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网游之野望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第一次用刑(下)
    叮铃铃——

    突然的电话响起,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不过等看清楚电话是秦胄的之后,怒目而视的眼神瞬间变得理解。

    秦胄看了一眼电话号码,有些奇怪,竟然是许少强。

    “我是秦胄。”

    “少强见过秦总。”电话的另一头,传来许少强恭敬的声音。

    “什么事?”秦胄知道许少强这样的人,没有重要的事情,必然不会轻易联系他,既然联系了他,就说明有大事,所以也就没有寒暄。

    “是这样的……”随着许少强的话,秦胄的脸色发生了轻微的变化,先是冷静,继而浮现一缕轻松的笑意。

    “把人带过来,要快,不能出任何问题。”秦胄这一句话是用命令的口气说出来的。

    “是!”许少强没有丝毫犹豫,他对如今的局面很自信。

    挂了电话,秦胄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对着周七斤说了几句,周七斤不敢怠慢,迅速离开。秦胄这才有空走到水晶棺面前,一看,顿时呆住了。

    “怎么不把他的嘴巴保护起来?”

    几个医护人员,你看我,我看你,有些不安,也有些无辜,心道:“你不下令,谁敢私自做主张。”

    子弹蚁爬满了中岛村夫的全身,咬过的地方都出现了红点,带着一点点肿胀,看起来和蚊子咬过差不多,不过,只要看见中岛村夫颤抖的肌肉还有扭曲的姿态,就能大概感受其承受的痛苦了,嘴巴张的很大,被数十只蚂蚁钻进去来,表情狰狞恐怖,却发不出办点声音来,这种无声的咆哮才更让人感到深深的寒意。

    眼睛、鼻孔、耳朵都被蚂蚁塞住了,说起来,也奇怪,到处都有肉吃,为什么子弹蚁要全身溜达一个遍呢,难道要消化?边吃边走?

    “要保护起来吗?”还是专家医生胆子大一点,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不是废话!”秦胄无语道:“我们是来严刑逼供的,如果子弹蚁把他的舌头都吃掉了,我们怎么逼供?”

    “赶紧把水晶棺打开,用气体把子弹蚁驱逐出去。”专家医生大汗,他们不是傻,而是根本没有明白秦胄的意图,以为是秦胄故意让中岛村夫遭受一下痛苦的折磨的,哪里知道秦胄接了一个电话,心情激动,把这事给忘记了。虽然周七斤在看着,但是周七斤压根就对这个不感兴趣,他站在面前,脑子里面想的却是武学,如何提升实力是他目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他可不想作为一个保镖,还要雇主来保护他,太丢人了。

    所以,他看似看着,其实和没看见差不多。而其余的人,根本没有说话的权利。

    高级实验室就是强大,虽然没有养过子弹蚁,但是喷出一种气体之后,子弹蚁纷纷放弃了中岛村夫的身体,退缩到了一个角落里面,医护人员把水晶棺的盖子打开,虎组成员张开袋子,子弹蚁很自觉回到麻袋里面,根据杰克所言,这个麻袋虽然黑黝黝的看起来貌不惊人,来头却不小,是纳米材料所制,是少数几种能够抵御蚂蚁嗜咬的材料,别看这么一个麻袋,价值数万美元。

    盖子打开之后,中岛村夫微弱的惨叫才传递出来,声音沙哑到极点,仿佛受了重伤、失血过多,即将逝去的人,让刘危安大为佩服的是,子弹蚁在他的七窍里面大肆活动,却没有造成很大的破坏,眼珠子竟然只是损坏了一只,还有一只能够看得清楚。耳朵也还有听力,这一点,从他靠近而中岛村夫眼珠子转过来就可以证明了。

    “不好意思啊,第一次用刑,没经验,真是抱歉。”秦胄露出一个尴尬的笑意,他真不是故意的,虽然用刑是他下的命令,但是他真没想过在他的脑袋上动什么手脚,至少刚刚开始不会,毕竟是开胃菜嘛,不能太狠,否则把人整死了,后面还怎么玩。

    “你放心,我马上让医生给你治疗,保证很快你有可以生龙活虎了。”秦胄认真承诺,“下一次用刑,我会注意的,保证不会出现这种失误,这一次,就当做演练,不算,我们下一次重来。”

    中岛村夫独眼里面射出浓烈的恨意,嘴巴开合,却只能发出极为微弱沙哑的声音,根本听不清楚是什么内容,而且他一激动,说的是日本语言,秦胄压根听不懂,不过,他也没兴趣听,对着专家道:“给他治疗,不要完全治愈,半死就可以了。”

    “是!”专家医生不敢怠慢,走到仪器前开始摆弄起来。

    “好好养病,争取快一点康复,后面还有很多精彩的内容等着你,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但是你也不要让我失望。”秦胄好心对中岛村夫说道,中岛村夫一只独眼几乎喷出火来了,牙齿都咬碎了。

