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 第九百七十六章、钓鱼之事④
    “川川~”

    “你快回过头看我一眼啊~”

    “喂喂喂~”

    洛小倾抱着大鱼吆喝了好几句也没有等到步川小姐转头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看过来,所以届时哪里猜不到对方显然又一次故意了选择无视呢?顿时之间那阵因为第一次钓上大鱼而产生的兴奋感都被削弱几分,她忍不住嘟起嘴巴十分不开森地嘟囔一声,随后还颇为委屈吧唧地想着自己明明压根没来得及开始作死,怎么步川小姐现在的表现就好像已经被她彻底惹毛了一样?

    莫非是大姨妈快来了?

    这也不对呀!

    毕竟距离上一次也才过了半个月而已呢!

    #步川小姐:你拓麻还掐着时间暗中计算我来例假的周期?#

    就在她皱着眉头苦思冥想着自己是不是真的不小心作了死却毫无察觉的时候,怀里的大鱼便忽然一尾巴直接甩了她一脸的湖水,惹得洛小倾那一刹那就傻愣在原地,微微眨巴了一下眼睛,马上作势举起拳头。

    朝着大鱼那宽厚的脑壳猛然一下就狠狠地揍了一拳。

    吧唧

    只见原本还在活蹦乱跳的大鱼下一刻便犹如死鱼一样直接瘫倒在怀中不再动弹。

    因为今天被无视了很多次,所以洛小倾这个时候当然忍不住有点哼哼唧唧地在心里面为步川小姐现在再次选择无视自己而十分小心眼地记着小本本,接着回过头看着那条不知死活的大鱼终于安分了,便伸手直接揪起大尾巴,将它轻轻松松地扔进了身边的小冰柜之中……反正这个小冰柜里面有水也有冰,不仅能够保障钓上来的鱼可以存活,同时低温环境也会让鱼的活跃度大大降低,自然不会再像刚刚钓上来那样稍微摆弄一下尾巴就能直接甩别人整整一脸的湖水了。

    不过能轻易钓上一条大鱼终究还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即便此时被步川小姐如此残忍地忽视却也无法让这份心情动摇太多。

    她绝对是天才对吧?

    钓鱼小能手!

    心中迸发出来的成就感就别提有多么厉害了,洛小倾随手阖上小冰柜的盖子,很快摆好一个新的姿势再次将钓鱼竿挥出,那兴致勃勃的亢奋模样显然是跃跃欲试地想要钓上更多的大鱼不是么?

    步川小姐本来就话少,像蝉一样聒噪的洛小倾也乖乖地闭嘴不说话,现场自然就回归到了最初的平静之中。

    啧!

    可算安静了!

    根本没有人想听这个讨厌的家伙炫耀自己钓到的鱼有多大!

    总之隔壁一直叽叽喳喳响个不停的声音终于消失不见,步川小姐届时当然只觉得自己的耳根子刹那间就变得清净了,在松一口气的同时,心里那一股由于自己的钓鱼技术竟然比不上一个智障而产生的烦躁感也淡了不少……毕竟现在只是才刚刚开始而已,她果然还是有很高几率能钓到一条更大的鱼不是么?一边压抑着糟糕的情绪,一边犹如自我催眠一样地想着自己等待越久最后钓上来的鱼体型就会越大,步川小姐身上外放的阴森冷气明显随即变得淡薄很多,虽然脸上仍然还是那种要死不活的神色就对了。

    不过可惜的是这份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情其实并没有维持太久的,在不久之后诚然又一次被无情发生的现实而摧毁殆尽。

    “哇!”

    “又来了!”

    “这次上钩的家伙力气比上一条还要大啊!”

    万万没有想到还没安静上一阵子就再次听到隔壁响起几乎能震破鼓膜的大吵大闹声,步川小姐本来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无疑瞬间变得更为阴沉起来,恨不得直接扔下鱼竿用双手紧紧捂住耳朵假装没听到才好!

    f○ck!

    没有注意到步川小姐的异常,洛小倾完全沉溺在又有大鱼上钩的喜悦之中,就别提表情到底有多么眉飞色舞了!

