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御剑仙瑶 > 第一百零五章 八荒剑图
    落叶山,山峰上,是一块一览无余地平底。

    此时山峰边缘,七八个人正在那一副看戏的模样,中间一人双手环抱着胸前,两边站着的几人却手里拿着各式的法宝武器,瞧这般人的姿态和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大哥,你说这两小家伙能闯的出来那幻阵吗,都在你们转转悠悠绕了好多圈,笑死我了。”中间左手一位矮胖的青年带着献媚的笑容朝着中间那位叫张龙的黑衣大汗说道。身处在幻阵里面看不到外面的景象,外面可是看的到里面。

    那位叫张龙的黑衣汉子,身材瘦长,此时一脸不快,“都说了,再别叫我大哥了,让岭主听到又得挨骂。”虽然张龙如此说道,但是脸上却是一副享受的笑容。

    “不过,这两个小家伙肯定是出不来了,早知道这玩意除了岭主自己掌握阵法的变化外,我们可是没一个能闯出来的。”说道岭主韩松诚,张龙此时的眼神有一些复杂。

    原本他是游荡在黄花岭附近的一个山林好汉,说白了就是干些抢劫杀人越货见不得人的买卖,而旁边刚才说话拿着古朴的金黄大刀的那个是他的得力助手,肥龙。本来带着这一伙人抢劫一直相安无事,谁知道二十年前,发现了一位背负着长剑,气质不俗的男子,他动了心思,这下可不打紧,带着身边这七八位手下动手的时候,也没见那位男子怎么出手,自己几人就被打的落花流水,特别是看到先前自己眼馋的飞剑时,竟然自行飞了起来的时候,他就吓傻了,顿时跪倒在地求饶,这种仙法他合何时见过,索性那个叫韩松诚的男子没有对他们下狠手。

    只是轻飘飘的问了一句愿不愿意跟着他做事,并且还会传授这些他们惊为天人的仙术,他本一介凡人,危急之下不但能保住了命,还能学会这世人梦寐以求的功法时,岂有不答应的道理,一行人连忙磕头谢恩。

    就这样,他们七八人,一直跟着韩松诚慢慢在这黄花岭附近做一些见不得的人的勾当,不止是他们随着韩松诚的传授和教导,修为已经不断的提升着,就连韩松诚都突破了筑基境后期的境界,最后除掉了那个山头上一直碍事的老道士后,他们一行人就彻底的无法无天胡作非为了起来,在整个黄花岭占山为王,仗着势力强横的实力,一直对于路过黄花岭的修士杀人越货,随着夺取的物品越来越多,他们的势力仿佛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大。

    因为实力强横,也没出现过阴沟里翻船的事情,后来韩松诚对这附近的散修进行拉拢,收为己用,对于城府自己的大大赏赐一些抢来的法宝,虽然都是一些法器,但对于他们这些散修来说,无异于珍宝,对于那些不愿意归属的,韩松诚就不断的仗着实力欺压,逼迫他们臣服,直到实在不愿意的就直接杀害,有的散修干脆离开了黄花岭。

    渐渐的,黄花岭韩松诚的名声还传遍了四周的势力范围,就连一些人反而还来投奔着韩松诚,那位筑基境初期的秃鹫就是最典型了代表,除了秃鹫,还有五六人也都是后来臣服于韩松诚的,但是修为没有秃鹫高深。

    像他们七八人是韩松诚培养的心腹,一直受到韩松诚的重用,相比于其他那些散修,他们获得的资源也更加丰厚,这一点也让张龙的心中五味杂粮。

    对于韩松诚,张龙心里一点想法不是没有,毕竟老大的位置没了,还寄人篱下,虽然韩松诚一直对于自己善待有加。这么多年随着实力的提升不是没有想过带着身边的几人离去单干,但是见识到韩松诚的手段和实力后,他是彻底的放弃了这个想法,谁也不知道他有多少底牌,每次抢劫而来的东西,都是先被他收缴,其余的才被他慢慢赏赐下来,像这个幻阵就是韩松诚几年前杀害一个外来的青年夺取的,直到前不久才布置在落叶山,守护着老巢。

    还有上次随意赏赐自己的一个剑图,自己参悟起来感觉玄妙,却被韩松诚随意赏赐给自己,而今天说不定就能用上这剑图。所以在张龙心里对于韩松诚是又敬又怕又恨。

    良久,张龙才收回思绪的目光,继续看向那片竹林里已经没有转圈,而是站立不动思考的两人。

    手拿着古朴金黄色的大刀,裸露着那肥厚胸膛的肥龙,吊儿郎当的歪着头,一脸敬佩的说道,“岭主的手段真是厉害,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玩意,还有前不久赏赐下来,叫我们练习的剑图,也是玄妙至极。”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看着昔日的得力手下肥龙如今都对韩松诚敬畏的狠,人心已经不买在这里,一个个都屈服在韩松诚的淫威之下,或者一个个献媚着,张龙突然心里涌起了一阵悲哀,他自己这样想着别人,那他自己何尝又不是和别人一样了。

