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 第十一章、作为公关③
    在维持形象淡雅地与秋山美奈交流之间,步川小姐忽然之间就接受到了对面一个同样穿着西装的女公关默默传递过来的一个眼神。

    然而就仅仅只是这么一个眼神,步川小姐就似乎明白般地轻轻点了点头。

    “那么……”并没有什么迟疑的情绪,步川小姐很快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将自己的西装再度洁癖般地理整齐之后,步川小姐便转头朝着秋山美奈歉意地淡淡笑了笑——即便仅仅只是这么歉意一笑,但对于秋山美奈来说想必已经足够了……然后极为绅士地微微一鞠躬,步川小姐略有些委婉地就道歉道,“秋山小姐,就请恕我失礼离开一下。”自然,对面的秋山美奈立即错愕了一下。

    但是这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已。

    秋山美奈很快就收敛起来换上了一副幽怨的模样,不愧是成熟的女性,那一眉一眼之间都充满了女性特有的魅力。

    “诶诶诶~才过了不久的时间吧?月川你真的要走吗?”

    虽然已经知道现在的步川小姐已经陪了自己起码有半个小时多的时间了,但是秋山美却也觉得这半个小时对于自己来说,也仅仅不过是三分钟那样短暂——为什么快乐的时间总会过得那么快呢?

    “我还会回来的。”

    步川小姐再度歉意地淡淡一笑,然后眼帘微启地看向一边随之又轻轻地打了一个响指——下一秒,从那边便就从容不迫地走出了另外一个长相秀美的女公关。这个女公关朝着秋山美奈稍微行了一个礼,那张干净脸上的笑容展露得极为标准灿烂,属于女孩子轻柔的声音不响也不轻,刚刚好得让人能听得极为舒心:“在月川大人不在的这段期间里,就由我来陪伴您怎么样?”说着,这位女公关还有些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秋山美奈看了一眼依旧一脸淡薄的步川小姐,便轻轻点了点头。

    ——果然秋山小姐心里都是月川大人啊。

    这位女公关看到秋山美奈下意识的表现,便不禁感到饶有趣意地感慨了一声,果然自家的老大就是魅力大。

    而看到秋山美奈已经点头默许自己的派阀的人来代替自己的位置之后,步川小姐也没有什么担心的情绪,便就直接在一位女黑服的指引下,保持着淡定的形象走向了另外一个点名自己的女性那边。

    #头可断,血可流#

    #形象不能丢#

    ——这大概已经算是公关界不可否认的铁则之一了。

    ……

    一个夜晚的时间,一个公关不可能只招待一位顾客,更别说那些还是极有名气的公关了。

    特别是像步川小姐这样子知名公关店里的NO.1——换句话可以说是是“著名青楼里的头牌姑娘”——每天的点名量甚至可以在八名至十五名之间不等,而且随着工作时间越来越久,名气越来越大,凭借着公关的接客技巧,客人也会是只多不少。也就是说,现阶段步川小姐每天晚上起码要在八个女性之间来回周旋着,而且不可以怠慢任何一位顾客,也许到了之后,每天的接待量还会逐步上升。

    也幸亏作为这家公关店里的头牌,也是有些特殊权力了。

    就比如说现在步川小姐早已经拥有自己的派阀,所以才会人手足够地能够让她们来帮助自己缓和与顾客之间的空白时期。

    至于“派阀”是什么?

    这可就要牵扯到这一个店里面的明争暗斗了——

    总而言之,在“魑魅”这家公关店里面已经被分成了两大派系:以步川小姐为首的“月川派”,和以枫桦为首的“枫桦派”,两派关系并不和睦。顺便一提,枫桦就是这家公关店里的NO.2,所以自然和身为NO.1的步川小姐水火不容。本来讨厌麻烦的步川小姐自然是完全不想理会这个老是处处和她针锋相对的像狐狸一样的家伙,但是无奈步川小姐的顾客们实力太凶猛,所以步川小姐就算想不拿第一也难啊……

    咳咳,步川小姐保证自己绝对没有想要炫耀的意思——这是事实懂吗?

    #解释就是掩饰#

    #弹幕君早已看穿了这一切#

    ——和世界说再见吧,捣乱的弹幕。

    其实,为了到底谁是第一而斗争这种事情完全就没有意义啊……

    #因为斗争也没钱#

    一边整理着西装将自己的仪容仪表弄到最好,步川小姐一边看向了那面白色墙壁上被挂在NO.1位置上的属于自己的照片,而排在下面的就是那位不甘位于NO.2的枫桦——与那清爽的名字不同,枫桦本人是长得极为妖冶妩媚,“风华绝代”用来形容她是绝对不会错的。

    而且一身本该是严肃的西装,穿着在她的身上反而还会凸显出额外的性感——果然就是天生就是来勾人的狐媚子吧?

    当然,“枫桦”只是在公关店里的花名而已。

    步川小姐十分恶意地揣测着其实枫桦的本名肯定和狐狸挂钩,要不然她这人怎么会尽显一副狐狸的模样呢?

