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御剑仙瑶 > 第一百一十四章 越战越勇
    当两股剑气猛烈碰撞的时候,紧接着就是发出一声轰隆巨响,随后一阵余波从中心点向着四面八方荡漾开来。

    只见那股波动将四周地面上的灰尘扬起来,一些碎石直接更是被残余的剑气湮灭,有的地面直接形成了一条沟壑,那是剑气所造成的。

    周围观看的众修士火热的看着这激情的一幕,当剑气接触之后,只看见白子墨隐隐约约落了下风,哪怕有护体法决在身,身子也不由自主的被赵九歌剑气的锋芒逼得往后倒退几步,踉跄了一会才稳住身形。

    护体法决和淬体法决有着本质的区别,资格是自己肉身修炼从而变的强大,一个是靠着法决手段给自己肉身加了一层防御,所以从根本来说,二者看似差不多,其实有着质的差别。

    每次交手每次占据下风,这让白子墨的脸色如何好的起来,他今天还就不信那个邪了,一股怒气油然而生,带着不服输的念头,他想着就算今天拼命也要打败赵九歌把他留下,要不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又是一次耻辱,在输给他以后在青苍城的名声可就给毁掉了。

    只是修炼非一日之功,而且许多先天条件例如资质功法等这些因素不是后天勤奋修炼就能改变的,无论是谁,机遇并不是就那么就容易获得了。

    玄天剑门圣地的培养,和一个世家的培养底蕴够相比么,任凭你世家多么源远流长,许多东西也不能够和圣地相比。赵九歌所修炼的玄天剑决蕴含玄妙剑意,哪怕一般人获得剑决,也没有那个悟性领悟出剑意。

    一剑激荡开白子墨之后,赵九歌的余光突然发现一道白衣身影,竟然是那个不知死活的家将,赵九歌气极反笑,这种层次的比斗,一个筑基境的修士也来凑热闹,赵九歌从来不会放过一个该杀之人,但是也不会多杀一个不该杀之人,无论白子墨对他杀心多么深,他也不会迁怒到这些无辜的下人手上。

    紧握‘寒冥’的右手就那么随意的翻滚过来,然后剑尖轻轻一弹,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传开,只见到一抹金色灵光周围包裹着一层淡淡的蓝白雾气,向着那个仗剑杀向自己的白衣男子而去,面对这种修为的修士,赵九歌自然是留手没有释放出剑气的,要不然一个不好抵挡不住就又是一条性命。

    使用自身的灵力对付这种货色已经是绰绰有余的事情,包裹着蓝白雾气的金色灵光速度极快的就轰击在白衣家将的身上,速度快的让他都来不及作出反应,毕竟两者境界层次相隔的太远。

    “轰隆。”

    只来得及释放出护体灵光的白衣家将被这股灵光击中后,竟然身体周围立马涌现出一层薄薄的蓝白色冰块,身体还保持着手举飞剑的姿势,赵九歌释放出的灵力自然附带着所蕴含的寒冰属性。

    还好赵九歌手下留情,那蓝色寒冰来得快去得快,没几个呼吸的功夫那层冰块由深变淡,由厚变薄,咔嚓一声,最后那些冰块破碎开来变成冰渣掉落一地,而那个白衣男子还保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体内的经脉已经被寒冰属性冻伤,虽然没有什么大事,没有什么性命危险,但是不修养个半年也是恢复不过来的,索性这也就是赵九歌,换做别的修士互相比斗,哪里还有肯留手的习惯,早就下死手。

    可是白子墨哪里还管别人死活,自己家的家将受伤也不问不顾,反而借着这个机会竟然浑身爆发出一阵猛烈的灵力波动,直接作势欲要扑杀赵九歌。

    看着白子墨趁机凝聚出的灵力杀招,以及那一脸杀意流动的狰狞神色,赵九歌皱了皱眉头,不过没有多说什么,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轻易杀人,除非事情发展变的严峻起来。

    一抹深绿色灵光在白子墨的面前早已经汇聚起来,这抹球形的深绿色灵光时不时的还朝着四周乍现着光芒,随后白子墨嘴角咧着一抹冷笑,然后直接控制着灵力对着赵九歌的身体轰来。

    修士之间的对决时间自然是最关键的,碰到比斗经验相差太远的,有时候生死在一瞬间就能分出来,有的修为差不多的却也可以激斗个三天三夜,而谁先抢占先机,谁自然获胜的把握就要大一些,而白子墨刚才趁着自己手下家将为自己争取的那一眨眼功夫,已经凝聚好自己的灵力释放而出,赵九歌免不了一阵手忙脚乱,最重要的是,凝聚的时间越长,灵力就越浓郁,威力自然也就要大上几分。白子墨就是要占据这个便宜。

    不过那股威猛的灵力波动换来的只是赵九歌的嗤之以鼻,既然你要用这种手段,那么我就用这种手段那对付你,以为抢占先手就能够赢?

