗织就已经彻底放弃胸○部了,与其徒劳无功地想着怎么让胸○部变得更雄伟,倒不如多想想怎么样才能让自己的身高再长高一厘米。

    所以她哪里还会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进行自欺欺人?

    直接吃木瓜明显更好啊!

    而且等到要洗澡之时面对自己仍然还是平胸的残酷现实完全就是在伤口上撒盐!整个人会变得更加空虚的!

    #更空虚=更贫瘠=更多的pad#

    我竟无言以对。

    退一万步讲,就算她真的把钱包藏在里面,但毫无变化的胸○部怎么解释?拿出来肯定会让胸○部缩水整整一圈的不是么?而且如果她真的选择垫东西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那么肯定让自己的胸○部不像现在这样显得如此贫瘠!要是垫了东西还这么贫瘠怕不是她的胸○部本来就是凹进去的!樱田诗织知道自己的胸○部并不大,但因此污蔑她的胸部是负a可就太特么过分了!

    反正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什么四次元胸部!

    拜托用点脑子想一想啊!

    好吧,话题好像有点扯远了……

    总之樱田诗织只是在贴身衣物的内部亲自用针线缝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口袋,重要的钱包平时就是放在那里地不要问为什么她要如此麻烦地大费周章,之前就已经说过了,樱田诗织也不想这样啊!

    这都是命!

    光是回想起来就让人苦不堪言!

    大概是被倒(zuo)霉(zhe)神看上了的缘故?

    要知道一直戏称自己被扫把星附身的樱田诗织可不是在平白无故地胡说八道,她敢捂着良心说实话,她几乎什么倒霉的事情都遇到过!而且曾经因为各式各样、一个比一个还要奇葩的原因丢过无数次的钱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