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御剑仙瑶 > 第二十五章 我就是不服气(上)
    桃婉清虽然如今成功跻身化神境界修士之中,但是她的野心不仅仅如此,虽然她是个女人,但是这份野心再进入到了玄天剑门之后,被无限放大,特别是感受到玄天剑门之中所拥有的浑厚灵气,以及那份资源之后,桃婉清更加的心动。

    尽管如此,她心里明白,她的依靠只有赵九歌,要不是赵九歌她也不会有现在的这份待遇,所以不管是从感情方面来讲,还是从利益方面来讲,桃婉清自然希望赵九歌的地位能够越来越高,首席弟子的身份越来越稳固。

    “话虽如此,但是一点不操心那完全是不可能,我现在最担心的莫过于门派比武大会这件事情,心里总觉得会有一番变故,而我要想在门派比武大会上我一番作为,就必定得得到门派内门的弟子支持,明天的召集大会恐怕也不会太平静。”

    说完之后,赵九歌深深的叹了口气,如今的玄天剑门简直可以说是处在内忧外患之中,可悲的是大多数弟子,以及门派中的长老却并不知情。

    明天师傅剑无心就要喊他们参加召集大会,如今的他和那些内门弟子这么久没见,到时候少不了一番争斗,一些不服气的弟子自然免不了又生出事端!

    桃婉清看着赵九歌这个模样,也跟着轻轻叹了口气,赵九歌着急,她自然也跟着着急,只不过脸上神色反而却更加的柔和了,虽然她不明白的具体的事情,但是从赵九歌的只言片语中,还是能够理解一些东西。“不要想那么多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而且不管出现什么样的状况,遇到什么样的危险,起码还有我在你身边。”

    赵九歌点了点头,不过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桃婉清,万万没想到桃婉清会说出这种话,记得当初这种话也有一位女子对他说过,只不过如今已经物是人非。

    桃婉清的话语很显然让赵九歌有了一种怪异的感觉,心里泛着涟漪。看到赵九歌的样子,桃婉清陡然白嫩的肌肤染起来几抹红晕,心里也知道自己这个话语太过暧昧,让赵九歌浮想联翩。

    “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身为你的剑侍,自然得和你面对着一切危险。”

    瞧见赵九歌那误解的样子,桃婉清连忙出声解释,并且越说样子越带有几分羞意,配合着那自身的魅力,确实有几分诱人。

    “嗯,我懂。”赵九歌故意戏虐的笑了笑,也不多说什么,那个样子更是让桃婉清有些气极,见到自己越描越黑,桃婉清索性偏过头去。

    “好啦好啦,不逗你玩了,我得准备一下,明天还有事情要忙着,说不定就是要活动一番筋骨。”

    见到差不多了,赵九歌笑了笑没在继续下去,桃婉清明白赵九歌的意思,知道明天又是一场风波,所以也不和赵九歌继续闹下去了,两人共处一室,各自修炼了起来。

    如今赵九歌虽然沉浸在修炼中,但并没有刻意的吸收着灵气,而是靠着自己的元婴缓缓吸收着,而他自己本人则在深思,明天的召集大会,到底自己要如何做,才能把玄天剑门的内门弟子,凝聚起来,毕竟每一个玄天剑门的内门弟子,无不是天之骄子的存在,或许在门派比武大会当中,对待其他门派或者圣地,他们会一致拼命,但是要让那些弟子,听从他这个首席弟子的命令,那恐怕是有一些难度了。

    毕竟门派比武大会上分为两个模式,除了最精彩的比武环节,最开始的可是团队比试啊,如果不把所有人凝聚在一起,哪怕玄天剑门的弟子个个实力超群都没有多大的用处。

    而赵九歌知道,在做到让门派内门弟子凝聚一起的前提就是,必须让他们对自己服气,要不然对自己这个首席弟子不服气,又怎么会听从自己的。

    想了半天,赵九歌还是没有想出更加合适的办法,只能抱着走一步看一步的想法,大不了最后用拳头解决问题,毕竟实力为尊。

    一夜的时间很快就过去,当天一亮的时候,赵九歌就睁开了漆黑的眸子,虽然时辰还早,但是此时此刻的他可没有心思在继续沉浸在修炼的状态之中。

    毕竟今天算是个非凡的日子,就连赵九歌平日里素来波澜不惊的性子,都微微有些激动。

    桃婉清就在他的身边修炼着,赵九歌没有打扰桃婉清的修炼,蹑手蹑脚的出了房间,来到了外面的草地上,活动了一下筋骨。

    由于天还朦朦亮,只能看出远处大概的景色,具体的景色离的远了压根就看不见了,赵九歌呼吸着早晨的空气,微微仰望远处那最高处的一座山峰,那里就是玄天殿所在的玄天峰。

    只见整个玄天殿大致的轮廓,浮现在四周的云端之中,若隐若现,而今天的那里,则决定着这次门派比武大会的人选和命运!

