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御剑仙瑶 > 第七十章余花镇
    赵九歌到达余花镇的时候,天色阴沉,夜幕很快就要降临,而整个余花镇也并没有像东阳城一样斑驳的城墙,因为快要日落西山到了夜晚,此时镇在只有熙熙攘攘的些身影朝着乡下的住所赶去。

    余花镇,整个镇子说不上大,但是也不能算小,行走在镇上铺着青石路面的主道上,赵九歌好奇的看着周围的一切景色,也许是因为天色阴沉快要夜幕的原因,赵九歌觉得余花镇没有东阳城那样的小桥流水诗意,也没有夕阳西下的景色,更多的是一种尘世才有的人气。

    看着路上还有着不少行人忙忙碌碌,或者是脸色匆忙的向着镇子外走去,感受着这点点滴滴的人间烟火味道,许久没有看到世俗的赵九歌莫名的开心了起来。

    也许这些百姓每天忙碌为了生活奔波,但是到了夜里急匆匆的回到自己的家里,哪怕住所寒酸不那么舒适,但是起码有着家人陪伴,一家人的相聚,那么白天无论都么劳累想必他们也会愿意,因为他们拥有着幸福。

    曾几何时赵九歌也是他们其中的一员,为了生活而奔波,可是他自己何曾幸福过,他的家又在哪里。

    好在老天是可怜他的,让他走上了这条不归路,无论前方多么艰险,但是他心里有了目标,有了动力,有了渴望。

    两边道路上是沿路的小楼,有的是私人住宅,有的是一些酒店杂货店,家里条件好的,此时早就点上了煤油灯或者是蜡烛,家里条件贫寒的只能贪婪的享用着夜幕前这仅存的一起光亮。

    漫无目的的又在这小镇上的青石路面上,赵九歌心里暗想着自己是应该现在去找到余家,还是明天一早再去,按道理来说应该现在去的,但是赵九歌怕打扰到人家。

    没过一会,路两边都已经灯火通明,那些客栈酒店以及一些小吃店面里的灯火余光都透过店门口的路槛照耀在了路面上,此时路上还有着匆匆赶回去的百姓。

    咕噜。

    突然一声轻微的响声响起,赵九歌紧紧的抿着嘴巴,清秀的脸上还有一些尴尬,原来是闻到路面上空气里传来的酒香和那些熟食的香味。

    原本修行之人是不用进食的,只需要吸收着天地间的灵气,就能解决需要,但是赵九歌还没有到那么一步,只有当达到筑基境界的时候,丹田内的基阵生生不息的吸收灵气才能达到辟谷的地步。

    而赵九歌连着大几天都没有进食一口,如今闻到这空气中的香味,自己的肚子忍不住的发出声音表示着抗议,要知道先前在郊外碰到那个魁梧男子挽留自己吃饭的时候,赵九歌就心动不已,内心纠结了好久,最后以告别推辞。

    转眼间,赵九歌就决定现在就去找到余家,也不管天色都么晚了,因为他饿了。

    想到这里,赵九歌念念不舍的收回看向酒店里那些吃食喝酒的人们的眼光,准备找人打听一下余家住宅在哪。

    砰。

    一声闷响,赵九歌只感觉大腿处撞到了什么东西,连忙看去,原来是一个扎着马尾的可爱小女孩有些嘴馋酒店对面马路上那个大伯卖的糖葫芦,眼神一直被糖葫芦吸引,没有注意前面的赵九歌。

    赵九歌想着自己和这小丫头都是一种货色,吃货。自己不也是看着酒店里那些客人才也没有看清这个小丫头。

    想到这里,赵九歌嘴角流露出温暖的笑意。

    小女孩只有五六岁大小,个子不高,头才到赵九歌的腰间,或许是看到少年不是什么恶人,特别是那温和的笑脸很能给人好感,小丫头仰着脖子眼神怯生生的,用着很小的声音说道,“对不起大哥哥。”

    说完后小丫头一脸歉意的低下了头,右手有些手足无措的紧紧捏住,左手抓着的爹的衣服角,因为紧张,小手指被捏着泛出了青白色。

    小丫头旁边还站着一位皮肤黝黑的中年汉子,汉子的脸面和这个小丫头有着七八分像,但是显得有着劳累,看神情似乎有着老实,见到自家女儿把眼前这位少年撞到,黝黑的中年汉子立马停下了双手推着的木车。

    并且微佝偻着身子,有着木纳的笑着,一脸的不好意思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一连说着三四遍,每说一次还要把头微微一低,不过这也遮挡不住中年汉子流露出惶恐的目光。

    虽然中年汉子不善言辞,但是还是上前一步和赵九歌面对面,同时让女儿落后自己半步,静待着赵九歌的反应。

    不怪这中年汉子卑微,只是这世道身不由己,想要活着就得受着各种委屈和心酸,别说他一个看着卖西瓜和种点天地的他,就算是那些富贵人家,以及每次来收租粮的王掌柜家里面对着他们这些百姓不可一世,但是面对着余花镇的余家,还不是巴结陪笑着,所以说他宁愿自己下贱点委屈陪着笑,也不想让女儿受到一点委屈。

