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 第七百五十六章、第二通电话①
    闺蜜自然也就没有继续吐槽森古女士性格包子什么的了……毕竟从森古女士那些反抗的行为来说,她还不是包子得无可救药。

    因为家暴男很快就要回家了,森古女士不能被发现自己那时候不在家里面,所以这场对话自然也就这么潦草地结束掉了。

    不过没关系,毕竟下一次的对话时间也隔得不太远。

    等到下一次再和自己的闺蜜相互见面的时间,就是两天之后的事情。而且为了方便起见,闺蜜直接把两人地见面地点给放在了森古女士的家里面——到时候如果家暴男忽然之间一言不合提前回家了,那么森古女士也不需要担心自己来不及赶回家,只需要闺蜜她本人辛苦点提前躲开那个家暴男就好了。而且就算闺蜜来不及躲开那个家暴男,其实问题也不算太严重,毕竟森古女士还是乖乖呆在家里面的不是么?

    顶多就是在闺蜜告辞表示离开之后,家暴男会冷言冷语地让她放自重一点,不要让奇奇怪怪的人到自己的家里面来。

    好吧,再严重一点的话实际上也就是一顿毒打而已,起码比发现她不在家要好。

    总之就在那一次的见面里,闺蜜直接就向森古女士说起了一个她不知道从哪个渠道里面拿到手的电话,并且一脸神神秘秘地表示“如果离婚这个方法不行,那么就只能让他直接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掉了不是么”之类的。

    ——没有错,那就是WCO的委托电话。

    而就在当天闺蜜为了给那个一直犹豫不决的森古女士起到一个表率作用,直接当面就向WCO打出了那个委托电话。

    于是第一通委托电话就这么来了。

    不过可惜的是,森古女士真是不愧是被闺蜜给一直无力吐槽成“包子性格”的家伙,即便八个家暴男对她以及她的女儿做出了这么过分、不可挽回的事情,但是她这边心里面却依旧有点犹豫,迟疑着自己真的要抹除掉这个人的生命么?于是这件事情自然就这么耽搁了下来,闺蜜也不止一次用力地戳着她的脑袋直说她真是“光长年龄不长脑袋”之类的,然而被吐槽成这样子的森古女士却依旧还在犹豫。

    直到了今天的这个时候,森古女士才终于向WCO打出了这通电话来,而步川小姐也因缘巧合地接到了这个任务。

    #↑明明是被强行接下任务的#

    然后到了现在,看着这些详细到不行的情报内容,步川小姐心中自然就直接产生了一个全新的疑问来了。情报上面写森古女士的闺蜜是打出第一通电话的人,而听莉莉所说,森古女士她自己又是打出第三通电话的人……

    那么,第二通电话又是谁打的?

    这很让人在意不是么?

    毕竟森古女士在自己的日记里面不止一次地提及到了这个家暴男的伪装是多么得出色、简直堪称“毫无破绽”,而森古女士这边也是除了到最后和自己的闺蜜说过这些事情以外,就再也没有和任何人透露过其中的内容了——所以说,到底是什么人从什么地方知道了森古女士的这些可怜而又无法述说出来的遭遇,又如此巧合地在闺蜜之后、在森古女士下定决心之前,打出了这个产生了关键至极的作用的第二通电话呢?

    毕竟森古女士和她的闺蜜只是两个人而已,如果没有这“第二通电话”存在的话,估计今天步川小姐也就不用出动任务了。

    无论怎么想这都让人感到十分在意吧?

    不过幸亏的是情报者所负责需要调查出来的情报,除了任务需要扫除掉的对象以外,就连那些跟WCO委托下任务的委托人也是一样需要调查的……唔,想来应该就是给资料库里面备个份,只要委托人委托任务达到了三次就可以直接准备“回收”了吧?

    总之现在也就是说,步川小姐现在手上的这份情报里面,肯定就是有关于那个“神秘委托人”的情报存在着的。

    一切的谜团很快就会被全部解开。

    在手机上把情报栏里面的情报给直接哗啦几下翻到了有关于“委托人”那一面之后,步川小姐稍微认真一点地定睛一看,脸上的脸色立即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有点诡异起来了——说实话,在看到了那个所谓的“神秘委托人”的真实身份之后,步川小姐真心在那一瞬间之内就感觉有点无法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东西!与此同时,步川小姐也是稍微有点明白了为什么莉莉那个家伙会对这个委托任务如此得上心了。

    真是怪不得不是么?

    那个极为“神秘”的最后一个委托人,不是什么没有出场过的别人,正是被森古女士一直挂在嘴边、年仅才六岁的女儿!

    正是因为一个年龄才不过六岁的小孩子竟然向WCO委托下了这种抹除掉别人性命的任务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一点,所以步川小姐诚然都感觉如果不是这个情报者搞错了什么的话,就是她自己的眼睛出错了好么?

    让人太不敢置信了啊……

    也许当初接到电话的莉莉也和步川小姐差不多一样的心情,所以才情不自禁地动用权利提前给这个委托任务调查好了情报。

    毕竟才是年龄这么小的一个小孩子而已,她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像WCO打出这个电话来的啊?她真的知道这个电话到底代表着什么嘛?所谓的“扫除”可不是像母亲拿着扫来扫去那么简单,而是代表着一个人的性命将要因此而直接烟消云散好么?年纪才这么小就要直接背负上一条人命、而且对象还是自己的父亲,就算那个父亲对她并没有做出一个父亲该有地样子,但是他依旧还是她的父亲。

    这种事情就连一个大人也需要花很久的时间才能咬牙坚定下来,而这么年仅六岁的她又到底是怎么样才下定决心的啊?

    难道说小孩子比较单纯不会在事情上像大人一样想得太多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