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御剑仙瑶 > 第一百三十章 三分天下(下)
    场中一共数十道身影,只不过每个人的神色却有些截然不同,花苗等人一个个脸色洋溢着笑容,如今苗族能够重新归距在一起,哪怕手段光彩,但是即便如此,就已经令潘帆满足了。

    至于苗仁贵多多少少有些郁闷,但是却也无可奈何,起码比起之前和黑苗水火不容的形式已经强上太多,但是心里的那些芥蒂估计随着时间的推移,能够慢慢的化解,庆幸的是当初黑苗的人追杀苗月华,苗月华没有什么大碍,要不然的话,这个仇恐怕不会轻易的解开了。

    而黄普从进来落座之后,就沉默不语,一副客随主便的模样,反正有天道誓言的束缚,他也不可能在苗寨内部翻起来什么浪花,索性随波逐流好了。

    看着场中大家落座一起的场景,潘帆内心颇有一些感慨和激动,这种情景,可是数百年前才看过,那个时候的他还小,苗族还没有分裂,而那个时候是苗族在十万大山最鼎盛的时候,看着如今的这个场景,潘帆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或许苗族未来的鼎盛,又要开始在他们这一代人的手中重新发扬起来。

    苗仁贵闷闷不乐,黄普一言不发,脸色上看不出来什么表情,气氛不能够冷落下去,所以潘帆等待了片刻之后,就开口打破了这份短暂的平静。

    “在坐的各位体内都是流淌着苗族的血脉,大家之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所以我希望今后不管有没有天道誓言的束缚,还是为了体内的血脉,大家都能够团结一起,齐心协力,而且最近的十万大山,不是特别的太平。”

    如今潘帆最想看到的局面就是,三大苗寨能够齐心协力,共同恢复当初苗寨鼎盛时期,毕竟潘帆不管是和黑苗,还是白苗都没有仇怨,这次和白苗一起出手,也是为了阻挡黑苗的野心罢了,不想看到黑苗白苗互相厮杀,大打出手。

    听闻潘帆的话语,不少人都附和的点了点头,试问谁不想看到自己所属的势力鼎盛强大,那样的话对自己也是有着很大的好处,越是深处强大的势力之中,对自身的资源以及修炼都是十分的有好处。

    哪怕当初的黄普野心勃勃,不还是为了先对付白苗,最后收拾花苗,为了就是苗族能够统一,在这十万大山之中立足脚,变得鼎盛起来,只不过方式不对罢了,即便如今他野心还在,但是有了天道誓言的束缚,也不能在像以前一样行事,但是初衷不变,都是为了苗族鼎盛起来。

    “潘寨主说的有理,特别是对于最近十万大山的动静,确实是有些乱,而那个黑神宫野心不止一星半点,如今许多事情,都是他们黑神宫祸害起来的。”

    潘帆的话音刚刚落下,一直沉默不语的黄普立刻赞同的说道,对于潘帆所说的,恐怕在场中,他是最深有体会的一个。

    一提起最近十万大山的局势,大家似乎都忘了之前的不快,一个个微微皱眉,思索起事情来,而赵九歌对此没有多想,只是安安静静的听着,毕竟刚才体内可是消耗不少,而且还有伤势在身,如果不是这次交谈意义重大,他也不会前来,强忍着身体的一些不适,他只是想听取一些十万大山的消息,特别是黑神宫的一切都是他想要了解的,反正就算他如今是花苗以及白苗的功臣,但是在这种场合之下,恐怕还没有他说话的余地。

    十万大山如今随着苗族的在一起团结,三分天下,除了苗族之外,最大的霸主无疑就是那些妖修,那些妖修都是灵兽出身,本来肉身就厉害无比,血脉厉害的甚至一个个神通了得。

    虽然有着修行上缓慢的弱点,但是都已经能够幻化出身体之后,自然也差不到哪里去,加上自身的优势,牢牢的霸占着整个十万大山大量的地盘,提起妖修,哪怕是已经离此地比较偏远的华夏十三州,那些修士也是谈妖色变。