    绝对就是这样子没有错的。

    “今天的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死人脸啊月川。”

    略微低沉稍稍带点磁性的声音永远都是性感迷人得让人能够耳朵怀孕的,再加上其主人本来就是一个风华正茂的狐狸精自然更是杀伤力加倍。不禁之间,步川小姐暗叹了一口气,眼帘微垂的蓝色眼眸淡漠地平扫去,果然那位向自己找茬的人正是枫桦不错——和步川小姐那每次都一丝不苟地将西装纽扣全部扣好不同,枫桦总是会散开西装上面的几个纽扣,故意露出自己那妖娆精致的锁骨,胸前那对丰盈的柔软也是因此而若隐若现着。

    ——总之就是无时无刻都不在勾引别人呢这个家伙。

    完全就是和步川小姐走两条截然不同路线的人。

    “今天的你也是一如既往得清凉呢。”

    不想搭理的步川小姐也仅仅只是随性地反口一说而已——毕竟现在是还是四月份,天气还未转暖,就算店里面时时刻刻都开着暖气但是看到她如此将肌肤给露出来……步川小姐还是会忍不住打了几个冷颤,简直就是感同身受。

    “呵呵呵……”

    掩嘴笑得花枝乱颤,枫桦步履轻盈地迈了几步走上前,凭借着自己与步川小姐的完美身高差,极为轻佻地勾起了步川小姐纤细的下巴,金色的丹凤眼直视着步川小姐那不起波澜的眼眸。

    “为何今天要过来呢?我巴不得你能永远不回来呢。”

    抹着口红的鲜艳嘴唇嘴角明显地高高扬起,明明是一张妩媚的脸,但是却充满着一股子挑战的意味。

    #店里的第一和第二又相爱相杀了#

    #自古竞争出姬情#

    明明店里面的气氛因为这两人的敌对关系而猛降到了冰点,但是周围的公关们、黑服们甚至顾客们却完全没有觉得讶然,反正还自得其乐地饮酒作乐,看着这出几乎每天都会上演的戏码——她们似乎将这些全部都当成了一场好戏来看了。而步川小姐自然是明白自己已经被别人当成猴子来围观了,于是极为淡定地推开枫桦勾着自己下巴作怪的手,极为简洁明了地说道:“客人还在等着,枫桦你别闹。”

    那一瞬间——

    噗!!

    一些情绪激烈的顾客差点没有直接把自己嘴里的酒给全部尽数喷出来。

    “别闹”这两个字完全毁画风了好么!!

    很明显,没想到情节发展的枫桦似乎也是被语出惊人的步川小姐给吓愣住了一下,但是就是凭借着这两三秒的空白时间,步川小姐就直接摆脱开了缠着自己颇为烦人的枫桦径直走向自己的客人。

    而回过神来发现步川小姐已经离开的枫桦也没觉得恼,反而直接扶着嘴唇肆意得笑出了声来。

    ——妖娆的狐狸精就算笑得再肆意也是让人听得心里一阵阵酥麻。

    “好……很好~”

    极为风情万种地双手交叉在胸前,将她胸前那对丰盈给撑得更加蓬勃欲出——雪花花的一片差点没把眼睛闪瞎掉。枫桦看向步川小姐背影的那爽美目盼兮般的金色丹凤眼充满着不可言喻的点点涟漪,但不可置否的是其内满满的兴致。

    “我迟早会剥下你那张禁欲的面具。”

    她倒是要好好地看看,隐藏在那张禁欲的面具下的月川到底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真是让人期待不是么?

    #有妖气#

    步川小姐忽然之间就感到背后一阵毛骨悚然。

    “怎么了月川?身体不舒服吗?”

    看到对面的明显就是一个修养极好的富家大小姐对着自己极为关心地默默注视着,那双被家庭保护的挺好的清澈眼眸秋波盈盈地专注深情地只看着自己一个人——仿佛自己就是她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一般,这样子的情感无奈得让步川小姐只觉得头疼,但是却无法阻止,只能保证自己会陪着她到醒悟的那一天……轻轻地抿嘴淡笑,步川小姐轻轻地摇了摇头,声音极为轻淡地说道:“没有啊,天冷了,下次多穿点吧。”

    所以说,不能对一个公关产生真感情啊。

    步川小姐看着这个迷途的大小姐,心中颇感无奈……不要迷失在这五光十色的地方啊,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果然步川小姐还是喜欢接待比较成熟的客人——就像秋山美奈一样。成熟的客人总是会明白这一切仅仅只是因为金钱而扮演的一场角色扮演游戏而已,她们能瞬间甘愿沉溺在这游戏中,但在游戏结束之后她们却又能极为理智地抽身而去……

    而眼前的这位,看来就不懂得怎么分清这些呢。

    无奈地扶了扶额头,步川小姐看着对面向自己越靠越近而眼神越越发炙热的大小姐。

    ——而且这一位亲爱的大小姐……

    ——霸占欲可真够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