    既然没有那个能力出头,还不如安安分分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如今的现状相比于以前,张龙还是要满足的多,不同的是以前是自己耀武扬威发号施令,现在的他只是个别人的心腹而已,得听着别人的。

    想到这,先前轻松看戏的表情已经不复存在,一脸的阴沉和肃然。

    听到肥龙的话语,身旁一个和张龙差不多瘦但是却要矮的多的男子,猥琐的发出两声笑声,先是吞了一下口水,随后双眼火热,“你们还别说,竹林里的那个小娘皮长的还真不错,我这辈子还没见过这种容貌和气质双绝的女子,要是让我能**一夜,我就是少活几年都乐意,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美女裙下死,做鬼也风流。”说完后,旁边的几人都发出来笑声,那种笑声是个男人都懂。

    而说话之人叫程金钱,看着老老实实的模样,说出的话却暴露了他内心的本性,以前还没有遇见韩松诚的时候,他是这个圈子的狗头军师,可出了不少坏主意,一肚子坏水。

    肥龙似乎有些不屑,嘴角讥笑笑骂道,“得了吧,就你那个样子还想着和别人一亲芳泽,连个诗都说错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

    肥龙的话语一说完,顿时引来了旁边几人的嘲笑,程金钱脸上似乎有些挂不住,支支吾吾的准备开口反驳几句,就在这个时候本来心情有些沉重的张龙,听着这闹哄哄的声音一阵烦躁,发起了火。

    “都闭嘴别吵了,岭主吩咐过了,叫我们守在这,万一这两人突破出来了,我们得拖住他们,这个少女可是岭主要的人,我看你们想死是不是,连她的主意也敢打,不要命了是不是,还什么做鬼也风流,小心岭主让你们鬼都做不成。”

    张龙的话语让周围的六七个手下打了一个激灵,似乎想起来了韩松诚的手段,一个个立马闭嘴不言,神情严肃的看着竹林的场景。

    张龙似乎很满意这样的效果,见到手下一个个老实了,随后又继续严厉的说道,“都打起精神来,虽然这幻阵很厉害,但是说不准他们两随时就出来了,到那个时候就得我们上了,刚才岭主进去时候可是说了,不付一切代价也要拖住他们,正好前段时间岭主交给我们练的八荒剑图,也该是检验成果的时候了。

    说完,张龙摸了摸胸口处的一个玉筒,里面就是记载着的八荒剑图,他可没有储物的戒指,所以这么珍贵的东西只能贴身放在胸口,此时的张龙摸了摸有些冰凉的玉筒,心里却一阵火热。

    随后众人都沉默了下来,气氛一阵安静,肥龙似乎有些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朝后面那座山峰上的四合院子处看斜瞄了一眼,偷偷的在张龙耳边嘀咕着,“大哥,我看到那罗许清带着他那帮人也出来了,估计也是岭主吩咐出来的。”

    身后是一座四进四出的四合大院,是他们在这座山头的住所所在,一帮人平常都居住在这里,而最里面就是韩松诚的院子,那里任何人都不得进入,除了他自己,此刻匆匆逃离回来的韩松诚带着秃鹫回房迫不及待的恢复着灵力去了,将一众手下都派出来了就是为了拖延时间。

    “管他们呢,出来也好,等会如果有机会,正好让他们见识见识我们的厉害,毕竟八荒剑图我听说岭主只赏赐了我们,却并没有给他们。”张龙轻微撇着嘴巴笑道,眼里还有些得意。

    就待肥龙要继续说话的时候,突然程金钱发出了一阵惊呼,“快看快看,那个少女要干嘛。”声音瞬间吸引了几人,眼光不约而同的都看向了竹林。

    竹林内。

    白青青还在一脸沉思,眉宇间思索着,一旁的赵九歌才发现白青青认真的模样也是这么别样动人,比发脾气暴怒的时候要可爱的多。

    或许是赵九歌眼睛一动不动盯着自己,白青青感觉到了,突然扭了一下头看向赵九歌,将赵九歌吓了一跳,随后柳叶弯眉一挑,“看什么?”

    “我在看你想出来破阵的方法没。”赵九歌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眼神里走着发虚。

    白青青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哪那么快,替我护法,看着点周围的情况,我要寻找阵盘的地方了,也就是阵眼所在。”说完后不理会赵九歌的反应,闭上了一双美目。

    赵九歌则打起精神,眼神警惕的打量着四周,手里紧紧的拽着青梅剑。

    过了半天,正在赵九歌看着一动不动的白青青,抱怨着怎么还没有反应的时候,白青青终于有了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