    “别激动,在我们中国有一句话,生活就像强奸,既然你不能反抗,那就沉下心来好好享受吧。”秦胄心灾乐祸道,走了几步,突然又回过头来,道:“对了,差点忘记了,等一下有一位你的朋友会来和你作伴,如果你的朋友没有接受过忍者训练的话,我估计你的这趟痛苦等于白受了。”

    中岛村夫身体一震,吃惊地看着秦胄,秦胄却走到椅子上,慢慢喝茶,不在看他。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秦胄百无聊赖,一会儿看看中岛村夫的治疗结果,一会儿看看时间。秦王医院的医学确实发达,虽然他一直在报告上看见了无数的数据和图片,但是真正看见还是头一次,中岛村夫的外伤、内伤都那么严重,但是各种五颜六色的液体的滋润下,这些伤势以惊人的速度回复着,电脑显示屏上,用各种各种眼神现实中岛村夫的身体状况,绿色代表完好,黄色代表有问题,红色代表问题很大,其他还有一些辅助颜色,秦胄不管,他就盯着红色的区域,从深红到浅红再到黄色最后变成淡绿色。

    专家医生控制的很精确,除了几个主要器官完全治愈之外,其他不足以致命的器官都是道浅黄色就停止治疗,既让中岛村夫好不了,又能承受秦胄的尽情招呼,把握的十分好。

    这一等,足足等了两个多小时,周七斤才回来,身后跟着两个虎组成员押解这一个穿着病号服的老头,最后面跟着的是许少强,许少强身上有血迹。

    秦胄的目光在周七斤的身上停顿了几秒钟,周七斤身上虽然没有伤痕,但是从他混乱的气息,轻易可以判断他不久之前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战斗,眉宇之间,有淡淡的青色,这是内伤不轻的表现。

    “人已经完好带到。”周七斤向秦胄交令。

    “先疗伤吧。”秦胄道。

    周七斤也不多言,走到一个角落坐下,开始调息。

    “对不起,秦王,我低估了敌人的实力。”许少强一脸惭愧,他一直以为京城在他的掌控之中,有些事情,他不点头,警察都没办法,经历这一战才发现,他掌控的只是表面,一些隐藏的很深的力量,他还没有触及到,若非周七斤即使赶来,他的人马全部死光至少小事,让敌人把这个老头带走了才是大事。

    “起来吧。”秦胄没有责怪什么。有些事情,谁也想不到,如果不是突然心中一动,他也不会派出周七斤。目光落在老头身上。

    老头五十多岁的样子,虽然处于这样的局面,还能保持起码的冷静,脸上基本上没看见有邹纹,保养的很好,眼镜已经碎裂了几条痕迹,但是丝毫无损他身上浓浓的学者气息。劳作浓,一个很少见的姓氏,秦王园林科技部的第三号人物,在植物学上,发表了很多论文,被翻译成数十国文字,不少论文成为了某些大学的教材,这样一个人物,竟然选择背叛秦王园林,秦胄虽然很不理解,却没有询问原因,冷冷地对专家医生道:“给中岛村夫上刑。”

    “什么刑?”专家医生感受到秦胄身上散发的冰冷气息,只感到浑身发冷,说话都不自觉轻了三分。

    “还是子弹蚁吧,我看这些家伙还没吃饱,杰克千里迢迢送过来,我如果给养死了,不太好。”秦胄很善解人意。

    劳作浓作为秦王园林排名前几的人物,自然不会不认识秦胄,本来打算等待秦胄询问的,却没想到,秦胄根本不打算和他说话,不由得摸不着头脑,但是,很快,他就明白了秦胄的用意,脸色也跟着变了。

    子弹蚁,作为一个对植物有着深厚研究的人,自然不会对昆虫陌生,虽然不敢说精通,但是所谓触类旁通,对子弹蚁他还是了解的。看着子弹蚁被倒下水晶棺,然后爬遍中岛村夫全身,一阵阵寒意把身体笼罩,汗毛都竖起来了。

    “啊——”

    这一次,水晶棺的声音没有关闭,中岛村夫的惨叫从子弹蚁倒下的第一时间开始发出,一直持续了五分钟,然后就开始沙哑,最后越来越微弱,十分钟不到,已经变得有气出没气进了,被钢筋扣住的部位血红一片,因为扭曲的太用力,皮都蹭裂了,殊不知,见血之后,子弹蚁更加疯狂。

    当中岛村夫痛苦的唯一的独眼差点挤出眼眶的时候,劳作浓再也忍不住,用颤抖的声音道:“我说,我什么都说。”

    秦胄依然背对着他,嘴角溢出一缕讽刺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