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 第五百八十八章、早到之事①
    比起揍洛小倾这个总是作死不知休止的家伙来说,还是赶紧填饱自己的肚子比较重要一点不是么?

    #洛小倾:嘤嘤嘤,川川你这么说的话,我更想你过来揍我啊QAQ#

    所以完全无视了洛小倾在旁边那有点像噪音攻击一样的“嘤嘤嘤”之声(估计应该是多次受此攻击而被动习惯了吧),步川小姐这边十分淡定地随手抓来了一个便当,然后直接就开始吃了起来。

    淡定而又快速的进食声,充满了“嘤嘤嘤”的噪音声,这就是步川小姐的家里面每天晚上都会被充斥着的声音。

    ——还真是意外得“热闹”呢。

    ……

    然后就这么来到了第二天,倒是有点意外并不是一个美好的天气,反而还是一个微微带着小雨的阴雨连绵的天气。只要撑着雨伞行走在路上,无论或块还是或慢,都能感觉到迎面而来的、夹杂着点点湿气的寒风——而睡了吃了便当之后就睡了一个晚上的步川小姐,则是在洛小倾那急急忙忙地“啪嗒啪嗒”光着脚丫跑出去收床单的噪音之下,终于还是被吵醒了,不情不愿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因为感觉时间还十分得充裕,所以步川小姐在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时间之后,就又直接倒头栽倒在了自己的床上。

    果然就是步川小姐该有的一贯作风呢。

    然而完全不同于步川小姐这边的偷懒赖床,班长大人这边却是在这个时候就已经早早来到了学校里……并没有什么十分特殊特殊的原因,仅仅只是因为在昨天的时候,她已经算是“正式”参加到学生会里面了。

    作为学生会的一名成员,诚然已经和普通的学生不一样了,所以当然就需要早起到学校去处理各项的事务。

    #↑怪不得步川小姐这么讨厌学生会工作呢#

    而且现在真的要较真说起来的话,那么也仅仅只能说班长大人这边运气实在不怎么样,加入学生会的时机压根就是一个“灾难”呢……毕竟在一个月之后。学校里面不就是要举行“学园祭”了么?一般在“学园祭”“运动会”之类的大型活动将要举行的一两个月之前,都是学生会最为繁忙的时候啊!就像现在到来的这个学园祭,想必学生会那边在假期地时候就过来学生忙绿相应事项了。

    毕竟学园祭可是直接关乎着一个学校对外展现的形象问题,学生会不认真准备各种事项可是完全说不过去呢。

    学园祭越完美,学校在外的评价就越好啊!

    ——而这就是见证一个学生会能力到底是强是弱的最佳考验。

    再者说了,“新人”这种东西,不就是随随便便拉过来干劳累活的“最佳苦力”么?而且还可以美其名曰为“锻炼你的能力”!所以班长大人最为一名新得不能再新的新人成员,当然被分配下了不少的工作。

    而且大部分都是杂务。

    毕竟再这么说新人依旧还是新人,只能被分配最简单也是最辛苦的工作,完全不可能会接到什么比较重要的事项不是么?

    那些跟班长大人在同一时间里面进来的新人成员(也就是竞选会上的其他参加者)。也正是因为自身经验地局限,而都被分配到了最基层的苦活累活……当然,不可能会有什么对这一点有什么怨言的,毕竟每一个学生会成员不都是这么慢慢从最底层成长到可以“独当一面”不是么?不过班长大人却和其他人有一些与众不同,学生会会长(也就是星川)那边好像对她有着一点别样的期待。

    在和其他新人一样承担着各种辛苦杂活的同时,班长大人的肩膀上还多出了一项完全就不应该由新人来负责的任务。

    这莫非是会长在考验她么?

    ——毕竟这未免也太过于不同寻常了,所以班长大人这边当然忍不住就会多想起来。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关于在学园祭上各个社团财务分配详情的任务……也就是说,班长大人要十分详细地分配各个社团在学园祭到底可以拿到多少钱。而且什么钱花在什么工程上也要一丝不苟地涉及到。

    这绝对就是一个浩大的工程。

    虽然这的确是十分得辛苦,但是从这一份与众不同的辛苦上来说,足以证明这个任务到底承担着多么重要的角色了。

    说实话,班长大人这边一开始被会长叫过去吩咐着要做这个任务的时候。心里面还是十分得不理解的——毕竟她仅仅只是一个完全没有任何经验的新人而已,哪里会有这种“资格”去接受这个任务啊?先不要说学生会那些老成员到底会用什么样的眼神来看待她,班长大人她自己都感觉愧不敢当了,而且她甚至都已经能够察觉到和自己同期进来的新人那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了。

    而在这些新人当中将这种情绪表达得最为强烈、最为明显的。当然就是隔壁A班那个没事就乱嘲讽他们B班的家伙了。

    估计都已经把班长大人给当成人生中最大的“死对头”了吧?

    毕竟也不想被同期的人给针对,所以班长大人原本还想要直接提出质疑,然后趁机委婉得拒绝掉的。不过那个时候抬起了头。班长大人却看到了会长那看待自己的充满期待以及勉励的温和眼神。

    被这种眼神看待着可真的是不好拒绝啊,班长大人也是个心软的主,当然又情不自禁地闭上嘴巴沉默了下来。

    果然是会长呢,劝人颇有一套不是么?

    不过之后再去看会长给她安排下来的这一份任务,莫非是想让她尽早接受“会计”这个职位么?猜想到这里班长大人就感觉有一点不可思议,毕竟她现在明明也才只是一个“一年级生”而已啊……唔,好吧,实际上班长大人她自己也知道自己说得这番话也没什么卵用不是么?毕竟转过头再看看人家会长,她就是在自己一年级的时候,直接当上这个这个学生会的会长的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