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御剑仙瑶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恼羞成怒
    而跟在天行山这位少山主身边的四道身影,则是一个个气息强悍,要不然的话,这位天行山也不会在最后紧要关头获取一个莲花宝座的名额,毕竟这个一身白衫的天行山少山主,修为并不上太过出众,哪怕借助着莲花宝座,也只不过是才突破到道元境中期的修为。

    而在他的身边,一个身穿天蓝色宫装的美妇,和一位手持大刀的魁梧大汉,都是达到了道元境的巅峰和后期,气息强悍,四位跟随着一起的供奉扈从都如此,由此可见天行山的底蕴,以及对于天行山这位少山主,是多么的看中。

    而在后面则还有一位一身黑衣,模样冷峻,双手环抱在胸前抱着飞剑的青年,一言不发,紧紧相随。

    还有一位双手空空,但是气血强大,一看走的就是淬体一脉的男子,二者都是道元境中期的修为,虽然那位白衫青年如今和他们旗鼓相当,但是毕竟境界没有稳固,压根就不能够和他们二位比拟。

    一行四人,虽然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但是随便就往那么一站,隐约之间就呈现出四个角度,将那个白衫青年给护在了最中间。

    看着五道身影上前,赵九歌眉头微微一撇,看起来神色有些不快,毕竟这种举动,无疑打破了他和白青青之间的交流,一言不发的赵九歌,就这么看着这数道身影,想要看看来者究竟有何用意。

    “在下天行山封无量,当日看到兄台斩杀血滴子的情景,感觉到很痛快,对兄台钦佩不已。”封无量素来是比较高傲的一个人,但是此时此刻在赵九歌的面前姿态摆的很低,微微拱手示意,毕竟本来都是同等境界的修士,大不必如此,但是为了礼贤下士,封无量不得不做出这么一副姿态。

    如果能够将赵九歌拉拢到天行山,绝对是大功劳一件,哪怕是父亲也会开心不已,毕竟对于人才,各方势力都是十分渴望的,所以只要你够妖孽,有的势力压根就不在乎资源。

    加上五岳血池和天行山一直都是势不两立,赵九歌直接斩杀了和自己同位后辈,较劲许久的血滴子,这让封无量更是看血滴子比较顺眼,毕竟以往交锋中,才只是突破到道元境初期的封无量哪里是血滴子的对手,所以一直吃尽苦头,让他很不爽,而赵九歌的举动让他比较解气,要不然以他的高傲,一般人压根不放在眼里,

    看着封无量的姿态和做派,赵九歌顿时心如明镜,明白了封无量前来的用意但是他并不在乎,毕竟他的心思压根就不在这里,于是当下也不想在这上面继续过多的浪费时间,只是不冷不淡的轻声说道,“然后呢。”

    眼下赵九歌的话语一出,封无量身边四位随从顿时一个个神情有些不善起来,毕竟封无量身份何尝珍贵,好心礼贤下士的姿态,却是直接如同碰到了墙壁一般。

    就连封无量也是一愣,有些傻眼,从小到大,自己还是第一次这么用心的对待一个人,不惜摆出一副礼贤下士的模样,结果却是这个样子,好半天封无量才反应过来。

    这种样子顿时让封无量的心头一阵不爽,原本脸上的笑容都变得僵硬了起来,不过好歹也是在天行山这种大势力长大的家伙,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城府,并没有发作什么,只当是赵九歌本就是这么一个古怪的性格,毕竟那些修为高深的大能,哪一个不是有点脾气,或者性格古怪。

    于是,封无量耐着性子,轻言细语的直接对着赵九歌继续说道,“然后我们天行山自然是邀请你加入天行山,毕竟一旦到了天行山,只要你有着足够的实力,一切资源不是问题。”

    说完之后,封无量洋洋得意的看着赵九歌,毕竟修行最耗费资源了,特别是一些没什么势力的修士,对于资源的渴望更是明显,所以他有着足够的信心,毕竟天行山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大势力了,而且不缺乏任何资源。

    哪怕他身边的那个魁梧大汉和宫装美妇,都是威名赫赫,资质不俗的修士,不还是照样被天行山拉拢到手。

    可是下一瞬间,原本还在得意洋洋的封无量就立刻失望了起来,毕竟还从来没有修士,面对天行山的邀请拒绝的。

    只看到赵九歌淡淡的摆摆头,然后开口说道,“我习惯自由了,所以不想加入任何势力。”

    看着封无量,赵九歌虽然不想加入任何势力,但是这次语气稍微缓和几分,毕竟人家礼贤下士,你也完全不能不给面子,不过条件不管怎么好,赵九歌都不可能答应的,别说他逍遥谷的谷主身份,就算如今真的是一介散修,他也不会加入任何势力,难道为了资源就让自己彻底失去自由,如同别人一条走狗,这种感觉赵九歌自然是不喜欢的。