    因为人类修士以前大量奴役以及捕杀灵兽或者妖修,所以那些妖修对待人类并没有什么好感,相反有的比较仇恨人类的妖修甚至会比较嗜血暴躁。

    只不过这种关系,随着这些妖修在十万大山势力的增剧以及地位的加强,也变的缓和了起来,最起码不至于像以前一样,两者相见,只见二话不说就动起手来。

    而目前来看,整个十万大山,妖修无疑是最稳定的,不惹事但是也不怕事,而且因为妖修以前的下场,如今整个妖修各个种族都十分的团结。

    如今苗族的三大苗寨,也已经开始团结起来,虽然做不到铁板一块,但是起码不至于像以前那样始终还要闹着内乱,而变成铁板一块,团结一致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剩下的一大势力,就是那些以前的外来者组成的各种门派,而目前最混乱的就是那里,以前还算稳定的局势,随着黑神宫突然的大动作,变得不再波澜不惊,而是一些门派互相厮杀起来,甚至一些顶尖的一流门派也参与其中。

    之前的聚仙阁就在其中,虽然这些一流门派不至于如同那些小门派,瞬间灰飞烟灭,但是这种厮杀争端持续下去的话,那也估计就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如今那些门派势力中,黑神宫基本位于巅峰,门派大乘境界修士众多,加上南蛮森林资源丰富,如此循环,门派内的强者越来越多,所以野心膨胀之下,黑神宫就想让周围门派臣服,企图掌控更多的地理位置。

    如今门派之间的斗争,加上派人来黑苗扶持,都只不过是为了日后对付妖修罢了,这个黑神宫宫主野心不小,是个人物,要不然当年夜无忧也不会命丧他手。

    “黑神宫野心不止是整个十万大山那么简单,恐怕都有和华夏十三州争雄的意味,毕竟野心这个东西,不像那些地理位置,始终有个限制。”

    和黑神宫接触这么久,黄普知道的事情自然是最多的,加上一些蛛丝马迹的推测,黑神宫的心思也不难猜出。

    “哦?莫非还有什么事,说来我们听听。”见到那黄普冷哼的神色,潘帆顿时明白里面还有内幕,于是开口问道,也许之前黑神宫与黑苗的关系,并不像他们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好。

    两人简单的几句对话,立刻吸引了在场中所有人的注意,涉及到对外的势力,之前三大苗寨彼此间的不服气,也立刻变的烟消云散了起来,赵九歌就不用说了,本啦就对十万大山不了解,而关于黑神宫的事情,他更是迫切的想要知道,至于曾青牛也来了兴趣,在苗寨呆了这么久,他还不知道黑神宫宫主有这么大的本事,竟然还敢打起来华夏十三州的注意,真是不怕胃口太大被撑死。

    看着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自己的身上,黄普也没有任何保留,把之前与黑神宫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都说了出来,虽然黄普野心不小,行事有些很辣,但是算得上是个汉子,做事比较光明磊落,没有任何一点保留,将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

    而对于黄普的做法,苗仁贵那郁闷的神色终于开始有了几分变化,如果当初黄普真的不顾一切,不顾及苗族的利益,联手对白苗硬碰硬,恐怕最后白苗的下场会很惨烈,多半会落得一个两败俱伤的下场,听到了这里,苗仁贵那几分郁闷的心情终于被冲淡了几分。

    而随着黄普话语的结束,现场可是如同炸开了锅一般,一个个将重心注意力,以及怒火都转移到了黑神宫的下场。

    在座的哪一个不是修炼多年的人精,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明白黑神宫没有安什么好心,明显打着苗族的心思,想要分裂几大苗寨的同时,顺便分一杯羹,一时间,场中几个苗寨的人义愤填膺,潘帆甚至有些后怕,如果不是黄普还知道自己是苗族的一员,没有那样做,那么如今的苗族会怎么样,还很难说,之前那样发展下去,他都很难保证花苗的安全,就更不要说整个苗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