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 第三十四章、豆腐真好吃①
    ——房租啊啊啊啊!每月都要交一次的房租啊啊!

    毋容置疑,这毫无疑问就是会心一击,对步川小姐造成了双倍弱点伤害。

    步川小姐忍痛捂住了自己那双不堪重负的眼睛,这一刻,她觉得就算自己的眼睛是由钛合金打造的也肯定无法承受这来自于眼前这张纸上传来那过于刺眼的光芒呢……啊啊,没有错啊,又到了每月一次都要交房租的时候了呢……即便那个母爱泛滥被自己不打草稿的谎话骗得一塌糊涂的房东大姐让步川小姐要交的房租在外人看来已经低到了一种无法想象的程度,但那也是需要交钱的好么!谁会让你白住啊!

    #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步川小姐真心觉得自己真的要饿死在街头了。

    没有错,系统是绝对不会这么好心地来支付步川小姐的房租的!即便它会为了自己的癖好去支付步川小姐的学费以及校服费!

    不过幸好的是之前在那群充满“爱心”的小混混们身上收获了一笔极为不菲的收入,再加上这几天来也敢怎么挥霍,所以此时的步川小姐虽然受到了重击,但是也是能支付得起的……于是在站在自家的大门口悲天悯人了好一会儿之后,步川小姐便咬紧下唇,认命地从自己秘藏的小金库里抽出了两张红艳艳的红人头纸币塞进了一张黄色的信封里面,在仔仔细细地封好了信封封口之后,步川小姐才又在信封上颤颤抖抖留下自己的大名……为何笔杆会如此的沉重呢?更加沉重的是自己的心吧……

    ——真是可怕,暴力倾向这么严重的步川小姐竟然变得如此文艺了呢。

    擦去了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步川小姐便在房东大姐的大门下的门缝中塞进了这个几乎代表步川小姐一个月生活费的信封——房东大姐一个月之中只有这一次会来到这个公寓楼,而且都是因为收房租而来,所以一般交房租的方法也都是只能由这样子原始的方式进行。

    哈?你说为何不用银行卡?

    这你去问房东大姐她自己啊!步川小姐怎么可能知道啊!

    交完了惨绝人寰的房租,步川小姐瞬间就发现自己心力憔悴到就连日常的肚子饿也感觉不到了,然后就怀着这样子怨怨哀哀的心情步川小姐欲哭无泪地走去上班了——被这种情绪所支配,就连往常路过的会止步望梅止渴的可乐饼店也已经完全勾引不起步川小姐的食欲了。

    #三天不用吃饭的感觉#

    ——啧啧,步川小姐能肉疼到这种地步也真是醉得不行了呢。

    ……

    今天一来到“魑魅”店里面,敏锐的步川小姐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店里面的气氛有点不对劲。

    ——不要以为步川小姐是出现错觉了,现在处于“公关模式”的步川小姐对于“气氛”的感观可是十分得敏锐呢。

    果不其然在稍微环顾了一下四周之后,步川小姐便在站在一旁因为不知如何是好而略显慌忙的星川那尴尬的眼神示意下看向了那一边正处于“狂风暴雨”的“战场”——那个脾气不知收敛、被家人给娇惯坏了的任性大小姐正在对着一位极为无辜的女黑服日常地发着自己的大小姐脾气……虽然这位大小姐的声音听起来清脆怜人,但那娇蛮而又吸光性带着高傲的声调可就让人哭笑不得了:“喂!你说月川很快就来了!为什么我等了那么久星川都没有过来?是不是你骗我——”

    这个可怜的女黑服正想出口解释自己的清白,但却被大小姐说话不带喘气地给直接打断了。

    “你知道我爸爸是谁吗?小心我明天就让你直接横死街头!哼。”

    在这么威胁着说完之后,这位大小姐还极为高傲地翘起了自己的脑袋,在步川小姐的视角看来活像一只骄傲的小孔雀呢。

    大小姐的话句句都得理不饶人,逼迫得那位女黑服哑口无言,只能干笑着情不自禁地倒退了半步,不过也幸亏她已经被这位大小姐欺压许久有了点经验所以此时也没多大的慌张,十分沉着地以笑容默默应对着。

    ——其实说是“等了很久”,但也就不过短短“三分钟”的时间罢了。

    这位可怜的女黑服真心感觉自己可真是心力憔悴。

    明明对面的秋山美奈小姐已经等了步川小姐半小时都没有发这么大的脾气,果然不愧是娇蛮的大小姐嘛?