    赵九歌想要用这种手段告诉白子墨,实力是一点一点修行的,修为是一步一个脚印,并不是什么仗着自己家里有点底蕴,靠一些外物投机取巧就能够赢的。

    你要用剑决,那么我也用剑决,你要比拼灵力,那么我也用灵力,你用什么手段我就用尽什么手段,反正就是要堂堂正正的打败你,让你的自信心受挫。

    眼见那股深绿色灵光就要轰击到自己的身前,赵九歌根本来不及积蓄灵力,也不需要积蓄灵力,直接身子微微一动,鼻子里面发出一阵冷哼,一道璀璨到极致的蓝白色灵光浮现,灵光周围寒气缭绕。

    这道灵力一出来,周围的温度都仿佛下降了几分,就连身子距离他几米远在的白子墨都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背上一阵凉意。

    ‘寒冥’一挥,不止这道从身体内涌现出来的灵力直接对着那道深绿色灵球而去,从‘寒冥’剑身内涌出的寒意更是惊人,要知道当初炼制这把飞剑的时候因为寒冰鸾凤精魄的缘故,所以欧冶子所用的材料都是水冰属性,连带着这把飞剑的属性都带着寒意。

    蓝白色灵光如一道银月,直接斩向了那道深绿色球体灵光中,灵力一触碰,相互的灵力开始发挥出威猛,只见蓝白色的寒冰灵力想要将那深绿色灵力冰冻住,而那深绿色的灵光竟然带着雷电属性,发出轻微的嗡鸣,偶尔还闪烁着电光!

    这个时候纯粹比拼的就是各人的灵力浑厚程度,蓝白色和深绿色的灵光在这夜幕下格外的醒目,相互交织。

    蓝白色的寒冰灵力每当把深绿色灵力冰住一点,顿时就被那电光直接给击碎,那层薄薄的冰晶也随之而然的破碎。如此反复几次之后,最后那些深绿色的灵光还是落去下风,全部被吞噬消散,水能导电,冰更能如此,所以胜负在僵持了片刻之后,眨眼就给分了出来。

    自身体内灵力被人击散消失,白子墨自然受到一点轻微反噬,不过这些小问题对于灵丹境界的白子墨来说不是很大的问题,只不过脸色阴沉的要滴出水来的他已经被的有些杀红了眼,一次一次的落入下风,这让他的脾气开始暴怒了起来,今天从拍卖会开始到现在一共交手了三次,他竟然没有一次能够赢的。

    随手将‘嫩柳’挥舞一番击散了那残余的蓝白色灵力之后,白子墨双眼带着仇恨盯着赵九歌,胸前微微起伏,特别是当他感受到周围那些观看修士们的目光时,他内心对赵九歌的杀意已经升到了极点。

    “李长昊,你个废物在干嘛呢,怎么连一个女人都打不过,还不快点把她解决了过来帮我,白老,还有你快点出手,再不出手我不被人打死都要被气死了。”

    白子墨此刻已经怒气上头,已经不注意形象,不管不顾周围的人是怎么看待他,他现在只想要赵九歌死。

    果然,周围观看的众多修士见到白子墨那咬牙切齿杀气腾腾的模样,都不禁发出一阵嘘声,显然白子墨的形象不管今天这一场闹剧最最终的结局如何,都逃脱不了被人嫌弃的可能。

    李长昊和白杨虽然同为白子墨的护卫,但是地位待遇则是天差地别,白杨是白家的老人了,起码白子墨对白杨还有一份敬重,但是李长昊哪怕有着元婴境的修为,也只不过是依附白家的供奉,平常为白家效劳,白家给他提供修炼的资源,完全就像是请的下人一样。

    听闻白子墨那杀气腾腾的怒吼,李长昊冷酷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波澜变化,只是眼睛里多出了一抹不快的神色,不过手上和裴素素激斗的动作没有任何停留,反而还加快了速度,只不过任凭他使出吃奶的劲,用上了浑身的招式,两人一时间也是打的难舍难分,毕竟裴素素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实力修为以及底蕴法宝都不比他差,甚至还隐隐压他一筹。

    一直以来站立不动的白杨听到了白子墨的怒吼之后,终于身上有了变化,灵光闪现,手里面的拐杖就想上扬,看那个模样分明是想插手白子墨和赵九歌之间的对决。

    不过,三无哪里会让白杨这么轻易的得手,一直看似没有什么动静的三无,只是轻轻的转动着自己手里面的佛珠,但是早就在全神贯注之下,戒备着白杨的一举一动,见到此刻白杨体内的灵力有着不小的举动,三无也立刻有了动作。

    “嘿嘿,你的对手可是我,站着看好戏难道不好嘛,何必要动手呢。”

    三无微微一笑,依旧是那般温和的模样,不过看着白杨高举起来的棕黑色拐杖,三无手里的动作可不像他人那样温和。

    宽大的黄色僧袍依旧在风中微微作响摇曳,也不见三无体内灵力运转起来有着怎样的气势,他就那么平淡无奇的将手里面的佛珠直接往着白杨的方向抛过去,开始时,在空中划落的佛珠没有一点灵力波动和威势,让白杨隐隐约约有一种错觉,认为三无不像是一个元婴境界的修士。

    可是下一刻发生的一幕,就顿时让白杨的心里面深深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