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网游之野望 > 第二百五十七章 、形势严峻
    南宫小双手飞快地在九霄环佩琴上面拂动,一圈一圈有形或者无形的音‘波’,以各种各样的弧度‘激’‘射’出去,或快或慢,或大或小,怕的是其角度,朝着四面八方,各个方位都要,每条弧线,在飞出大约五十米距离的时候,皆仿佛触碰到无形的壁垒,发生‘激’烈的爆炸,每一次爆炸,都如同山崩地裂,烟尘飞‘射’,最倒霉的是那些怪物,横祸飞来,莫名其妙就挂掉了-

    南宫小的表情很严肃,但是,只有熟悉她的秦胄才明白,其严肃的表情中隐藏一丝兴奋和‘激’动,进入游戏以来,她这个以隐藏职业为主业的‘操’音师,还是第二次遭遇玩音乐的高手,还是一只怪物,第一只是白金虎王,不过,白金虎王实力超群,不是一个等级的,对抗起来,没有挑战‘性’,空灵鸟就不一样了,人家玩的是音乐技巧,而不去凭借绝对的实力,刚好和她旗鼓相当,两者对抗起来,十分具有挑战‘性’。

    南宫小的琴音技能是在得到九霄环佩琴之后,才算略有小成,在修炼《太‘阴’心法》之后,才算小成,之后,经过一系列艰苦的战斗,算是彻底把境界巩固下来了,却没有合适的对象练习,谓高手寂寞,现在难道遇见空灵鸟,怎么不由得她心中‘激’动与兴奋呢?

    所以,别人以为南宫小雪白脸上掠过的‘潮’红的紧张,只有秦胄了解,那是‘激’动。

    两者的对战,看似彼此连身体都碰不见,实在凶险万分,一着不慎,其下场必然是粉身碎骨,绝无悬念,所以,每个人都要面对数只甚至十几只怪物的同时攻击,切依然要分出一份心思关注着两者的对抗,这是这一战的关键。

    只是这样一来,本来就危险重重的众人,更新险象环生,一分钟不到,已经有多人受伤,雪仙子这样的牧师高手,都开始冒汗了。

    秦胄眉头一邹,冷然下令:“所有人专注心思,小这里,自己会解决,你们担心也没有用,各位要做的就是确保小不被打扰。”

    其实,即使秦胄不说,众人早也已经发现了问题的存在,但是,人的心里就是这么奇怪,明明知道的事情,偏偏想有人说一遍,也许是为了增加心里安慰吧,反正秦胄下令之后,几人的身形沉稳了许多reads;。

    嗡——

    十二支箭矢以满天星的手法‘射’出,其速如电,没入了怪物群中,惨叫声中,六只怪物翻身倒地,头顶飘起了灰‘色’之光,而另外六只怪物则嗷叫着冲向众人,或接近眉心或接近心脏的位置‘插’着一朱翎箭矢。

    接近怪物大本营,此地的怪物的实力极强,红翎箭矢作为晓风残月收藏的最犀利的箭矢,对怪物的秒杀里却也只能做到50%,这让他憋着一口气,除了实在累的不行,绝不‘浪’费一秒钟,箭矢流水的速度消耗着,据不完全统计,他一个人一天**消耗的箭矢,数量超过15万只,平均一秒钟就要‘射’出两支箭矢,这个数字,绝对是惊人的。因为这是平均速度,而非爆发速度,爆发速度做到这个样子,并不稀奇,但是平均速度能够做到这样,除了要有过人的天赋之外,更重要的是有超越常人的毅力,否则,万难做到这个程度。

    到现在为止,晓风残月已经把二把白金级别的弓和六把黄金级别的弓的耐用度用到了1,这还不包括他自己收藏的那些弓,弓的爆率仅次于魔法杖,所以,即使以秦王集团的富裕,也不敢让晓风残月任‘性’地把耐用度使用到0,耐用度使用到1的话,还以维修,但是耐用度使用到0的话,那就表示报废了。

    但是即使晓风残月再努力,来到此地之后,也感觉怪物无穷无尽,怎么也杀不完,不要说前进了,甚至都要后退的趋势了。

    哼!

    消失的风的身影从虚空中被撞击出来,在地上一个翻滚,刚要再次隐身,不慎被一只喷火‘鸡’给看上了,嘴巴张开,火球想机关枪一样嗖嗖地喷了出来,打的消失的风狼狈而逃,刚要躲在一只铁背熊背后,旁边冲出一只岩甲赤牛,向一阵风,把他撞回了队伍里面,多地之后,屁股上多了两个圆溜溜的血‘洞’,血水汩汩地冒了出来,也不知道‘插’的有多深。消失的风双手捂着屁股,想叫有觉得丢脸,一张脸忽青忽白,眼泪都差点疼出来了。

    雪仙子哄着脸给他扔了几道白光,生命是拉回去了,疼却没有止住,魔法是有,但是耗时间,此时此时,容不得雪仙子‘浪’费任何一秒钟的时间,所以,消失的风只好哭着脸,重现隐身进入战场,只是,再也不敢招惹岩甲赤牛了。