    而且看着面前这少年穿着普通,但是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指不定是哪家的弟子,自己还是小心点好。

    赵九歌看着两人那慌忙的样子,有些发愣,随后才开始细细的打量起中年汉子。一身洗的发旧的白色背心,一件裤子膝盖处有一个补丁,前面推着的木车上还有两三个西瓜,西瓜下面铺着一层发黄的草垫着。

    而小丫头穿这一件红色的碎花布衣,虽然样子花哨但是也已经有着泛旧,看了一会赵九歌就有着明白了,大概是进镇上卖瓜的一对父女,男的急着赶回家,小丫头嘴巴馋没看路看糖葫芦去了。

    就在赵九歌打量这他们的时候,那个中年汉子大概是看赵九歌没说话,有着着急,满脸更显惶恐之色说道,“这个小兄弟,小女真的不是故意撞你的。”

    看着赵九歌那出尘气质,不像普通人,中年汉子心里更怕惹出什么祸端。

    原先赵九歌有着不明白自己觉得没有多大的事,为什么这个汉子会这样表现,现在赵九歌有着琢磨出了原有,内心却轻叹了一口气。

    “没事啊大哥,我这不是刚才看向了别处,没有留意路嘛。”赵九歌温和的一笑,轻摇着头,生怕对方不安心,多解释了几句。

    中年汉子听到赵九歌的回答后,微微张着口,眼神短暂的失神,似乎没有想到这位少年这么的好说话,但是那个小丫头看着少年那个很有亲和力的脸庞,也报以一个可爱的微笑。

    赵九歌伸出右手在小丫头的头上亲昵的摸了摸,勾起嘴角笑了下就向前离开。

    还没走出两三步,一声清脆的声音在赵九歌背后响起。

    “大哥哥,等一下。”就见到小丫头双手抱着一个大西瓜小跑了上来。

    或许是因为大西瓜太重,哪怕是小丫头两个手抱着都非常吃力,声音都有些歇斯底里了起来,“大哥哥,请你吃我家自己种的瓜,可甜了。”

    说完后小丫头一脸期待着看着赵九歌,那可爱的笑容让赵九歌为之动容。

    而那个皮肤黝黑的中年汉子只是憨厚的笑着,宠溺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没有阻挡,或许一个西瓜的价钱顾得上他家一天的开销,或许他家很穷,但是淳朴的他们却并不小气。

    “谢谢小妹妹,你真可爱。”无以回报的赵九歌只能一手急忙接过西瓜,一手再次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赞扬着口里为数不多的词,因为他其实也是个不善言辞的人。

    看到赵九歌接过西瓜,小丫头露出开心的笑容,转身跑到父亲身边。

    接着酒店门口的余光,可以看到站立在门口的赵九歌脸色一脸复杂。

    远处那位父亲带着女儿大手牵小手,推着木车缓缓向前走去,走向了那个卖糖葫芦的地方,空气中依旧可以听到父女两的对话。

    “妞妞,走,带你卖糖葫芦去,看你一脸馋猫样子。”

    “我就知道爹最好了。”

    “哈哈,那以后爹天天给你买糖葫芦吃,行不行小馋猫。”

    “那以后要是瓜没卖出去,不像今天这样差不多卖完了,爹还给我买糖葫芦吃吗。”

    “买,只要宝贝女儿无论想要什么,爹不吃不喝尽最大的努力也要做到。”

    “那我长大了我也天天给爹买糖葫芦吃。”

    “哈哈……”

    …

    远处传来着父女两的对话,声音越来越远,越来越淡,最后消失不见。

    只是赵九歌一脸复杂,或许那个父亲有女儿的地方就是家,为了家可以在外面不畏惧劳碌,不惜低头弯腰陪笑,不惜佝偻着背受着委屈,因为有他女儿的地方就是家,有家的地方他就幸福。

    或许要怪就怪这个世道,生容易活不容易。

    无论王侯将相,无论普通老百姓,还是实力高深莫测的修仙人,都有些自己心酸或者不为人知的一面吧。

    赵九歌又轻叹了一口气,他可以为了这些百姓,努力修炼,杀尽天下邪魔辈,管尽天下不平事,但是面对着这种生活的无奈,他却做不到改变,他只能尽可能的修炼强大,去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人,做自己想做的事。

    人生不过百年,短短一生,不留下遗憾就好。

    赵九歌用手掌劈开大西瓜,低下头用口尝了一口,心里只想说一个字,甜,真甜,但是在甜也比不过那个可爱小丫头的笑容甜吧。

    就这样,夜幕下,赵九歌两只手,一手拿着一半西瓜,细细吃着。

    借着月光,看向赵九歌,会发现,这一刻他从出尘的气息经历了一路的蜕变,又发生了点些许改变

    如果说在门派个个仿佛是不沾人间烟火的仙人,那么出了山门后的赵九歌就像染上了红尘世俗的色彩。

    这也就是为什么每个门派等待弟子修炼小成都会放出去出世试炼的原因。

    夜幕下,一个少年怪异的拿着两半西瓜吃着,时不时还发出咬下西瓜的脆响声,朝着余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