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 第九百二十九章、苦罗巴风波③
    脑袋里忍不住想着月川无情地将小礼物丢进垃圾桶里的画面,枫桦顿时只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精神攻击。

    这毫无疑问就是“会心一击”呀!

    只见枫桦颇为无力地伸出右手,轻轻捂住了自己那颗惨遭蹂○躏的小心脏,就别提她现在到底有多么难受好嘛?明明她把礼物送出去的初衷是想要恶趣味地戏弄那个总是一言不合就直接摆出一副“假正经”架子来的月川,当然,如果因此还能看到月川有什么比较好玩的表现那肯定是再好不过的……可是从此时的情况看起来,被“戏弄”的人诚然实在不知不觉之间变成她自己了呢。

    既然就连不良少女都如此毫不掩饰地喜欢苦罗巴,难道同为女子高中生的月川就不能朝人家看齐吗?就不能稍微学着一点吗?

    就算不喜欢也别扔掉啊!

    #步川小姐:啧,说得就好像我真的扔掉了那玩意一样#

    哎,明明是一起出生的“双胞胎姐妹”(假的),可为何“妹妹”是那么得阳光灿烂、性格还温顺和煦地就好像软绵绵的小团子一样?相比较起来,果然还是“妹妹酱”比月川这个姐姐要可爱多了啊!

    毕竟月川那滴水不漏的冷淡性格真是让人无从下手……

    不过吐槽归吐槽,这也是没办法的,毕竟若是月川换了另外一种性格的话,那么她也就不再是“月川”了不是么?

    棘手一点反而还会让人征服起来更为带感。

    是不是她把这个苦罗巴挂坠送给“妹妹酱”会比较好点啊?想必性格如此纯良随和的“妹妹酱”在收到礼物之后,就算口味和她的姐姐月初那一样奇葩得不像个普通的高中生、甚至还有点嫌弃苦罗巴系列的产品,但到最后她也肯定会好好地收藏着的……而反过来月川当然会完全不一样,再加上送礼物的人还是有竞争关系的“死对头”,没有当面扔进垃圾桶里就已经算是对枫桦这个前辈的“礼貌”了。

    虽然在客人面前总是保持着温文尔雅的美好形象,但一旦离开了客人的视线,背地里与她对峙的态度却又冷漠又毒舌。

    呵呵,你说枫桦怎么可能不来气?

    总而言之现在还是不要再说月川的事情了,免得坏掉自己的好心情……而且事情总是要往好的方面去想的不是么?要知道除了老板大人以外,枫桦可是魑魅里唯一知道月川竟然还有一个“双胞胎妹妹”存在的人。

    毫无疑问已经握住人家的“把柄”了!

    等到时机成熟之后,就算月川性格再怎么淡漠无情、为人再怎么高贵冷艳,到时候还不是要任由她随意地揉搓欺负?

    然而好不容易才将月川那张不苟言笑的死人脸直接扔出脑袋,枫桦随后又很快注意到了另外让自己忍不住想要在意的事情,毕竟当初在便利店里与“妹妹酱”相遇的时候,她可是因为人家那漂亮柔顺而又少见稀奇的黑色长发啧啧称奇了好一阵子不是么?明明身为“双胞胎姐姐”的月川拥有极为明媚的金颜色头发,但妹妹这边却是毫无杂志的黑色,也不知道到底是遗传了哪家大佬的基因,竟是这么得强大恐怖。

    毫无疑问,枫桦肯定在意着“妹妹酱”和自己眼前的不良少女一样都是黑长直,甚至连发型也存在惊人的相似之处。

    不可不谓是“同发不同人”吧?

    虽然光是发型和发色上来看,诚然已经让枫桦在情不自禁之间产生了一种“其实她们是同一个人”的错觉,但性格真的是犹如天壤之别呀!她亲爱的妹妹酱是辣么可爱、辣么讨人喜欢,怎么可能会和这种大魔王是同一个人!

