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 第二百八十九章、问完话就想跑②
    忽然之间夹着照片的翎脸上笑容就加深了好几分,带出了一股子诡异的味道来。

    在性情极为多疑的步川小姐察觉到什么之前,翎忽的就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连带着手指间的这张照片跟着她的手指一起直接偏转了方向……照片那尖锐的封角这么直勾勾地步川小姐,乍看上去就仿佛某种“利刃”一般呢。

    所以说这家伙打算要作甚?

    而就是步川小姐这么微微一皱眉头的功夫,翎便直接将手中的照片朝步川小姐的脸上快速地投射了过去。

    ——这专业的手法,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在投射飞镖呢。

    然而如果要是就这么被这张没啥杀伤力的照片给直接正脸砸中的话,那么步川小姐也就真的就此上演了一场什么叫做“身败名裂”了。

    即便翎的身体素质似乎超越了一般的人民群众,但是她其实还是无法与有系统帮忙开外挂的步川小姐相媲美的,以至于这张“飞速”的照片在步川小姐眼睛里看来也仅仅只是在那里“飘”而已……你会被一个飘来飘去的东西给直接砸中正脸么?除非是故意卖蠢,否则那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所以完全不需要大费周章地抬起眼眸去观察什么,步川小姐懒洋洋地撇了撇嘴巴,随后才伸出右手十分随意地朝空中一抓。

    自然就这么轻易简单地将那张朝着自己面门直面而来的照片给用抓住了。

    当然,在外人的角度看来能够挡住如此随意地挡住飞向自己的东西。绝对不可能像步川小姐本人所说的那么简单就对了。

    将照片摆在了自己的面前,抬起眼帘故作不经意地看了一眼照片上那笑得极为璀璨的阳光少年,步川小姐再度撇了撇自己的嘴角。然后便又用极为无趣的眼神看着对面那个丝毫不觉得照片会被步川小姐接住有什么意外的翎。

    “所以这个笑得这么蠢蛋的家伙和我要执行的任务又有什么关系么?要知道杀了那个大妈的人可是我本人啊~”

    ——这样子漫不经心的语气可完全不像是杀人犯该有的表现啊喂!

    总而言之,步川小姐现在会说出这种话可不是因为什么心血来潮,她这番话里面所包含的潜意思就是在表达如果翎说什么要为那个广场舞大妈报仇的话,那么也应该是来找步川小姐她这个“杀人凶手”才对的吧?毕竟“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嘛,那是十分天经地义的事情……步川小姐对于此是十分理解的,所以她也早早就做好了“也许以后会有什么人过来找她报仇、然后她就趁机发一笔横财”的准备!

    当然,前提是有人能够发现杀人的人是步川小姐就对了。

    而翎当然知道步川小姐隐藏在这番话里面的意思。所以干脆就耸了耸自己的肩头,不知何时地呵呵笑了起来。

    “所以说啦,其实你之前所执行的这个任务本来是不应该被分布下来的。因为这项任务本身就不能成立的!只不过这张照片里的这个情报者对人家有着不一样的偏见,所以就擅自违反了组织里的规定啦……”

    “你的意思也就是说,我特么成了别人用来‘借刀杀人’的‘刀’喽?”

    直截了当地打住了翎接下来还要说的话,步川小姐直接眯着眼睛冷飕飕飘出了这么一句刺骨无比的话来。大魔王气息一览无遗。

    ——仿佛整个空气温度都因此而下降了好几度啊!

    完全不需要翎将那些话全部都说完。说到这个程度上步川小姐自然就能够全部理解,毕竟她又不是什么无法思考的笨蛋(北野柚子:阿嚏!)!简单来说,就是这张照片里的这个家伙其心可诛,竟然敢偷偷利用步川小姐来给他打下手!而且事后竟然还支付给步川小姐任何辛苦费用(这是重点!!这么一想想的话,步川小姐也觉得越来越生气呢,这样子的大亏她才不会闷声不吭地吃下!

    要知道步川小姐可是一分钟几十万(雾)上下的人,劳务费如此昂贵的她,又可以给这种无名小卒免费当白工啊!

    明明就连世界扫除组织也都不敢让她免费无偿地劳动呢!

    既然没有付出应该有的价格。那么步川小姐就要让这个图样图森破的家伙知道阳光为什么会那么灿烂……

    嘴角上直接勾起了一抹极为危险的笑容,步川小姐一声不吭地就将这张照片给收在了自己的口袋里面——这自然是代表着步川小姐接受下了这个任务了。所以将此举收入眼底的翎也因此而笑得越来越灿烂。

    不过,这事可没完啊……

    收完照片随后扬起了自己的脑袋,步川小姐就直接注意到对面的翎那笑得愈发深刻的笑意,真是让人不爽呢。

    她这幅模样不就仿佛是看到了什么可以大宰一笔的冤大头大傻蛋一样么!

    反正步川小姐这边也是各种心如明镜,自然不可能会因为一时的义愤填膺而直接忽视掉了那最主要关键的一点——这个情报者可是擅自违反了组织的规矩好么,组织特么会轻易放过他嘛?所以冷笑就蔓延到了自己的脸上来,步川小姐十分直白道:“竟然还大费周章地跟说什么报仇不报仇的,跟我说得那么好听干什么?不就是想要让我去扫除掉一个已经完全不听话的家伙不是么?”

    这和清扫那些变质掉的扫除者完全就是一样的道理嘛!

    何必说得如此天花乱坠啊!

    无论怎么想,怀有被害妄想症的步川小姐总觉得组织肯定就是不怀好意——估计组织说什么“报仇”的,就是想让自己主动升起去报复对方的想法,然后就可以趁机免掉步川小姐那狮子大开口的“劳务费”了!

    ——这么一想的话,这还是真是太可怕了,世界扫除组织你果然就是一个心机婊!

    #世界扫除组织:婊婊更健康#

    所以为了防止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害,步川小姐便一本正经地申明道:“我告诉你,组织该给我的劳务费一个子都别想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