    反正在这个死蠢下意识一个蹦从小凳子上窜起来、满脸高高兴兴地和水里的东西开始相互较劲时,步川小姐的神情则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猛地神魔化着,整个人更是忽然间建弥漫起一股似乎风雨欲来的晦暗气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字?明明她这边等了这么久却连一条小鱼的身影都没看到,为什么洛小倾那边完全不费吹灰之力就上钩了两条?岂可修!好歹也要让她的鱼钩被咬到一次啊!

    就算她第一次上钩的东西是破鞋海草烂锅盖也罢,总归是要让步川小姐稍微体验一次有东西咬钩的感觉吧?

    好气哦!

    而且最可恨的是听洛小倾说话的口气,这次上钩的鱼明显只会更大!

    虽然有点难以接受,但步川小姐的确是生平第一次在洛小倾这个喜欢作死的二货身上体验到了一种无法言喻的浓重挫败感不仅现在让她直接无语凝噎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甚至还隐隐约约有了从此之后再也不碰钓鱼竿的的冲动想法。

    莫非这就是所谓的傻人有傻福?

    亦或者新手的强运?

    但说到底步川小姐今天也是第一次接触钓鱼啊!为什么亲爱的钓鱼之神不能一视同仁地一起眷顾一下她这个纯新手!

    #洛小倾:我做烤鱼给你吃呀#

    会出人命的。

    根本不想看洛小倾那边用一身蛮力和大鱼比拼力气的模样,随即忽然想到这个死蠢待会儿钓上来之后肯定又会叽里呱啦地和自己炫耀,步川小姐便不开森地撇了一下嘴巴,终究还是暗中下定决心,猛然收回还在湖水中漂浮不定的鱼钩。然后闷声不吭地转过身子开始整理起自己之前为了做好钓鱼准备而随意翻出来的窝料以及素饵之类的东西,乍一看上去简直就像是被一个智障气得不想再钓鱼的模样。

    虽然并不清楚步川小姐到底在为哪些事情置气,但这一连串出乎意外的行为也确实把洛小倾吓得够呛。

    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一言不合就闹着要走人啊?

    手上的力气下意识一松,差点没有让已经收回一大半的鱼线直接哗啦呼啦地回归原状,幸亏洛小倾在下一秒就及时反应过来重新把鱼竿牢牢地抓紧,否则这条大鱼怕不是要直接拽着一根钓鱼竿眨眼之间就溜到九霄云外去了!

    “诶?川川你要去哪里?”

    “别不理我啊!”

    “等一等!”

    本来是想直接起身追上去拉住步川小姐的去路然后追问到底为什么的,但在此之前下意识看了一眼自己手上通体紧绷的钓鱼竿,又瞄了一眼湖泊之中正在翻滚着的一朵朵浪花,她一时之间忍不住有点为难起来……毕竟现在选择追上去的话,不就是等于让自己放弃掉这条大鱼不是么?虽然在洛小倾心目中无论什么肯定都比不上步川小姐,但现在总归还是不清楚步川小姐到底是不是想要离开,再加上让自己放弃到手东西也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所以届时洛小倾情不自禁之间那当然就犹豫了两三秒。

    而这时间虽然短暂,但步川小姐一眨眼的功夫便却已经在木制平台上顺势走了大老远,与岸边的距离明显变得越来越近。

    妈耶!

    真的要走啊!

    这个发现直接吓得洛小倾陡然就打了一个激灵,也管不了什么大鱼不大鱼的,正准备不管不顾地扔下手上的钓鱼竿快步追上去时,却发现人家倏地停下脚步,带着一身气势汹汹的煞气坐在了另外一个钓鱼位置上。

    啊?

    明明看起来步川小姐显然正是一副气不过直接走人的架势,但没想到原来只是想换一个位置坐而已……

    白担忧一场不是么?

    不过在知道对方并没有离去的意思之后,洛小倾这边当然因此安心很多,虽然很想直接窜过去和步川小姐坐在同一个位置,但她稍微思量了一下,随即马上决定决定先将这个想法稍微缓一缓再说,毕竟此时自己更应该专注于眼前的这条大鱼是不是么?反正等她把大鱼钓上来再和步川小姐汇合也完全不迟呀!于是原本一直铃铛作响的危机感瞬间消失不见,洛小倾重新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会眼前的钓鱼竿上面,再次和大鱼斗智斗勇起来。

    耳边没有洛小倾在叽叽喳喳地对咬钩的大鱼进行声情并茂的描述,步川小姐届时当然只觉得世界真美好。

    钓鱼就应该呆在安静环境里!