    反正现在她又凑不要脸地觉得不良少女应该反过来学一下妹妹酱才对的,怎么说也要稍微变得可爱一点嘛……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你说的要相互学来学去的三个人,真的都是同一个人#

    等一等!直到这个时候现在枫桦这才猛然想起什么,好像她并不知道妹妹酱的名字是什么啊?按照那天晚上她在更衣间里不小心从老板大人口中所偷听到的三言两语,月川和她的妹妹应该是从小就失散到不同地方的,说不定她们两人的名字就有一定的相似之处所以已经可以大胆地进行猜测了,在知道妹妹酱到底叫什么之后,枫桦四舍五入一下就等于有了月川真名的线索。

    然后顺藤摸瓜地继续寻找下去,她就可以直接找到非公关状态之下月川?知道了她在平时的日常生活里是什么模样的?

    哎哟!

    这个完全可以有!

    总而言之,那么一来的话枫桦不仅在手上拿捏着“月川竟然有个宝贝妹妹”的把柄,而且还清楚了月川不在魑魅工作时的日常模样……要是找得再仔细点,说不定还可以直接一口气找到月川到底在哪所学校上学着?

    她诚然已经可以无所畏惧地为所欲为了啊!

    不过回过头来再想一想,枫桦耸了耸肩,果然还是觉得算了吧!毕竟这对诚然已经让老板大人揪心已久的双胞胎姐妹花在相互遇见对方之前,可是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拥有着这样子的“亲人”不是么?反正十有**肯定是由完全不同的人帮忙吧名字取出来的呢……但是自信满满的枫桦敢十分大胆地夸下海口,温顺纯良的妹妹酱肯定就是“人如其名”的典范,名字和外表一样都是那么得可爱!

    好吧,就算真的不是什么正常的名字,也绝对不会像眼前的不良少女这样,拥有如此奇怪的名字不是么?

    #步川不良少女本人小姐:呵呵#

    然后就在枫桦自顾自地让自己的思维越想越远的时候,因为担忧身份到底有没有暴露而感到坐立不安的步川小姐则是无法忍受了,颇为烦躁地撇了撇嘴巴,满脑子想着这只死狐狸精可真是好凑不要脸的!

    明明都已经站在她面前这么久的时间了,而且诚然也是点完名字了的样子,但为什么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啧,绝对是光明正大地在这里发着呆吧?

    完全不觉得自己想多了,步川小姐直接在心里确定了这个可能性,于是便能看见她的情绪也是直接跟着一起变得愈发不耐烦起来……毕竟她之所以经过千百考虑还选择了最后一排的正中间位置,就是因为在坐下来之后自己的面前不会有任何妨碍行动的东西、还能保持完全空无一物的状态好嘛?然后万万没有想到,忽然之间就来了两个没脸没皮的人硬是要和她紧挨着坐在一起!

    好吧……

    这特么也就算了……

    毕竟洛小倾的缠人劲她早就已经深刻地领教过了,只是有些意外班长大人竟然也过来凑热闹而已。

    可是还没有等步川小姐适应下这突然变得“拥挤”起来的位置,为什么又冒出了这么一直知道对人家小姑娘乱抛媚眼、毫无节操可言的狐狸精啊?愣是站在这里一动不动的,也不知道脑袋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鬼东西。

    诚然有一种要死赖在着不走的趋势不是么?

    凑不要脸还不走!

    反正现在完全不需要解释什么,毫无疑问,枫桦的行为已经彻彻底底地妨碍到了步川小姐的私人空间,所以她又怎么可能不生气?顺便一提,枫桦这个时候仅仅只是一个劲地死盯着她手机上的苦罗巴挂坠看、压根没有移动视线去关注她刻意隐藏在刘海之下的长相是什么样子的,所以也就是代表着人家并没有把所有的线索全部都联系在一起吧?她仍然还是处于十分安全的状态中吧?

    估计满脑子在惊异着苦罗巴竟然是同一个款式呢……

    很好!

    于是步川小姐就像是吃了定心丸一样,原本因为担忧而下意识压抑起来的行为举止也当然能再度变得更为放肆。

    反正她就是个不良少女不是么?