    看到赵九歌这次直接拒绝,封无量嗓门立刻都有些大了起来,毕竟这种状况以前还是未曾有过的,无疑让他感觉有些受挫。

    “为什么,难道我天行山不够厉害,要知道如今血滴子的师傅早就放话要让整个五岳血池的人追杀你,没有天行山的庇护,我看你在无尽海域,都没有落脚之地,到时候只有被无尽追杀。”

    接连两次赵九歌的拒绝,让原本心高气傲的封无量也开始变得有些不耐烦起来,所以不管是姿态上,还是言语上,都已经开始恢复到了本性。

    这种变化自然让赵九歌的眉头皱的更深的,毕竟他最瞧不起的,就是别人这行状况,所以当下语气和心情也跟着有些不好了起来,不管你天行山在怎么厉害,也不该在他面前嚣张和指手画脚的。

    于是这一次赵九歌的脸色彻底的冰冷了起来,然后语气加重,没有在继续给封无量半点面子,直接沉声说道,“我被五岳血池追杀,关你半点屁事。”

    一时间,封无量的胸膛微微起伏,顿时无话可说,毕竟赵九歌说的有道理,但是他可是天行山的少主,还从来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这个姿态,这种感觉也让他不爽,觉得十分的没有面子,毕竟眼下不仅有着自己的几位扈从在这里,而且周围还有那么多的人在那里观望着。

    一瞬间,封无量就有些恼羞成怒了起来,彻底了恢复到了自己真实的面孔,直接气急败坏的喝道,“五岳血池追杀你,确实是不关我事,但是要是我天行山追杀你,关不关我事?”

    感觉到自己有些下不了台的封无量,立刻一脸怒容,压根也不在顾忌那么多了,毕竟从小嚣张跋扈的他,早就习惯了自己什么都得按照自己的心情来办事。

    封无量身边那个魁梧大汉,以及身穿宫装的美妇,见状都是有些无奈,互相对视了一眼,心里都知道接下来要坏事,毕竟封无量还是心性太过年轻,容易冲动。

    哪里有这么办事的,就算拉拢不到赵九歌,也应该和赵九歌弄好关系,毕竟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为了一口气,招惹一个强敌是不理智的,何况人家散修一个,没有任何的牵挂,除非你有信心,今天完全将别人斩杀,斩草除根,日后不会生出什么事端。

    但是这样做绝对是得不偿失,就算拉拢不到,让五岳血池去找赵九歌的麻烦,消耗力量还不好吗,何必自己如今还要送上前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就连旁边一些想要拉拢赵九歌,但是在观望的势力,也纷纷的傻眼了,毕竟哪里有这样办事的,别人不愿意加入你势力,就朝着别人动手追杀别人,这个样子下去名声传出去后,以后就算有心加入天行山的修士,恐怕心里也会犹豫几分。

    不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们乐得看热闹,想要看看接下来事情的发展会出出现什么样的状况。

    赵九歌也是不免觉得有些发笑,但是却并不为意,当年实力修为并不是特别高深的时候,他赵九歌都能够在华夏十三州闹的鸡飞狗跳,让万道宗对他一直在追杀着,所以眼下一个不如万道宗的天行山,赵九歌心里哪里会有任何惧怕之意,更不会因为一个封无量的三言两语,就觉得胆寒。

    “杀我,也得有那个本事,不过眼下就凭你这几个歪瓜裂枣,恐怕还做不到那一步。”随着如今境界的提升,赵九歌的姿态也是强硬了许多,完全不将封无量和那四位随从放在眼里。

    如今好不容易在时光一道上有所突破,所以赵九歌哪里会容的下别人在他面前嚣张。

    此话一出,就连那个魁梧大汉和宫装美妇的神色也是变了变,毕竟赵九歌的话语未免太过伤人,虽然为了资源,让他们自由受到一定的束缚,但是不代表他们就没有脾气,就算赵九歌再厉害,也不过是刚突破到道元境巅峰而已,何况还是一个人。

    封无量怒极反笑,彻底的将之前的事情抛在了恼后,眼下只有一个心思,那就是在赵九歌的身上出一口恶气。

    “动手,给我将他宰了,我就不信这么狂妄,还能够强过天行山不成。”眼下封无量气疯了头,哪里顾得上什么拉拢,自己和五岳血池的恩怨,只是一心想要找回面子,出一口恶气。

    随着封无量的话音落下,一直在封无量四个方向的供奉随从,纷纷都动了起来,不过动作却大不相同,四人一直跟随着封无量,早就默契无比,毕竟天行山山主担心自己儿子安危,可是派了不少高深修士跟随着他,眼下这四人只不过是有条件进入修罗战场的!要不然封无量也不会这么狂妄嚣张,也不惧怕敌对势力的偷袭击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