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御剑仙瑶 > 第五十八章 夜叉 (中)
    这也多年以来,为了这个事情,悬空观一直默默付出的,而且因为事情的特殊性,不能够公开,所以这些付出,也是世人所不知道的。

    听着三无口中所讲,赵九歌心中的波澜缓缓有了一些平静,毕竟放眼以前,如果不是三无亲口讲诉这些事情,恐怕赵九歌还觉得有些难以置信,毕竟这种事情得知的人可是少之又少,哪怕赵九歌如今已经身为逍遥谷的谷主,但是如果不是三无执意把这个事情告知给赵九歌,恐怕赵九歌以后都得蒙在鼓中。

    即便是百花谷和玄天剑门,对于夜叉这个事情知晓的人也绝对不会超过一手之数,毕竟一旦消息泄露,不仅那封印之地会被暴露,容易引发一些人的心思,而且还会引发一些慌乱。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见到三无讲完了之后,就用询问的眼睛看着自己,赵九歌立刻就表态了,不过话语并不太多,毕竟不管身份如何,碰到这种事情,正常人都会是甘心扑汤蹈火,毕竟这关系到一个种族的生存。

    “准备一下明天直接就去北方荒凉之地,毕竟如今这一次的封印之日,也就快要到了。”三无有些意外赵九歌没有任何的犹豫,毕竟虽然加持封印,但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的,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危险,不过很快,三无转念一想也有些释然了,如果不是这样,恐怕赵九歌也不是赵九歌了。

    如今三无身为未来无名寺的领袖,自然是不仅在实力,已经有着一席之地,就连见识更是远超一般人,所以这次前往悬空观,独自一人前往就够了,毕竟这种事情,越隐秘越好,知晓的人多反而容易泄露,如果不是考虑等着赵九歌,恐怕三无前几天就已经动身了。

    虽然不知道今年百花谷和玄天剑门的情况会怎么样,但是想必应该也是会差不多的,毕竟这种事情无论是谁,都不会大张旗鼓。

    见状,赵九歌点点头,不在多言,心中反而有一些期待,毕竟这种事情除了第一次听说之外,赵九歌还没有经历过,随着身处在这个世界的巅峰,越来越多的神秘之地,和一些神秘的面纱,都在一一向着赵九歌揭开。

    如今在无名寺的藏经阁之中修行这么久,实力不仅精进,就连大道都已经有着数十条,修为达到了大乘境界中期,这让赵九歌心中也更加有底气,面对着一切!

    第二日,三无和赵九歌二人前往了后山禁地一趟,三位无名寺的圣僧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嘱咐二人小心一番,毕竟有的事情总的让年轻一辈的慢慢去尝试,不能老是指望着他们这些老家伙。

    拜别了三位无名寺的圣僧,两人直接离开无名寺,二人的身影如同落日一样,直接一闪而逝,毕竟两人如今大乘境界的修为,自然是可以日行千里,哪怕悬空观位于最北之地,隔着四五个大洲,二人也不会在路上花费太多的功夫。

    何况如今三无修为神秘叵测,哪怕是赵九歌都有些摸不清楚三无的底细,毕竟三无的实力以及修行太快,那种速度让赵九歌都是嫉妒不已,仿佛三无天生就是个适合修炼的家伙。

    两人的身影在虚空执行,肆无忌惮的横行,不过气息却是收敛了起来,一路上,三无的眸子之中有了些许情绪的变化,似乎心中在思考着什么,毕竟这次将赵九歌带去那处地方,师傅可是一万个不愿意,不是三位师祖开口,恐怕也不会这么顺利,他自己主张如此,也不知道今天的这个决定究竟是对是错,那是以后后果绝对是自己一个人承担着。

    似乎是看出了三无有些心神不宁,一旁的赵九歌轻声开口询问道,“怎么了?”

    能够将这么隐秘的事情告知自己,并且愿意带自己前往,虽然自己也会因此付出,但是收获绝对是利大于弊,所以三无对于自己的友情,赵九歌心如明镜,而且这件事情越是如此隐秘,赵九歌就越是明白三无自然也是付出许多,更重要的是这个事情还有其他三个圣地的身影,所以赵九歌以为三无在心中是在担忧着什么。

    “九歌,未来的道路会怎样我们不知道,我只是希望你,以后不管经历什么事情,能够多想一想,问一问自己的本心,不能在做一些冲动的事情。”三无摆摆头,没有直言多说什么,而是留下一番看起来有些牛头不对马嘴的话语。

    赵九歌皱着眉头有些诧异,不过很快就明白似的点点头,尽管没有完全明白三无这段话的意思,但是赵九歌大致了解了三无的心意,多半是希望自己以后在面对华夏十三州,有什么灾难的时候,能够挺身而出,就像柳林坡之乱,他三无挺身而出一样。

    而不是以后自己实力越强,越是借着实力欺压别人,打着仇恨的幌子,肆意屠杀入魔,只是赵九歌心里虽然经历伏魔井之后的经历,能够体会到这种道理,但是对于三无的话语,而是有些不解,毕竟这次悬空观之行,莫非还有着别的变故不成,并不像三无口中所说的那么轻松随意?

    只是一路上,二人很快就沉默起来,话语不多,即便开口也绝不再提这个话题,而是说到一些其他的事情上,特别是夜叉一族。

    毕竟夜叉一族,几乎就是杀戮的代名词,特别是感受到修士的气息之后,变得异常的暴躁起来,仿佛受到了威胁一般。

    赵九歌难以想象那个场景,如果有一天真的封印之地松动,灵气流逝殆尽,那么那些夜叉,如同蝗虫一般涌现而出那么华夏十三州又是何去何从。

    哪怕华夏十三州能人辈出,但是也架不住这些夜叉众多的数量,毕竟夜叉的繁衍速度也是奇快无比,到时候恐怕一些宗门因为有着宗门阵法的缘故,能够庇护一些人之外,其余的地方都会成为战场。

    想到这里,赵九歌就有些明白,往往越是身处高位,一些想法和做法也会变得不一样起来,毕竟境界层次不一样,想的东西以及考虑的东西也会是不一样。

    不出三天,赵九歌和三无就已经出了华夏十三州的边缘地界,随后二人做了短暂的停留,地大物博的华夏十三州,哪怕区域宽广,但是在二人修为,以及极致的飞行之下,也就用了不到三天时间。

    再往前,就是一望无际的沙漠,也是一处险地,没有一定的修为,压根就可能不能安全退出,所以这座一望无际的沙漠,犹如一道天然的屏障,隔绝着悬浮观,这也是这么多年来,悬空观的宗门位置,一直不被人知晓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