    有一个动不动就大声嚷嚷的智障在旁边怎么好好钓鱼?

    #洛小倾:怪我喽?#

    反正已经坐在新位置上的步川小姐正敞开心怀地享受没有洛小倾存在的美好环境,然后随手将脚边装有钓鱼必备物品的小箱子打开,在钓竿上装了一个全新的素饵,她一个挥手便再次将鱼钩扔向了远方的湖水中。

    之前钓不到鱼肯定是风水有问题!

    就连洛小倾这个死蠢都能在短时间之内接连有两条大鱼咬钩,而如此英明神武的步川小姐又怎么会连一条都钓不上?

    垃圾位置!

    毁她青春!

    耗她钱财!

    颓她精神!

    反正如此理直气壮地埋怨刚才坐的位置十有**影响到了自己的钓鱼气运之后,坐等鱼儿上钩的步川小姐压根就不觉得自己甩锅甩得非常勉强,哼哼唧唧地在心里各种抱怨自己被风水拖累得那叫一个惨……而这个时候肯定有好(zuo)事(si)者想要理智地表示如果真是风水问题那么洛小倾坐在她的隔壁肯定也会影响到,然后一本正经地断言步川小姐如今钓不上鱼肯定另有原因之类的。

    但步川小姐一句话都不会听进去的!

    啊呸!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难不成还是她自己的问题吗?

    然后就在她一边搓咒语念叨大鱼快上钩、一定认死理地断定除了是风水有问题以外就绝无其他可能之时,洛小倾那边则是忽然间若有若无地传来了一阵欢呼声,看起来这货显然已经将第二条大鱼成功收服。

    一点都不想在意另一边和自己完全没有关系的丰收,步川小姐一脸无动于衷,活像一个只会钓鱼的机器人。

    不能放在心上!

    只有心平气和才能钓上大鱼不是么?

    毫无疑问,对于自己这么久都没有钓到鱼的现实仿佛犹如魔障一样萦绕在心头,步川小姐一直聚精会神地盯着湖面看,眼睛也是一眨不眨的,生怕自己稍微漏掉一点动静就会错过一个亿……也许在别人的眼中看来她已经是一副彻底中邪的模样吧?然后就这么过了几分钟的时间,一阵“啪嗒啪嗒”作响的脚步声忽然间由远至近地幽幽传了过来,赫然正是洛小倾这个死蠢所发出来的。

    在解决完了第二条活蹦乱跳、只会用尾巴甩水的大鱼之后,她二话不说直接提起自己所有的钓鱼装备一路朝着步川小姐所在地位置一路跑来。

    脸上满满都是美滋滋。

    好吧

    想想这也正常。

    毕竟如果步川小姐和她一样疯狂钓上大鱼,那么她现在肯定也会乐得合不拢嘴好嘛?

    虽然很不想让这货再次凑过来,但回过头发现人家这一次并没有出声向自己炫耀刚才钓上来的鱼到底有多么大,步川小姐届时便也懒得去计较什么,直接闷声不吭地继续沉浸在钓鱼之中,也算是在默认洛小倾呆在自己旁边的事情吧?反而这份想法注定长久不了,直到她发现重新挥出鱼竿还不到三分钟的洛小倾再次出现了咬钩反应之后,步川小姐好不容易维持下来的冷静情绪便“嘭”地一声彻底爆炸。

    隐约听闻耳边传来洛小倾猛收鱼线的轱辘声,又看到湖面要荡起一朵朵浪花,步川小姐心中便瞬间一个咯噔……

    “又有一个大家伙上钩喽!”

    啧。

    她该说“果然”吗?

    敲李嘛!

    不过这次好像有点不一样的地方,在发现有东西咬钩的下一秒,洛小倾便直接回头朝步川小姐发出求救信号:“川川快帮我一下!”说着,她还在自己脸上露出一副如果没有步川小姐帮助她就要死了的表情来。

    但明眼人都明白……

    这拓麻肯定是洛小倾装出来的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