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无上神王 > 第一卷 神秘之珠_第两千七百六十二章 大谦让
    龙城,越发安静。

    在这安静之下,涌动着复杂浩瀚的气机。

    一天之前,孟凡与谢静海的谈话,已经传了出来。

    正如孟凡所说,一盘沙子要组成一座高塔,需要一个尖端,一个皇朝要统御四方,需要一个圣王,四肢五脏六腑要协调,需要一个头颅,万事万物,都是相互独立的,要集结在一起,必须要有一个领袖。

    世家大会,要建立一个可以抗衡人间界和天庭的世界,最重要的,便是能够选出一个领袖。

    这个领袖,实在太难选了。

    每个世家,都相互独立,甚至百万年都不产生任何交集,而且但凡不愿意加入人间界的世家,都说明其心中的孤傲,以及自认为是人道道统之所在的信念,要将这样的一群势力集结在一起,何其艰难?

    更不用说,那些至高天朝了。到来的至高天朝的代表,没有一个是铁了心要参加世家大会,共同缔造未来天庭,他们都是在寻找出路,有的至高天朝,因为不是人道势力,所以不被人间界接纳,无可奈何,才到处寻找气机,还有的,已经被人间界给予了一些条件,允许进驻人间界,却仍然派出代表来参加世家大会,就是抱着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想法。

    至于各地赶来的散仙,独行的神王,就更是不稳定了。

    未来天庭要建立起来,最大的困难,也是首要的困难,便是如何将众多势力,集结在一起,变成铁板一块,这就需要一个领袖,一个众人都认同的领袖。

    孟凡提出,要票选领袖。

    但凡来参加世家大会,并签名加入未来天庭的神王,都有一票。

    之后,每个势力,都可以推举一人,竞选未来天庭的领袖,称作,未来天王。

    这个,是在孟凡去拜见谢静海之前,就已经和诸葛师谈妥的,诸葛师是诸葛家的代表之一,他的意见,其实就是诸葛世家长辈的意见,而对于这个提议,孟凡也表示同意。

    这是强权制度。

    哪个势力强大,神王的数量多,就可以当选为第一代未来天王。

    这个提议,有诸多弊病,许多的漏洞,却是孟凡以小天道运算了十几万次,得出的最好的提议。

    诸葛世家,擅长演算诸多天机,缔造气运,也是几尊长者前后推演了几天的时间,得出的最好结果。

    龙城,一座布满紫竹的院落中,六尊身着白衫的俊朗男人,端坐在一起,其中一个,正是诸葛师,只不过他退后一位,侍奉着其他五个男人。

    这五个模样丰神俊朗,似乎中年的男子,便是诸葛世家,辈分最高,境界最高的五人。

    为首两人,名为诸葛子颓,诸葛子易。

    子之一字,是诸葛世家辈分排字中的一个,辈分太高,诸葛子颓,正是诸葛师的爷爷,诸葛子易,则是诸葛师的叔祖,是诸葛子颓的弟弟。

    诸葛世家的两根擎天柱,五劫神王!

    都是已经活了一千多万年的风云人物。

    而诸葛师的祖父,诸葛子颓,就在巅峰册上有一位,位列第三十二,名声赫赫。

    诸葛子易,则是一个神秘人物,看起来,比诸葛子颓要年轻许多,甚至比诸葛师看起来都要年轻一些,就像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除去一头白发过丈,再看不出任何老态,在巅峰册上,也没有标注,说明他的神秘,连锦木堂都不知道其存在,或者知道,也不知道其实力,不好定夺。

    除了这两尊诸葛世家的擎天柱,另外三尊神王,就都是四劫神王了,其中一个,模样和诸葛师简直一模一样,只是气度更加沉稳,眉宇之间,少了一些英气,名为诸葛胜涛,是诸葛师的生父。