    不良少女就应该有不良少女该有的样子啊!她今天就是要怼死这个从来都没有什么正经样的狐狸精老师!只见着步川小姐瞬间就冷下了一张本来就已经很臭了的脸,张开嘴巴,直接十分毒舌地吐槽了起来。

    “老师你很闲么?一直站在这里不走莫非是想直接在这里长住不成?”

    哇!

    果然这个不良少女真是一点都不可爱呀!

    明明在此之前还只是用潜台词稍微讽刺一下枫桦而已,现在知道自己还十分安全、突然之间就这么膨胀了起来,竟然都已经懒得掩饰自己的态度到底有多么得恶劣,直接光明正大地开始用原因进行人身攻击了!好吧,既然枫桦的确是很想用更加爆炸的厉害言语犀利地回敬给人家,但随即想到自己再这么下去估计也分不出什么胜负来,反而还会让其他的吃瓜学生们看出他正在和这个不良少女拌嘴着。

    所以轻轻地挑了挑眉头,枫桦维持着身为老师的风度,微笑着从自己的嘴巴里不痛不痒地吐出了两个字来。

    “调皮。”

    ???

    她的耳朵拓麻要瞎了啊啊啊!

    看到步川小姐好像被自己坏心眼说出来的话给彻底地恶心到了、甚至还可以极为清楚地看到她的身子都因此而猛然震了一下,恶趣味的枫桦一时之间没有忍住心里爆棚的笑意,便噗嗤一声地笑了出来。

    毕竟人家这模样看起来还似乎挺好玩的不是么?

    心满意足地轻眯着眼睛,枫桦那因为太过于趣而忍不住满脸笑眯眯的模样,诚然比平时更像一只狐狸呢。

    就别提她现在的心情到底有多好了啊!

    不过这个时候她并没有选择乘胜追击地继续说话来恶心步川小姐,要不然一旦上头说得过分起来,直接惹急了人家、叫着嚷着想要打人了可该怎么办?虽然枫桦身为体育老师不可能会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女性,甚至还能算是十分擅长和其他人打架的那种,但也不会真的和学生打起来吧?所以在收敛住了脸上的笑意之后,她耸了耸肩头,很快又轻启朱唇对步川小姐稍微补充说了一句。

    “老师就在坐在这个地方啊!所以不在这里还能在哪里呢?”

    沃特?

    不会吧?

    就在闻言之后的步川小姐忍不住产生了一种不好预感时,那边已经说完话的枫桦似乎也没有再多解释什么的意思,在倒数第二排稍微靠近着洛小倾那一侧的、没人坐的双人位上直接坐了下来。

    妈耶!

    如果不是有厚重的刘海无形之间将脸遮住了大半,想必大家一定可以在步川小姐的脸上清晰地看到“wtf”这三个字母的。

    该说果然如此吗?

    而那边已经把屁股坐稳了的枫桦可不打算就这么放过步川小姐,想来是已经猜到这个不良少女肯定会惊愕自己竟然选择坐在这里吧?于是在第一时间里就微侧着脑袋看着从外表上看貌似面不改色地步川小姐,她的眼神里诚然还带着似笑非笑的微妙神韵……啧,明明人家脸上的是堪称“完美”的公关笑容,但步川小姐却愣是能从里面看出几分调侃以及玩味的意思来。

    真是让人不爽!

    虽然说枫桦坐在按个位置其实根本不会影响到她,也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步川小姐就是感觉不舒服。

    请问把老师轰下车她还去远足吗?

    #↑你可以大胆地试一试#

    顺便一提,枫桦本来要坐的地方当然不可能正好就是这里的,而是处于司机正后方按个单独留给导游的侧位……不过既然步川小姐都这么吐槽了,她同时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主,又怎么可能忍气吞声地一走了之呢?

    她今天就是要故意坐在这里膈应这个不良少女!

    谁都不要劝她!

    反正无论坐在那里都是一个“坐”字!

    这番理直气壮的行径自然是让受到针对的步川小姐只觉得颇为无语,心中暗道这狐狸精已经能和洛小倾比凑不要脸了,竟然为了揽回面子强行坐在这里?难道混在学生堆里面就不觉得羞耻嘛?

    #洛小倾:日常躺枪_(:3)∠)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