    高压锅和钢化玻璃处于整支队伍的正前方,承受的压力是最大的,即使雪仙子分了一半的心思在两人身上,两人依然得不断喝着‘药’水,每时每刻都要承受数次甚至十数次怪物的攻击,其中的苦难,绝非一般人能够想象,光是高压锅一人用坏的黄金级别的盾牌已经超过10枚,而钢化玻璃服用的补充内力的‘药’丸,总价值已经超过500金币,现在阶段,玩家还没有研究出不凑内力的‘药’水,出现在市面上的补充内力的‘药’丸,都是玩家在做任务或者大怪的时候,意外爆出来的,数量稀少,吃一颗就是少一颗reads;。

    即使两人有着最好的装备和最佳的‘药’物支持,身上依然青一块紫一块,身体从来都没有完好过,这里刚刚被治愈,那里又受伤了,经常是上一刻生命刚刚加满,下一刻又见底了,而且是两人同时见底,每每这个时候,也是最考验雪仙子的时候,一个不慎,两人就要挂回复活点了,一旦缺少两个主要盾战,整支队伍的安全将得不到保障,届时,估计出了秦胄,任何人也别像逃回去。

    距离最近的战斗军团尚在五里之外,就已经无力前进了,他们算是孤军深入。

    轰隆——

    无声的爆炸再次响起,这次的距离更近了,之前是五十米处,现在变成了四十米处了,密密麻麻的黑‘色’‘潮’流中,突然出现一朵‘浪’‘花’冒起,那是红‘色’的‘浪’‘花’,那种情形,就想夏天的暴雨,击打在地面上,地面出现一个小小的水‘洞’,继而水‘洞’被回流的水覆盖,恢复正常,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那爆炸的威力却清楚地告诉了每一个人,足以秒杀任何人。

    “小——”

    秦胄闪电掠向南宫小身边,移动中,看也不看,手指弹‘射’,两颗太乙神雷准确地落在两只呼啸而来的岩甲赤牛身上,‘激’烈的爆炸中,血‘色’横飞,两只岩甲赤牛被炸的粉身碎骨,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一声。

    秦胄扶住嘴角溢血的南宫小,手掌贴着她的后背,雄厚的内力源源不绝的输入她的内体,瞬息之间,南宫小苍白的脸上重新变得红润,眼睛倏然张开,两道锐利的光芒一闪而逝,手指飞快在琴弦上面拨动了一下,这一下动作极快,即使以秦胄的眼力,也仅仅看到手指一晃,没有看清楚她拨动的是哪一根琴弦。

    就是这时有时无的一记音符,数十米外,空灵鸟忽然发出一声尖锐无比的惨啼,啼声穿云裂石,向一柄锋利的绝世神兵,狠狠地刺入所有人的耳朵,突然的攻击,别说,其他人,即使秦胄也被啼声震的心神一颤,气息差点‘乱’了,而其他人更是不堪,除了小魔‘女’、晓风残月和钢化玻璃三人,其他人皆嘴角溢血,被震出了内伤。

    就是这个时候,南宫小再次动了,双手十指同时动作,飞快地在琴弦上跳跃,仿佛爱的‘精’灵,纤细的白嫩的手指仿佛时光芭蕾舞者,以两人心颤的频率闪动着,一道一道的音符,密集的数不清,化作一条一条小鱼,朝着空灵鸟‘射’去。

    小鱼看着缓慢,实在快如闪电,秦胄发现小鱼出现的时候,小鱼已经到了空灵鸟身边,而且‘交’锋已经开始,啼叫声戛然而止,细密的声音随着响起,仿佛水泡破烂,清脆悦耳,围绕在空灵鸟周围。

    小鱼见到空灵鸟,就想小蝌蚪找见了妈妈,扑了上去,但是空灵鸟却仿佛触电了一般,身体颤动不停,黑‘色’的羽‘毛’根根竖起来,扑扇的翅膀首次出现荒‘乱’,再没有一丝之前的从容淡定。

    水泡破碎的声音越响越集,而南宫小的手指越越来越快,眉头上出现细密的汗珠,只是一双眼睛却根据锐利。而与之相反的是,空灵鸟越来越不安,虽然漆黑如黑‘洞’的眼睛一如既往的没有任何光芒,秦胄却已经发生里面没有任何怕的物质存在了。不像之前,看一眼,就有一种**的感觉。

    空灵鸟的翅膀‘激’烈地扑扇着,也许是感觉到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它头顶忽然竖起了一根红‘色’的一‘毛’,咋一看,还以为是一根红‘色’的角呢,一股强大的气势在它的身上凝聚,这股气势充满着狂暴、毁灭、无情、冷酷与嗜血,让人一触碰,就感觉浑身一冷,如同刺骨的寒风刮过身体,几‘欲’冻僵。

    秦胄的表情也变得严肃,他能感觉到,空灵鸟拼命了,与此同时,内力更是不要钱般源源不绝输入南宫小体内。

    就在所有人如临大敌准备应付空灵鸟的大绝招的时候,周析然出现了几道庞大的身影,黑压压的身躯,仿佛几座小山,把光线都遮挡了。

    高压锅和钢化玻璃扭头一看,本就乌黑的脸庞,更加黑了,跟张飞上身了似地。

    “我去,它们这么一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