    “咚…咚…咚…”

    一个多时辰之后,蓦然传来钟声,由远至近,整个玄天剑门的人都能够听见,那股钟声悠扬而漫长,每敲章一次就带着久久不散的余音。

    除了那些闭关的长老之外,不管是正在修炼或者做着其他事情的弟子和长老们,立刻被这股悠扬的钟声所惊醒,纷纷抬头望着耸立在云端的玄天峰,而那股钟声正是从那玄天峰之巅的玄天殿中传来。

    这个钟声一般代表着有重大的事情发生,而钟声的长短,急促与缓慢自然与事情发生的大小有关,一般而言,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也许数十年都听不见这股悠扬钟声。

    如今听到钟声响起来,那些修炼的弟子长老也干脆放弃了修炼,有些不明就里的还在疑惑发生了什么事情,按照门规,凡是听到这钟声,在玄天剑门的人马必须前往玄天殿集合。

    “这是又要发生什么事情,一大早就传来钟声。”

    “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要不然不会无缘无故的传来钟声,不过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去看看不就得了。”

    “最近马上就是门派比武大会开始的日子了,我怕应该是和这个门派比武大会有关。”

    “噢?是吗,那我倒想看看这次参加门派比武大会的这一届弟子实力如何,听说这一届首席弟子都没怎么在门派露过几次面吧。”

    “具体的我们去看看,今天恐怕应该是有好戏看了,每次门派比武大会开始之前,内部都得比斗一番的。”

    随着悠扬的钟声不断的朝着四周传开,越来越多的弟子和长老反应过来,有的性格急躁的,已经迫不及待的驾驭着飞剑,朝着云端之中的玄天殿飞去。

    不仅仅是那些普通的弟子或者内门弟子,许多长老也纷纷出动,对于他们来说,一般的内门弟子代表着未来门派的中流砥柱,有的弟子甚至已经隐隐超出他们的实力,所以哪怕是他们都不敢小觑那些内门的精英弟子。

    就连一些这一届的内门弟子,都纷纷出了自己所居住的山峰,和关系好的朋友,一起结伴三五成群的飞向那玄天殿。

    最热闹兴奋的恐怕属于那些老弟子,这一届的门派比武大会没有他们什么事情,所以他们只需要好好的看热闹就行了,完全不需要操个什么心。

    此时此刻,整个玄天剑门的空中,用肉眼就能看见,无数道身影犹如蝗虫一般,迅速的朝着那玄天殿而去。

    当钟声余音彻底停下之后,基本上身处在玄天剑门之中的人,都立马迅速动身,不管是真的有事还是看热闹,没有哪一个不积极的,还其中有一些人早就知道了些许内幕。

    就连修炼中的桃婉清都被那股悠扬钟声所惊醒,由于她不是玄天剑门的弟子,并不知道这个钟声的来历和规矩,所以被惊醒了之后,就有些疑惑,还有些手足无措,感受到整个玄天剑门那无数道浑厚的灵力气息之后,桃婉清就立刻走出了房间,一出门就看到了一道身穿黑色锦袍的身影,正是赵九歌。

    “没事,只不过是召集大会而已,所以这些人都急着赶去。”

    见到桃婉清容颜上疑惑的神情,还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赵九歌立马出声解释道,他天一亮就出来了,不就是等待着这一刻的来到吗。

    “别人都去,那你怎么不去?还在这里傻站着。”

    哪怕九歌峰有禁制,但是身处在九歌峰里面,依旧能够看到外面的情景,只见外面周围的山峰时不时的有数道身影驾驭着飞剑,闪烁着灵光。

    当那股悠扬钟声把她惊醒了之后,桃婉清整个人在房间里有些孤独无助,像一个浮萍一样,甚至有些惊慌,这个时候她才明白,在玄天剑门,没了赵九歌她什么都不是,直到这一刻,她才觉得更加的依赖赵九歌了。

    “嘿嘿,急什么,反正又没开始,去了还不是跟个傻子一样站着嘛,一般不是越重要的角色就是越后出场啊。”

    赵九歌轻轻的笑了笑,不过眼神却是有些严肃,显然赵九歌整个人并不像表面这样轻松。

    哪怕是在这种场合,赵九歌都有点兴奋的紧张,身为这一届参加门派比武大会的首席弟子,他知道呆会一现身,绝对是万众瞩目的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