    子之一辈之后,便是胜字辈。

    其他两尊四劫神王,也都是诸葛胜涛的同辈,模样较为苍老的,是诸葛胜轩,最后一个,最不起眼,气息十分隐秘,身材也相对消瘦的,是诸葛胜渊。

    诸葛师这一代,是语字辈,诸葛师名师,字语迟,作为年轻一代最优秀的子弟,年纪轻轻便已经是四劫神王,也是这一代唯一的四劫神王,已经和胜字辈平起平坐了,只是按照诸葛世家的人道礼法,他在长辈面前,仍然要站立,不能端坐,必须持晚辈礼。

    诸葛师的两个族弟,诸葛钊和诸葛云,就是三劫神王了,在诸葛世家,也是地位很高,只是在诸葛师面前,才恭恭敬敬。

    由此可以看出,诸葛世家的底蕴,非常雄厚,人才储备,也是惊人,最老一代,有两尊五劫神王,再年轻一代,有三尊四劫神王,到了诸葛师这一代,出了诸葛师这一个四劫神王,作为未来诸葛家的家主来培养,连天师剑都赐予了,其他的诸葛师同辈,还有不少三劫神王、两劫神王。

    一代接着一代,境界差距,仿佛阶梯,没有断层,直达上听。

    不像有的势力,往往也很严重的断层,领袖可能境界很高,也许是一尊五劫神王,或者一尊四劫神王,可是除了领袖以外,再往下,连两劫神王都很少,就出现了严重的断层,接济不上,一旦领袖陨落,这个势力便可能遭遇覆灭和崩塌。

    由此而可见,诸葛世家是真正的“贵族”,不是暴发户。

    另外也可以看出,诸葛世家是真正的人道世家,非常注重传承,不允许有断代这种事情发生。

    据说,诸葛世家的长辈,不论是什么境界,哪怕是诸葛子颓和诸葛子易这样老祖级别的人物,也要时不时的去各个学府、学宫,给年轻一代讲课,深入浅出,传授学问和武道。

    一袭青衫的孟凡缓缓走到这些诸葛世家的领袖面前,撩起青衫盘膝坐下,他身为外人,虽然和诸葛师为同道,却不需要遵守诸葛世家的礼法,尤其是他身为五劫神王,小天道,和诸葛子颓以及诸葛子易都是平起平坐,他们都不会倚老卖老。

    接过诸葛师沏的茶一饮而尽,便算是首次,和诸葛家的长者们见了面。

    “孟公子,这种做法,会不会很凶险。”诸葛胜涛,先行开口。

    诸葛子颓和诸葛子易这两个擎天柱,则是闭口不言,只是目光停留在孟凡身上,仔细的观察着。

    “要建立未来天庭,最困难也最首要要解决的,便是选出一个领袖,我们共同设想出的两个提案,第一,是在暗中,与各个势力商量,达成妥协,选出一个领袖,这么做,固然有很多好处,不会有血雨腥风,不会有太多矛盾,一切商量着来,可是这么做,并不等于真正解决问题,只是隐藏问题罢了,而公开票选,便是将一切,都摆在明面上来解决,让各个势力,去相互博弈吧。”

    孟凡淡淡说着。

    “博弈出一个结果,消磨掉互相之间的恩怨,这个过程,会很混乱,我们要做一个调解人,也要做一个监督者,去控制混乱,同时,抵抗从外界而来的各种干扰、捣乱。”

    “做一个监督者?调解人?”诸葛子颓,这位诸葛家的领袖发话了,声音洪亮,充满师者威严:“孟公子,你的意思是,让我诸葛世家,不竞选领袖?你也不会竞选么?”

    “没错。”孟凡点头:“我也不会竞选。”

    诸葛师也是面露异色:“孟兄,我和长辈已经商量了,不竞选了,毕竟我们也是诸多古天子世家之一,竞选领袖,会遭到巨大的排斥,但你身份超然,我们已经决定竭尽整个家族的力量,支持你。”

    孟凡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要促成未来天庭建立,需要有巨大的胸襟,也要做出让步,领袖,只有一个,也只能有一人担当,这独一的位置,我们不争,我不在乎领袖是谁,我只在乎,未来天庭能否建立起来。”