    #天要亡我也#

    看到这位大小姐那咄咄逼人的样子,步川小姐就已经瞬间感觉自己接下来的上班时间就绝对不会不好过了,特别是现在她看起来心情还很不好的样子……不过,作为优秀的公关工作者,也不能将自己的客人置之不理不是么?于是步川小姐只能习惯性地扬起淡淡的微笑,朝着秋山美奈与其他顾客的那边示意一个“请再稍等一下”的眼神,然后在收到她们善解人意的微微点头之后,步川小姐才放心地朝着这位大小姐慢慢地走去,极为淡然的湛蓝色眼眸倒是看不出有什么畏惧的意思。

    公关模式下的步川小姐就像一个会移动的发光体,十分自然地就能吸引住别人的眼球。

    自然没过多久的时间,这位娇蛮的大小姐就立即发现了向自己这边慢慢靠近着的步川小姐,于是那双格外澄澈的眼神瞬间就明亮了起来。

    “啊,月川!你终于来了!人家等了你好久呢~”

    说着还可怜兮兮般地眨巴了几下眼睛,大小姐此时对待步川小姐的态度完全不似之前那位女黑服那样的粗暴……这倒是让退居到“战场”后线的那位女黑服情不自禁地汗颜了一下,直道果然颜好就是任性,就连对待的态度也是截然不同呢。

    面对眼前这一幕,如果不是知晓对方的本性,也许步川小姐还真的还会以为对方只是一只哈巴狗一样人畜无害呢。

    但是步川小姐可不会被骗到。

    ——虽然相处时间很短,但是她也大概对这个任性大小姐了解不少了。

    眼前正翘首企盼地瞪着自己的这位被家人给彻底宠坏了的大小姐,就是小柴组老大的掌上明珠——小柴彩香。如果说到了“小柴组”的话,大概很快就能明白这位大小姐绝对和黑○道离不开关系……也就是为何小柴彩香性格会如此刁蛮的缘由了——由于小柴组的老大是老来得女,再加上仅仅就只有小柴彩香这么一个独生女,自然就是对她更是宠溺得恨不得把她给宠到天上去!

    这代表着什么呢?

    人生一路顺畅无阻,从未有过波折,更没有人敢忤逆自己的意愿,甚至全家人以及组内的手下都以她为中心团团转着,这当然就不可避免得养成了小柴彩香现在这样子娇蛮而又任性的性格,实实在在的以自我为中心的自我中心主义患者。

    ——“世界为我而生,我是世界的中心。”

    也许再稍微严重一些的话,估计这位大小姐就会产生以上这样子的念头了。

    再顺便一提,这个大小姐年龄早早已经成年但性格却未见收敛多少,应该是她家的父亲大人打着的是直接入赘一个女婿不愿自己女儿受欺负的主意呢。

    ……啊,真是头疼啊。

    看着小柴彩香极为主动就直接伸过来白皙的手掌,步川小姐就感觉自己的脑袋瓜子真是疼得厉害,但是“魑魅”的规矩总归不能这么破掉啊……所以步川小姐还是硬着头皮在对方那亮晶晶的注视下略有些僵硬地半跪下来,承受着对方那从上而下投射过来的充斥着别样满足而又高傲的眼神——仿佛如同一位女王在看待自己的最为忠实的骑士一般。虽然心中极为不以为然,但是步川小姐还是默默地将小柴彩香的手自然地牵了过来,在那被保养得如同破壳鸡蛋般晶莹的手背上留下轻地不能再轻的一吻……

    湛蓝色的眼眸依旧不起波澜,步川小姐那轻淡的声音更是听不出她其内到底蕴藏着什么情绪来:“今晚我是你的……我的大小姐。”

    ——说不定步川小姐内心已经草泥马奔腾了也说不定呢。

    “嗯,你当然是属于我的,永远的啊。”

    如同在说着什么最为正常不过的事实一般,小柴彩香极为理所当然地说着还自己同意自己般地点了点头。

    不过那笑容极为璀璨而又美好,倒是让人能稍微忘记掉她那不敢恭维的性格呢。

    然后还没有等步川小姐自己本人优雅地站起身子来,小柴彩香便已经十分迫不及待地就顺势拽住步川小姐的手,直接将步川小姐整个人都拉到自己身边强硬地让她坐了下来——然后双手一环,小柴彩香就极为自然地径直环抱住了步川小姐纤细的腰肢,将步川小姐整个人与自己紧紧地贴合在一起……当然,步川小姐尝试着小小的挣扎过,但是迎来的却是小柴彩香那更加用力的结果,于是本着“不和顾客撕破脸皮”的步川小姐也只能默默地承受下来了。

    ——连秋山美奈都不敢这么对自己!

    当然,以上就是步川小姐此时的心声,她的内心果然已经有千万的草泥马存在了。

    小柴彩香不可能知道步川小姐在想什么,她极为理所当然地睁眼直视着步川小姐透彻的湛蓝色眼眸,其内含着的自豪之感似乎在无声地说着“自家的月川真是越来越好看了”一样,让步川小姐的眼角忍不住就抽搐了几下。但是好景不长,突然之间小柴彩香那抹着粉红色口红的嘴唇就不符合自己年龄地极为幼稚地用力一扁,稍后,那充满了极度委屈的话就直接从中毫不掩饰地吐露了出来。

    “月川!你为什么都不问我呢?为什么我昨天不过来?难道你都不关心我吗!今天还这么迟过来……你……”

    小柴彩香只顾着充满幽怨得抱怨着也没多想自己曾经与步川小姐曾经约法三章过,其中一条就是“不要刻意太过于接近”,虽然这一条可以酌情忽视掉,但是在步川小姐在看来,她与她之间的程度还远远不到那个火候呢,而且说实话……真的太近了啊!

    ——整张脸都要贴上来了啊魂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